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月坐在告解亭里浑身不自在,巴掌大块的地方,连躺都不能,躬腰也很费力。Www!QuanBen-XiaoShuo!cOM教堂里来忏悔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一个个排着队等候。忘月忐忑不安,万一自己没安慰好别人怎么办?

“神父,我有罪。”一妙龄少女双手交叉放与胸前,虔诚的忏悔道。

忘月看到美女眼睛就直了,都不知道该怎样说,手忙脚乱的拿出画卷:“小妮子,我现在该怎么说?”

画卷中传来安妮嘲笑的嘘声:“白痴,你应该说,孩子,每个人都有罪,你犯的是什么罪呢?”

妙龄少女见告解亭内没有动静,又说了一声:“神父,我有罪!”

忘月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吱唔道:“孩子,每个人都有罪,你犯的是什么罪呢?”,说完看了看画卷,嘘声道:“小妮子,是这样吗?”

画卷中美女的头微微点了点。告解亭外的妙龄少女也做出了回应:“神父,我偷了我姐姐的东西,我感到很内疚,神会原谅我吗?”

忘月瞅了瞅画卷,嘘声问道:“小妮子,现在我该怎么说?”

画卷中美女将头扭到了一边:“白痴,她问会得到原谅吗?你就应该说会!她感到内疚,你就让她觉得她做的事是对的,只要不伤天害理,那就不用内疚!”

犹如醍醐灌顶,忘月恍然大悟,正色道:“孩子,偷自己姐姐的东西,那不就偷,叫做借,或者是拿!只要没伤天害理,你就不用内疚,神会原谅你的!阿门!”

妙龄少女愁云立刻消散,一脸欢喜:“神父,您说的是真的吗?神会原谅我?”

忘月肯定地说:“没错,神已经宽恕你的罪了,并会赐予你最美好的祝福,阿门!”

画卷中,安妮点点头赞赏道:“痞神父,做的不错嘛。”

妙龄少女激动的站起身,紧握着拳头:“谢谢你神父。姐姐,神已经原谅我了,我没有罪,所以,我决定继续偷姐夫!不会把姐夫还给你了!”说完,一蹦一跳欢喜的出了教堂……

告解亭内,忘月和安妮皆一脸茫然,好象看到头上有一群乌鸦飞过。忘月如背负了犯罪感一样:“汗~!原来是偷人!小妮子,你害我!要让别人知道是我戳使她继续偷人的话,我肯定混不下去了!”

安妮索性将脸转到了背面,喃喃道:“我哪知道那女人是偷人,不帮你了,待会你自己应付,否则出了篓子,又要怪我!”

教堂外忽然刮起了阵阵狂风,吹得树叶簌簌的响,一股强大的邪气逐渐逼近……

“黑暗朝这个地方接近了,忘月,保护好我!我们俩现在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懂吗?”画卷中安妮显得慌乱无比。

忘月赶紧将手腕上的佛珠放在画卷上,慎重道:“我当然知道!不用你来提醒我,该死,这黑暗可真大胆,这里是修道院,他居然敢跑到这来?”

告解亭外来了一个男人,西装革领,仪表不凡,但却显得萎靡不振,颓废黯然。

“神父,我有罪。”男子双手交叉放与胸前,虔诚的在告解亭前忏悔。

有了刚才的经验,忘月显得很稳重了,用温和的仁声道:“孩子,每个人都有罪。你犯的是怎么罪呢?”

男子眉目紧锁,神色凝重,呼吸间,额头上的汗珠犹如豆珠般滚滚滑下,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顿道:“神父,我有罪,我要杀人!”

“小妮子,这男人要杀人?怎么办?”

“拜托,放松点,随便找点什么分心的事来缓解压力,不用我教你了吧?”

告解亭中隐约传来摩擦的声音,在这低微的杂声中幽幽响起了忘月那宽宏的声音:“那你已经动手了吗?”

男子摇摇头,神色显得有些黯然,低呤道:“还没有……”

告解亭中的摩擦杂声已经消失了,忘月将指甲刀放进了口袋,摸了摸摩得很平滑的脚趾,悲天悯人的说道:“既然你还没有动手,那你就完全可以避免这罪孽!你知道吗,我们不能阻止已经发生的事情,但我们可以遏制那兽性的冲动!在邪恶还未滋生出苗头时,我们就应该将它扼杀在摇篮中!”

“汗!你居然这样缓解压力?”画卷中安妮极度佩服的说。

男子的脸显得很无奈,从他脸上绷得很紧肌肉可以看出他内心的矛盾,瞅了瞅告解亭,无助的眼神里闪烁出切肤之痛。

“不!神父,我做不到!我必须得杀人!你不是我,你无法明白我的的苦处,你也无法知道我的感受,也许你只适合当一名诉罪的听众,实质上,你无法成为帮助别人的天使!”

“啊~!”告解亭中传来忘月的感叹,是一声长长的唏嘘。

“孩子,是么?”

男子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很迷惘的说:“我不知道,或许是吧……”说完,仰头看了看教堂顶上的壁画,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告解亭中神父又叹了一口气“啊~!”

“孩子,分为本性的和灵性的,你属于哪一种呢?”

男子迟疑了,良久……

“神父,这有区别吗?都是,又何分彼此呢?”

告解亭中传来神父摇头的啧啧声。

“有!当然有区别!肉欲来自人之本性,而灵性则属于圣神的功能!你若随圣神的引导行事,就决不会去满足本性的私欲,因为本性的私欲相反圣神的引导;圣神的引导相反本性的私欲,两者背道而驰势不两立。”

男子想了一下,苦笑一声:“呵,这么说来,我应该属于本性的,不过却是因灵性的而生!神父,请问这矛盾吗?本性的具体表现在什么地方?”

告解亭中忘与又“啊~!”的叹了一口气,听这叹息声像是有些醉了,醉意中带些满足感。

安妮已经彻底败给忘月了,汗道:“神父居然在告解亭内喝酒,我算是服了你了!”

“轰隆~!”教堂外无闪电却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雷声,吓得安妮赶紧拿画扇遮住脸:“黑暗已经到了!”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