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ō着变回身的脸,陆青心cháo澎湃,思cháo起伏,有着说不出的难受,对于那个震撼的大脑消息,虽然已经隔了七天的长眠,但一苏醒过来的陆青依旧还处在那种恐惧之中,没能在一时半会之间平息。WWw,QUAbEn-XIAoShUo,cOM

陆青去查了一下留言,结果大脑中没有他的一点支言片语,陆青也知道他必然也收到了这个竞价生存的信息,两人之间本还有一点友好度的关系到现在已经淡然无存,甚至变成了一个特殊的敌对关系。

从现在开始两人都得为自己半年后的生存而开始努力,稍有松懈就有可能失去了活下来的机会,就算陆青再如何心地善良也是个珍惜生命的人,尤其还和那种邪恶的陆云青争夺,更不会手下留情。

mō着口袋里一分钱都没给自己留下的陆青直摇其头,叹服道:你真狠!

又是跑着回到梦旋的家里,毕竟两人的关系也开始正常化了,就连手机也还藏在她那里,除了去那里总不可能回学校的宿舍吧!

也幸好是读大学,要不然这种上一个星期就得逃课一个星期不被老师骂死才叫怪事。轻按了二下mén铃,没有想到梦旋还真的呆在这里,本以为这xiǎo妮子会回自己的别墅里去住的,真没有想到她还真留在这没走。

兴奋打开大mén的梦旋扑到了陆青的怀里,一洗往日的娇贵与冰冷,捧着陆青的脸就是一阵狂亲,“你终于回家了呀!”陆青何尝想到过,这位大xiǎo姐竟然也会有如此疯狂的爱意,自己何德何能,还时常的去报怨,想到这,他倒觉得自己愧对于梦旋,毕竟自己不算个完整的人。

两人缠绵了一番,也相互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思念之情,只是大半的话都是梦旋这位大千金在说,而陆青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怎么这么晚还没有睡呀!”陆青转移话题道,因为他总觉得自己说不出像她那样ròu麻的话来,最主要的是,这一个星期以来全是睡眠状态,就像被冰封在北极似的,这让陆青如何去想这些,为了不让自己尴尬,陆青只好故作关心,岔开话题。

“我睡不着,想你了!”

这么简单的一个回复,让陆青又是一阵感慨,还没来的及深呼吸一口来消化这来的迅速的爱意时,梦旋把那jīng致的脑袋轻轻的靠在陆青的肩膀上,“我和你的事情已经和我母亲说过了,母亲很高兴,说过两天会来这里再包水饺给我们吃!”

“啊!”陆青有点吃惊,这发展的速度也太快了吧,才几天呀,就要再见杜夫人了,而这次的相见可不是平常的上班工作,有点家长见面的味道,要说不吃惊也的确是件怪事。

“你高兴吗?”梦旋又问了一句,一想到过两天母亲要来问话的情境,梦旋就有点紧张,虽然母亲大力支持这份爱情,但梦旋也怕出什么意外,毕竟母亲的支持有点一下子接受不了。

看到半天没有反应的陆青,梦旋猛的把脑袋抬了起来,有点害怕道:“青,你不喜欢我吗?”

陆青并不是这种始luàn终弃的人,只是他的心中的确还有点不好受,有张倩影的影响,但还有一点就是怕自己的母亲会不会同意,看到全身害怕的梦旋,陆青扶着她有丝颤动的身子,开口道:“梦旋,我们俩的关系发展的的确有点快了,我怕我妈一下子还接受不了,毕竟我们都是农村人,我妈的想法与我们年轻人还是有区别的。”

陆青也只好先把母亲搬出来,毕竟他也害怕与杜夫人如此见面。

听到陆青解释后,梦旋好受多了,点了点头,竟然说了一句让陆青感动的话,“过两天我和你一起回老家一趟接你母亲来这里与我们一起相处好吗?”

要说陆青不感动绝对是不可能的,对于一个大都市里的千金大xiǎo姐能说出这种话的人真的很少,就算有些大xiǎo姐与乡村成长的孩子走在一起,但最多的也只是喜欢他本人,对于那些土里土气的家长,他们哪个不是敬而远之。

陆青的确有点想念自己的母亲了,特别是自己对于半年后的事情还不怎么确定,如果自己成天的只是与恶魔陆云青做着jī烈的竞争,万一在半年后自己不幸落败,那么自己还拿什么去孝顺母亲。

想到千辛万苦的母亲,陆青的眼泪已经在眼眶中打转,但还是忍住,“谢谢你,过两天我们就回去接我母亲过来!”

