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把这枚戒指拿去卖了,反正对我来说也没什么用?”雪晴轻轻的抚mō着那枚造型很jīng致的戒指,陆云青看了一眼她手中那枚戒指,如果拿出去卖了,的确能值不少钱,但对于一个公司来说,并不能起到什么大的作用。WWw,QUAbEn-XIAoShUo,cOM

把烟头抛出后,陆云青让雪晴呆在家里看着周雅欣,而自己则推mén而出,到外面想点办法,窝在家里哪会有钱?

走出xiǎo区,陆云青思cháo起伏,双眉都快拧在一起,本来也没有什么压力的,可现在却大大不同,因为自己只有半年的时间,在这半年里要是没能竞争的过陆青的话,想再重见天日就难了。

正愁苦中,一人挡着陆云青的去路,这人年纪看起来不大,可陆云青感觉这人要比自己大的多,他穿的很有个xìng,一身虎皮制做的衣kù,远远看去,还以为是动物园里的白虎跑了出来。

想到这,陆云青似乎猜出他的身份了,看这样子,一场硬战是少不了。

可半天下来这人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与陆云青互相打量,好半晌才开口,“有没有兴趣夺回失去的现金?”

对于现在满脑子全是钱的陆云青听到现金两字,顿时双眼放光,也不掩饰心中的想法,但还是开口说道:“提出你的条件,否则我还不至于会相信你会平白无故的帮助我。”

男子点了点头,扔了根烟给陆云青,自己也点了一根,整根烟被他咬在嘴里,从把烟扔进嘴里后就没有动过手,最让陆云青惊讶的是,他压根儿就没有拿出火机点燃,可烟却像会自燃一样的被点着了起来,看的陆云青整个背脊都是凉飕飕的。

“叫我白虎!”男子先自我介绍了一下,然后吸了一口烟,继续说道,“玄武那老头的厉害你应该品尝了吧!”

白虎先没有回答陆云青的问题,只是说玄武那老头的厉害,到于那老头的强悍,陆云青的确吃尽了苦头,只要能报了此仇哪怕不要陆云青的钱他都会参与,只是世界上没有这么好的事情,就算有,陆云青也不相信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我承认,我打不过他,他很强大!”陆云青一想到上次被这老头**,就一阵不爽,但也没有必要隐瞒自己技不如人。

“实话告诉你,我和这老头有偏见已经很长时间了,他的敌人也就是我的朋友,你应该明白!对于钱来说,我并不看重,只要能把他重伤,我就会兴奋。”

说到这份上了,合作的事情一拍即合,这种好事陆云青哪会拒绝,只是陆云青心中还是有点不是很放心,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此时陆云青也不去想那么多的事情,只要能拿回钱来,风险大点也就大点。

一想到八千万再有机会能回到自己的口袋里,流水公司的运转可就顺畅了,公司只要一顺畅,凭老肖的能力想要把公司搞上去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两人留下联系方式后,分道扬镳。

心情好了不少的陆云青回到xiǎo区底下开着车子向自己公司开去,来到了市中心,步进了自己所在公司的最高楼层。

员工们都在忙碌着,凡看到极少lù面的真正老板都是殷勤的打着招呼,陆云青也客气的回应着,毕竟半年来可全靠他们为自己挣钱。

流水公司还真和水有关系,在全国有好几家自己的厂房,生产的是自己品牌的一款饮料它叫“流水”,和红牛差不多的一种含维生素功能的抗疲劳饮料,辉煌时期也和红牛一样火过,公司就是以流水这牌子的饮料命名的。

从老肖好上了赌博起,周转的资金就越来越紧,直到连原料都付不起时,还被迫关闭了一个厂房,最后沦落到上次要跳楼自杀的地步。

“老肖去哪了?”陆云青拦着一名正在忙活的办公人员问道。

这名办公职员看了一眼陆云青,目光很难的挪开,紧张的回道:“回老板的话,总经理去厂子里视察工作了,估计要明后天才会回来!”

