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洛熙……

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吗……

在没有光亮得漆黑里,痛苦渐渐沉淀为冰冷.从那个时候起,他--已经有了决定。wWw.QuAnBen-XIaoShuo.CoM同一个世界的人又怎样,太过相似的人,彼此之间的信任也许会更加脆弱,猜测和怀疑也许会更加容易滋生。他倒要看看那两人的信任究竟有多深!

落下如画。

欧辰的手指如恋人般轻抚绿蕾丝,半晌,他抬头看向洛熙,眼底的暗光隐隐闪耀:

“而今天,我只是来完成协议的最后一项内容。”

洛熙笑容如花,声音好听又隐含嘲弄:

“你不觉得,这个伎俩已经很过时了吗?为了我的前途而去求你,多么像早年苦情戏的桥段啊。欧辰,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即使曾经和你在一起过,但是她现在喜欢的是我。不要试图用这种卑劣的手段,那样,只会让人看不起你。”

欧辰表情淡然,他微微颌首,说:

“再见。”

当欧辰转身离去时,天空中只剩下最后一抹晚霞。

洛熙好笑地望着欧辰的背影,轻轻打个哈欠,难道欧辰以为这几句话就可以让他愤怒失去理智吗?这种刻意使人误会的手段,当年他在孤儿院都已经玩得不屑于使用了。

然而--

暮色里,欧辰手腕上的绿蕾丝轻扬在风中。

洛熙心中一滞!

在日本拍外景时曾经看到的那张报纸上的照片慢慢的在他脑海中闪过。画面里,她正欲将绿蕾丝缠系在欧辰的手腕,晚霞温柔地为两人镶嵌出美丽的光晕,她和欧辰在一起的感觉,就像相恋已久的情人。

闭上眼睛。

洛熙用力摇出脑海中的画面,唇角原本笃定的笑容却也渐渐消失了。他微微僵硬地打开休息室的门,走进去,坐在化妆镜前的红色沙发椅里,默然坐着。镜子里他面容雪白如樱花花瓣,眼珠乌黑,整个人仿佛被一层淡淡的雾气包围着。

******

夜晚。

锅里的汤汁翻滚着小小的泡沫,鸡翅已经渐渐变成红褐色,厨房里弥漫着诱人的香气。尹夏沫用铲子小心翼翼地将鸡翅翻面,不让它们粘在锅底,等待汤汁收浓就可以出锅了。

“好香啊。”

尹澄探头进厨房来,自从姐姐进入娱乐圈,在家里的时间越来越少,虽然家里的经济状况改善了许多,可是他只想跟以前一样可以常常见到姐姐和姐姐在一起。

“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

尹夏沫轻声说,她将火转成最小档让鸡翅慢慢炖着,然后看向凑到自己身边来的小澄。小澄好像又瘦了,脸色也白得有些异常,一双眼睛越发显得像小鹿般又黑又大。

“我不累。”尹澄微笑着说,“是洛熙哥哥要来对吧?真幸福啊,洛熙哥哥可以吃到姐姐亲手做的饭菜。”

“我也常常做给你吃啊。”

“可是……我原来以为……”原来以为姐姐会永远只做饭给他一个人吃,尹澄心里悄声说。忽然又觉得自己太小气了,跟他一起分享姐姐的是从小他就喜欢的洛熙哥哥啊,不禁赫然。他换了一个话题,小心翼翼地问:“姐,你喜欢洛熙哥哥?”

尹夏沫怔了怔,然后抬眼看他,笑的很柔:小橙呢,你喜欢他吗?

“恩?”

如果小橙不喜欢他,那姐姐也不喜欢他;如果小橙接受他,姐姐才会喜欢他。”

将烧好的鸡翅放如盘中,她好象开玩笑一样的说,有好象是真的。

姐……

尹橙眼底湿润起来,长长的睫毛仿佛沾上露珠般又湿又亮。

尹夏沫笑着看向他,她知道尹橙从小就喜欢洛熙,当时整天跟在洛熙身后跑。

“我喜欢洛熙哥哥”。尹橙微笑。

“为什么呢?”

“因为……”因为姐姐谁他就一定也要喜欢谁,“……因为洛熙哥哥对你很好,帮了你很多次,而且我觉得他很喜欢很喜欢你。”虽然这世界上不可能会有人比他跟喜欢姐姐了,尹澄偷偷在心里补充说。

“不过--”

他忽然又犹豫起来。

“怎么?”

尹夏沫连忙问。

“姐,将来你会不会喜欢洛熙哥哥……超过……喜欢我……”尹澄眼神微微失落。

“整天乱想!”

尹夏沫懒得回答他。这是壶里的水烧开了,她急忙将火关掉,又将开水到进保温瓶里。忙完以后却发现小澄还在站着发呆,她突地怔了怔,惊觉小澄的面容真的有些苍白得异常。

“你最近有没有按时去医院?”

她不安地问。

“有,我每次都去了。”尹澄赶忙从刚才的情绪中恢复过来,用若无其事的笑容回答她。

“医生怎么说?”

