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超一流纹枰论道第十二章绝顶之道(下)

后乐园酒店的某个套房内,三国围棋界的精英齐聚一堂,此行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聆听吴清源先生的教诲。wWw,QuanBeN-XiaoShuo,CoM

肖奕和古力两人跟在老聂身后,表现出来的神情却是截然不同。古力看起来是继承了老聂的信仰,满脸的激动和渴望。而肖奕由于先入为主的概念,再加上小时候学棋的时候并没有听说过吴清源的名头,而半路出道以后也没人正经的很他说起过,所以这个时候虽然期待,期待的只不过是吴清源能解决他棋的弱点而已,因而并不算很激动。

“你们都来了啊。每次和你们在一起我都有回到过去的感觉,很是怀念。”一个清朗的老声响起,随后里面的房间出来一个老者,正是吴清源。

“吴老,好久不见了,您近来身体可好?”老聂抢先一步,抬脚上前握住了吴清源的右手。

“小聂啊,哦不,你也变成老聂了。”吴清源脸上老人斑下的笑容钻了出来。

顿时,房间内一阵善意的哄笑。

“老聂,你也别废话了,述什么离别之情啊,赶紧让吴老给我们讲讲他对于围棋的全新见解。”曹薰铉带着崔哲翰在身边,一同来拜访。

“是啊,还是让吴老给我们讲讲围棋吧,每次听完都有全新的认识。”日本的大竹英雄九段附和道。

众人齐声和应。

吴清源看上去神情气爽,朝着大家点点头。随后坐在了棋盘前,说:“其实老头我也没什么独特的见解,都是你们捧地。我要说的东西你们以前都听过,也就是中的精神,以局部的一手来平衡全盘的力量。”

肖奕看着吴清源心中不以为意:就是,一个老头能有多大的作为?想不到这围棋界排资论辈这么严重。

在肖奕听来,吴清源说的那些东西以往都从书上看到过。只不过他是把内容作了个总结,最后再加了一点玄妙地看法罢了。并不能说有多么的高明、突出。可是冷眼看向周围。却发现包括老聂、马晓春等众多老一辈棋手在内,都面带崇敬之色地看着吴清源,那种种的围棋理论、见解从他嘴里娓娓道来。

左看看,右观观。肖奕早就没有了以前对于吴清源的向往之情,站在那里只感到无聊的紧,然而还不能乱动,要不然马晓春和老聂等人肯定要给自己好看。

约摸三十分钟。吴清源终于把自己的见解叙述完毕,只见一群人满是回味之情,然后才陆续的清醒过来。

“乖乖,这都可以组织一个教派了,吴老做教主,以后放在庙宇里贡上猪头肉。”肖奕看着周围面带犹未满足之意的各国棋手,心里暗呼。

“想什么呢?刚才都听明白了?有什么领悟?”马晓春戳了肖奕一下,低声问道。

“这……”肖奕地语气略微的有些犹豫。顿了顿小心的说,“他老人家只不过把我们以前学过的东西归类总结罢了,最后还加了个虚无缥缈的结局。”

马晓春的眼睛瞪的滚圆,愣了片刻低声说:“你小子要不是天才那么就是根本没弄明白。吴老讲的那些看起来很是浅显,但是其中地含义却深。等会我们留下来单独向他请教。”

“那好,反正他说的这些都不能解决我现有的问题。”肖奕点点头回答道。

待了片刻。几个老一辈的棋手围坐在吴清源跟前,拉了拉家长里短。片刻后便带着各自的弟子起身辞行。

“马小,走吧。”老聂看着坐在原地没起身的马晓春喊了一句。

“你先走,我帮肖奕问吴老一个问题。”马晓春头一甩,示意老聂先走。

老聂是什么人,这样单独向吴清源请教地好事岂能拉下,当下又转了回来,坐在了马晓春的身旁。

马晓春看了看身旁的老聂,摇摇头站起身走到吴清源跟前,说:“吴老。我有个弟子在棋上面遇到了一些问题。想向您请教一番,您看可以吗?”

