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旗》事件的发展陡然生变!

据有些媒体披露,欧华盛所属集团的未来继承人欧辰少爷因为胃出血之类的疾病被送入医院。wWw,qUAnbEn-xIaosHuo,CoM在住院期间,他调来《战旗》已经拍摄完毕的片断看,对洛熙表现出的演技非常欣赏,从而正面回应了前段时间谣传的欧华盛公司打算换掉洛熙的消息。

欧华盛公司亦出来澄清舆论,说公司素来对洛熙的演技和实力十分满意,洛熙是近年来最优秀的演员。所谓的换角风波只是某些不负责任的媒体断章取义地进行了扭曲。欧华盛公司相信,洛熙在《战旗》中会有非常杰出的表现,《战旗》将会是年度最值得期待的优秀电影!而且,欧华盛公司宣称将会追加大笔投资,以期《战旗》拍摄成用留影史的梦幻级制作!

虽然事态的发展有些蹊跷,不过世人早已经习惯了真真假假虚实莫测的娱乐圈。可能只是炒作把,用换掉洛熙的噱头来吸引众人的目光,将影片在上映前炒得尽人皆知,观众的胃口也被吊得老高,反正洛熙终究没有被换掉,而且演技实力也得到了欧华盛公司的大力赞许和肯定,fans虽然心里仍旧怀疑是制片方拿洛洛来恶作,但总算也松了口气。前几日欧华盛方面的联系人在电话里倨傲跋扈的表现,乔还记忆犹新,但转眼他们就在公众面前摆出另一种姿态,实在令他惊恶不已。乔对欧华盛公司大发雷霆,斥责他们肆意伤害洛熙的名誉。欧华盛公司连声道歉,态度之恭谦诚恳再次令乔惊讶。

欧华盛公司在娱乐界是航空母舰级的大公司,他对他们发火虽然是出于对洛熙的保护,可是依然时刻掌握分寸,不敢真的惹怒他们,没想到欧华盛公司似乎确实深抱歉意。

乔放下电话,翻看这桌上各家报纸的相关报道,对洛西说:“欧华盛已经作出道歉和让步,并且在所有的媒体都发表了正式声明,你的面子已经做足,怎么样?现在是你风风光光回去的时候了。”毕竟《战旗》的导演,剧本演员阵容,拍摄,资金都是顶尖之选,欧华盛公司的实力也非常之强大。洛熙的笑容漫不经心:“我倒是很想知道,如果我不回去,他们要怎么收场。“一切应该都是欧辰幕后操纵的,他厌恶自己的命运再度被欧辰掌控在手中,仿佛自己是蚂蚁,而欧辰可以随意支配他。五年前他没有能力与欧辰一较高下,五年后的他完全可以摆脱欧辰的阴影活得很好。所以,当他明白是欧辰在欧华盛背后操纵时,虽然不耻于欧辰用这种阴险得伎俩来对付他,可是他刀也想看看如果他离开《战旗》剧组,欧辰该怎么收场!

《战旗》如果失去他得出演,必定暗然失色,再加上长期支持他的无数影迷的抗议,票房收入和口碑一定惨不忍睹。他将会冷眼看着,欧辰这样的举动最后伤害的究竟是谁?!洛熙拒绝重回《战旗》剧组的态度使得欧华盛公司和乔都有些慌了。《战旗》的前期已经投入很大,失去了洛熙就意味着凡是涉及到他的镜头都需要重拍,而洛熙在电影中的出境率几乎达到百分之八十!

乔顾虑的确实另一方面。他可以理解洛熙不悦的心情,但是惹怒了欧华盛,后果也许是他们无法想象的!欧华盛公司在娱乐界的影响力十分巨大,从影片投资到唱片发行,从众多的电影院线到数量惊人的连锁音像店,再到对各媒体隐形的控制力,如果惹恼了欧华盛公司,不仅仅是《战旗》这一部电影,今后在其他方面的发展也可能会遇到很大阻力!

