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家在太平门一带,一个两百平方左右的套房,装修的可谓是古色古香。Www,QuANbEn-XiAoShUo,CoM客厅摆着一套红木沙发,茶几上有一副棋具,棋盘是有年代的揪木棋盘,棋子是上好的云子。老张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说:“肖奕,快来,下几盘。”边说边在棋盘上摆了三个黑子。

发布  肖奕也不客气,踢掉球鞋,坐在他对面,说:“张哥,我们都没下过,你以上来就要我授三子啊。”

发布  老张笑着说:“就你的水平,让我三子也随便下。”说话间将白棋递给了肖奕。

发布  接过白子,肖奕苦笑了一下,将棋子狠狠地拍在剩余的一个星位上。老张也是喜欢乱战的家伙,也不抢大场,直接小飞挂,肖奕尖顶,老张长,肖奕大飞,老张拆三。

发布  从八点半一直下到凌晨两点,肖奕不住的打着哈欠,灌着浓浓的龙井,不住地提神。老张倒是不要提神,在开着空调的房间里却是满头的大汗,不停的喝水,一遍遍的往厕所跑。从让三子一直下到让六子,看着时针指在了4和5之间,老张终于崩溃了,将棋子打乱,低声骂道:“小兔崽子,有必要这么狠啊,每盘都赢我几十目,不来了,睡觉去。”

发布  肖奕听得可以睡觉了,登时清醒了过来,朝老张笑了笑说:“张哥啊,可以睡觉了?也好,我们明天再下吧。今天我睡那个房间呢?”瞄了瞄几个房间。

发布  老张笑骂着说:“睡卫生间吧,敢把我杀成那样。”一头钻进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将门关了。

发布  肖奕伸了个懒腰,推开房间的门,哪个有床就进哪个。

发布  第二天中午,两个睡得迷糊的人终于有一个感觉到饿了,肖奕先爬了起来,打开房门一看,外面黑乎乎的,睡眼朦胧的说:“还早啊?我记得睡得很晚的呀。”正想回去继续睡的时候,只听到客厅墙壁上悬挂的电子钟开始报时:现在是下午两点正。顿时一个激灵,跑到老张的房间敲门喊道:“张哥,起床了,都下午两点了。”

发布  “吵什么吵啊。还早呢,才两点,吃晚饭早着呢。”老张迷糊的回答。

发布  肖奕摇了摇头,说:“可是问题是我们连中饭也没吃呢。”

发布  老张打开房门,眯着睡眼说:“是吗?中饭没吃吗?哦,好象是的,那好,等我再睡一会,留着肚子三顿一起吃。”又把房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发布  肖奕一时没回过神了,等想明白过来,老张早已经在**开始打呼了。既然这样,也就不去管他了,跑到厨房,打开冰箱门,里面倒是有不少水果、啤酒和饮料。拿了一个苹果和一瓶百威,打开电视机,就着苹果喝起酒来。将那二十几个频道看了一遍,都快睡着的时候,老张的房门第三次打开了,老张精神抖擞的出来,对着肖奕说:“嘿嘿,你倒先喝上了啊。怎么样?昨天。。。。。哦,是今天睡得可好?”

发布  肖奕笑着说:“很好很好,就是今天吃得不好,嘿嘿。”

发布  老张笑骂着说:“苹果就百威,不错啦,我什么也没吃呢,等下我们就去吃饭。”拿起电话拨了一串号码,只听老张对着电话大喊:“喂,是老刘啊?在哪里呢?晚上一起吃个饭吧,嗯……对对……好……就吃广东菜吧,嗯,那等会见。”挂完电话对肖奕说:“走,今天晚上给你介绍个人,就是你要去上班的淡然棋社老板刘淡然,这家伙以前可是个职业选手。”

发布  肖奕听到是和未来的老板吃饭,也不多话,骨溜的穿戴整齐,乖巧的跟着老张出了家门。

发布  老张的奥迪开到一个饭店,上写四个烫金大字:广州饭店。两人进到里面,穿过大厅,上了楼梯,穿过一条长长幽暗的楼道,肖奕小心的说:“张哥,你是不是做什么违法生意的啊?你可不要害我啊。”

发布  老张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说:“什么违法生意?什么不要害你啊?”

发布  肖奕贼笑着说:“你看我们吃饭的地方,那可是有够隐蔽的,我看过了,楼道的最里面还有个小木梯,是不是用来跑路的?”

发布  老张一巴掌拍在肖奕头上,骂道:“你小子倒是想象力丰富,奶奶的,想我也是个党员,被你说成什么样了。你放心好了,不会把你卖了的。”

发布  肖奕赔笑着说:“那就好,那就好,嘿嘿。”抢着给老张开了门。

发布  两人进到里面,只见那诺大的圆桌旁就坐着两人,一个四十多岁的胖子,头上没几根毛,挺着个大肚子;另外一个戴着一副眼镜,五十多岁,看上去非常沉稳,有一股淡然如水的气质。只见那胖子站起身来打了个哈哈,说:“老张,说吧,有什么事来着,要不你也不会请我到这地方吃饭。”

发布  老张笑着说:“刘胖子果然精明,今天是有件小事要让你去办一下。”转身对着肖奕说,“过来,这就是你今后的老板,刘淡然刘七段,职业选手,哦以前是。”

发布  肖奕赶忙跑上前去:“刘老师好。我叫肖奕,张哥介绍我来给你的棋社做事的。”看着刘淡然那没毛的秃顶心中大叹:聪明的脑袋不长毛,果然有道理啊,要不人家怎么能是个职业七段呢。

发布  刘淡然倒也是很客气,说:“肖奕是吧,欢迎你来我棋社帮忙,听老张说你棋下得不错,来,我给你介绍个人。”指着一旁的那位眼镜,说:“这位你认识吗?”见肖奕摇头,接着说,“这可是我们中国棋院的院长陈祖德院长,陈九段,这次正好从北京过来考察江苏棋院的一帮孩子,被我顺道请来了。要是你肖奕能学到陈院长的一招半式也就够你风光的了。”

发布  肖奕眼前登时一亮,连忙点头说:“陈老师,你好,以后请你多多指教啊。”

发布  陈祖德笑着说:“别听老刘胡说,我现在水平可是不行了,这几天也比较忙,没什么时间,这样吧,要不明天我和你下一盘指导棋吧,看看你的水平?”

发布  肖奕大喜过望,连忙说:“好的,好的。”掏出在老张家茶几上顺手拿来的中华赶紧递了过去。

发布  当下四人入座,刘淡然拿着菜谱猛点了一阵,等服务小姐出去后对肖奕眨了眨眼,说:“今天放开了吃,想吃什么只管点,别帮老张那家伙省钱,反正他的钱来得也容易。”

发布  老张装出吹胡瞪眼的样子,肉痛的说:“我那可都是血汗钱啊,哪里能像你刘大棋士,动几下嘴皮子就有一把把的钞票送上门了,不过只要你也后把我这小兄弟照顾好了,我今天多出点血也算是认了。”说完之后,不禁心下黯然:钱来的轻松?想当年……

fu.com发布  这一顿老张那可是出足了力,四人吃了五千多块,酒足饭饱后双方抹嘴告别,约定好明天下午在刘淡然的棋社见面,各自驱车而去。

发布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