“是那位小朋友吧。”吴清源抬手指向肖奕说。“刚才他就坐立不安的,我想肯定是我讲的那些对他现在的缺点帮不上忙。”

“是的,是的!”肖奕赶忙走了过来,说,“吴老,您都说准了,我就想要解决我围棋里面的缺点,要不我就拿不到世界冠军。”

吴清源淡淡一笑,说:“拿世界冠军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先看看你地棋吧。”

肖奕应了一声,便把联赛对阵老聂地那盘棋摆了出来。当摆到双方各出无理手的时候,吴清源地眉头一次次的轻皱,不时还抬起头看看肖奕。

“这棋下的好奇怪,聂卫平他怎么也下的如此无理?这些棋可都是要吃亏的。”吴清源看着棋盘良久说道。

“是这样的。”肖奕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我认为这围棋本没有无理手和本手之分,所谓的无理手,只要计算能力强,那么未必就不能成为后面中盘战斗的好手。而所谓的本手也有可能在对手的引导下,在后面成为战斗的负累。一切都在于计算,计算能力要是超越对手一个层次的话,这棋盘上的三百六十一个交叉点,又有哪一个不能下呢?”

吴清源眼中光芒一闪,并没有接过话头。

“吴老,这小子乱说的,您别当真。这些东西也就是存在于理论上,实战的话,职业棋手中,谁能算到数十手,甚至上百手的呢?”马晓春看着吴清源低头沉思,赶紧上来数落肖奕。

“没错。这小家伙就喜欢突发奇想,职业选手的计算能力相差无几,怎么可能会强于人家数十路地呢?”老聂附和着。

沉闷了片刻,吴清源抬起头,缓缓的说:“算路能达到上百手的人未必没有,我在五十余年前就遇到过一个。”

“什么?算路达到上百手棋?”老聂和马晓春同时惊呼。

“是的,那时我在福建的武夷山游玩。在山半腰的一个小亭里遇到一个老者,约六十岁的模样。身着一袭长衫,白发童颜,隐然有些仙风道骨地样子。亭子里的石桌上摆着一副围棋。那时候地我棋力正值鼎盛时期,却不自然的主动开口邀战,而那老者也欣然答应,于是便对弈起来。”吴清源喝了口茶水,然后继续说。“那老者的棋风同样是大砍大杀,中盘战斗力深不可测,有些招数在当时的我看来也非常无理。然后他总能在数十手棋后巧妙的利用到那些无理手。就跟现在小肖的棋差不多,不过算路要深了许多。当时中盘尚未下完,那老者便说我输了三目半,要我认输。在我看来,那时候棋局尚是两分之势,且中盘未完。要我认输如何能应?当然不肯,那老者摇头笑笑便继续对弈下去,你们猜猜最后的结果如何?”

“难道吴老真地输了三目半?”马晓春带着疑虑问道。

“是的,正好三目半,分毫不差。”吴清源带着无奈的笑容说道,随后将那棋局一步步的摆出来。

房间里一片沉寂。这老者的计算能力也未必太过惊人了吧。

“老吴头?”肖奕突然大喊。

“啪”的一声,马晓春一个栗子敲在肖奕头上,“没大没小。”

肖奕摸着脑袋愣了一下,随即恍然说:“我没说吴老,我说的是那个老人,说吴老三目半告负的老人。”

“你怎么知道他姓吴?我当时也问了好几遍,他才说自己姓吴。”吴清源诧异地问道。

“因为你说的那个老头和这盘棋,非常像教我下围棋的那个老吴头,这种大砍大杀的棋是他所擅长的。而且他的算路非常地深,上次我回去和他下了一盘。在将近百手棋前他就说我输了五目。”肖奕看着离自己只有数十公分的几张脸。迟疑的说。

“摆出来看看。”老聂脸色发红,有些着急。

那盘棋在肖奕的脑海中印象深刻。很快就将棋摆了出来。

“就是他,就是他。”纵然吴清源早就已是心淡如水,古井不波,这时候还是忍不住的惊呼了出来。

虽然已经隐隐猜到,但是当吴清源真的确认的时候,肖奕傻了,马晓春和老聂也愣了。这前后相差五十年,这肖奕口中的老吴头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能在鹤发童颜的时候教过吴清源,然后在五十年后又把肖奕领进了围棋的大门?