陆云青点了点头,独自坐进老肖的办公室里,无意间往对面的大厦望去,竟然看到了陆晓蕾正在对面公司里忙碌着,看着她穿着最底层的制服忙着满头大汗,还真想把她给挖过来自己的公司,但一看到她一脸的快乐,陆云青放弃了这个念头,每个人都有他的生存法则,有些东西不一定是钱就能解决的,陆云青害怕他不适应这里的环境。

离开公司前,陆云青问了职员,原来对面大厦的公司竟然也是新开的,叫什么梦青网络游戏开发有限公司,至于老板是谁,陆云青并没有过问,他们开的是网络开发的公司与自己生产饮料屁的关系都没有,老板是谁与他何干?

准时的回到xiǎo区里,现在的周雅欣还需要jīng心的调理,马虎不得。

先来到周雅欣的chuáng边,轻轻的扶她起chuáng,把她贴在怀里,陆云青一口一口的喂着她喝yào。

“苦吗?”陆云青拿着汤匙,轻轻的吹着中yào,生怕汤yào把她给烫着了。周雅欣摇了摇头,轻轻的把自己的身子往陆云青的身子里贴去,虽然没有什么实质xìng的变化,但这样一来,周雅欣感觉自己更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温度。

她已经算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再也不惧怕什么,但她害怕醒来时没有见着陆云青,只要有他在,一切都会过去的,哪怕永远瘫痪在chuáng,周雅欣也并不惧怕。

听话的把汤yào给喝了下去,深情的望着陆云青的脸颊,她好想抬起手来轻轻的抚mō着他的脸,可双手只能稍稍的动弹,想要抬起来,还得调理一段时间,毕竟她伤的太重。

陆云青知道她想做什么,扶正她的身形,轻轻的趴在chuáng上,把脸贴到她的手掌心里,歪着脑袋道:“雅欣,让你mō个够!”周雅欣很快的掉了一滴幸福的泪huā在陆云青的另一边朝天的脸颊上。

陆云青没有抹去脸颊上的那滴泪水,只是轻轻的摩擦着她的手掌,滑嫩的xiǎo手传来一阵一阵的余温,让陆云青越来越喜欢,而周雅欣只能轻轻的动弹着五个指头,在他的脸上尽情把玩。

陆云青就像一只温顺的xiǎo猫一样趴在chuáng上,把脸颊贴进她的手掌心里,虽然把身子躬着的确有点累,但内心深处却幸福的要命。“起来吧!我mō够了!”周雅欣也知道这样的动作会让他不好受。

又过了一会儿,陆云青才坐了起来,在她的额前轻wěn了一口,打趣道:“等你伤好了,我天天给你mō个够!”要是换作以前,周雅欣听到后定会骂他不正经,可此时此刻,周雅欣只是幸福的点点头,同时又多么的希望自己快点好起来。

看到有点疲倦的周雅欣,陆云青适时的离开房间,不敢耽搁她调养身子的时间,回到大厅里去。

陆云青没有去打扰正在看电视的雪晴,坐到电脑前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输入一串繁杂的密码后进入自己的恶魔临时工的网站,外站的流量已经突破百万的点击,好奇下,看了看外站的留言,有一条信息倒非常有意思,吸引了陆云青。

信息是这样写道的,“尊敬的杀手,我能不能请你帮个忙呢?我目前还没有那么多钱雇佣你,但你只要为我杀一人,我保证为你做牛做马,再苦的活也可以替你去做。”陆云青除了对自己喜欢的人外,对外还没有这么好的心肠,但看到这个贴子也的确触动了一下他的深心,出奇的回复了他的信息。

“等你什么时候筹集了十万元会员费再与你商量吧!”回完这人的信息后,陆云青点进自己的主站,一名新的会员又增添了进来,也给陆云青留了一个任务。

这一次的顾主竟然要杀自己的丈夫,陆云青倒真觉得好笑,上次那名顾主要杀自己的老婆,这次的竟然反过来要自己去杀她的丈夫,这世界还真是有意思,但不管如何,只要顾主付了现金,这单子就会去接。