“说我的身体状况很好,只要每天按时吃药,就会像个健康宝宝!”

“还是郑医生?”郑医生从四年前接手小澄的治疗,是个很慈祥的女医生,虽然年龄有些大了,但是专业水平很高,她一向也很放心。可是不知为什么,看着小澄夸张逗趣地做出健康宝宝的姿态,尹夏沫心中的不安反而如阴云般越积越厚。

“……是的。”尹澄微微犹豫一下。

“下周的检查我陪你一起去。”她决定说。

“不用,我一个人就可以了,去了那么多年了,医院里的医生护士都……”

“我会把下周四的行程都空出来。”

“姐!真的不用……”

“丁咚!”

门铃响了。

“我去开门!”尹澄如获大赦般地赶去开门。

尹夏沫心中一跳,知道应该是洛溪到了。果然客厅里传来洛熙和小澄说话的声音,她微笑,将刚刚做好的饭菜端了出去。

桌面上摆满了菜,一大盘红烧鸡翅摆在餐桌中央。

尹夏沫夹起一个放进小澄碗里,尹澄开心地笑,边吃边夸赞姐姐的手艺越来越好,做的鸡翅是天下第一美味。洛熙唇角也有笑容,眼神却隐约有些恍惚。

“快吃吧,看来鸡翅里糖放多了,嘴这么甜。”尹夏沫对小澄嗔笑,又夹起一个鸡翅轻轻放到洛熙碗里,“你也多吃一点。”

“谢谢。”

洛熙客气地说,但是支着白碗,半天也没有动碗里的那个鸡翅。

尹夏沫怔了怔,抬眼看她,只见他眼珠乌黑如潭,唇焦虽然有淡淡的笑容,唇边却略显执拗的抿着。

“今天派了几场戏?”她关切地问。

“八场。”

“那一定很累了,呆会儿你早点回去休息。”

“不累。”

洛熙淡淡地说,夹了一根青菜来吃,碗里的鸡翅还是动也不动。尹夏沫有些错愕,尹澄也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连忙赶着将饭吃完,放下碗筷说:“姐,晚上同学家有聚会,我这就出去。”

“那个同学?”尹夏沫问。

那不过是为了让姐姐和洛熙哥哥独处而临时编造的借口,一时间竟然想不到说那个同学的名字比较合适,尹澄尴尬起来:“是……”

“晚上风大,你的气色也不太好,”她低声说,“在家里好好调养身体,今晚界别出去了,好吗?”小澄的心思他怎么会不懂,不过,又怎么可以因为洛溪情绪不对就让小澄躲到外面去。

“哦。”尹澄犹豫片刻,说,“好吧,那我回房间画画,明天要交一张水彩作业。”尹澄离开后,只剩下洛溪河尹夏沫两个人吃饭。

客厅一下子安静起来。

原本趴在窗台上睡觉的黑猫牛奶醒了,快活地跑过来,撒娇的来回蹭着洛溪的鞋子,洛熙依然安静地吃饭,毫不理会它。尹夏沫愣住,望了他几秒钟,拿起一只小碟拨了些饭菜进去,放到地上让牛奶吃。牛奶“喵喵”围绕着洛熙又叫了几声,才失望地躲到角落里,吃起自己的晚餐来。

“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

尹夏沫凝视洛熙说。他肌肤雪白,唇色鲜艳,眼瞳像黑潭般幽深,沉默地埋头吃饭,碗里那个鸡翅依旧没有动过。擦干净桌面端起所有的东西回到厨房。

“没有。”

洛熙对她笑了笑,仿佛什么事都没有。

尹夏沫望了他许久,没有再说话,开始收拾碗筷。见到盘中剩下那么多鸡翅,她眼神黯然,擦干净桌面端起所有的东西回到厨房。打开水龙头,她将洗洁精滴在桌子上,水流哗哗而下,充气很多泡泡,慢慢地洗着碗盘,它开始出神。

《战旗》事件的发展出乎她的意料。那个雨夜,欧辰的恨意如此明显,她原以为《战旗》换角的事已经不可转回,更担心他会进一步不择手段地打击洛熙的事业。可是欧华盛公司竟然如此低姿态地请求洛熙重回剧组,甚至欧辰也亲自出席新闻发布会。有点诡异。

以她对欧辰的了解,他决不会就这样轻易放过她和洛熙的,如果表面是平静的,那么平静之下必定蕴藏着更为可怕的暗涌。而洛熙,今天表现得像个别扭的小孩,好像很多心事。她暗自猜测,按说洛熙的地位如此重要,剧组里不会有人故意针对他才是,难道--他今晚的别扭,与她有关?她细细地想着,将最后一直碗洗干净放起来,擦干双手,决定直接去问洛熙。

夜色如水。

洛熙站在客厅的窗前,皎洁的月光洒照在他的身上,周身缭绕着似有若无的白色雾气,仿佛他随时会在雾气中消失。尹夏沫努力赶走心头的不安,轻轻走过去,喊他:

“洛熙……”

他回头看她,眼珠漆黑漆黑:

“收拾完了?”

