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神情淡然地玩着夏沫的手指,仿佛根本没有把整件事情放在心上,她却凝神听乔讲电话。WWw!QuanBen-XiaoShuo!Com

“好,既然你们一口咬定是阿洛在《战旗》中的表现不佳,那么就把片花放出来,让公众看看他的表现到底如何!……什么?电影剧情不能泄露?!”乔勃然大怒,吼道,“我告诉你们,你们这种行为是对阿洛的诽谤!是在侵犯他的名誉!我有权代表公司对你们的行为追究法律责任!”

“啪”地合上手机!

乔情绪还处于激动中,盛怒地在客厅里走来走去。

尹夏沫皱眉,她沉默地望着茶几上的各种报纸杂志,《影帝洛熙被质疑演技低劣》、《洛熙面临被换困境》、《辉煌成旧梦,洛熙步入低谷》等等鲜红的标题刺得她心里阵阵生痛。她咬住嘴唇,抬眼看向身旁的洛熙,他正望着她,眼珠乌黑,笑得懒洋洋的,满不在乎。

“那……该怎么办?”

洁妮担忧地站在沙发旁边,小声问乔。

半晌,乔停下脚步,眼底还有残余的怒气,他揉了揉眉心,直视洛熙,怀疑地说:“阿洛,欧华盛公司似乎铁了心要置你于死地。为什么?前段时间你是否得罪过他们?”

“欧华盛……”洛熙低喃这个名字,然后,他轻笑,“是的,我得罪了他们公司一个很重要的人物,置我于死地,很符合他的一贯作风。”

尹夏沫的心一沉。

果然是那人的作风,五年后竟丝毫未变。

“是谁?”

乔急声问。

“是谁已经无关紧要了,”洛熙的笑容里有种冷漠的妖娆,“他用来威胁我的,我并没有那么在意,而他想要的我也绝不会给他。”说着,静静握紧夏沫的手。

“无关紧要?!如果《战旗》顺利上映反响很好甚至可以角逐奥斯卡的话,可以使得你的事业再上一个台阶,到达无人可及巅峰!阿洛,为了拍《战旗》你已经将近三个多月没有作品出来,如果又因为所谓的演技差被换掉,在新人辈出的娱乐圈里,fans本来就是善忘的,再加上这种负面新闻……”乔深知其中厉害,不由焦急起来。

“就算退出娱乐圈又如何?”洛熙语气还是懒洋洋的。尹夏沫一惊

“开什么玩笑?!”乔大怒,“从英国开始你辛辛苦苦打下的事业,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结束掉?!告诉我那个人是谁!我去想办法!”

洛熙摇摇头,轻笑着说:

“没用的,就算是大哥也对付不了他。而且,乔,即使《战旗》出了问题,难道我就会被打倒吗〉我早就已经不是随风就倒的弱草了,而是扎根进磐石里的大树,暴风雨来临也不会被折断的大树。除非我自己放弃,没有人能够打倒我。”

乔怔住,凝视他。

“阿洛……”

“好了,你们回去休息吧,我也累了。”

洛熙挥挥手,不由分说地将欲言又止的乔和洁妮赶了出去。关上公寓的门,他轻吸气,闭了下眼镜,脸上露出了温暖和煦的笑容,走回尹夏沫身旁。

尹夏沫望着茶几上堆积的报纸杂志,长时间地沉默着。洛煦将她的肩膀扭过来,让她面对他,伸手捏捏她的鼻子,轻笑说:

“都告诉你别担心了,为什么表情还是这么严肃?”

她凝神看他:

“如果是他做的,那么事情是因我而起。我会去解决,不会让他伤害你。”

洛熙的手指僵住。

他斜瞄她。

嘴角温柔的笑意渐渐变得嘲弄起来。

“你要怎样解决?答应他可能开出的条件,回到他的身边,然后求他大发慈悲放过我?尹夏沫,在你的心里,他永远是高高在上掌握生死权力的少爷,而我永远卑微的不堪一击对不对?!”

