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的疯狂过后,整个房间狼狈不堪,因为昨晚的疯狂可不仅仅是把战场放在chuáng上,他们俩的疯狂动作已经不适合在chuáng上了,房间的各个角落都留有昨晚的战绩,被枕也不知道被扔到了哪去,最不堪的是,连房间里的一个好看的透明杯子都被撞掉在地,摔的满地碎片。wWW!QuanBeN-XiaoShuo!CoM

看着如此狼藉的房间,两人都有点不知所措,chuáng上还剩一点被角被陆青拉了起来,用被子盖住自己与梦旋那暴lù在空气中的雪白躯体。

“这个,这个。”陆青实在不知道如何开口,吱唔了半天也没能说清楚,也没有想表达出自己的疑huò与不解。

室外阳光明媚,室内chūnsè无边,两人默默的拥在被子里面,虽然没有再度疯狂缠绵,但毫无阻隔的相拥在一起也是别有一番滋味,尤其在两人全是在清醒的状态之下。

“累吗?”

“累吗?”

两人竟然异口同声的问道,梦旋笑的huā枝luàn颤,如八爪鱼般缠着陆青的双tuǐ和双手更是紧了一分,要不是陆青体制异与常人的话,还真有被勒死的可能。

“应该起chuáng了,太阳快晒屁股了。”

“再睡会吧!我好像腰有点闪了,你帮我róuróu行吗?”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还是假的,但陆青还是腾出一只手来为她róuróu,现在两人的关系要是再说不是什么男nv朋友的关系未免也太作假了,除非陆青是那种吃完就抹嘴跑路的负心汉。

又在chuáng上折腾了近一个xiǎo时两人才像一对新婚燕尔般的走出房间,也幸好房间里就他们俩人,要是还有共同合租的人话,早也把他们笑死,这年头的年轻人就是疯狂。

时至中午,陆青亲自下厨,不是梦旋不想烧给陆青吃,而是她的腰好像真闪了,估计是昨晚运动过度导致的,这让陆青有点哭笑不得。

陆青的厨艺当然无需质疑,从xiǎo就会烧菜的他哪怕没有经过后期的提升也能烧出一手好菜,中午两人全都吃的个大饱,其乐融融。

有了这一夜的疯狂,两人在感情上又递进了一个级别,只差谈婚论嫁的事了。

在吃饭间陆青问了关于自己与梦旋两人合开的梦青公司的发展情况,得到梦旋的回答就是,一切发展良好,只是还有些关键的技术等着陆青去解决,陆青也知道,这种关键的技术也只有自己能够解决。

听到梦旋的大致报告,陆青决定下午就去公司,至于上课的事情也只能明天去了,所幸的是读大学,而且还是这种可去可不去的天成大学。

来到自己的公司时,办公楼里已经开始有效的运营着,看着员工们忙碌的身影,陆青一阵欣慰,这一切都没有白投资呀,再想到半年后的竞价生存,估计这个公司的盈利可关系到自己的生死。

见到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板,员工们热情的打着招呼,毕竟像陆青这么和蔼可亲的老总在这年代已经很少了,从老总的姐姐那里打听到了好多关于老板的背景,员工们并没有因为陆青是农村里走出来的而感到鄙夷反而觉得老板的不同寻常,都投以尊敬的目光。

陆青以微笑一一回应。

陆青的笑是发自内心的,他极少会对这些事情而做作,故玩手段,所以陆青的笑也很有感染力,使员工们更加有干劲。

坐到偌大的办公室里时,技术总编抱着一大堆的文件过来,让陆青过目并且指出不足或者无法突破的文件。陆青仔细的看着,到了关键的部位他都细心的留言并写下破解的方法。

技术总编就站在他的身边,看到有些完全需要计算的问题而这年轻的老总却像不用考虑似的直接提笔解huò,这种技术的确让人汗颜,尤其是让已经到了很高水平技术的总编擦亮眼睛的赞叹不已。

“我们第一款游戏可能要在二个月内完成,因为我们很有可能会去开发一款全世界没有的拟真游戏!”

陆青之所以要先开发出一款游戏出来有二点,其一,在资金上公司目前来说无法供应开发拟真游戏的所有费用,其二,公司刚开始还需要名气与技术的累积,综上两点,所以陆青打算在二个月内发布完第一款游戏后,会紧锣密鼓的推出更加火爆的一款世界型的大游戏。

而这款游戏要挑战的技术太多太多,但陆青还有二个月的时间做为缓冲,也是有信心完成,这种想法也只是在刚才那一瞬间想到的,如果一味的开发市面上已经有的游戏,最多也就是挣点xiǎo钱而已。

如果拟真游戏的开发成功,这将会是游戏界的一个新纪元,必然会引起轩然**ō,把全世界的游戏mí全吸引了过来,只有这样,在半年后的较量才有完胜的可能。

明媚的阳光把室内照的暖暖的,陆青把文件全部处理完后,老板椅被陆青转到了大窗户前,看着窗外的景物,陆青想着一些心事,一些与挣钱无关的事情,而心事的源头全是nv人。

走到了这一步,只能说这一切全都是命中注定,冥冥之中总是有一些不尽人意的事情,但你不要一直用抵触的情绪却应对着,否则只会有无穷的痛苦和折磨,如果你豁然开朗点,事情并不是想象中的糟糕,甚至还有可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而陆青算是后者吧!

