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消片刻,那股强大而神秘的力量犹如滔滔江河水,疯狂的奔涌进薇诺娜娇弱的身躯……

顿时忘月与薇诺娜两人间便衍生出缕缕轻烟,缭绕在周身,将忘月与薇诺娜视为一体,与旁边几人隔绝起来……

轻烟越来越朦胧,渐渐的挡住了众人的视线,那轻烟看似无形却又能隔绝一切,看似清晰,却无法窥得其内风景。wwW,QuANbEn-XiAoShUo,cOm

时间,九秒,八秒,七秒……

忆乐焦急的咬紧了牙齿,双拳都捏出了一大把汗。双胞胎的情形与忆乐相差无几,只有纸乐稍微宽下了心,因为他感觉到忘月确实有能力杀死灵蛊虫!

轻烟内……

忘月的额头上不断滚落下玻璃球大的汗珠,汗珠滴落在空中,却又被无形的能量给蒸发殆尽,转换为轻烟的一部分!忘月无暇分心看这一怪异风景,若他发现汗珠原来可以这样瞬间转化成轻烟,并不升入天际,定会产生一系列的疑问。

薇诺娜的心脏忽然猛烈跳动!里面似乎有股强大的能量在与忘月的奇特能量进行着生死搏击!而战场就是薇诺娜柔嫩脆弱的身体!

似乎有架大炮在薇诺娜的心脏内狂轰猛射着灵蛊虫,而灵蛊虫也不甘示弱,绝地反击,使用出它身体内储存的最大冥界力量还击!

忘月此刻根本无暇过问其他,也根本就没考虑过薇诺娜身体的柔弱性。一心只想着驱赶着灵蛊虫,将虫子扼杀!

如果冷佐在此地话,一定会疏导真气以帮助薇诺娜承受那剧烈的打击,可惜的是冷佐故意姗姗来迟……

时间,六秒,五秒,四秒……

忘月摇了摇牙根。猛地再度发力!心脉内再度涌出一丁点奇特能量……

“哇~!”薇诺娜突然承受不了这剧烈的冲撞,不禁吐了口鲜血出来。

与此同时。薇诺娜体内的灵蛊虫也被这强大的能量给摧毁成渣滓!尔后消失于无形!

忘月这才舒了一口气,将双手从薇诺娜的心脏上放下……

蓦地,薇诺娜突然伸出一只手按在忘月地手上,让他的手继续停留在自己地酥胸上,而另一只手则是伸在忘月脸上,抚摸他那似曾相识的脸。

“先别放手好吗?我感觉我命不久矣,让我感知一下你的脸……”薇诺娜有气无力的说。脸上依然灿烂微笑。她无意中瞥到忘月脖子上的十字架,惊愕的说:“你是Lethe神父?”

忘月猛地一怔,没想到薇诺娜居然这么敏感,欲将手从她心脏放下,虽然很喜欢这种感觉,但现在不是揩油的时候,现在应该让薇诺娜好好休息。

“呵呵,被你发现了。请原谅我地无礼。”忘月微微一笑,看了看自己的手于薇诺娜的酥胸,道:“你现在没事了,灵蛊虫已经被我消灭了!好好休息……”

薇诺娜力气虽小,但意志却很坚决,要紧牙根使出全身力气在手上。按住忘月的手,莞尔而笑:“不!求你了,先别将手松开……我还有件事要问你……”说完将停留在忘月脸上的手收回来,从脖子上掏出一串钻晶项链,道:“我知道这串项链对你来说肯定有重要意义!同样,对我来说也有神秘的意义存在!它是连接你我缘分的桥梁!我们从素不相识,到生死患难,这一切绝对不是偶然!你能告诉我,这里面有什么秘密吗?”

轻烟将忘月于薇诺娜的身形与声音完全隔绝,外面几人看了看手表。魂祭留下地时间已经过去了五秒!不知道薇诺娜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纸乐。你说薇诺娜小姐怎么样了?都已经过去五秒了,不知道薇诺娜小姐有没有化险为夷?”忆乐担忧的问。虽然明知道纸乐与自己一样不知道!但还是不禁脱口而问。

纸乐摇摇头,叹息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敢肯定的是,魂祭的阴谋没有得逞!因为薇诺娜小姐的灵魂并没有飘出来,化为魂祭的补品……”

忆乐与双胞胎皆立刻舒了一口气,纷纷抚着胸口,如释重负地说:“那样最好!老天保佑,上帝保佑……”

钻晶项链闪烁着璀璨光辉与昔日美好的记忆,一幅幅前尘往事快乐的画卷奔走与忘月眼前……

“Lethe神父,怎么样,你能告诉我吗?我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微妙的缘分吗?你从第一眼见到我,就让我为你生个孩子,这绝对不是因为你好色!我知道肯定有某种原因,你才会三番五次的对我说这些轻薄的话!能让我死得瞑目吗?”薇诺娜用真挚的眼神苛求忘月,语气温柔清甜。

忘月收回了回忆,眨了眨眼皮,真情的望着薇诺娜,柔声道:“你放心,你绝对不会死!你还要与我白头偕老!你还要为我生个白白胖胖的孩子……”说完,轻轻收回一之手按在钻晶项链上,另一只手仍旧停留在薇诺娜的酥胸之上。

忘月轻轻拨动了一下钻晶项链上地按钮,好像输入了几个密码……

“铮~!”淬然,钻晶项链爆射出璀璨光芒,光芒由数种颜色组成,绚丽多彩,五彩缤纷……光芒组成了一幅甜蜜地情侣照片图面,彷佛是电视机的荧屏,是那么地清晰,那么的动人。里面情侣的脸,正是忘月的脸与薇诺娜的脸,都是那么的甜蜜幸福……

一声感动天地,催人泪下的神情话语传递了出来,并回荡在这狭小的轻烟空间中……

“瑟丽娜,为了你,我愿意逆天改命!我愿放弃整个世界,只为换你灿烂一笑……”

“只为换你灿烂一笑……”

“只为换你灿烂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