他恼怒地用手将所有报纸杂志从茶几挥到地摊上,“嗡”地站起身,背对她站在窗前,背脊微微颤抖。

“洛熙……”

尹夏沫惊愕得说不出话。她没有那个意思,她只是想看看事情还有没有转回的余地,她无法接受洛熙因为她而受到伤害。

望着他气恼的背影,她的心楸痛成一团,忽然明白,五年前她让他从家里离开的阴影,原来,竟一直笼罩着他到现在。

轻轻从沙发里站起身,尹夏沫向窗边的他走去。

然而一份散落在地摊上的报纸绊住了她的脚步。她蹲下身将报纸捡起来。报纸上印有一张旧照片。好像是一个小男孩在病房里被抢救的画面。她愣了愣,那画面的报道标题是“弃儿出身的王子洛熙”

白纱的窗帘随风而舞。

春日阳光灿烂耀眼,竟仿佛是没有温度的。洛熙心中的恨意随着等待而变得渐渐惶恐起来。他以为,她会立刻解释说不是的,她没有那个意思,是他误会了。甚至,她应该会从身后拥住他,轻声告诉她说,它不会离开他,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不会离开他。

可是……

如此寂静……

久久的等待中.他的嘴唇渐渐苍白,双手冰冷地握在身后,背脊仿佛冻僵了般冰冷地颤抖.

那么……

她是真的想要离开他了吗?想要放弃他,回到欧辰身边,而这件事情正好给了她一个背弃的接口。

是这样吗?

绝望冰冷的恐惧感是他胸口剧痛,慌乱地转身看她。

客厅里静悄悄的。

而她居然在看一份报纸……

心脏从惊痛中缓了一下,洛熙却再也无法冰冷地背对着他去继续等待。同时,有种不安的直觉让他看向她手上拿的那份报纸,从她指间翻下来的部分里,赫然有张很久很熟悉的照片。

洛熙惊核!

“不要看……”

他惊恐地冲过去,一把将那张报纸从她手中夺过去,飞快地扫了一眼后,旧时的痛苦记忆如噩梦般顿时将他吞噬,他颤栗着将报纸撕成碎片,扔进纸篓里

“洛熙……”

“你看了多少?!”洛熙逼问她,她的神色让他开始惊慌,不由得握紧她的肩膀,痛苦地喊:“把你看到的全都忘掉!那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你全都忘掉!听到了没有?!”

“我可以忘掉!”她心痛如绞的低喊:“可是你也要忘掉才行啊!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你才有那样强烈的不安全感吗?应该忘记那些的是你,而不应该是我!”

“……”乌黑的眼底有湿润的雾气,他失神的笑:“……忘记……这是我的命运,该如何忘记……”

“什么?”

“……是注定会被抛弃的人啊……这是我的命运……总是一次次的被丢弃……就像垃圾一样的被丢弃……”洛熙眼神迷离,唇角勾起抹夜雾般凄美的轻笑,“……你也会再次丢弃我对不对……阿……就算不知道那些,你也会丢弃我……一个是身世高贵的少爷,一个是出生卑微的孤儿”

“原来你是自卑的吗?!”

那些话让尹夏沫心中痛极,忍不住怒声道:

“孤儿又怎么样,弃童又怎么样,我们靠自己的双手双脚生活,我们依靠的是我们自己,每一分收获是我们自己得来的!这样很丢脸吗?!就算曾经被丢弃过,可是那些人也许都是有着不得已的苦衷!而且,不是已经挺过来了吗?为什么要说这种让人听了难受的话,你是想让我‘可怜’你,而发誓永不离开你吗?”

“你?!”

洛熙的嘴唇苍白失色,他愤怒绝望的瞪着她,胸口仿佛被重锤狠狠的砸下,血腥气翻涌在喉咙处。

看到他恼怒生气的模样,尹夏沫深呼吸,让自己的情绪先平静下来,她的眼睛亮得就像琥珀色的玻璃,说:

“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就象你刚才说的,现在的洛熙是扎根于磐石的大树,哪怕狂风暴雨也无法将你击溃。你不需要任何同情或怜悯,世上有无数的人在嫉妒你的成功。”

她轻轻握住他僵硬的手,继续说:

“有时候,我觉得命运是很奇妙的事情,但它给于你一些东西,就会拿走一些东西,而从不理会哪些是你想要的。洛熙,你自己就是命运赐予你的礼物……”

她凝视着她依旧痛楚的脸。

“在我初次见到你的那一刻,不敢相信世间竟有如此美丽的少年,那种美丽几乎是匪夷所思的。上天给予了你美丽的容貌,却选择拿走了属于你的童年幸福。”

“我不想要……”他珉紧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