而且《战旗》阵容强大,会使洛熙事业再登巅峰!并且,如果坚持退出,欧华盛公司可能会要求洛熙赔偿由此造成的一切资金损失,那个数字势必非常惊人!不同的考虑,同样的想法,欧华盛公司和乔都努力地劝说颅息,希望他改变想法,重新投入《战旗》的拍摄中。

双方都找了许多洛熙的朋友,圈内德高望重的前辈们来劝说调和,最终甚至请出了星点经纪公司的幕后老板,也就是昔日将洛熙正式引入娱乐圈,被洛熙视若大哥的夏老板。不知夏老板同洛熙说了什么,第二天,洛熙同意回《战旗》剧,但是条件视欧辰必须召开新闻发布会亲自澄清《战旗》换角风波,并且对他的演技做出公开评价。欧华盛公司震惊!眼看事情有了转机,洛熙竟然公开这种难以接受的条件!欧辰少爷向来不喜欢在媒体前露面,又怎么可能为了区区一部电影的演员问题而亲自召开新闻发布会呢?

谁知令欧华盛管理层更加震惊的视--欧辰听到这个消息后,只是噙着一丝捉摸不定的笑意,淡淡回答:“我接受他们的要求。”

新闻发布会如期召开。面对无数记者和闪光灯,欧辰和洛熙坐在发言席里。或许是因为刚刚大病初愈,欧辰的面容略显消瘦,眼底愈发冰绿,浑身散发出的贵族气息也愈发倨傲强烈。在摄象机镜头前,他平静地对洛熙的演技进行了肯定,并且宣布《战旗》将重新投入拍摄。

应记者们的要求,象征着事情已经圆满解决,欧辰和洛熙起身握手。

闪光灯的璀璨星海下。

两人的手交握在一起。

凝视着欧辰,洛熙轻笑,眼底有种妖娆的雾气,仿佛是怜悯战败的俘虏;欧辰回视他,也淡淡地笑了笑眼神沉黯幽深,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第二天,各报满版都是关于《战旗》重新进行拍摄的新闻,洛熙与欧辰在新闻发表会上握手的画面几乎出现在所有的媒体上。经过几番波折,原本已经是焦点的《战旗》更加引人瞩目,所有人都期待着它的上映,也期待着洛熙在这部影片中的表现。

洛熙没有看到这些报纸。

凌晨4点他就坐在化妆间里了,化妆师、服装师给他做出完美的造型,然后就进入了紧张的拍摄。因为中途暂停了这样一段时间,要赶上映档期的话就必须加快速度,从上午到中午到晚上,洛熙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一场戏接着一场戏地拍,其中有几场导演已经满意了,但是洛熙仍旧要求重来,他希望自己的表现不仅仅是不错或者很好,而应该是出色得令人震撼!

虽然《战旗》的幕后老板是欧辰,这让他心有芥蒂,可是他不会消极怠工,也不会故意表演得不尽如人意而使票房失败。声誉是属于他自己的,洛熙很清楚这点。只要是他的作品,既然打上他的名字,就一定要以最完美的状态呈现出来,而不管他自己曾受到怎样的待遇。

他会让世人惊叹于他在《战旗》中的演出,用自己的出色表演来击碎前段日子那些滑稽的指责,也给欧辰沉重的打击。

欧辰……昔日那样倨傲自负的欧辰被迫在新闻发布会上面对世人肯定他,想到欧辰那是沉黯的眼神,洛熙心情忽然好极了。似乎,有种幸福的气息,仿佛生命中的那些不幸逐渐在远离他。

或许人生有悲喜的定数,而属于他的悲剧已经上演完毕,属于他的得幸福正在慢慢展开…当拍摄间隙接到夏沫的电话,听到她说做了很多好吃的东西在等他时,洛熙抬头望着窗外的蓝天,微笑。上天原来真的是公平的,拿走一些东西,就会送还一些东西,而这次,上天终于将他最想要的给予了他。

结束一天的拍摄后,天色已经渐晚。洁妮去停车场取车,洛熙回化妆间卸装,一路上剧组其他演员和剧组工作人员都热情的同他打招呼,他也笑着与他们寒暄闲谈几句。这个拍摄场景是模拟古代,特意为《战旗》搭建的,古式雕花浮绘的长廊,一扇扇精美的木窗,走廊的尽头有一间砖属于他的私人化妆休息室,非常僻静,要折过去才能看到。此刻正有发型师在里面等他卸装。

夕阳西下,满天彩霞温暖的撒下,洛熙微笑的掏出手机,打算打电话给她,告诉她再过半个小时左右他就可以到家了。转过弯,前面就是是他的化妆间。然而---一道黑色的阴影斜长地映在地面上……手指顿住,没有按下号码,洛熙怔了怔,顺着那个影子看过去,目光顿时变得冰冷起来!

