“你姐姐很忙,没时间照顾小孩,你赶快回去跟你爹和好别再出来了。wWW。QUaNbEn-xIAoShUO。Com”

雪芝一句话就把奉紫打回原型。奉紫拽住雪芝的衣袖,哭丧着脸道:“你不知道我爹有多凶。”

“父亲教训女儿,天经地义。”

“我说我要参加武林大集,他说如果我去了他就不认我这个女儿。”

“那他也是为了你好。”

“我不管,你是我姐姐,你要管我的。”奉紫一屁股坐在雪芝面前,开始死皮赖脸,“姐姐如果不理我,就是不要我了。”

“就是不要你了。”雪芝猛地从她手下抽出自己的剑,拿到一边擦拭,“我马上回重火宫,你要不怕死就跟来。”

“我就不怕死。”

雪芝没想到,林奉紫平时看上去温温柔柔,走路一步三摇的,但是到了缠人的时候,竟然比丰涉那个橡皮糖还要难甩脱。也是在林奉紫的缠人功下,雪芝的耐心越来越好,向裘红袖和仲涛道别后,竟拖着她和丰涉两条后腿,还有其他人回了重火宫。

林奉紫的身体不是特别好,刚出发后没几天就累得脸发白,不过从不吭声。倒是雪芝,面色红润,精神焕发,还一路上大叫着肚子饿了要吃东西,走累了要休息,大小姐作风让重火宫的新弟子们都叫苦连连。

底下的人在偷偷抱怨,丰涉却溜到雪芝身边,笑眯眯道:“真是一个好姐姐。”

“胡说什么?我自己累了。”雪芝有些不自在地白他一眼,自个儿到一边无病呻吟去。

刚一回到重火宫,丰涉和奉紫的反应都有些异常。丰涉是一脸崇拜双眼发光地观赏重火境的深秋美景,奉紫则是若有所思地观察着每一个角落,沉默的时间占了多数。

还有半个月时间才到武林大集。雪芝几乎动员了一半的人出去寻找穆远,但是毫无音讯。穆远是重火宫的中流砥柱,把他给弄丢了还不能大肆宣扬,不然外面一定会认为他是被修炼“莲翼”的人暗杀了。

她正准备自己上阵,丰涉却因为换季不小心得了风寒。看着他一个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人缩在床头哆哆嗦嗦的模样,雪芝终于不忍,留下来照顾他。丰涉迷迷糊糊地睁开红红的双眼,吸着鼻子低声道:

“我说的没错,雪芝真的是一个好姐姐。”

雪芝拍拍他的脸蛋,又继续坐在一旁研究《三昧炎凰刀》。

很快,雪芝收到了月上谷的信。

雪芝很期待地拆开看,但是里面的内容不过短短几句话,邀请重火宫参加武林大集。雪芝让别人代笔说他们会准时参加,便把信给扔到一边去。

月底,依然没有穆远的消息。

雪芝终于放弃寻找,准备以大局为重,先去月上谷参加大集。

于是雪宫主带着四大护法、见习四大护法、数名资深弟子,还有两个油瓶开始往月上谷出发。

因为人数众多,两日后,一行人才抵达少室山南部,在客栈住下。

时至初冬。

树林和田野显得空旷且辽阔。客栈外,风吹得柴草翻飞,树枝上最后几片黄叶,也零零落落地飘落。叶子也如同那些稀少的行人,一边打着抖儿,一边滚向土沟,像是在寻觅最后一线生机和温暖。

雪芝不知道自己何时真变成了大姐,只要奉紫一撒娇,就会下意识去照顾这个不谙世事的大千金,往她房里送棉被,送吃的。

这时,雪芝正抱着一堆点心往奉紫房间去,却听到房里有布料拉扯的声音。

雪芝用力推开门。

屋内,一名黑衣人正捂着奉紫的嘴,拽住她的手,试图把她绑出客栈。雪芝立刻扔下手中的点心,摘下墙上的宝剑,向那黑衣人刺去。

那人眼露诧异之色,以惊人的身法闪过了雪芝的攻击,还伸手挡了一下。

谁也没料到,这一挡,竟然让雪芝的剑直刺向自己的手臂。

雪芝惨叫一声,后跌两步。

“姐姐!!”奉紫连忙扑过去。

黑衣人有些分神。也是同一时间,雪芝抓住那人的衣服,扯下一个事物。

黑衣人跳出窗外,眨眼之间消失不见。

“这人就是上次那一个,《莲神九式》……”雪芝按住伤口,吃力地摊开手中的香囊,“而且……她是个女人。”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