梦旋看到陆青答应了自己的想法,一颗心都快被幸福给融化了,又把脑袋靠在陆青的肩膀之上,这一次还伴随着轻微的摩擦,nòng的陆青浑身痒痒的,都快难以把持。

陆青去洗澡,而梦旋竟然迫不及待的想要表演自己的厨艺,硬要烧上两手好菜当宵夜,陆青也没有办法,反正肚子也有点饿,并且也不愿意看到她的热情被自己的冷水给烧灭,也就随她折腾。

冲完澡后,整个房间里都是扑鼻的饭菜香味,虽然还要等上半个xiǎo时,但厨房间里还正在炒的香菇ròu片已经很有味道,就连颜sè也很好看,厨艺很好的陆青一看就知道这个星期梦旋在这方面下过不少功夫。

系了一条围裙的梦旋看起来倒真有向分贤妻良母的潜质,看到站在一旁的陆青,没有回头的开口,“看的有胃口不?”

“嗯,你进步真大!是谁教你的?”陆青问道。

“姐姐呗!她的厨艺可好了,我学到现在也只是她的半成功力,但我相信不出几个月就能烧出和姐姐一样的饭菜出来。”

梦旋的话让陆青感到愧疚,人家全身心的投入爱情中来,而自己却总是不能与她一样的全身心投入,是不是自己过份了点?陆青在心底责骂着自己,良心顿时受到了自己的谴责。

“你要是饿了就先去吃吧!”

陆青哭笑不得,饭都还没有好,自己吃什么?但也没说破,或许人家炒菜炒的比较认真,没想到这点。

陆青看的出来,梦旋是早已经准备好的了,冰箱里堆满的新鲜的几种陆青喜欢吃的菜,也幸好这个冰箱比较大,功能齐全,要不然这么杂七杂八的东西全放在一起,不坏掉才叫怪事。

陆肝终于知道为什么梦旋没等饭好就让自己吃饭,敢情她的本意就是让自己吃菜的,一道道味道还不错的菜肴被她端了起来,而光洁的额角也滴出了少许的汗水,陆青心疼之下chōu出纸巾为她擦拭。

“不用再làng费了吧,吃不掉的!”看着饭桌上堆满了刚烧好的菜,陆青有点害怕,难道要大摆宴席,显然不可能,这么晚了,让自己吃这么多的东西,非得把胃给撑坏。

“这些菜如果再不吃掉,明天就不新鲜了,反正也是làng费,还不如全烧掉,把你养的白白胖胖的多好呀!”听完梦旋的话,陆青一阵汗颜,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在陆青的再三阻止,梦旋终于停下了折腾,没有把冰箱还剩一下半的菜拿出来烧掉,敢情她是拿这些菜来练习手艺的。

陆青坐下后,梦旋从柜子里拿出了一瓶八二年的拉菲红酒出来,等梦旋开启了后陆青才知道这瓶酒的价格高的吓人,可梦旋却并不这样认为,要不是这柜子里只有这红酒的话,估计她得去拿更上档次的红酒过来,比如法国90年的罗曼尼康帝,这种高档的红酒最高拍卖到数十万一瓶。

八二年的拉菲当然价格不菲,已经高达四万元左右,之所以能卖到如此昂贵的价钱还真与八二年有关系。

因为八二这年的降雨以及气温非常适合葡萄种植,所以这一年的葡萄酒就显得昂贵一些,再加上出自于法国的拉菲庄园,这酒自然就昂贵无比了。

梦旋为陆青倒了一杯,也为自己倒了一杯,再加上被梦旋关掉了近半的灯光,倒有点烛光晚餐的làng漫氛围,梦旋先举起酒杯道:“庆祝我们第一次有这么làng漫的一晚!”

