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豪华的别墅里,李思燕听完奇虎的报告后,内心惊涛骇làng,她实在没有想到结果竟然会是这个样子,但一想到自己的亲妹妹就是惨死在这个恶魔的手上,脸上顿时呈现涛天的仇恨,唯有他的鲜血才能祭奠自己死去的妹妹。WWw!QuanBeN-XiaoShuo!cOM

但一想到与自己已经成为姐妹的盈盈,李思燕又有一点痛苦,为什么会是这样子呢?如果被盈盈知道,又会是什么后果。

但不管如何,李思燕还是没有放弃对杀害自己妹妹恶魔的报复,哪怕这个人与自己的好姐妹盈盈有天大的关系。

想到这时,已经来到了盈盈的房间,两人现在的关系情同姐妹,而盈盈也成了李思燕最好的助手,为她处理了许多高级文件,在这方面盈盈有很大的天赋,只是近段时间盈盈的身子有点反常,可怎样问她,她却不回答。

虽然这是李思燕的家,哪怕两人关系很好,但李思燕还是很有礼貌的敲mén进去。

盈盈看上去要比以前胖了不少,或许和她穿的衣服有关系吧,她现在穿的衣服都有点偏大,看上去少了以前的活泼却多了一份成熟。

看到李思燕进来,盈盈拉开另外一张椅子出来,李思燕也没客气的坐了下去,一身黑sè劲服的李思燕英姿飒爽,的确有一方大佬的派头,再加上她长的标致好看,使得魅力指数又增了一分。

“这么晚了,还在整理资料呀!”李思燕看到盈盈正在整理桌上一大堆过两天自己要用的文件,心中感动,从救了她开始,这个nv孩就一直消沉,直到自己让她忙起来后,她才慢慢的恢复过来,到现在却成了一个工作狂,幸好没看见她消瘦,不然,李思燕还真有点过不去。

从前天查出了与盈盈有很大关系的那个男子竟然就是杀死自己妹妹的那个男子后,李思燕这两天倍受煎熬,一边是亲情,一边是友情,两边都难以割舍,但她知道自己把她又爱又恨的男人给从这个世界上抹去后,她还会认自己为姐姐吗?

当然,李思燕也知道,目前来说她由始至终都没说一句这男子的好话,但直觉告诉了李思燕,她与这男子并非全是仇恨,因为没有一种仇恨可以让一个nv人会选择自杀,很显然两人绝对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这段时间李思燕发现盈盈喜欢深居简出,而且xiǎo腹也微微的tǐng起,对于nv人的直觉,李思已经发现了一些,只是盈盈没有说话,她也不好意思过问。

这么晚了过来,也就是想证实一下心中的想法,李思燕又瞄了一下盈盈的xiǎo腹处,再看了一下她的表情,发现盈盈的表情的确有一丝不自然。

听到李思燕的关心,盈盈只是愣了一下,随后回道,“反正也睡不着,明天与今天整理没什么区别,李姐,你怎么也还不睡呢?”

李思燕也觉得奇怪,如果盈盈真的怀孕的话应该没有这么好的jīng神,可为什么她还能tǐng到现在,难不成为了掩饰而故意这么cào劳给自己看的,可一想到这样子的话,代价未免太大了,自己也没有别的意思有何好隐瞒的?

看到李思燕直盯着自己的盈盈顿时感觉有点不自然,询问道:“李姐,为何这样看着我?”

