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超一流纹枰论道第十二章绝顶之道(上)

北海道的札幌市,富士通杯的正赛又一次拉开帷幕。Www!QuANbEn-XiAoShUo!cOM三十二名好手齐聚一堂,为了争夺进军东京的名额这里将上演激烈精彩的对局。

后乐园饭店看来是和日本棋院的关系非常密切,屡屡得到日本棋院的赛事安排,可以说是名利双收,在日本围棋界有着极高的声誉。这次的迎接工作也做得十分隆重,在酒店大门口竖立的广告牌上,上书:欢迎各国棋手光临。而另一块的牌上,则写着:欢迎吴清源大师光临指教。这边的字乃手书,遒劲有力。相比较下,那欢迎棋手的牌子看起来就单薄了许多。

“马老师,这吴大师什么时候来啊,晚饭都快吃完了。”肖奕有一口没一口的扒拉着面前的菜肴,眼睛直往门口瞟。

“这个我怎么知道?反正日本方面说他老人家会来当裁判长。说不定是明天来呢。”马晓春抿了口清酒说。

肖奕皱着眉头说:“明天?那等我下完棋可能他老人家就走了。不知道这个崔哲翰的水平怎么样,看起来完全是个小孩子,明天下狠一点。”

“狠一点?据我所知,这崔哲翰虽然是个小孩,可是他的攻击力非常的可怕,而且他和你同样拥有出色的中盘观察力和判断力。”马晓春慢悠悠的提醒着肖奕。

“噢,这么厉害?”肖奕的脸上惊异之色闪过,随后笑着说。“不过他是‘出色的’观察力和判断力,而我却是‘卓越地’,这里面还是有差别的。”

“噗。”一旁原本安静享受美酒佳肴的古力将一口酒喷在了面前的碟子上,苦着脸擦了下嘴说,“老肖,你就别吹牛了。还‘卓越的’呢。”

肖奕满脸的不乐意,说:“难道我的观察力不够卓越?你比我强?要不我们比比。”

“你强。你强。明天你要能中盘屠龙地话,我就拜服。”古力朝着肖奕竖起拇指。然后便低头对付那些菜肴。

古力刚刚低下头,马晓春就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只听他说,“你们看,门口进来地那个老人是谁。”

肖奕立刻转头看去,一个身着中山装,眉发皆白的老者精神矍铄出现在了门口。身旁跟着两人,一个是年岁已大的妇人,另一个则是林海峰九段。

“吴先生来了,我三年前见过他一次后,至今还没有再见过他老人家呢。等会要去拜访一下。”这声音有些激动地居然是老聂,脸色微红,身形有些颤抖。

“有这么激动吗?”肖奕看着老聂微颤的手,转头看向吴清源。有些失望的说,“一个普通的老人家而已,至于那么激动吗?我原本以为他是一个让人见了就忘不了的人,现在看来也平凡地很啊。”

啪的一下,肖奕的头顶被某人重重一击,只听马晓春的声音说道:“那你以为他老人家是什么?高八尺宽八尺不成?他就是一个普通的老者。但是他在围棋上的贡献和独特的见解至今无人能比。”

“那就是说很可能吴老先生能把我的问题解决掉了?”肖奕抓住马晓春地手臂问,“也就是说我的世界冠军头衔全落他老人家身上了。”

啪的一声,头上又是一下。

“谁跟你说你的世界冠军头衔就落他老人家身上了?吴老最多就是给你点建议,重要的还是在你自己身上。要是你不努力的话,这辈子也达不到李昌镐地水平。”马晓春有些气恼,自己这弟子就是懒。

“李昌镐那样的高度我也不指望,能拿几个世界冠军把债还了就行。”肖奕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随即又笑着说,“马老师,你也要帮我啊。那样我才能把欠你的钱还清。”

马晓春立时无语。只能摇头。

吴清源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只是在台上站了几分钟,说了几句客套的话,便在林海峰和那老妇的陪伴下匆匆而去。

“果然是名人,架子大的很。从进来到出去都没超过十分钟。”肖奕看着吴清源的背影满脸的崇敬之色。

马晓春的手又一次扬了起来,不过这次没有落下,苦笑了一声说:“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吴老他身体不好,每次出席这些场合都是匆匆一刻便离去。这和他地架子有什么关系,相反他很平易近人呢。”

“原来这样啊。身体不好就别到处跑了嘛。”肖奕一副恍然大悟地样子,随即又说,“不行,他要不跑扎幌来的话,谁来解决我地问题啊。”

马晓春差点就晕倒在地,面前站着的这个人难道真的是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弟子?

