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发现让韩婕**了起来,一颗刚冷下来的心又开始疯狂燃烧,跳动个不停,对于这一发现,比她发现陆云青貌比宋玉还来的兴奋。WwW、QUaNbEn-xIAoShUO、cOm

韩婕对陆云青越来越感兴趣了,她忽然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坚信这房子一定是他的,只不过他是与自己开个玩笑或者他在别处有好几套大房子。

陆云青无可奈何,就算一个星期也得等,谁让这翻译已经超越了外语范畴,再加上这种事情还是让喜欢自己的女人来翻译更加靠谱,想到这,陆云青也只能把希望寄托于周雅欣了。

回到大厅时,发现韩婕竟然还没有离开,很不解:“还有事吗?”

韩婕对自己的魅力那是相当的自信,可一听到人家这送客的一句暗示,眼高于顶的她顿时有了一丝不快,迅速站了起来,丢下一句再见后,就推门出去。

陆云青哪会管她有何情绪,继续回房睡大觉去。

睡了三个小时不到点,床头上的手机响了起来,陆云青眯着双眼,接着电话:“谁?”

“立马来机场接我!”周雅欣本想直接跑到他家门前给他个惊喜的,可最后想想,这样冒然前去,给他爹妈留下不好的印象,最终还是决定正式点,让他来接自己。

陆云青不爽的回道:“大小姐呀!能不能自己打的过来,我正忙着呢!”

周雅欣一听他忙着,心想,总算他还有点良心,估计此时正在帮家人烧菜做饭要好好招待自己,心中有点甜蜜,又有点期待。

周雅欣哪能独自跑去他家,坚持要陆云青来接她,陆云青迫不得已只好下楼开车。

一路飞驰,引来无数惊叫,兰博基尼的魅力真不是盖的,就像大明星出场似的,用闪亮登场太适合不过了。

看到周雅欣时,陆云青真的傻眼了,这妮子竟然两手空空,连个小皮包都没带来,这不明显要赖着自己了吗?

周雅欣看到陆云青时比他还要震撼,这还是他吗?一身顶级的服装,超炫的兰博基尼跑车,再加上与以前大不相同的气质,尤其是那双炯炯有神的双眼似乎在闪着电光,有着不可抗拒的力量,让人心跳不由自主的加速。

周雅欣半晌才挥着小手,示意他过来。

陆云青看到她这张熟悉的面孔时,轻轻的闭了上双眼,脑海中与她发生的一幕幕全被重放了一遍,表情多次变化,自己似乎真的有点过份了,就算自己是个恶魔,可对于喜欢自己的女孩,的确应该好好的珍惜。

绽放出最迷人的笑容,把车子再往前开了一点,弹开另一边的车门,打趣道:“打扮的这么漂亮不怕被坏人盯上吗?”

周雅欣也从那震撼中恢复了过来,冷哼了一句:“反正我也没人要,被坏人盯上就盯上!”话刚说完,她已经坐好位置,车门也自动从上往下合上。

陆云青看了周雅欣好久,不得不说,陆云青刚“出世”的时候第一个碰到的女人就是她了,可见其意义的确很大。

“这样看我干嘛?”周雅欣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了,半嗔怪道。

“哦!没事,只是有点想你!”陆云青说出这话时,感觉这一句真不是自己说的,仿佛这张大嘴被人硬是撬开来说的。

说完后,也没看愣头愣脑的周雅欣,车子闪电飞出。

只能用速度来遮掩一切,陆云青感觉大脑有点昏沉,这几天的心境被女人弄的乱七八糟的,接二连三的有陆晓蕾、采文、还有坐在跑车里的周雅欣,至于那个刚被陆云青辣手摧花的李元珊当然除外,因为她不仅没有走进陆云青的内心,反而让陆云青走上了一条用血才能偿还的恶魔之路。

“这车是你的?”周雅欣还很难相信陆云青变化的如此之快,初次认识他的时候,陆云青只是个穿着一般且很坏很强势的男孩,而现在全都被推翻了。

不说他穿着如何考究,就连修养谈吐都变了模样,好像王子似的很尊贵。

“别人送的!”陆云青老实说道。可周雅欣哪会相信,虽然他不肯说,周雅欣也没再追问,就算是偷的也是他本事。

其实周雅欣真走眼了,陆云青此时的风度完全不知道受了什么影响,估计没出几天又得打回原形。

今天周雅欣还是穿着她喜欢的牛仔裤,提臀修身,窈窕迷人,上身配以黑白相搭的小礼服,总体而言给人的感觉就是不张扬、很舒服、很有涵养的内外兼修的好姑娘。

这种装扮的确是去见家长的不二选择。

与往日的性感的确有点出入,陆云青嘿嘿一笑,说不尽的玩味,周雅欣刚还在心里夸赞他了,还没几分钟就开始打回原形了,忽然觉得自己好像被看穿似的,周雅欣的脸都有点红润,扭过头去,望向车窗外的全新世界。

这是一座钢铁城市,有的就是摩天大楼和无尽的车辆,比之县城多了许多好玩的东西,也意味着金钱在这更有用处。

周雅欣当然不会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但也是看个不停,毕竟这座大都市对于周雅欣来说的确是个全新的世界,而她只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外乡人。

在陆云青的大手下,跑车永远不可能埋没它的性能,V12的发动机永远不可能当拖拉机来使。

来到小区,周雅欣看的很仔细,就好像这快成了她家一样的瞅个不停,陆云青追问:“小区好看?”

“很好呀!”周雅欣被陆云青突如其来的追问吓了一跳。

来到最顶层,周雅欣看到陆云青竟然从兜里掏出钥匙,疑惑道:“干嘛不直接敲门呀?”

“敲门?谁来开门?”陆云青有点懵了,难道里面有鬼?

“伯父伯母不在家吗?”周雅欣歪着头,一脸不敢相信。

陆云青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先开了门再说,自己先走了进去,开口道:“刚租下来的房子,还不错吧?”

“啊!这房子是你租的?不是你家吗?”周雅欣有一大堆的问题,如涛涛江水,连绵不绝。可陆云青一个头两个大,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这是自己的房子了,很无语,女人怎么就这么容易会错意呢。

还好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周雅欣舒服点,“你要是喜欢,咱们明天就把这套房子买下!”

“这房子到底是不是你的呀!”周雅欣忽然觉得他在和自己开玩笑,竟然他有这个能力买下这房子,为什么又要来租房子呢?

陆云青想哭,他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沟通能力有问题,怎么每个女孩都不肯相信这房子是租来的呢?难道一个房子真的这么重要。

对于女人来说,房子的确很重要,这不仅是一个男人实力的表现也是一个家的象征,有了房子才会有家,有了家才有女人想要追求的幸福与温馨。

下次有空的时候,还是把房东拉过来与她们解释一下为好,省的她们一直问这问哪,陆云青无奈的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