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月诧异道:“扣操行分?”

修女点点头:“对,这是铁一般的规定!另外,Lethe神父,今天晚上该您去教堂接受人们的告解了,请做下准备。wWw、qUAnbEn-xIaosHuo、COm”

忘月愣了一下:“告解?哦,好的。”

修女微笑着离开了,忘月回到房里,喃喃道:“这西方尼姑做事怎么这么认真呢?太古板了!告解是什么东西?”

“白痴,亏你还是个神父,连告解都不知道?噢!你肯定是个冒牌的吧?”画中美女一脸惊讶的说。

忘月瞅了瞅古画,疑道:“难道你知道告解是什么?”

“当然知道!虽然我是在中国的驱魔世家长大,可再怎么说我也有西方血统,西方牛鼻子的事,多少我还是知道一点!”

画中美女露出一脸百事通的样子说。

忘月咯咯一笑:“原来你是中西结合的产品。。。对了,告解是什么东西?快告诉我,马上就要用了!”

画中美女没好气的说:“你才是产品!告解就是神父坐在告解亭内,接受人们的忏悔!人们会将自己所犯的错,半真半假的告诉神父,以得到神的宽恕。”

忘月笑道:“噢,是这样啊,可是我还是不明白,那样不等于是探听别人的了吗?这西方和尚的权限这么大?”

“是西方牛鼻子,不是和尚!”画中美女申明道。

“是西方和尚,不是牛鼻子!哎,到时候把你这家伙带上吧,我还从未接受过人们的告解,到时候有什么不对,你就提醒我!”忘月说道,将古画卷了起来,放入怀中。

“我不想去,太无聊了,别卷画……”画中美女极力反抗,却无力挣扎。

“不想去也得去,谁叫你现在寄人篱下?”忘月霸道地说。

门外一小修士轻轻敲门:“Lethe神父,斯麦迪尔神父有请,会议室等您。”

“汗,麻烦事还真多,来啦……”

会议室里斯麦迪尔神父和F4神父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见忘月姗姗来迟,脸上都有不满的表情。而忘月才懒得理他们,反正等自己钱一赚够,马上换个无人的地方,制造出超光速粒子器,回到未来。到时候这些人是什么样的表情,关自己鸟事。

“Lethe神父,您来的可是真是时候啊,差一秒就迟到了。”莱特神父没好气的说。

忘月见莱特神父态度不好,便不屑道:“莱特神父你也很准时啊,刚好在开会前一秒说完最后一句话。不带一点情绪,一点都没有影响到会议,真的!”

“好了,两位神父都请别口舌之争了,现在谈重点!希望大家都能安静!”斯麦迪尔神父严肃地说。

忘月和莱特神父相互愤视一眼后安静了下来。

斯麦迪尔神父神色凝重地说:“昨夜修道院附近邪气滔天,群鸟惊飞,群兽狂吠,必定是有非常强大的邪魔歪道在附近作祟!趁他还未犯下罪孽之前,我们要先将他找出来诛灭掉!防微杜渐,不让妖魔有发展的机会!”

忘月身子抖了一下,难道黑暗这么快就找到这儿了?这可真不是个好消息,都是安妮这厚脸皮害的!

“今晚除了Lethe神父要接受人们的告解到午夜,其他神父请太阳一落幕,就立刻行动,就算通宵达旦,彻夜不眠也要将那邪魔找出来扼杀掉!”斯麦迪尔神父屹然地说,拿出几串银制十字架道:“这些圣十字架都经过圣水长期的浸泡,其降妖威力非同小可,相信对大家会有所帮助,每人拿一串吧,就算降伏不了昨日那邪魔,不敌他妖法,但至少没有性命之优,只要一与邪气碰撞,我会马上赶来!”

斯麦迪尔神父刚把十字架放在桌上,忘月和其他几位神父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拿了一串戴在脖子上,毕竟谁都不想性命受到威胁。在这里,除了斯麦迪尔神父比较强悍,其他神父都不会什么神力,仅会简单的驱魔圣经和祈福。

“呵呵,看样子大家都很积极,Lethe神父,今晚你接受完人们的告解后,也出去搜寻那邪魔的踪迹吧!你是直属圣域的神父,想必对付那邪魔应该是很简单的事。好了,散会!”

斯麦迪尔神父颇为器重忘月,昨天他借助阳光的力量驱魔,已经给斯麦迪尔神父留下了很不错的印象。

忘月没想到斯麦迪尔神父散会前还不忘拖自己下水,无奈的点点头:“好的,接受完人们告解后,我就去。”

散会后,忘月和莱特神父四目愤对,激射出无形的火花后才各自愤愤离去。

回到寝室后,忘月赶紧将古画拿出来,焦急道:“小妮子!你黑暗叔叔已经找到这儿了,怎么办?要是他发现了你在我这,肯定要出事的,就算不被他杀掉,我也会因私藏女鬼而被赶出修道院的!”

画中安妮淡然笑道:“怕什么?刚才我也听到那个牛鼻子老大说了,只要黑暗不找到这里还好,要是他找到了,肯定会被群起而攻之的!那个斯麦迪尔神父身上有股很强的神力,要真的打起来了,黑暗绝讨不到半点好处!再说了,刚才连斯麦迪尔神父都没发现我在你身上,我想黑暗也可能发现不了!安啦!”

忘月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了下来,舒了一口气:“照这样说,我若被黑暗发现了,只需将斯麦迪尔神父引过来便是!哈哈,对了,小妮子,现在快给我补补告解的知识吧,我连个边都摸不着,晚上怎么办啊?我可不想出丑,被人们发现我是个挂名的神父啊!”

画中安妮笑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就是人们向你忏悔后,你要安慰他们,让他们的心灵得到解脱,最后告诉他们,神已经宽恕你了,好象大概就是这样了。具体怎么安慰,还得靠你自己了!”

忘月仔细的听着,沉思起来,这问题太严重了,自己唯一懂的便是科学,难道要用科学的思维来阐述神学的安慰吗?

天空逐渐被一片夜色的帘布覆盖了,忘月将古画卷起放入怀中,迟疑的朝教堂走去……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