金红色的晚霞下。

欧辰双手撑着雕花栏杆,出神地望向满天彩霞。漆黑的头发,冰绿色的眼睛深如寒潭,晚霞的柔光中,他的五官却好象笼罩着深冬的冰雪,冷漠倨傲的气息让时间犹若都定格了。听到脚步声,欧辰转过头来,淡淡地打量洛熙。

空旷的长廊里。

微红的霞光。

洛熙和欧辰对视而立,气氛古怪而僵硬,两人都不说话,仿佛在比较谁更能忍耐。

终于还是洛熙先打破了僵局,他懒洋洋地将手机放回口袋里,回应般地淡淡打量欧辰,说“没有前户后拥的随从们,所谓的‘少爷’看起来居然这么普通。”

欧辰谈漠地站着,就像没有听出他话语中的嘲弄。

“你来干什么?”

洛熙已不耐烦跟欧辰再耗下去,以前的恩怨他不想再去纠缠,只想紧紧抓住手中终于来到的幸福。如果可以,他希望“欧辰”这两个字与他的生命再无交集。

“探班。”

欧辰淡淡地说。

“哦?探我的班?”洛熙似笑非笑地说,“怎么,难道《战旗》这么重要,需要劳驾你亲自到现场盯着?对于欧氏集团,《战旗》的投资难道不是微不足道的吗?”

“今天拍摄顺利吗?”欧辰的声音里听不出丝毫情绪。

“……”

“是否有遇到问题?”

“你想所什么?”

“剧组的人员对你友善吗?”

洛熙依旧没有回答,反问他:“你今天这么悠闲吗?”

欧辰的出现必然有其原因,探班这个借口太过滑稽。他和欧辰或许是天生的敌人,如果不是为了战斗,绝不会出现在彼此面前。

晚霞中。

欧辰背倚雕花栏杆,手腕上的绿蕾丝随风轻扬。他望着洛熙,冷漠的面容忽然流露出一抹怜悯,就像是在可怜一个冰天雪地里沿路乞讨的孩童,口气里隐约有种施舍的味道:“以后如果拍摄过程中出现任何困难,都可以来找我。”

说完,他竟转身打算离开。

方才欧辰眼中闪过的……

是怜悯吗……

洛熙怔了怔,然后唇边突然绽放出一朵如盛夏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他对着欧辰的背影说:“昨晚新闻发布会上真是难为你了。那是你第一次当众道歉吧?”

欧辰的身影站定。

他缓缓转过身来,没有任何被激怒的神情,眼中的怜悯之意反而更加浓厚,仿佛冰天雪地里那可怜的孩童正在伸手向他讨要吃食。

他平静地对洛熙说:“你--似乎有些误会。”

“什么?”洛熙皱眉。

今天欧辰所有的反应几乎全都出乎他的意料,他忽然隐约有种不安的预感。欧辰凝视他,缓慢地说:“你对于《战旗》来说微不足道,你对于欧华盛公司来说微不足道,你对于我来说--”

他对洛熙淡淡得笑了笑:“更加微不足道。”

晚霞如血,洛熙的瞳孔渐渐抽紧,嘴唇却益发鲜艳起来,有种妖艳的美态。

他轻笑着说:“原来,微不足道的我竟然可以令得欧辰少爷失去尊严,在世人面前对我低下高贵的头颅,这可真是受宠若惊啊。”

欧辰平静如水眼底幽暗深邃。“你以为,我是为了你?”

洛熙的身子僵硬起来。“一切只不过视一笔交易。有人来请求我,求我放过你……”

欧辰言犹未尽地收住,空气里仿佛突然弥漫起令人窒息的白雾。

半晌,洛熙失声轻笑:“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你是否相信,我并不在意。”

欧辰低头看向手腕上飞舞的绿色蕾丝,唇角淡淡地染出一抹温柔,“只是他她答应了我的条件,我也会实现她的要求。”

那个雨夜……滂沱的大雨残忍地将过往血淋淋地撕开,就像一道伤疤,汩汩地流淌着鲜血不肯凝固的伤疤,随着时光的流逝却愈加新鲜的伤疤。

他和她……

是两个世界了吗……

再也回不去了吗……

身体的疼痛远远比不上心底的绝望,仿佛视烈性的毒酒,一点一点将他的心腐蚀焚烧,却无法昏厥无法死去,只能清醒地任痛苦漫无边际地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