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十分钟后,肖奕结束了长考,黑棋刺,选择了直接进攻。wWW,QuanBeN-XiaoShuo,cOM

发布  曹薰铉抬头眯着眼睛笑了笑,接住。黑棋点,白棋老老实实的拐了个愚型,黑棋再次的挖断,一连串先前考虑好的手筋频发,硬生生的将白棋大龙断了下来。

发布  “老肖这几手漂亮啊,现在白棋大龙看起来有些垂危了。”古力飞快的在棋盘上摆出各种各样的变化,一脸的兴奋。

发布  一旁的马晓春和老聂相视一笑,均摇了摇头。

发布  “这小家伙和肖奕一样,看不懂老曹的棋。”马晓春轻笑了一声,对着老聂说道。

发布  看着一只脚踩在椅子上摆棋的古力,老聂点点头回答道:“嗯,年轻啊。没有在实战中深刻体过验曹薰铉的棋,很少有年轻棋手能看的懂他的招法。”

发布  老陈看着马晓春等两人窃窃私语,刷的一声拉开折扇,走过来说:“你们是在说肖奕的这盘棋吧,是不是说他弄不懂老曹的棋?”

发布  “正是,老曹的棋,年轻选手只有在实战的对局后才能明白,才能看懂。“马晓春点头回答说。

发布  “柔风快枪!这四个字岂是一般的年轻人所能想象的。”心比天高的老聂说起曹薰铉来也是忍不住的满口称赞。

发布  “那么,你们就认为肖奕一点希望也没有了?”老陈没有仔细看对局,事实上身体也不允许他长时间的下棋和研究。

发布  老聂和马晓春两人同时坚定的点点头,看着老陈。微微的笑了一下,老陈的目光和聂马两人相撞在一起,中国围棋的三大巨头的脸上为了肖奕竟然同时露出了一致的微笑。

发布  研究室里古力的意见是白棋危险。对局室里,肖奕也是这样认为的,虽然他总觉得什么地方有些不对,但是细细的计算,找寻了很久,也没能发现到底是那里让他感觉到不对。而最近连续的靠着卓越的观察力获胜也让肖奕对自己的中盘充满了自信:‘难不成自己的观察力还会没有面前这个半百老人强?非常自信的脱先抢占了盘面上的最后一个大场,在他眼里,黑棋开始领先了。

发布  “脱先?”曹薰铉有些奇怪,黑棋刚才的那几手棋根本就没能让白棋的大龙愤死,而且就是再加一手棋也不见得就能成功的杀掉白棋大龙,这时候黑棋凭什么脱先呢?但是闯荡棋坛几十年的曹薰铉并没有马上落子,多年来的经验告诉他对局的时候千万不能小看任何棋手,低头静静的陷入长考中。

发布  “脱先?”研究室里的马晓春一反往常的平静,失声叫了出来,“这家伙凭什么脱先?白棋只要一冲一断,再点一个,然后就能扳出,他竟然脱先?”

发布  “不会看错了吧?这个时候怎么去脱先呢?中间的对杀正要进入白热化。”老聂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用扇子拍了左手掌心几下,摇头说道。

发布  “我记得肖奕刚刚跟我学棋的时候,他中盘的能力非常杰出,但是却存在着盲点。自从到了北京开始,他好像基本就没有出现过这问题,难道会在这场重要的比赛中出现?”陈祖德听着两人的分析,沉吟了片刻,抬头对马晓春说道。

发布  “中盘的盲点?”马晓春一脸的不可置信,“没听他说起过啊。”

发布  陈祖德点头说:“我也是在南京的时候听过,只是认为他棋下的太少,等对局多了就好了。谁知道竟然在这么重要的比赛中出现了。”

发布  “不会是比赛越重要,出现的几率越大吧?”马晓春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个念头。

发布  噗的一声,老聂把刚喝到口中的极品龙井给喷了出来,抹了抹下巴上的茶水说:“要是这样的话,那以后他的麻烦就大了,这次比赛结束后,要好好的给他找找毛病。”

发布  马陈两人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发布  对局室里的肖奕却没有发现自己所犯的错误,一心得以为通过刚才的几手棋,局面已经稍微的开始领先了。非常悠闲的喝着茶水,静静地计算在左边白棋空中打入后的各种手段。

发布  曹薰铉也给了肖奕充分的时间计算后面的打入,从长考开始到中午封盘整整一个多小时,没有落下任何一手棋,只是静静的看着中间缠绕在一起的大龙,直到裁判宣布中午封盘。

发布  从透明的落地大玻璃中看着肖奕一脸轻松的从对局室出来,古力很是着急,在研究了一百零三种方法想把对局室里的研究结果告诉肖奕失败后,只能透过玻璃心里焦急地看着正吃的不亦乐乎的肖奕,没有丝毫的办法提醒他。

发布  下午续盘,曹薰铉在中午吃饭的一个半小时内,终于把所有的变化了熟于胸,飞快地在中腹落下一子,没有像研究室所说的那样简单的方法冲出,选择了直接扳。

发布  虽然这手扳最后的结果可能会跟研究室里一样,但是少了前面几手的过渡,留给黑棋的选择又多了不少,中盘的局面研究非常的复杂。

发布  这手扳一落下,肖奕顿时看出来了,中腹竟然有着极大的隐患,随着这手扳,黑棋的两条大龙岌岌可危,出头困难。狠狠的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脑袋上,满脸的不可思议:这么简单的棋我也没看见?这还能算是个职业选手吗?一般的业余棋手都能看见的啊,我竟然脱先抢大场。俯首默默地计算着里面的各种变化。

发布  片刻后,肖奕轻轻的呼了口气,白棋没有走两手过渡,直接扳出,这样的话给了黑棋有个妙手出头的机会。没有犹豫,一改往日那软绵绵的作风,狠狠的将被汗水浸透的棋子拍在了关系黑棋出头的那个交叉点上。

发布  曹薰铉抬眼看了看肖奕,眼中有些惊讶,竟然能找出这么一个妙手来出头,不过跑得了一条跑不了两条。微微的笑了下,掐断,黑棋扳,白棋断,黑棋也断。寥寥几手棋。两条大龙的联系处,硬是被白棋扭出一个劫来,而这个劫关系到的是黑棋的三条和白棋的两条大龙,白棋似乎略微的轻些。

发布  虽然白棋只是略微的轻些,但是肖奕的脸色全变了,不再是刚才那种悠闲自得,换成了煞白的脸色,豆大的汗珠。

发布  “一个、两个、三个……”肖奕满棋盘的找劫材,不时抬手将头上将要滴落的汗珠直接抹到了衣袖上。半个小时后,肖奕停止了寻找,将手中的棋子轻轻的洒到棋盘上,认输了。因为不论他找到多少个劫材,而白棋除了三个本身劫之外,在右上的黑棋空里,一颗已经死亡的白子在打劫的时候却发出了耀眼的生命之光,那里面就是个劫库。

发布  七连胜,终于没能完成这个伟业,肖奕静静的呆坐在棋盘前,脑海中的思绪不断的飞舞而过。

发布  ---------------------------------------------------------------

发布  恢复了,恢复了,更新恢复了。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