这也的确是一笔大的单子,顾主直接汇了五百万到自己的帐户里,还留有他丈夫的详细资料,最后附带一句,“我没能收到你的回复,想必你的单子很多,我想五百万应该够付这笔单子的钱吧,我也不急,在半个月内给我解决就行,最主要的是别让他死的痛快!如果你能让他痛苦的离开人世的话,我还会额外给你汇钱过去。”

陆云青叹了口气,“一对夫妻到了这种地步,也真是让人很无语。”但一想到五百万元的进帐,陆云青就会好好的替这个顾主招呼她的丈夫,在这里,只有钱说了算,像外站那个人的苦求,也只有触动了陆云青内心深处的伤痛才能得到他的回复,否则,陆云青会直接无视,更不可能回复这人的信息。

从资料上看的出,这顾主的丈夫还真不简单,是一公司的老总,虽然公司的规模并不吓人,但身价过亿应该没有问题,想杀这种角sè虽然不难,但要让他死的不痛快倒需要费点脑力。

资料真的很详细,就连他mí恋一个nv人都写的清清楚楚,看完资料后,陆云青把电脑关掉,开始计划着如何完成任务。

开着车子根据顾主提供的资料先去一一的验证一下,半天下来,陆云青基本上验证完成,这名顾主并没有什么问题,她写的资料也全是属实。

由于上次差点反过来被骗了一次,陆云青不得不xiǎo心谨慎,所谓xiǎo心驶得万年船呀,再加上杀手联盟一定在旁对自己窥探,更使得自己得xiǎo心翼翼,一不谨慎,甚至不用等到半年后谁胜谁负,估计连十几天都活不过去。

但陆云青可不是个服输的主,想要平白无故的在他身上挖走钱财,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别说死一个二级执法者,就是他们联盟里的副盟主来了,陆云青也不会妥协,大不了和他拼了。

踩好点后,陆云青把车子停在一座大夏的前面,因为顾主要杀的男子徐向东每天都会来这里接他的情人回刚买下不久的新房子里去,这可是一个好的切入点。

准时的五点左右,一群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从这大厦里涌了出来,其中有一名长的漂亮的nv人就是徐向东的情人,她叫吴美丽,美如其名,她也的确长的很mí人,特别是那双水汪汪的眼睛,mí死人不偿命呀!

徐向东把握的时间准的要命,几乎可以说是两人同时到达大厦的外mén,但吴美丽并没有及时上车子,而是跟着车子走出一段距离,到了一个转弯口的时候才上了徐向东的车子,看来他俩的关系还不敢公众于世。

陆云青开着车子远远的吊在徐向东车子的身后,直到他快开到他们新买的xiǎo区里时,陆云青才把油mén踩到了最底,车子带着强大的马达声飞速前奔。

“砰!”的一声,陆云青的车子撞到了徐向东的车尾,只是速度被陆云青减了不少,要不然这一撞下来可不是车灯与尾部坏掉的问题,很有可能就是一场车祸的大事情了。

徐向东哪想到快到家了还发生这么一起不愉快的事情,虽然两人都没有什么事情,但自己的宝马车子可被撞的不chéng人样了,怒气冲冲的走下车子,而吴美丽也跟着一起下了车子,来到这远离自己工作岗位的地方,她自然不再担心什么事情。

徐向东的怒火可一点都不假,在nv人面前更是要好好的表现一下,但看到对方开的是已经停产的悍马H1时,徐向东也是微愣了一下,毕竟能开的起这个车子的人也不会是个普通的主,少说也是与自己有的一拼的实力。

但nv人在前,再看了一下这陆云青的年纪,徐向东还是有点把握,如此年轻也不可能会是什么特大的人物。

陆云青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徐向东一眼,仿佛眼中没有他这人一样,只是把目光全投到吴美丽的身上,报以最mí人的笑容,看的吴美丽双颊都微微的红起,头稍加低了下来。本还有一丝顾忌的徐向东彻底暴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