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世纪围棋俱乐部,乙级联赛六连胜,其中第一台是来自韩国的超一流选手,多次世界冠军获得者曹薰铉九段,联赛同样六连胜,不过相对于肖奕的战战兢兢过关,曹薰铉要来的轻松的多,状态非常好的他,根本就没有给对手多少机会,平稳的拿下六连胜。WWw、QUAbEn-XIAoShUo、cOm

发布  “肖奕,明天的比赛你坐第三台,我来迎战老曹。”马晓春的声音很慎重,曹薰铉给了他很大的压力。

发布  “为什么?我坐第三台的话,赢了奖金怎么算?”这个时候肖奕竟然关心的是奖金。

发布  “只要拿下这场比赛,对阵后面的两支队伍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压力,我们就是名至实归的第一名,到时候你还怕奖金少了去?”马晓春摇头笑笑。

发布  “马小,我看还是让肖奕打第一台吧,禁赛在身的他没有多少机会面对老曹这样的超一流棋手,实战中获得的经验可比打一百遍谱都来得强啊。”门被推开了,陈祖德也来到了双良队赛前的研究会。

发布  “是啊,还是我上吧,要是我能爆冷击败曹老师的话,奖金大把大把的啊。”肖奕做着数钞票的动作,笑眯眯的对马晓春说。

发布  马晓春看了看陈祖德,说:“老陈,你说的倒是不错,我就怕肖奕被老曹弄的没有信心。老曹的棋太变态了。”

发布  陈祖德笑了笑,看着肖奕说:“宝剑锋之磨砺出。肖奕要是连那么些许的打击也经受不住的话,还是别想什么超一流了,别想什么参悟棋道了。”

发布  听到两人如此的对话,肖奕不禁有些纳闷:李昌镐我也下过了,不就是全盘没有机会嘛,也没感觉到对我有多大的打击呢,怎么你们口中的曹薰铉搞的好像比李昌镐还要利害些许?

发布  这时候陈祖德又说:“顽强的燕子,凶狠的燕子,他就是只血燕,阻挡了多少中日棋手的冠军路啊。”说着微微的叹了口气。

发布  “老师,曹薰铉九段难道比了李昌镐还厉害?怎么你们说的那么恐怖啊。”肖奕实在忍不住了,好奇的问道。

发布  “李昌镐?他的棋不会让你感到有多么的利害,他的棋都是平平淡淡就取得胜利,以你现在的水平,根本不能看懂他在下什么。”马晓春耸了耸肩,咧嘴回答道。

发布  “这……”肖奕有点郁闷,第一次被人说成看不懂别人的棋,“有那么玄妙嘛,都是职业选手,又怎么可能看不懂呢,就算当时看不懂,回来打谱还怕不懂?”

发布  “就你现在的水平,要是没人给你讲解的话,有些棋你还真的看不懂。”马晓春嘿嘿笑着说。

发布  肖奕的满腔豪情就这样被马晓春硬生生的压在李胸腔内。

发布  看着肖奕不说活了,马晓春沉吟了片刻,抬头说:“那明天的比赛还是你打第一台吧,好好的体验一下实战中的超一流。”

发布  肖奕愣了一下,连忙点头,说:“好好好,赢了曹老师的话,那个奖金张总应该不会吝啬的。”说完拉着身旁淼淼的手,一脸的笑意。

发布  曹薰铉看着眼前轮椅里的少年,目光中有些好奇的意思,他在想,眼前这个少年如何能够在高手云集的联赛第一台的位置上和自己取得一样的六连胜?是运气还是真正的实力使然?看着眼前的这个貌不惊人的少年,曹薰铉说:“你好,肖奕。”

发布  一口流利的汉语传到了肖奕的耳中,愣了一下,有些好奇的回答说:“您好,曹老师,想不到您的汉语说的这么好啊。”

发布  “汉语是个伟大的语言,而我们三国的棋手又经常在一起交流,所以我也学会了些。”曹薰铉看起来一脸的慈祥,微笑着看着肖奕说道。

发布  “曹老师,都说您是超一流选手,一直坐在了世界围棋的巅峰,这次向您讨教,还望您手下留情啊。”棋还没下,肖奕竟然先开口告饶了。

发布  曹薰铉闻言明显的一愣:哪有这样的棋手?竟然在对局马上开始前示敌以弱,开口讨饶的?轻轻的笑了几声,说:“小肖你也太客气了,我们都是六连胜,实力相差无几,还是好好的下吧,争取能留下一盘好棋。”

发布  肖奕本来也就是性格使然,随口一说,当下点头笑了笑,说:“是啊,曹老师,我们就留个名局给大家。”

发布  曹薰铉又是一愣:这小子也真是敢说,当今围棋界,谁又敢说能随便的留一盘名局呢?不禁莞尔一笑,点了点头。

发布  上午九点,争夺本次乙级联赛胜率最高奖的一盘棋开始了,猜先的结果,肖奕再次拿到了黑棋,不禁直呼幸运。

发布  中国流对三连星,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双方下了六手棋,对局室内闪光灯一片,各路记者直呼过瘾。

发布  “真是乱呢,不过肖奕的策略非常正确,除了乱战,还真没有赢的机会。”马晓春盯着眼前的棋盘,眉头有点皱。

发布  “黑棋四块孤棋,白棋三块,而且还相偎相依,看上去亲热地很呢,不过这场面是老肖所擅长的。”古力看了一会耿昆的棋,又转回了肖奕这盘。

发布  而大病初愈的陈祖德半靠在摇椅里,微微的侧头和身边的老聂低声的说着什么,满脸的悠闲。难道他和老聂过节揭开了?

发布  正当研究室里诸人神态各异的同时,对局室里的两人神态也完全不一样。曹薰铉依旧是一脸的慈祥平淡,仿佛一切尽在他的掌控之中。

发布  而肖奕的神态却更是放松,轻轻地拍打着左腿的石膏,不时的捏捏右腿,看起来也好像棋局领先的样子。

发布  “这小家伙在干什么呢?全局落后了将近十目棋,竟然还能如此的悠闲?”曹薰铉对肖奕的奇怪举动有些许的讶异。

发布  肖奕这个时候其实脑子也没有停下来,脑海中转过的全部都是那纠缠绞杀在一起的黑白数条大龙。盯着棋盘计算着:到底是直接进攻呢?还是先把下面的备战工程完成呢?要是先经营下面的话,万一白棋来个脱先,那么中间那二十几目的实地可不好找补啊。

发布

[www.QUA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