富士通杯第一轮,肖奕六段对阵来自韩国的少年崔哲翰二段。肖奕现在也算是个名人,水平也算是个弱一些的超一流棋手。而对手崔哲翰则是刚出茅庐,并没有太多的人知道这个小伙子。不过既然能从韩国的众多高手中脱颖而出,杀入世界大赛的本赛,那么他的实力肯定不容小觑。谁要是轻敌的话,很可能就会倒在他的面前。而现在肖奕就正轻敌着。

本来肖奕在猜先的时候如愿的拿到黑棋,心下暗喜。起手星小目守无忧角,拿手的布局。而崔哲翰则应以三连星,气势磅礴。不过三十来手棋一过,肖奕便将马晓春赛前的叮嘱抛诸脑后,什么稳守反击,什么和对手拼中盘的敏锐感觉。这些早就在崔哲翰咄咄逼人的棋前面消散的无影无踪。从第39手开始,肖奕又施展起最拿手的无理棋来。

然而,崔哲翰很明显是研究过肖奕的棋,也很可能看到过老聂赢得那盘棋。当肖奕下了几手无理棋后,崔哲翰还以其人之道,同样的开始落子无理,以暴制暴。

“这怎么办?难道老聂他们出卖我啊?把联赛的棋谱卖给了韩国人?要不这小家伙怎么会这招的?我现在还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啊。”肖奕看着棋盘上相互缠绕的黑白双方,脑子胀得发疼。

扳,断。继续无理。反正不知道怎么应,那么就比最后谁的棋先出问题,反正能有多混乱就要多混乱,死活不能被拖进官子去。肖奕现在的心里就只有这么一个法子。

随着棋局的进行,局面是越来越混乱了。崔哲翰并没有选择收缩,而是大胆的迎上去,在韩国国内被称为毒蛇的他第一次在国际赛场上亮出了自己的尖牙。

研究室里,首轮轮空的李昌镐和常昊两人坐在一起,正看着各盘棋的进程。

“小崔还是太年轻了,赛前一再的和他说,在后面要忍耐,不能和肖奕展开对攻。可是现在他还是没能沉住气,依然扑了进去,现在就看谁的运气好了。”李昌镐不下棋的时候,面目表情丰富的很,先是一声惋惜,随后是叹气摇头,浑然不像棋局前的那个石佛。

“老李,你以为谁都能像你那样面对肖奕如此无理的棋沉住气?你看小崔虽然下的有些无理,还只是有些而已。而肖奕这家伙简直就是不把人放在眼中,你看他的这手点多么的深,要是换了我来也肯定要净吃它才行。”常昊倒是棋里棋外没什么两样,儒雅的很。

肖奕这个时候也送了口气,他很清楚自己这棋的弱点在什么地方,其实这棋的弱点也就是他自身的弱点。要是崔哲翰不扑上来对攻的话,只是占点便宜就开始和自己磨的话,到了官子说不定自己就输了。这时候白棋既然选择了对攻,那当真是再好不过。心头一轻,脑子也就清楚了,于是低着头仔细的计算,长考。

混乱,还是混乱。这就是目前的局面,不过再混乱的局面也总有一个化繁为简的手段,这个就是妙手。谁找到了的话那么谁就能在对攻中占得先机。这个时候肖奕的脸上露出了微笑,很显然,他找到了那个妙手。

压、觑、跨断。黑棋的这三手棋犹如组合拳般狠狠地击在白棋的下巴上,顿时那下巴骨就碎裂成了片片。黑棋全盘连通,相反白棋则是满盘皆碎。

一百七十七手,黑棋中盘胜。当白棋投子那一刻,肖奕这才发现额头上有汗珠滴落,惊险的闯过第一轮。

“马老师,我赢了,什么时候去找吴老先生?”好不容易在对局室的门口等了两个多小时,马晓春才从里面带着微笑出来。

“今天晚上,我和老聂说好了,到时候带着古力一起去。”马晓春一目半战胜羽根直树,心情也不错。

“就我们四个人?要不要拿点脑白金之类的补品去?”肖奕应了一声,然后小心的问。

“脑白金?还脑黑金呢。”马晓春笑骂道,“韩国和日本方面都有人去,到时候都拎补品去的话,吴老不是要转行开补品店了?”

“原来是大聚会啊,我还以为是专门帮我弄的呢。”肖奕的脸上顿时露出失望之情。

“就你还想搞个专访?大家一起去聆听吴老的教诲。”马晓春笑了笑,拍了下肖奕的脑袋。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