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久洛阳军营寨中的漏洞变得越来越多,张辽和高顺再如何强悍也只是一人,不能分身堵住那么多的缺口。WWw。QuanBeN-XiaoShuo。COm他们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只有:分兵,分兵,再分兵。

部曲的百人长已经全部派光了,他们率领着下面的兄弟们与外面意图闯进大营的华山贼寇做着殊死搏斗。虽然现在洛阳军还可以勉强抵御敌人的攻击,可是再等一会时间,木栅被全部放倒的时候,他们就连一点点的优势都没有了。

营前的木制大门的控制权现在争夺的也是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高顺的近八百部曲全部集结在营门周围,趁着对方没有完全将寨门砍开的时间里,尽可能的利用人数优势多砍杀些敌人。

高顺不断呼喝着身边的兄弟们做好防御,不要给华山贼一点机会进入营中。一边策马不断的在寨门两边的木栅旁游走,只要见到有人想要从空隙中钻进来便上前一枪结果他的性命。

随着木门后面传来的巨大挥砍的声音越来越密集,整个大门现在已经满是千疮百孔满身伤痕,陷阵部曲们不但要拼命斩杀从空隙中杀进来的敌人,还要留意对方从外面伸进来的长兵器的攻击。饶是他们装备齐备武艺高强,在这种形势下也不免增加不少损伤。

正在洛阳军苦苦支撑的时候,从木门外面传来一人大喝的声音。然后只听一声巨响木屑纷飞,营门本来就已经不堪重负,此时在大力的作用下轰然而倒失去了最后一点防护作用。

营门处此时立有一人一马,此人在渐渐消退的灰尘中慢慢显露出身形。华山军听到巨响无不欢声雷动士气大振,而洛阳军则面如土灰般看着眼前这位巨力怪人。

他身着青丝绑甲腰系黑色丝绦,双手拎着两个比人头还要大上几圈的铁锤,一条粗长的锁链缠绕在脖颈之上。不错,此人正是华山军的首领阎峰。

“没想到董贼手下也有如此强大的部队,看来我们以前真的是小看你们了。不过既然我今天来到这里,便一定会完成此行的目的的。”阎峰双锤平举极力向营中眺望,似乎是在寻找左将军的营帐一样。

这个时候他身前冲过来三名手执长枪的陷阵部曲,他们似乎受到了羞辱一般拼着全力也要将阎峰击杀于马下。

三枪同时出手分插阎峰的脖颈心脏和肋骨,这三招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达到了一定水准,就连普通武将恐怕都躲不过这夺命攻击的。

不过阎峰之所以可以稳坐华山军第一把交椅,还是有绝对的实力和道理的。他见到迎面三人的攻击也不慌乱,嘴角上扬轻蔑的说道:“区区杂碎也敢在我面前讨死?”说着也不见他怎样用力便轻松的挥动大锤挡在身前,下一刻锤风骤起狠狠地砸在迎面而来的三杆枪尖上。

虽然说是三击,可是听起来却只有一声脆响,那三人便倒退着飞跌开去,手中只握着半截铁棍,那连着枪头的半截已经被阎峰的铁锤砸飞了。

“想退可没那么容易!”阎峰抖动铁链将一边铁锤抡起,霎时间风声大作阎峰方圆五米之内气压立时升高起来。

铁锤脱手而出,随着哗啦啦铁链的响动声,那柄沉重带有花纹的铁锤在空中划出半圈弧线,先后重击在刚才倒退飞出去的三名陷阵部曲身上。只听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那三人身在空中还没有落地便丢了性命,看他们原本坚固厚重的胸甲此时也凹了一大块,深深的陷入了这三个人的身体当中。

“孩儿们给我往里冲!”阎峰双锤向前一挥,他身后的华山贼见到首领如此厉害,不由得士气大振鬼喊着向守在门前的洛阳军杀去。

刚才那一幕情景全部落入张辽和高顺的眼中,可以一挥之下杀死三个陷阵精锐的人,他的实力是多么令人害怕啊。天下间除了吕布之外恐怕再没有一个能与眼前这人一争高下,看来从前身处洛阳还是鼠目寸光了,这几日出来才发现,原来天地之大武功高强之辈竟然如此之多。