再次地沉闷,房间里安静无比。

“吴老,你到底能不能帮我地解决棋里面的弱点?不要管那个老吴头,估计他是神仙。”肖奕现在才不管老吴头地死活,自从他和自己讲过那个古怪的梦之后,就知道不能用一般的想法来判断他。

“棋?你的棋没有什么弱点,依然是算路的问题,和那个姓吴的老者同出一辙,你只要在算路上提高就行了。”吴清源哦了一声,随即回答。

“算路上?我现在的算路和老吴头有差距啊,这可不是一天两天能练上去的。”肖奕的语气有些抱怨。

“那倒是,不过现在的棋手并没有老吴的算路,可能连一半都不到。你的棋只要能和计算能力对应起来,然后再选择下棋的手段,那么应该就能取得你想要的世界冠军了。”吴清源方佛看透了肖奕,这小子求得不是道,而是财。

“将手段和计算能力对应起来?”肖奕喃喃的说,随即猛的抬起头满脸的兴奋,“就是说我现在的计算能力已经超越了一般的职业棋手?只要我能把那些手段控制在我的计算力范围内,我就能夺取世界冠军?”

“基本上就是这样。”吴清源点点头说。

“耶!奖金、冠军,我来了!”肖奕仿佛恍然大悟的跳了起来。

马晓春和老聂满脸尴尬的看着肖奕,然后朝吴清源笑笑。

“不过你别高兴的太早。”吴清源看着兴奋的肖奕说,“就算你能完全利用起你的计算能力,那依然不是李昌镐的对手。”

“为什么?大李上次就差点输给我了。”肖奕的身子仿似僵直了一般,转头问道。

吴清源淡然说:“上次三星杯的决赛,李昌镐那是在找寻一种全新的风格。他在下试验棋,要是那时候他依然是用以前的套路和你下的话,我想那个时候应该是二比零完封你。”

“可是我现在知道如何合理的运用我的计算能力了啊。”肖奕眨了眨眼睛,有些纳闷。

“那有能怎么样?你回去好好的看看李昌镐最近的三盘棋,他以前的风格完全就没有了。现在的棋,该厚重的时候一定厚重,该轻灵的当中绝对轻灵。厚重之中蕴含着轻灵,轻灵的下边却是有厚重作为基石。现在的他已经超越了所有的职业棋手,完全是另外的一个层次了。你那些所谓的无理手,应该依然不是他的对手。”吴清源平淡的说道,然后在棋盘上摆出一盘李昌镐的棋。

“啊!怎么会这样?那我要是在决赛中遇到他的话,还是不能战胜他?”肖奕大失所望,难道自己找到了解决方案还是要被李昌镐压住一头?想想常昊,肖奕就有些沮丧。

“他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如果是下一盘决胜的棋,你们都可能有机会。但是要是下番棋的话,现役的职业棋手中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吴清源摆完最后一手棋,然后抬起头看着肖奕说,“不过你也别急,他现处在的境界中,并没有人能成为他的对手,也就是说他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不可能得到提高。而你不一样,你拥有他所不能比拟的计算能力和中盘的敏锐观察力,只要你能提高到他那个层次,那么就有很大的可能战而胜之。”

“这……”肖奕满脸的苦恼,“那我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达到他的境界呢?难道一辈子达不到就要被他压住一生?”

“那个就不是我力所能及的了,这要靠你自己去实践和领悟。境界一说本就虚无缥缈,玄妙的很,说不定你就在哪里突然间顿悟,进入他的那个境界了。”吴清源笑了笑,又说,“我送你几句话:操控围棋,跟着围棋,领着围棋。只要你能将这三个阶段完全领悟的话,那么李昌镐现在的境界你就能顺利地踏入。”

“操控围棋,跟着围棋,领着围棋。”不光是肖奕碎碎念叨,一旁的老聂和马晓春同样是满脸的迷茫。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