李思燕被问的有点不好意思,可一想到与她有很大关系的男人没过几天就要被除去后,她又觉得盈盈有点可怜,毕竟只有李思燕少数几人知道盈盈的父亲早已经离开了人世,只是李思燕实在不忍心把这事情告诉她而已。

换句话来说,盈盈现在已经是个无依无靠的人了,只是她还茫然不知而已,要是这世上与她有关系的最后一人也离她而去,她连一个可以恨的人都没有了,想到这,李思燕望着她的眼神又柔了一分。

李思燕虽然是一方大佬,也有铁血的手腕,但无外乎她也是一个nv人,也会有一处柔软的地方,与盈盈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发现盈盈真的很不错,尤其是那件事过后,她已经成熟了太多,也懂的了许多。

看到没能证实自己心中的想法后,李思燕也打算回去睡了,毕竟这两天可有好多事要忙,看到起身离开的李思燕,盈盈也起身送她出mén。

可一站起来后,肚子里一阵翻滚,嘴里像有东西一样就想吐出来,还没来的及把mén关上就奔进卫生间里呕吐起来。

看着关的死紧的卫生间mén,盈盈才稍松了一口气,虽然现在已经近四个月的身孕了,呕吐现象不但没减反而加强,吃什么就想吐什么,就连水果都不敢吃,为了不让李燕思发现,盈盈这段时间已经把文件全部拿到房间里整理,已经习惯了深居简出。

只是今天比较厉害,幸好已经送走了李姐,要是被她发现,也不知道她会如何看待自己,是自己犯贱还是自己真的舍不得打掉这个孩子,可这个孩子流的血液却是自己最为痛恨的那个男人,盈盈趴在马桶上又开始想着那个这辈子也忘记不了的男人。

是他毁了自己的一切,可偏还要让自己背上这沉重的包袱,这可是一个活生生的xiǎo生命呀,自己也多次想过把他打掉,可自己最终还是没能忍痛下手,到了现在已经快四个月了,再想打掉已经不可能了。

与肚子里的xiǎo宝宝已经建立了浓厚的感情,盈盈只想把他扶养chéng人,只是长大后的孩子不知道会不会责怪自己,这个已经不是盈盈所能想到的事情了。

好半晌才平息情绪,刚一打开卫生间的mén,李思燕竟然依在mén上,关心道,“没什么事吧!”这一句话把盈盈给吓的不轻,看到去而复返的李姐,盈盈有点不知所措,虽然这早晚也得被她知晓,但盈盈只想能隐瞒多久算多久。

如今看这样子似乎不能再隐瞒下去了,李思燕何等眼力,今天她本就怪怪的,只好把实情告诉了她。

但到了此时此刻,不管是谁都无法改变盈盈想要好好的抚养这个孩子的念头。

陆云青回家时,心情还是不错的,徐向东的事情已经开始顺利进行,要不是想多捞点额外奖金,陆云青直接用个蛇袋套下去,扔进黄浦江来的多轻松。

车子快到家时,电话响了起来,一听原来是那个要与自己合作的那个白虎打来的,说了几句话后,两人挂了电话,陆云青一脸凝重,说了一句,“这么快!”因为白虎已经约了自己明天晚上十点在一处地铁里见面。

在xiǎo区外的菜市场买了一些菜,大多数还是清淡的菜,毕竟周雅欣还不能吃太过于油腻的东西,而雪晴自然也不可能喜欢大鱼大ròu。

陆云青还是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周雅欣,一口一口的喂着她吃,就像照顾xiǎo宝宝一样的连哄带骗的让周雅欣多吃点,这种事情陆云青从没有想过自己也会去做,但一做起来,陆云青也并不觉得丢脸,反而觉得很幸福。

饭后,陆云青打开电脑,进入自己的恶魔临时工的网站,在外站里昨天给那人回复的人又留了言,“一个月后,我就能存够你的会员费,到时你可别食言!”

陆云青很佩服这个nv孩,虽然没有答应她什么,但也回复了一句,“好,向你保证,我绝对会给你个最低的价格替你完成任务,哪怕那人是个再牛X的人物,我也会替你解决,让你报了血仇大恨!”

