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一点钟,老张带着肖奕来到了位于鼓楼南京大学旁的淡然棋社,这淡然棋社位于南京大学旁边的一个巷子口,巷子宽约六米,两边都盖着郁郁葱葱的大树,棋社两边也没有别的建筑,看起来倒是一片幽静。wwW,QuanBen-XiaoShuo,CoM到了棋社门口,上边挂着苍白久远的四个草书:淡然棋社。也不知道刘淡然是从哪里搞来的如此古朴的匾额,不过倒是雅气的很。

发布  踏着这林荫遮盖的小道,肖奕不禁有些感叹:这年头都说出来混不容易,就我这运气也忒好了些啊。不知道这淡然棋社能成为我打工赚钱的安居之所吗?

发布  棋社门口,刘淡然在他们两人下车进巷子的时候就看到了,这时早已经等候在了门口,三人见面打了个哈哈,寒暄了数句,刘淡然将两人领进了大门。

发布  棋社中三三两两的座着些看上去颇有风采的老头,两两的在那里手谈,有的摇头哀叹,还有的满面红光。三人穿过大厅,上了二楼,进了靠左的一个房间,墙壁的四周挂满了名人字画,中间一个揪木棋盘,整个房间看起来典雅古朴。

发布  陈祖德九段早就在那棋盘前坐好,闭目养神,轻轻的摇着手里的折扇。看见三人进来,朝着肖奕微微一笑,抬手示意他到棋盘的对面坐下。

发布  肖奕不敢怠慢,微微的躬身递了声好。老老实实的坐在棋盘前,拿起黑棋在四个角的星位摆上,作了个恭敬的姿势请陈祖德落子。

发布  陈祖德笑了笑说:“小肖啊,不要那么的拘谨,下出自己的水平即可。”说着夹个白子拍在右上角,小飞挂。肖奕知道陈祖德是要看看自己的水平到底有多少,所以也不尖顶守角,一个轻飘飘的四间高夹,做起势来。既然不要角地,白棋当然是要进角,一番转换以后,陈祖德先手将黑角掏走,而黑棋则竖起了一道笼罩半个盘面的铁壁。

发布  然而接下去陈祖德九段的着法比较奇怪,出乎肖奕的意料。白棋直接点三三,先手将四个角拿在手里,然后在天元落下一子,微微的压制黑棋模样的发展。

发布  肖奕看着白棋如此的下法,摆明了就是要先捞后洗,接下去就看自己如何利用好强大的外势,最终能再中腹围起多少的空来。略微沉吟了片刻,也不攻击天元的白棋,在右上六线中央拍下一子,隐隐要将上边整个边空全部占为己有。陈祖德哪里能让他如此舒服的围空,默默地考虑了十分钟左右,在六线黑棋的旁边贴了一个,就是要战斗。面对如此挑衅,黑棋没有别的选择,当然扳住,于是一场追和跑的战斗开始了。不过肖奕每走一步棋都要想上个一些时间,反观陈祖德基本都是只要黑棋落子也很快的跟着落下,看上去悠闲的很。片刻后,眼看白棋的大龙即将要被黑棋围拢,这个时候白棋的实力充分的体现出来了,首先下了一手小尖,然后刺,跟着断了黑棋两子,一连串的妙手频发。十几手棋后,肖奕突然发现白棋大龙已经冲出重围了,而起到关键的接应作用的赫然就是看起来有些刺眼的天元那颗白棋。一时间心头大乱:这样也能被白棋给跑了?不禁有些迷糊了,突然听到耳边陈祖德的声音响起:“慌什么,我就是大龙跑了现在还是你的棋好下。”

发布  肖奕一看盘面,果然如此,黑棋在追杀白龙的时候隐然已经将左边的大空围了起来,将近五十目棋。纵观全盘,实空已经领先白棋,而且自己的黑棋更是潜力无穷,反观白棋却是成空的潜力有限。看清楚了盘面,有些烦躁的心也就静了下来,心情愉快的开始占据盘面剩下的大场。

发布  白棋眼看实地已经不够了,这个时候职业选手的水平就充分的体现了出来。陈祖德先在黑空强硬的打入,然后巧妙地腾挪,一番手筋过后,充分利用了弃掉的几个白子,只见一二线的妙手层出不穷,硬是把局面挽回了不少目数。

发布  肖奕这个时候也静下心来,牢牢的守着自己的实地。最后黑棋带着十五目左右的优势进入了官子,只不过这个时候的先手却是在白棋的手中,只见陈祖德的官子就像一把锋利的小刀,这一刀,那一刀,等到两人将单官全部收完,肖奕突然发现自己盘面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落后了将近十目棋,也就是说在白棋在官子上整整刮了黑棋有二十多目。肖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么大的优势在片刻间就被逆转了,重数了一遍目数,无奈的投子认输。

发布  刘淡然看着肖奕认输,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眯眯的说:“小家伙,下得不错,能在院长手里让四子下成这样的也不多见,我有点看好你了。”

发布  陈祖德笑着将棋子收起,问道:“你知道自己输在什么地方了吗?”

发布  肖奕默默地回想了一遍,摇了摇头说:“我对厚势的利用太差了。”

发布  陈祖德点点头,放了四个子在星位上说:“来,复盘。”

发布  两人开始复盘,陈祖德将肖奕没下好的地方和自己无理的地方一一指出,就着这盘棋比较细致的讲解了许多开始阶段大局发展的方向,关键时刻对局势的把握,对局时敏锐的感觉,听的肖奕不住的点头,只感到收获非常之大,自己的棋乙在瞬间有了质的提高。

发布  复盘完毕,陈祖德看了下手表,指着肖奕说:“小刘,这孩子就放在这里跟你学棋,你帮他打打基本功,过五个月我再来,到时候要是能被授两子下过我的话,我就带他去北京。”

发布  刘淡然眼睛一亮,对着肖奕挤了下眼睛,说:“你听见没有,还不上去拜师。”

发布  肖奕何等的聪慧,起身倒了杯茶,恭恭敬敬的上前说:“陈老师,请喝茶。”

发布  陈祖德微笑的接过茶杯,说:“先别急着喊师傅,我先收你做记名弟子,等五个月后我再过来的时候,你要是能赢我的话,那就算转正了。”

发布  肖奕小心的问:“老师,下次您还是让我四子不?”

发布  陈祖德不禁莞尔,摇头说:“要是还让你四子的话,我要五个月以后来干什么?五个月后我授你两子吧。”

发布  肖奕尴尬的挠头笑了笑。

发布  一旁静静看棋的老张一巴掌拍在肖奕头上,笑着说:“臭小子,你可是被天上掉的馅饼,哦,不是,是被金块给砸到了啊,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牛。”顿了一下,又说,“不过最牛的是我,要不是我这个伯乐,哪里会有你的今天呢,你们说是不?”说完放声大笑。

发布  三人闻言不禁哑然失笑。

发布  陈祖德当天晚上的飞机回了北京,走的时候再三叮嘱肖奕要好好的跟刘淡然学习,啰嗦了半天才上了飞机。

发布  剩下三人从禄口机场出来,直奔希尔顿,不当钞票是钱的海吃胡喝了一顿,然后分手散去。而肖奕就在淡然棋社住了下来,跟着张淡然开始学棋,也算正式开始了自己的围棋生涯。

发布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