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开古力买回来的午饭,老聂很是高兴,很有兴致的开了一瓶珍藏已久的茅台,到满了桌上的青瓷酒杯。wwW、QuanBeN-XiaoShuo、COm浓郁的酒香霎时间溢满整个屋子,稠浓如浆的茅台令人眼馋欲滴。

发布  古力小心的捧着面前的青瓷杯,抬头说:“老师,今天什么日子啊?你竟然肯把这二十年的茅台弄出来给我们喝,能否说来听听。”

发布  老聂凝望着杯中那稠浓的酒浆,说:“酒,就是用来喝的,有何必再以是因为什么事情呢?肖奕,你说对吧。”

发布  肖奕听出了老聂话中的意思,点头说:“一切随意,率性而行。”端起酒杯,轻抿了一口,闭上眼睛静静的品味着其中的味道。

发布  古力感到非常的奇怪,带着疑问的眼神看着眼前的两位。摇了摇头,说:“疯了,疯了,两人竟然打起了禅机。”看了眼手中的青瓷杯,“率性而行是吧,嘿嘿。”提起杯,一口就将那二十年的茅台喝下了肚。伸手抢过酒瓶,满满的倒上一杯,凑在鼻前深深的嗅了一下,又是一口而没。

发布  虽然说说率性而行,但是这二十年的醇厚茅台老聂也仅此一瓶,看见古力如猪八戒吃人参果似的又要倒上第三杯,忙不迭的将酒杯夺了过来。抱着酒瓶摇头轻叹:“牛嚼牡丹,牛嚼牡丹啊。”

发布  古力看着空空如也的酒杯,笑嘻嘻的说:“老肖,味道如何?”

发布  肖奕瞄了他一眼,说:“你不已经喝了两杯吗?还要来问我滋味如何?”

发布  古力也不窘迫,哈哈大笑,说:“不是说要率性而行吗,我就率性了一次,哪里知道才喝的两小杯,老师就小气的将酒瓶给抢了过去,这不,我还没有喝出滋味呢。”

发布  肖奕轻笑一声,摇头不语。

发布  老聂抿了一口酒,说:“这极品茅台岂能让你如此糟蹋,这瓶酒可是当年我横扫擂台赛的时候,总理他老人家送给我的,好多年了。”

发布  古力笑眯眯的说:“不是你说要率性而行的吗?这么的现在有舍不得了。嘿嘿。”

发布  老聂眼睛一瞪,抬手就给了古力一个栗子,说:“少废话,赶快吃饭,吃完后你和肖奕下一局,我好好的看看你们的弱点。”

发布  古力说:“下棋也行,不过要我拿黑棋,要不我不能发挥全部的实力,嘿嘿。”

发布  刚刚领悟到了布局精髓的肖奕也正急切着要找个对手试验一下,挥了一下手,说:“那也好,就让你拿黑棋,也好让你输的心服口服。”

发布  吃过中饭,肖奕坐到了棋盘边,笑盈盈的将手边的黑棋递给了对面的古力,顺手拿过了对面的白棋。

发布  看了看满脸隐约都是笑意的两人,古力有点纳闷,夹起黑棋拍在了右上星位。

发布  肖奕笑了笑,捏了颗白棋软绵绵的放在了三三,黑棋二连星,白棋五五。

发布  古力再次看了看一脸笑意的两人,暗骂了一声:神经。落子下成了三连星。

发布  肖奕又一次拉了下嘴角,看了一眼对面,落子在天元。

发布  古力吃惊的看着对面,有点恼怒了,压靠白棋的三三。然而白棋选择了最实在的下法,轻轻地将角空围住。

发布  古力有了上次新人王战的经验,也耐着性子的领着白棋围空。不多时,棋盘上的边角空地尽数收入两人囊中,而对着中间竖起的模样竟然也是差不了许多。而黑棋依旧掌握着先手,领先了将近十目的盘面。

发布  进入官子,由于前面的平淡无奇,盘面上的官子也显得有些简单。古力牢牢的掌握住先手,堪堪收完最后一个官子,实在是忍耐不住,说:“我说老肖,你搞什么啊?这盘棋竟然全盘没有发生过激烈一点的战斗,只是平凡的围空,下得真是郁闷的很。”

发布  没有回答古力的问话,肖奕站起身,朝着老聂深深地鞠了一个躬,一脸正色的说:“聂老师,谢谢您了,我终于有些明白了。”

发布  老聂刷的一声拉开折扇,轻摇了几下,说:“明白就好,这两个月的时间,你会慢慢理解什么叫做流水一样的布局。”

发布  一旁的古力一头的雾水,左右看了看两人,说:“明白什么啊?你们打什么机锋。”

发布  老聂摇着折扇,眼睛斜看了古力一眼,说:“如水流般的围棋,你现在懂了吗?”

发布  古力挠了下头,尴尬的笑了几声,说:“还没有明白,你一直让我要有如流水一样的下棋,说实在话,我根本就没弄得明白,我总觉得围棋的胜负在于中盘,而围棋的精髓部分也在中盘战斗中得到了完美的体现。我并不觉得布局有多么的重要,只要能够中规中矩,不落后就差不多了。”

发布  老聂淡淡一笑,说:“你不明白,可是肖奕却明白了。你说说,如果他等以后完全掌握了流水一样的布局,你还能赢他么?”

发布  看着正埋首棋盘中认真复盘的肖奕。古力摇了摇头,说:“现在我们的实力就已经有了些许的差距,特别是在他执黑的棋,我已经没有多少的希望了,只有在他执白的时候,我才能利用先手的优势,将他拖入到他所不善长的局面来取得胜利。”顿了一下,继续说,“但是他要是真的理解了您那流水的围棋,我相信,不管执黑还是执白,那时候的我,却还是有击败他的信心。”

发布  正在棋盘上摆弄的肖奕突然的抬起头来,傲然说:“小古,我现在正经的告诉你,以后你和我下棋的时候,在我执黑的棋局,在战前,我已经领先了你两颗子。”

发布  古力看着口吐狂言的肖奕,拍了下脑袋,摇着头说:“疯了,这个家伙疯了,可怜的孩子,被我老师的流水围棋给折腾成这样了,造孽啊。”

发布  啪的一声,一柄折扇落在了头上,老聂狠狠的瞪了一眼古力。

发布  从这以后的两个月,肖奕每天的事情都很悠闲,早上打谱,自己分析各个棋手的布局,对应着自己的开局,一一印证。下午的时间更是轻松,每天和老聂下一盘八十手的棋,然后听他讲解;晚间则是和古力的一盘棋,然后三人一起复盘分析得失。

发布  就这样过了将近两个月,肖奕的棋力在不断的练习中,慢慢的得到了充分的提高。

发布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