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时钟的嘀嗒嘀嗒间,时间又向前跨了一步,热闹的九八年就将过去,迎来崭新并且充满了希望的九九年。Www,QUanbEn-xIAoShUo,cOM

发布  在老聂那里充分体验了两个月围棋的奥秘,肖奕满怀信心地回到了南京。

发布  一下飞机,打车直奔淡然棋社而去。原因?还不知道吗?蹭饭去了,现在都快中午了,要是没赶上饭局的话,那就要自行消费,虽然有双良在后面顶着,不过要是能不花钱,还能报销的话,何乐而不为呢?

发布  早早的就接到了肖奕从北京挂来电话的刘淡然悠闲的候在了棋社的大厅。泡着清香阵阵的碧螺春,非常轻松的和对面一个小男孩下着授四子棋。棋盘上,白棋早就将黑阵洗掠一空,盘面起码有二十目以上的优势。轻轻的吐出个烟圈,凝而不散,刘淡然的目光不时的瞥向大门口。

发布  中午将近十一点的时候,看起来风尘仆仆的肖奕终于出现在了棋社门口。刘淡然轻轻一笑,在黑阵中再次点进一手,黑棋局面顿时崩溃。那小孩木然的看着棋局,随后投子认输,恭敬的说了声:“谢谢刘老师的指点。”说完看了眼站在棋盘边的肖奕,默默的离开了。

发布  刘淡然瞄了眼面前一脸笑容的肖奕,说:“说吧,今天这顿想上哪去?”

发布  肖奕笑眯眯的说:“客随主便,您说上哪就上哪。嘿嘿。”

发布  刘淡然也不废话,顺手给了他一下,说:“臭小子,早就安排好了,老张和耿昆早就在渔人庄定了位子,走吧。”

发布  肖奕连忙点头,说:“张哥也去了啊,好久没看见他了,还真想他呢。”说话间跟着出棋社,上了刘淡然的车。

发布  很快车子就停在了渔人庄的门口,两人在迎宾小姐的引领下,到了二楼的一间雅舍。推门进去,一脸激动地老张立刻就站起身来,一把搂住肖奕,说:“兄弟,你可来了,有些日子没见你,可还真是想你呢。”

发布  肖奕口中不断的应付着,眼睛却看向了耿昆那边。

发布  右手向肖奕比划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耿昆发现,肖奕的眼光根本就没有看在自己身上。

发布  的确,肖奕根本没有看耿昆在那里耍宝,全部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耿昆身旁的一个女孩身上。

发布  那女孩看起来约有十七八岁,眉目清秀,一条马尾拢在脑后,配合着一身雪白的运动装浑身散发出青春的气息。

发布  肖奕打量着她,而那女孩也打量着肖奕,两人的目光就此定在了空气中。终于,肖奕顶不住了,老脸微红,避开了那女孩的目光。

发布  打了个哈哈,肖奕蹭到了那女孩的右手边坐下,深深地吸了口身旁传来的幽香,说:“哎,昆哥,不知道这位是?”没等耿昆回答,朝着女孩就伸出手去,“我叫肖奕,耿昆的兄弟,小姐贵姓啊?”

发布  那女孩掩嘴轻笑,将目光投向了左手边的耿昆。

发布  耿昆咳嗽了一声,一巴掌将肖奕的手打掉,说:“臭小子,眼睛乱放个什么绿光啊,你身边这位漂亮而又充满了青春气息的美女是你将来的大嫂,贵姓白,芳名一个岚字。以后见了尊敬些,知道不。”

发布  肖奕点着头,笑嘻嘻的说:“原来是嫂子啊,真是幸会,白岚白岚,我看这趟我可真的是白来了,嘿嘿。”

发布  白岚掩嘴看向肖奕,眼睛里充满了笑意。

发布  无酒不欢,但是有女孩在场,特别是刚认识不久的女孩在场,耿昆也只能收起了量,嘴馋的看着肖奕他们一杯接一杯的品着五粮液。

发布  由于有女孩在场,大家倒也不好意思**形骸,只是喝了两瓶的五粮液酒草草的收场了。出了渔人庄的大门,老张和肖奕又是一番的啰嗦,然后被刘淡然拉进了车子,呼啸而去。

发布  看着肖奕疑惑的目光盯在了耿昆面上,白岚倒也识趣,打了声招呼,就要打车先行离去。耿昆看起来却是非常的不愿意,张口刚要挽留。

发布  肖奕一个健步冲向前,说:“白美女慢走啊,要不让老耿送你回去。”

发布  耿昆不住的点头,就要上来搭话。肖奕一把搂住他的肩膀,朝白岚丢了个眼色。

发布  白岚也算是冰雪聪明,纤手一挥,说:“不用了,你们有事先聊吧,我和耿昆有的是时间,我先走了,再见哦。”

发布  拉着先是苦着脸随后有满脸笑意的耿昆,朝远去的车子挥了挥手。肖奕转头说:“老耿,你厉害啊,两个月没见,你就把上个妹妹了啊,赶快从实招来。”

发布  耿昆嘿嘿笑了一下,说:“那是,想我老耿也算得个风liu倜傥,英俊潇洒,更是金钱与智慧并重,要勾搭个小妹妹,还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嘛。”

发布  四顾了周围无人,一把掐住耿昆的脖子,肖奕说:“什么时候把上的?既然敢带出来吃饭,怎么就不早点告诉兄弟们?”

发布  扳开了脖子上的一双手,耿昆说:“才把上的,还不到两个礼拜,所以就没有告诉你们。”顿了一下,“我和她的认识说出来也实在是比较的俗,她是我老师马志学的侄女,我老师倒也开放,他侄女二十岁还不到,竟然就这样给介绍过来了,唉。”说着摇了摇头。

发布  肖奕色迷迷的凑过脸去,说:“那么,有心思没?老马都那么开放,妹妹是不是也很开放呢?出过事了没?”

发布  听到这话,耿昆愣了一下,随后一巴掌拍在了肖奕的脑袋,说:“你看我是那种人吗?虽然我英俊潇洒,卓尔不凡,但是我卑鄙而不无耻,风liu而不**荡。看你的思想有多么的肮脏。”说着做样捂住了口鼻。

发布  开着玩笑,两人打车回到了虎踞北路耿昆的住所。

发布  踢掉脚上的鞋子,两人舒服的躺在沙发里。耿昆突然说:“肖奕,今天你看见我和白岚有啥想法?”

发布  肖奕盯着天花板上的那只苍蝇,说:“有啥想法呢?佩服呗,两个礼拜就搞定一个美女,除了佩服,我还能说啥呢?”

发布  耿昆轻笑了几声,说:“那么有没有想起你的小严妹妹呢?”

发布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