“嗯。”她伸手挽住他的胳膊,仰头看他,笑意盈盈,“今天拍戏是不是被导演骂了?郁闷到现在啊。”

“没有。”

“是因为路上堵车吗?”

“不是。”

“是因为……我今天做的饭菜不好吃?”

她晃晃他的胳膊,故意般可爱,想让他心情好起来。

“很好吃。”

“……你如果不想说,我也不想勉强你.”尹夏沫静了下,微微斜眯他,琥珀色的眼瞳像猫眼一样明亮,“可是,拜托你,往后如果不想说,就不要让人发现你在生闷气。以你的演技,应该一点也不难。”

洛熙身体僵住。

是的,他不想跟她说起欧辰说过的那些话,他很明白,那无非是欧辰想要离间他跟夏沫所用的手段而已。

可是,心中那种强烈的根深蒂固的不安全感,使得他又疯了一样地想向她求证,他究竟有没有同欧辰做什么交易。如果做了交易,那么她究竟答应了欧辰什么条件,才使得欧辰竟然肯屈尊降贵地公开向他做出低姿态!

思来想去,《战旗》事件前后转变如此之大,真的毫无蹊跷吗?而且,她曾经说过…………在他的公寓里,她凝神看他。

“如果是他的,那么事情是因我而起。我会去解决,不会让他伤害你。”

……那么,她真的去找欧辰了吗?能让欧辰让步,她究竟允诺了些什么条件?一直一直在脑子里纠缠着这个可怕的疑问,洛熙胸口阵阵闷痛,仿佛堵上一块大石,沉甸甸的,透不过气来,以至于他没有心情去完美地扮演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今天拍戏结束后……”夜风中,洛熙眼神幽暗,凝视着她说,“……欧辰来探我的班。”

尹夏沫一惊“他来探班?”

洛熙紧紧地盯着她,停顿了下,缓缓地说:“是的,而且他告诉了我《战旗》重新邀请我回到剧组的原因,你--知道原因是什么了吗?”

“是什么?”她莫名地有了一些不好的联想。

“你不知道吗?”

洛熙眼神古怪的望着她。

“你想说什么?”

“她正视她,眼神丝毫没有躲避,心知欧辰的出现必定是造成洛熙情绪反常的直接原因,而且,这原因,跟她……也有关系吧?

“他说,”洛熙低低地说,“那是一笔交易。”

“……?”

“因为你答应了他的条件,所以他也履行了他的约定。”洛熙的唇片上染上一抹凄厉的艳色,温柔地低声问,“我想知道的是,你究竟答应了他什么条件?”

“……”

电光火石间,伊夏沫脸色发白,背脊有股寒意渐渐升起。

洛熙的唇色凄美的惊心动魄。

“你去找他了吗?”

伊夏沫僵怔。如果承认确实她的确去找过欧辰,那么,对于洛熙来说,什么解释他也听不进去了吧?

“你去找了他是不是?!你跟他求情了是不是?!”看到她的迟疑,他的心痛快要裂开。

“你相信他所说的?”她凝视他。

“是我在问你!”洛熙低吼。

“好,我告诉你,”伊夏沫胸口起伏了一下,咬了咬牙说,“我没有和他做什么交易,也没有答应他任何条件.”

“那为什么……”

“因为这对于他而言是没有损失,却可以伤害到你我的最好方法。你重回《战旗》,欧华盛既可以将影片炒热又可以避免投资风险,而他的几句话,又能够让你怀疑我暗地里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她故意用了一些难听的字眼,一字字的冰冷地说,“你以为我会答应些什么?上床,还是重新和他再一起?难道你离开《战旗》就会一蹶不振么?在我心里,你还没有那么不堪一击!”

“你----没有骗我?”

洛熙眼珠漆黑漆黑,唇角透出寒意。

尹夏沫闭上眼睛,不想再说什么了。她心中怒火暗涌,面容却愈加像结了冰霜般,一言不发,转身就要离开!

洛熙猛的抓住她的手!

他的手指-----

冰凉----

紧紧抓着她的手,沙哑的声音里有一抹不易察觉的颤抖----

“我相信你。”

尹夏沫身体僵硬地背对着他,他缓缓抬起双臂,从身后拥抱住她,沉默地将下巴放在她的发顶

良久良久,她的身子才柔软下来,轻声说:

“洛熙,你我都在风风雨雨的娱乐圈生存,真真假假很难说得清楚,常常需要的不是眼睛和耳朵,而是互相信任的心灵。如果彼此间一点信任也没有,或许分手将会是必然的命运。”

洛熙将她拥紧,如同拥着着自己的生命般拥着她。

“我会学着相信你。”

眼底弥漫着一层雾气,他呢喃着,不知道是说给她听的,抑或是他自己。

两人静默着。

夜风从窗户吹进来,屋里弥漫着夜的味道,月儿清冷的洒照在两人身上,他和她仿佛就在一起,有仿佛距离很远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