与梦旋的关系,陆青也已经肯定了下来,至到现在他不再觉得这是一件不好的事情,感情这东西,只要对方是真心实意的,升华感情这绝对是必然的。

如果有一天张倩影再次站在陆青的身旁,陆青绝对不会把她搂在怀里,但心里一定不是滋味,错过了就是错过了,虽然这全是自己的错,但无可挽回的事情,你不能因为错而继续错下去,到时候痛苦的可不仅仅是两人,甚至把梦旋都给扯了进来。

爱情就是跷跷板,离开谁都无法再继续下去。

想完了这些,陆青把目光聚集到了对面的流水公司,这个公司也是热火朝天的忙碌着,看着他们蒸蒸日上的情景,陆青把他们当然自己学习的对象。要不是打听下来,他们是经营饮料一类的,陆青还真会过去拜访一下他们的老总,好相互间做个朋友。

一天的忙碌在接到夏语的一个电话后结束。

而这个电话有点让陆青不好意思,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本来与老黄说好的,自己的身份是不对外公布的,可不知道为何,今天夏语在电话里头说了,明后天会给自己安排个专访,而采访他的可是全国人民最为喜爱的主持人凌雪,也不知道老黄在搞什么,偏说这是为了提高政fǔ的正面形象而必须这样做的。

本来是要拒绝的,但夏语和陆青说了一句前天地铁的事件后,陆青只好答应了接受凌雪的专访。

一想到又是十多人丧生在地铁站里,陆青就深深的体会到一种无奈,恐怖分子要是不除,对政fǔ的形象的确会有很多不良的反应,而此时最需要的就是树立一名全国心目中的英雄人物出来,只有这样才能缓解他们内心中的恐慌。

而陆青的条件非常符合,首先他是黑豹特警队里的副组长,这个职位说大不大说xiǎo不xiǎo,最看重的一点是,上次劫持二百数人质的恐怖事件一直被网名们猜疑,那个拯救数百人的英雄到底是谁,只是他们只看到了一个高大伟岸的身影,至今天也没有看清庐山的真面目。

而这次的地铁事件恰恰没有看到那人的身影,使的全国人民非常的不满,为何如此重大的事情没有让那名英雄人物出场呢,许多人都在议论,如果前天的地铁行动也让那名不知名的英雄参与的话,事情可能就不会是那样的了。

如今已是网络的时代,虽然只隔了一天的时间,但网络上的议论已经如雪huā般的散开,这个时候再不把那个英雄搬出来的话,对政fǔ的形象可是大大的影响,就连一向口碑不错的黑豹特警队都开始被人质疑。

如此大事,老黄最终还是决定把陆青给搬了出来,把所有的希望全寄托在这个后起之秀的身上,希望他这名超级特警能够扭转乾坤,从新树立警察的良好形象。

电话一挂,陆青不真不知道如何是好,这时姐姐敲mén进来。

姐姐拿着扫帚正要打扫本就很干净的办公室,“姐,这很干净呀,你别老忙着呀!”陆青看着姐姐一刻不得闲的样子,心疼道。

“你以为这是家里呀,你这时常要接待客人的,不扫干净点行吗?”姐姐陆晓蕾又扫地又整理角落里放的不整齐的文件,用一尘不染完全不过份。

陆青最听姐姐的话,虽然他不赞同姐姐的做法,但也没有办法,再说了,你如果真不让她干点事情,她还真没办法闲着,无奈,陆青只能任由姐姐打理。

姐姐忽然问道:“刚是不是有客人打电话过来呀!”陆青还真无语,这里又不是酒店,哪有那么多的客人打电话过来,还是老实的回道:“姐,是我上司打电话给我的,说过两天凌雪要来采访我!”

“什么,你要上电视呀!”

“为何还一副愁苦的样子,难道这不是一件好事吗?况且还是凌雪来采访的,到时候母亲如果在电视里看到的话,定会为你感到骄傲!”姐姐陆晓蕾看到陆青并不是很开心的样子,很疑huò的问道。

“姐,我打算接受完凌雪的专访后就和梦旋去接妈来这里好吗,咱们一家团聚,多开心呀!”陆青不想再提这个采访的事情,转移话题的说道。

说到母亲的事时,姐姐陆晓蕾果然很jī动,连连点头,“好样的,不管我们有没有成就,都不能把母亲给忘记了,母亲的艰辛我们姐弟俩更不能忘记!”说到这时,姐弟俩都开始沉默,因为都勾起了xiǎo时候的一些心酸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