回完后,陆云青再点进主站,没想到竟然又多了一个会员,然而看到他的留言时,以陆云青的镇定都被吓了不轻,这名顾主竟然要自己去杀市最高级人民法院的最高法官,这可是让自己与政fǔ对立呀!而且还是这么高的级别。

风险永远伴随着高回报,一千万的预付,如果能让他死在法**再加三千万,对于陆云青来说,这绝对是个yòuhuò,如果陆云青选择让这名法官死在法庭之上,相当于在万丈高空上走着钢丝。

虽然又接了一笔单子,但陆云青感觉很疲惫,把澡洗好后直接上chuáng睡觉。

这是二室二厅的大房子,雪晴占去一间,那么陆云青只能和周雅欣一chuáng了,虽然周雅欣受着伤,除最初两天陆云青睡沙发外,这两天可以和她睡在一chuáng了,只要两人不做那事,要睡个好觉还是行的。

本来陆云青也想让周雅欣好好休息,毕竟自己上chuáng后,她的心境很难平顺,绝对会被自己搅的一团糟,但明天真的很重要,很有可能就是有去无回。

多方势力都在虎视眈眈,用四面楚歌来形容都不为过,而陆云青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养足jīng神,好应付明晚与那老头的一场硬战。

爬到chuáng上,周雅欣的脸先是一红,然后再直勾勾的盯着陆云青,展开甜甜的笑容,两人早已经**过了,周雅欣的第一次也给了陆云青了,再睡在一起也属正常,但毕竟也算刚开始这种生活,要说周雅欣不会脸红也不现实。

两人平躺于chuáng上,周雅欣看到陆云青的情绪并不是很好,轻轻的握着他的大手,这已经是她目前所能做的最大的动作了,“云青,你心情不好吗?”

陆云青才想起来自己不应该把情绪带到她的面前,容易影响她康复的速度,展lù笑容,“没有什么事,你早点睡吧!”

周雅欣哪能睡得着,躺在chuáng上都已经四天了,除了睡觉就是吃饭,她多么希望自己能下chuáng走走,可根据恢复情况来看没有十天左右根本难以下chuáng,但一想到有自己男朋友陪在身旁,也没有什么觉得难受。

陆云青忽然想到了自己不是给周雅欣翻译过那张全是自己看不懂的魔狼字符吗?虽然知道最后她被魔狼组织差点给杀死,但那张纸头可能已经被她翻译了出来,自己怎么连这么大的事情也忘记了,想到这,赶紧询问道:“雅欣,我给你翻译的那张纸头有什么发现吗?”

周雅欣也才想起这事,自己差点丢了xìng命还不是去为了翻译陆云青给自己的那张纸头吗?怎么到现在才想起它呢,但这张纸头上也并没有什么惊人的秘密,只有一些代码和魔狼的组织的地址,随后把自己翻译出来的所有东西全告诉了陆云青。

至于魔狼的地址,陆云青并不感兴趣,只要记下它就行,等自己实力强大了,把他们这个组织一锅端了就是,此仇不报誓不为人,但一想到这个组织的庞大,陆云青都感觉有点不现实,连自身的超晶片都还没有脱离,还谈什么远大的目标。

但这个代码又是做什么用的?陆云青觉得这个代码一定有它的用处,很有可能就是开启什么东西的密码。

听着陆云青一直在嘀咕着什么,周雅欣问道:“想到了什么?”陆云青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这些代码有什么用!”

“会不会是他们基地里的进入的密码呢?”周雅欣想了会,开口道。

这绝对不可能的,这种密码怎么可能设置在大脑里的终端系统里,但陆云青当然不会把话说给她听,如果被周雅欣知道自己的身份有这么大的问题,那她还不伤心透了,除非被她自己发现,否则陆云青绝对不会主动告诉她的。

一想到大脑中的终端系统,陆云青立马联想到了些什么,打开大脑中的终端系统,把这一串的代码输入进去,没有想到还真让他发现了一个种大的问题。

陆云青看到这个代码竟然是查询系统内部信息的密码顿时来了jīng神,做为黑客高手的陆云青,陆云青有信心在短时间内从这查询系统里攻入最核心的地方,如果自己能破坏超晶片的结构,或许还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想想都让人兴奋。

这一夜估计又是一个无眠的夜,只是这一夜并不是痛苦,而是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