慌笃速,忘月心中一惊,赶紧踢出一脚,足尖点在纸乐的手腕出。WWw。QuANbEn-XiAoShUo。COm

“钪~!”地一声,长剑脱手落地,但仍是顺势划破了忘月的衣服。

“这位兄台,你是纸乐吧?请你别激动!我没有恶意的!薇诺娜小姐危在旦夕,难道你要在这个节骨眼上浪费时间吗?”忘月趁纸乐发起第二击前大喝一声。

纸乐手中再度飞速幻化出一把长剑,但听的忘月如此话语,手中长剑迟疑了,暂停住攻击,喝道:“那你来这到底是干什么的?你冒充驱魔家族的人有何目地?”

忘月镇定下来,纸乐既然暂缓了攻势,想必他也分得清楚轻重,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是来救薇诺娜小姐的!只是我不知道我是否有能力,如果是冷佐在这从旁指点我的话,我或许有办法驱逐薇诺娜小姐体内的灵蛊虫。”

纸乐疑惑道:“救?你要用什么方法救薇诺娜小姐?据我所知,天下间没有人能够驱逐出灵蛊虫,就连冷佐大师也只是能暂时压制住灵蛊虫的冥力,你有什么办法?”

旁边的忆乐赶忙插口道:“不!纸乐,你忘记了一个人!这世界有人能够驱逐出灵蛊虫!在冷佐大师的帮助下,那个人脱离了鬼门关,驱赶出了灵蛊虫,一直活到现在……”

纸乐恍然道:“你是说Lethe神父?对了,说起来。刚才我醒了之后,便没见到他的踪影,他跑哪儿去了呢?”

忘月焦急道:“别说这么多废话了,快让我试试!现在只剩下五十秒了!”

忆乐知道忘月地身份,以为他是胸有成竹,自然不会阻拦,而纸乐也是将信将疑。死马当活马医,让开了道。等眼前这看似熟悉却有陌生的男子搏一搏。

忘月走到薇诺娜身前,看见薇诺娜那容光焕发,神采奕奕的样子,心痛无比,这是回光返照的表现。

“薇诺娜小姐,请你放松,愿意将性命交给我吗?在这最後的几十秒内或许我还有能力扭转乾坤。”忘月柔声细语的说。充满了丈夫对妻子关切的温柔。

薇诺娜也不知道怎么搞地,眼前这个男人自己好像不认识,但却十分的信任他!就算他没有能力救活自己,只是对自己开玩笑安慰自己,自己也觉得满足了,至少在死前,还有人安慰自己,给自己带来一丝希望……

“反正我已经是个将死之人了。请你放开手试试吧,我愿意将性命交给你!”薇诺娜平静地说,好像就算自己不幸死亡,那也无所谓,生死对于自己来说,早就是置之度外了。

忘月心里感到一阵安慰。薇诺娜肯将性命交托给自己!她居然没有半点怀疑,语气中充满了信任!既然薇诺娜这么信任自己,自己也不能让薇诺娜失望!一定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哪怕是用自己的性命来换薇诺娜的健康也是值得的!

忘月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闭上眼睛,尽力感知体内吸收并消化掉的百变妖气息,希望能将那能量给逼出来,渗入薇诺娜体内,将灵蛊虫给吞噬掉!

时间犹如流水,“滴嗒~滴嗒~”的警惕着忘月。一秒都不能浪费!然而越是焦急。感知反而越是降低了,一秒。两秒,五秒……

旁边忆乐,纸乐和双胞胎心急如焚,见忘月闭上眼睛后迟迟未有动作,深怕他是在故意拖延时间,让薇诺娜少一秒治疗时间。

二十秒就像涓流流淌,匆匆而过,忘月额头上已经渗透出滚滚地汗珠,终于在这一刻,他进入了禅定,感知到了那股神奇的力量!犹如滔滔江水,奔流不息,恰似火山岩浆,炽热滚烫无比,更似一个周而复始的小型宇宙,杂乱却有规律的运行在纵横交错的筋脉之中……

是了,就是它!感知到了,只要能将这股能量顺着筋脉导出体外,集在双掌之上,导入薇诺娜身体内,那一定能瞬间找出灵蛊虫,并将其秒杀吞噬!

那股奇特的能量好像是一种奇特的**,又彷佛是气体,但忘月用尽全力疏导它,终于发现它并不是**也不是气体,而是一种貌似气,液的怪异能量!没有一丝重量,没有一丝波动,甚至没有一丝温度!或者说是忘月感知不出它到底具有什么属性……

忘月将精神全力用来控制这股奇特神秘地能量,引导它千回百转,彷佛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长,那股源源不断,强大无比的能量,终于吝啬的释放出一丁点能量出了心脏……

虽然只有一丁点,但忘月也感觉它强大无比,如果将它释放出来,用做攻击的话,相信比烈性炸药威力更猛上几倍!

纸乐,忆乐以及双胞胎数着秒针倒计时,打算如果再最后十秒内忘月还没有动静的话,就集合几人所有力量,制造出一个结界,护住薇诺娜的灵魂!就算她地化未了红粉骷髅,也让保证灵魂不被魂祭吞噬……

突然,忘月猛地睁开了眼睛!闪烁着晶莹般光芒的黑宝石眼睛,充满了希望!时间,刚好只剩下十秒!

薇诺娜的呼吸开始急促,生命岌岌可危!千钧一发之际,忘月倏地将双掌按在薇诺娜心脏之上!

虽然动作有点下流,但忘月此刻绝对没有半点歪念!旁边提心吊胆的几人也都看得出来,忘月乃是全神贯注的催发出了一股奇特的能量!那能量似隐似无,像是妖灵之气,却有没有邪恶,只是充满了生灵气息,一种自然的享受!但,无论它是什么性质,无可否认,它非常强大!甚至超过了周围邪气能量的叠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