陆青想想也是,这的确算是一个làng漫的夜晚,举起洒杯与她轻轻一碰,发出了轻脆的碰撞声,然后仰头痛饮,看的梦旋只能一阵苦笑,这是红酒呀,不是饮料,有像他这样喝的吗?但不管如何,只要是陆青的所作所为,梦旋现在都开始慢慢的接受,原本以前的土包子在她的眼中开始变成了可爱模样。

梦旋轻轻的dàng漾了一下杯子里的红酒,再轻轻的呡了一口,品着红酒独有的醇香,这才是品酒,而不是陆青那样糟蹋。

红酒虽然不烈,但不胜酒力的陆青仅喝了一半就已经有点晕头转向,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只有梦旋嘿嘿的笑着,有着说不出的狡黠,看的有点mí糊的陆青有点担惊受怕一副可爱的模样。

情侣之间只要相互有着爱意,其实生活真的是多姿多彩的,乐趣无边,如果再加上点心思,那简直就是如天上人间,趣味十足。

又被梦旋灌了二杯红酒的陆青再也不能保持平衡,xiǎo脑被麻醉的不成样子,功夫再好也是无用,只能像刚学会走路的xiǎo娃娃一样屁颠屁颠的东倒西歪,也幸好是陆青喝醉了,要换作他人,有大部分人酒醉容易luànxìng。

不堪者还喜欢惹是生非,借着酒胆做些伤天害理之事。

“你醉了没?”梦旋故意逗着陆青玩道。

陆青不醉才怪,mí糊的听着梦旋的话,正要开口说没醉,扑通,一个踉跄,脚步不稳,已经扑倒在梦旋的怀里,后者吃力的扶着他,好半晌才嗔怪道:“我只是逗逗你的,有必要如此反应不。”

无奈下,梦旋只好把陆青扶到房间里,第一次帮一个大男人脱衣脱鞋,但这一切全是梦旋自愿的,并且还希望每一天都是这个样子。

看着红通通的陆青,梦旋紧张的心更加跳个不停。

整整一个星期没有看见陆青了,做为刚闯进爱情网的梦旋哪能受的了这种相思之苦,卸下了所有的矜持,自主的脱去所有束缚着阻挡与他相拥的一切衣物,白的耀眼的肌肤完全可以与牛nǎi一争长短。

拉起被子把自己与他一起盖在这还比较薄的被子底下,反正第一次也是梦旋的主动甚至说用强,梦旋除了紧张并没不觉得会不好意思,只要两情相悦,谁主动又有何干系。

梦旋一个翻身,压在斜斜的睡在被子里的陆青,只见他鼻息粗重,双手却在本能的抗拒着,梦旋连被推了两下,脸上都快挂不住了。

“不要!”陆青摇了摇头,双眼却很难睁开来。

梦旋正要wěn下去的xiǎo嘴已经呆在那儿,有点不知所措,心想着,到底谁才是男人。

正琢磨时,又听到陆青含糊不清的喊着一个人的名字,梦旋把耳朵贴了上去,只听到陆青喊的并不是自己的名字,而是张倩影的名字。

梦旋要说不心痛当然是假的,有点僵硬的把眼泪都痛掉了下来,滴在陆青的xiōng口之上,“难道我真的无法替代她吗?”梦旋自言其说,可眼泪还是没能止住的往下掉。

但梦旋竟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当然会坚持的走下去,因为她坚信幸福的下一站一定会是自己的。

事情发生到了这里,梦旋的情绪也低落了不少,正要翻身下来时,又听到陆青mí糊中的话,“对不起,我已经有了nv朋友了,她叫梦旋,我们之间的感情只能作罢!”

虽然断断续续,但梦旋还是能听的清楚,一下子又是泪如雨下就像泪腺开闸一般的不能停止。

狠狠的扑了上去,死死压在陆青的xiōng口处,呜呜的哭泣声已经不能停止,只是陆青已经醉如烂泥,只能mí糊中感觉到有人压着自己,并且还在嘀咕着什么。

这一夜是疯狂的,两人本就不着片缕,再加上感动与爱意jiāo织在一起,陆青本能的配合着梦旋的狂野,梦旋尽所有力气的在陆青的身上招呼着,身体的扭动已经成了一种极限运动的挑战。

最勤劳的无疑是农民,但如果在这方面的话,无疑梦旋是最勤劳的,半夜三更还在努力的工作着,拼了命的坐在陆青的上方,观音坐莲,双手紧握着他的双手,卖力的曲扭着。

mí糊中的陆青只感觉自己那火热的热狗已经钻进了一个同样火热且舒服的神秘地带,再加上这神秘地带似乎正处在九级以上的强烈震源中,不得不说一句,微痛中带着无比的爽快。

直到陆青闭上双眼的本能大叫,这一声叫唤直达心底,舒坦的不得了,怎是一个爽字了得,就像做chūn梦一样的让人全身的máo细孔都扩散着,呼吸着新鲜的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