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语一出,斯麦迪尔神父顿时哑口无言加无地自容,自己一个六旬神父了,居然会这样败给一个后辈,哎。wwW、QuanBen-XiaoShuo、coM。。争强好胜之心不可有啊,否则定会吃大亏的!特别是面对忘月这种伶牙俐齿的人,他就像是个痞子一样,总会钻话语中的牛角尖,而且以最委婉的方式说出来,即不带威胁,也不带恐吓,他只会让你觉得自己一直是做错事的人,自己把自己羞得无地自容。

「好家伙!真厉害,比我年轻时强多了!一般圣域来的神父都只借宿两个月就闪人的,你却连个收拾行李的动作都没有!今次修道院毁了,我想趁此机会提醒你该离开了,却没想到你的脸皮居然比我年轻时还厚几倍!哎,罢了,罢了,谁叫冰乐市的油水比其他地方好捞呢?说不过你,我还躲不起吗?以后再也不与你谈话了,我快七十了,丢不起这个老脸哟……」斯麦迪尔神父心里复杂的想了一会,终于决定不赶忘月了,他自己想走时自然会走,毕竟人家是直属圣域的神父嘛,面子要大些,腰板也要比自己挺得直些。

“呵呵,Lethe神父所言极是!我这就去派大伙将肥料挑出来,还我修道院一片清新生机!您昨夜也肯定累坏了,今天还没休息过吧?那边草坪上,有几张空椅子,如果不嫌硬的话,请去那边休息吧,一般这些工作都不用神父做的……”斯麦迪尔神父尴尬吞吐道,口气峰回路转。居然称忘月为“您”!

忘月见斯麦迪尔神父突然间变得那么客气了,心中地不满也顿时消去了大半,毕竟斯麦迪尔神父平时对自己也不错,也这么大年纪了,他能这么主动的给自己道歉,也不必为难他。忘月也知道在这呆的时间太长了,不过谁叫这里赚钱容易呢?而且瑟丽娜也住在这个城市!所以。自己现在还不能走!所以只能厚着脸皮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呵呵,斯麦迪尔神父您太客气了。我是后生晚辈,您这样叫,我会折福的!说起来,我还真有点累了,您去忙吧,我就依你之言去偷偷懒了,呵呵……”忘月绅士般的说道。对斯麦迪尔神父的态度也和缓了些。这让斯麦迪尔神父觉得自己很小人,而忘月很大度,实在惭愧不已,晚上一定要多做几次晚祷才行!

斯麦迪尔神父尴尬的点点头,朝厕所方向走去,看样子他是真打算要把里面地排泄物全掏出来浇灌花草树木了。天呐,那样整个修道院岂不是臭气熏天?神职人员也是凡人之身,排泄之物自然也是正常人无法闻下去的。

“忘月。我算是服了你了!当时我还在想,你会用什么方法来逃过这一难呢?没想到你三言两语就把他打发了,强啊!”画中安妮竖立起大拇指啧啧唏嘘道。

“牛人啊!达人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能说会道地神父,把歪的说成直的,把假的说成真的,虽有痞气。但却不泛绅士风度!痞神父,你跟着我混吧!保证包你吃香的喝辣的!白天乐悠悠,晚上睡女人!怎么样?”百变妖诱惑道,看中了忘月地伶牙俐齿和应变能力。

“小妮子,不用我说,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忘月无动于衷的说道:“哼~!大丈夫、小痞子顶天立地!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但是他却少说了一句「富贵不能**」……

画中安妮捂着嘴笑道:“知道!你心中早已有人了嘛,这家伙居然这样?把我们女人都当成什么啦?就算你不说,我也要好好修理它一顿!”

“我哪里说错啦?痞神父不是需要钱吗?他不是不想看人脸色。寄人篱下吗?那跟着我有什么错?我有的是钱。他要什么我都能给他什么!跟着我混,绝对没错!”百变妖极力辩解。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儿了。

安妮正要发起攻势,忘月却低喝一声:“小妮子,慢!手下留情,我们不应该这样对百变妖兄的!现在全世界都在三令五申要保护珍惜动物,不能有种族和生物歧视!像百变妖兄这种珍惜品种,更是应该得到更多的优惠政策!我们得好好照顾它,不应该这样对它!百变妖兄,我们先前可能存在误会,现在我向你郑重道歉,请你原谅!让我们冰释前嫌吧!如何?”

安妮一下子愣住了,傻了眼,不解的问道:“忘月,你是怎么啦?怎么才一转眼。。。不,连一转眼的时间都不到,你怎么就换了个态度?难道你突然发现百变妖是你的远房亲戚?你刚才不是说威武不能屈,不能移地吗?”

百变妖也是一脸愕然「这家伙怎么说变就变?就算是动变性手术,也没那么快的速度呀?难道他有双重人格?还是他良心发现,终于发现他这样虐待我是不对的?」

忘月润了润喉咙,用手在耳发上理了理,咳嗽了两声,正色道:“阿弥陀佛,出家人以慈悲为怀,纵然百变妖兄是妖怪,做过无数坏事,残害过无数生灵,但俗话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通过这几个小时的观察,我相信百变妖兄的本性并不坏,它之所以和其他妖怪一样做坏事,杀好人,是因为它遗传了它妖怪父母的基因!所以才会生来便与妖为伍!所以,不能怪它!要怪,就怪它地父母,它是无罪的,它只是被命运捉弄了而已!我说得对吧,百变妖兄?”

百变妖听得一脸感激,热泪盈眶地道:“痞神父,我真的无罪吗?我就知道我杀多少人都是没有罪孽的,因为那不是我的错!再说了,我杀人时感到很快乐!根本就没有负罪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