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光粼粼的海面上,船只川流不息,海鸥切水面掠过,衔起一条小鱼,并吞入肚子。Www!QuAnBen-XIaoShuo!cOM人生也就是这样,弱肉强食。有人说命运有定数,早在冥冥之中就已经注定了!然而,人生却没有!无常的人生可以改变命运的脉轮,没有人知道在有定数的命运下,无常的人生会是什么样的。也许这就是人人都想要改变命运的原因……但谁又知下一刻的命运究竟有没有改变,因为它始终是在未知的下一刻!也许你根本就未曾改变过它,而它却在逐渐改变你的人生……

一艘大型油轮上,约瑟夫与米勒手牵手伫立在甲板上,眺望逐渐变小的冰乐市,各有感触,各有打算……

「我的命运由我自己谱写!任何天灾、妖魔鬼怪也阻止不了我!任何厄运都不能让我再做同一噩梦!莱特神父,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米勒坚定的目光闪烁着太阳般亮的光彩。

「极乐天,其实我早知道我的灵魂被某种神秘的东西束缚着,可是命运如此,我的一切都是神给的,我不能改变它!冥冥之中早有此定数,你是改变不了它的,人力怎可与神斗?安息吧,你的遗志有人继承了……」约瑟夫心里唏嘘道。

世事算尽算不清天下棋路,醉眼看破看不明红尘迷雾。何是命,何是运?问花花不语,问水水无音……

“刚才怎么了?我怎么感觉时间有点奇怪?”百变妖疑惑不解的说,在画中它居然也学着忘月入禅地样子安稳的坐了下来。

画中安妮捂着嘴笑得不亦乐乎:“嘻嘻。忘月,看到没?连妖都被你影响了!怎么,今天才闭眼二十分钟就够了?”

忘月淡淡一笑,显得神采飞扬:“是啊,精力已经恢复了,身体也不疲惫了。呵呵,难得百变妖能安分下来。这下可以不用担心它随便乱出声了。”

修道院内不知何时来了许多名流人士,他们围走在修道院周遭。仔细审视了会后,纷纷掏出支票,在上面写了许多零!这让忘月看得都傻了,斯麦迪尔神父那个老狐狸可真有一套,竟然才一会功夫就找来这么多人捐款。

「改天一定要把大家骗出去郊游,然后把修道院炸了,由我亲自去拉捐款……」忘月心里贼贼的盘算着。

突然忘月腰间的手机响了。打破了他不诡的遐想。

“喂~!蛮牛?你现在在哪儿?死亡大峡谷那里应该没有信号吧,你是从哪儿打来的?什么?你要走了,米勒跟你在一起,你要把米勒带回圣域?他还这么小,你就真要他出家当和尚啊?他虽然是在修道院内长大,但应该让他过身普通人的生活!喂??喂??回话呀!怎么挂了?”

忘月把手机关上,愤愤地捶了一下大树,震得树叶簌簌作响。他咬咬牙齿。恨恨道:“蛮牛,你可别把小米勒教成小蛮牛了!你那种虐待妖怪的手法,我实在不敢恭维!要是让我知道小米勒拥有了能力而失去了善心,我要你好看!就算打不过你,我也要诅咒你!”

“忘月,怎么?那位圣殿骑士走了吗?太好了。这下不用整天提心吊胆地了。”画中安妮舒了一口气,瞪了瞪旁边的百变妖,愤愤道:“笑什么笑?没见过美女啊?再笑,再笑我,我就把你XXOO掉!”

忘月捶树的动作,恰好被斯麦迪尔神父看见了,此刻他已经“申请”到很多达官贵人的捐款,已经不用再忙了,交代了几个小修士让他们招呼那些达官贵人后,朝忘月走来。

“Lethe神父。貌似你心情不好啊?”斯麦迪尔神父温和的说。

忘月回过头。脸上的表情立刻就变了,笑道:“呵呵。是斯麦迪尔神父呀,怎么,捐款重建的事已经忙完了?我没有心情不好,只是很想参与重修工作,但是好象哪儿都不缺人手,所以,在这苦恼啰~~”

斯麦迪尔神父“噢”地一声,显然是看出了忘月在做秀,于是微微笑道:“既然Lethe神父这么想尽一份力,我这里到是缺个空位,昨夜与妖怪大战时,厕所被弄坍塌了,好多东西都被溅了出来,现在只有两个小修士在那里清理,难得Lethe神父你有这份心,啊~!真是太好了,圣域来的神父就是不一样!你一定会把厕所溅出来的东西清理干净的,对吧!”

「什么?厕所?老狐狸,你太绝了吧!一个月前,你不是用这种态度对我的!奶奶的,当真是物以稀为贵呀,来了个圣殿骑士,我这个圣域来的神父就显得不值钱了。」

忘月心里抱怨道,嘴上微微一笑:“斯麦迪尔神父,我觉得你处理事情的方式有点错误!”

斯麦迪尔神父没想到忘月竟然敢公开与自己顶嘴,自己可是冰乐市地主教耶~!向来这里的修道院都是自己说了算的,就算是圣域来的神父也得给自己面子!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就不信Lethe神父能说得过自己!于是把心一横,严肃地说:“Lethe神父,难道你不想为重修出了一点力?你刚才可是说了你很想出力的呀!难道你是在说谎?天呐,神职人员是不允许说谎的!而你更是直属圣域地神父,哎。。。我晚上帮你做几遍祷告吧,愿全能的神能宽恕你,以圣父,圣子,圣神之名,阿门!”

「嘿嘿,老狐狸,你中计了吧!早知道洋鬼子的脑袋不如中国人的灵活!」忘月心里得意一笑,润了润喉咙道:“斯麦迪尔神父,我想你是误会了!我说你处理事情的方式有错,并不是指你安排我工作的事,而是你安排清理厕所污秽物之方式!你看看四周吧,花草树木都凋零了,草坪也丧失了生机,难得厕所坍塌,里面的肥料可不能浪费了呀!我提议将里面的排泄物用来浇灌花草树木,还我修道院一片清新生机!你说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