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与自己幻想中的情景大相径庭后,周雅欣的脸一下就拉了下来,明显少了本来的激动,有的只是被骗的感觉,忍不住的大吼道:“你到底骗我来这干嘛?”

陆云青第一次主动的给她倒杯开水,被她这一声大吼差点把怀子都给扔了出去,还以为出了什么意外呢。wWw。QUaNbEn-xIAoShUO。cOM

“我哪有骗你了,我不是说了叫你过来帮个小忙吗?你来与不来全都是自愿的,怎么又怪起我来了!”陆云青还真有点被冤了,自己好不容易收起脾气想做一次好人,结果可好,自己一做好人就被骂的狗血淋头,看来,这好人不能做呀!

可对于这个两手空空的跑来这个城市的周雅欣,他还真不好意思骂了,从电话里头,陆云青就能听出她那望眼欲穿的模样是如何的酸楚,自己真的不忍心说她,看来从新被输入指令的陆云青对于女人上的态度还是没办法改变多少。

当然,对于敢冒犯陆云青的女人来说,这就另当别论了,李元珊就是她们的下场。

周雅欣再也受不了长时间的压抑和对陆云青那浓浓的思念,猛的扑到陆云青的怀里狠狠的捶打着他的胸口,伴随着还有那只会在陆云青面前滑落的眼泪。

“你开心了,你得意了,你现在又可以像以前一样的欺负我了,呜呜呜!”周雅欣越哭越厉害,有一泄千里的迹象,可陆云青除了安慰还能怎样。

幸好这时,门铃响起,陆云青疑惑,难道是房东?开门一看,原来是今天请来的韩婕,她又跑回来有什么事情?正想开口问话,周雅欣竟然替自己问了。

“你谁?”周雅欣报着敌意的吼道,而脸上的泪珠都还没有擦干,这个吃醋的场面让陆云青想起了白清,当初从庐山回县城时也正巧碰到周雅欣,两人还打翻了醋坛子,互相斗法。

一石激起千层浪,忽然,陆云青真的好想两人,一人是已经痛失父亲蒋石华之女的蒋盈盈,还有一人是与陆云青共过患难的白清,尤其是白清,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如何,想起自己当初对她说的十天之约。

也不知道多少个十天已经过去了,这妮子不会真的犯傻寻短剑吧?

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陆云青的眼角有点刺痛,眼中似乎有着不应该出现的模糊,当然,那并不是泪花更不是泪珠,只是双眼有点不适,仅此而已。

看着一脸敌意的陌生女人,韩婕没有急着回答,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做为女人的她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孩很有魅力,可看她脸上挂着泪珠,又风尘仆仆远道而来的样子绝不像陆云青的老婆,竟然都不是,自己又没与他有什么不可见人的勾当,就算真和陆云青有一腿,她算个球,凭什么让她凶自己一顿。

“我是谁与你和干,你又是谁呀?”韩婕本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在学校里不管是同事还是学生谁不讨好她,谁见了她还不是客客气气的,这并不是说她的外表出众,而是韩婕还认识了不少有身份有地位的上层人士。

今天可好,一个不知来历的女人一见自己就对自己大吼大叫,这对于自命不凡的韩婕来说绝对不可忍让,所以也同样以不善的语气对着周雅欣喊道,只可惜她永远会记得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陆云青的好脾气只有对那些与自己相处过并且把心交给自己的女孩才会如此,对于这种拜金女郎,陆云青可没有这么好的脾气与耐心,一个反手巴掌当场甩了出去,抽在韩婕的左脸颊上,用了不少力道的这一巴掌直接把韩婕抽的鼻血横流,狼狈不堪。

“你个贱人,有多远给我滚多远,她是我女朋友,你有什么资格凶她?”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周雅欣有点不知如何是好,虽然不喜陆云青的凶狠,可看到他完全的站在自己这一边,并且还是首次以男友身份来公开,心中很甜蜜,很幸福,幸福到周雅欣快晕了过去。

韩婕优雅的取出纸币,擦去这让她耻辱的鲜血,本想破口大骂,忽然她改变了主意,强压下心中的愤怒,反而露出歉意,:“对不起,云青,是我冲动了,我拿好东西就回去了!”

陆云青正要再出手打她时,周雅欣强拉住了她,而周雅欣的表情却是说不出的难过,听人家的话,这不明显和人家有一腿吗?还要假装无情的样子,难道陆云青变的更加的虚伪了?

周雅欣看着她轻车熟路的走近大厅,再从大厅的茶几上取走忘记带走的文件夹,人家明显长来这里,为何陆云青死不承认呢,周雅欣的心里乱如麻。

看着表情吃醋而不是怒火的韩婕,陆云青正想冲上去把她直接往窗外扔出去,这娘们太阴了,竟然敢和陆云青玩手段,要不是陆云青不想在周雅欣面前杀人的话,这娘们早得死上十次八次的。

再回到房间时,两人的心情都有点不好,陆云青是心情不好,可他觉得这气生的太冤了,决定还是过去跟她解释一下吧,省的她胡思乱想。

周雅欣一个人抱着双膝缩卷在沙发上,神情落寞,看起来的确有点可怜,毕竟只身前来,报着美好的未来独自来到这个大城市,还不就因为这座城市里有一个陆云青嘛!

陆云青靠了过去,与她紧挨着坐了下来,轻轻的搂着她的香肩,周雅欣没有抵抗,有的只是无声的抽泣。

陆云青紧了紧大手,把她往怀里带,周雅欣还是没有表示,顺着她大手用力的方向倒进陆云青的怀里,可就是不说话。

这种无声的拒绝最让人不爽,可陆云青就是没有办法。

这TMD的贱人,竟敢阴老子,早知道她还会玩狠的,直接一巴掌抽死她算了,也就没啥事了,女人记起仇来会比男人更加可怕,尤其是像韩婕这种很注重面子的女人,动起心思来,什么都有可能。

倒在陆云青的怀里都有一个小时了,可除了陆云青的安慰外,就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气的陆云青倏地站了起来,丢下了一句:“要哭就给你哭个够!”

跟她解释她又听不进去,陆云青的好脾气本来就是暂时的,被她这样一磨,哪还能继续呆下去,摸着胸口处被她哭湿一大片的西服,陆云青摇了摇头,推门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