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t!”

随着徐导演满意的声音,《纯爱恋歌》最后一场戏的拍摄完成了,自从编剧钟雅将安卉妮饰演的彩娜踢出故事后,拍摄就变得非常顺畅和完美。wWw、QUanbEn-xIAoShUo、Com收视率也一路狂升,稳坐冠军宝位。

经过几个月的相处,剧组的演员们之间早已彼此熟悉默契起来,眼看分离在即,不免都有些伤感。尹夏沫心里又是释然又是留恋。这是她参与演出的第一部电视剧,虽然其中风风雨雨波折不断,然而终其一生她也不会忘记这段经历。

她微笑着同其他演员话别,约好以后要常常见面喝茶。晶姐又拿来一打海报要她签名,她刚全部签完,凌浩走到她面前。

“你的表演很出色,希望将来还有合作的机会。”

眉宇间隐隐还有一些憔悴,凌浩友善地对她伸出手。安卉妮事件使他改变了许多,往日任性张扬的大男孩性格仿佛一夜之间变得沉稳内敛起来。

“我也期待。”

尹夏沫微笑着握住他的手。

最初的时候她并不喜欢凌浩。但是新闻发布会后,他虽然默认了安卉妮是在撒谎,也与安卉妮分手,却从始至终没有说过安卉妮任何负面的话。在一次无法回避的采访中,他说,他会永远感激安卉妮在他刚出道时对他的帮助,他也会永远珍惜相恋时两人的感情。无论她是否原谅安卉妮,凌浩的态度是她所欣赏的。

两人的手相握。

凌浩紧紧握了她几秒钟,然后黯然松开她,转身离去,孤单单的背影消失在拍片现场。

尹夏沫轻吸口气,抹去心底有些伤感的情绪,准备再继续和其他演员说话时,忽然看到远处珍恩吃惊地合上手机,神色怪异地向她走过来。

“怎么了?”

等珍恩走过来后,尹夏沫悄声问。

“……”

珍恩犹豫地抓抓头发,对刚听到的消息半信半疑。可是,既然消息已经在圈子里传开了,连娱记都纷纷打来电话探听夏沫的反应,应该是真的才对。只是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呢?

“……听说……洛熙的《战旗》停拍了……”珍恩不安地看看夏沫,“……好像是最大投资方的欧华盛公司宣布说,因为对洛熙在《战旗》中的表演不满意,决定换人……”

什么?!

尹夏沫惊呆了!

大脑有几秒钟的空白,尹夏沫惊愕地站立着,呆呆地望着神情不安的珍恩。然后,她咬住嘴唇,拿起自己的手袋,迅速离开了剧组人员和演员还在依依不舍互相告别的片场。

珍恩紧跟在她的身后。

“也许是假的。”

珍恩边开车边嘀咕着说。为了炒作新闻常常会有一些乌龙消息出来,制作方怎么可能会换掉洛熙呢?他的名气如日中天,他的演技出色也是有目共睹。换掉洛熙,除非是制作方脑筋秀逗了!

咦……

她突然睁大眼睛!

不过,欧华盛的老板……不就是少爷吗……难道是少爷

他……珍恩倒抽一口凉气,忍不住扭头看身边的夏沫,只见她沉默地望着窗外,眉头微微皱在一起,看不出来在想什么。

“咳!”珍恩尴尬地咳嗽说,“你真的要去洛熙家吗?那里现在可能会有很多记者守候,你露面会不会……”

“……”

尹夏沫犹豫。其实她也知道此刻去洛熙的公寓并不合适,只是洛熙手机关机,他家里和公司的电话也都无法打通,不知怎的,她心里竟惦念得要立时看到他才能安心。

“算了,去就去吧!反正你和洛熙的关系已经尽人皆知,现在看来,倒也是好事一件呢!”

见她犹豫挂念的样子,珍恩心中一软,忍不住也就把顾虑去掉,反而安慰起她来。

但是等车子到了洛熙家附近,人山人海的采访车和记者们依然让珍恩下了一跳。有眼尖的记者发现了她们的车子,顿时如洪水般包围过来,想退也退不出去了。珍恩只得让夏沫下车,她护着夏沫从记者群中挤进公寓大厦,然后挡住蜂拥过来的记者们。珍恩边含糊地替夏沫回答记者们的各种问题,边庆幸多亏大厦的保安做得很好,记者们才没有办法追着夏沫跟进去。

站在公寓门口。

尹夏沫按响门铃,当里面的人看清是她后,门立刻开了,洁妮吃惊地看着她。尹夏沫顾不得和她打招呼,目光就已经透过她的肩膀看到客厅里的洛熙,他正疲倦地仰靠在沙发里,经纪人乔在焦急愤怒地走来走去,各种报纸杂志堆满了茶几。

听到门口的声音。

洛熙望过来,他先是怔了怔,然后有抹柔和的光芒点亮他的眼睛,那光芒从眼底闪耀在他的全身,他微笑起来,对她伸出手。

下午的阳光温暖明媚。

透过玻璃窗,阳光洒在深紫色的沙发上。洛熙将尹夏沫拉到自己身边坐下,没有问她为什么会来,只是凝望她,对她眨眨眼睛,微笑着拉着她,将她的左手紧紧和在他的双手掌心。

不用担心……

他用眼睛告诉她。

是怎么了?尹夏沫怔忡地想。无论是被绑架还是遭受安卉妮的掌掴和诬陷,她都没有如此担忧紧张过。为什么她可以镇定地面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却无法对他可能遇到的困境淡然呢?

努力调整呼吸,她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冰凉的手也渐渐被他的温暖呵护得有了温度。

这时洁妮端来一杯热茶,她说了声谢谢。乔以前见过她几次,对她点头致意后,就又开始打电话,电话里传来的似乎是不好的消息,乔的声音越来越大,到后来竟然发怒起来。

尹夏沫翻开面前那些报纸杂志,里面几乎满版都是欧华盛公司宣布换掉洛熙,停拍《战旗》的新闻,其理由是洛熙演技不够出色,无法胜任角色的要求。她惊愕地吸气,刚变得温暖些的双手又重新冰凉起来,她很清楚这样的事件对一个演员的声誉来说是怎样的沉重的打击和伤害!

“阿洛的演技不好?!他获得过那么多影帝称号,难道过去那些电影节的评委眼光全都出了问题?!”乔盛怒地站在窗前对着手机说,“而且,开拍这么长时间了,导演在《战旗》拍摄过程中始终对阿洛的表现赞不绝口,我实在难以理解,你们所谓的演技不够出色的理由从何而来!”

洛熙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