其实这一切都是他们多虑了。大家看到现在也能清楚,华山军其实是一支打着匪旗的正规军,他们由一个神秘的组织所供养,军中的战士无不是从小便被挑选出来接受训练。阎峰,王洋和何江三人也是众人里面资质最好的,再加上招式巧妙头脑灵活,于是此刻便成了一股颇具威胁的力量。(关于华山军的详情内幕,今后还有涉及,现在的惊鸿一现都为了一个人的霸业梦想,后文还有赘述这里就不多说废话了。)

阎峰两柄大锤左右飞舞,所有挡在他马前的士兵无不被其击飞武器力毙当场。潼关上的骑兵此时已经休养多时,看到华山军竟然突破防御冲进寨中,于是在副将的高声呼喊下齐齐上马奔营门支援而来。

阎峰虽然可以杀出血路进入营中,可是华山军在其身后却遇到洛阳军顽强的阻挡,除了几个紧紧跟在阎峰马后的贼兵之外,剩下的人与陷阵精兵展开了短兵相接的殊死较量。

高顺知道阎峰进营是为了寻找晓峰的,既然他人都不在那么就算将大营送给贼首折腾又能怎样?所以高顺也不去抵挡阎峰,只是在营门附近率领手下部曲尽可能的将敌兵挡在外面。

处处是刀来枪往的砍杀场面,营门附近的尸体已经摆得密密麻麻。无论是华山的悍贼还是洛阳的精兵,只要是想在战场上活下去的,就只能不停的挥动自己手中的武器,用对方生命的终结来换取自己短暂的喘息。衣甲上的血液永远都不会凝固,原本嫩绿的草地上此时已经变得又滑又腻,踩上去靴子便会陷在红色的泥土中,拔出来都是一件非常费力的事情。

张辽一身银甲此时也变成了血红色,左肩上的伤势虽然不重,但是在身体不停的摆动下,伤口处没有一时不传来阵阵痛感。银枪挥出直刺入左侧一名华山贼的咽喉中,剩下的几人看到破绽挥刀向他玩命的攻击而来,张辽咬紧牙关右膀较力挑起尸体,然后长枪挥动下将死尸狠狠地向那几人身上砸去。

这是第多少人了?四十七还是四十八……张辽只觉得身边的护卫数量越打越少,自己的体力也在飞速流失着。虽然敌人也是如此,可是他们仍然像是不要命一样往自己身前冲,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信念支撑他们战斗到这样长的时间的。

营外喊杀阵阵,营内一骑左突右进竟然没有一个人去阻拦他。这人提着双锤心中奇怪异常,照理说营门失守应该全寨之兵尽起才对,为什么现在大寨中却好像一个人都没有呢?

况且战斗时间已经很长了,那个素有武名的左将军却一直没有露面。随着时间的推移,阎峰更能确定对方是一个胆怯之人,以前洛阳中盛传的什么虚假谎言的确是不能让人信服的。

正在阎峰于军寨中如入无人之境的时候(现在洛阳军全部调到前线,营寨中确实没什么人手了。)从前面匆匆的传来一阵马蹄声音。阎峰心中一喜,知道此时出动的很有可能就是董旻和他的亲兵了。

正在阎峰停马观望的时候,在眼前出现数百名轻骑的身影,领头一将全身黑色铠甲长相倒也堂堂正正一表人才。不过阎峰看到对方装束心中不免失望,因为眼前的这些人根本就是潼关上的守军,刚才中了自己埋伏的也是这些倒霉的家伙。不过现在他们在此堵住自己,难道是想凭借他们那点实力螳臂当车不成?

“我知道你们都是潼关上的守军,深更半夜不好好扼守官道,何必来趟这场浑水呢?今日阎某杀入营中只为取那董旻首级,如果识相的话就给我乖乖让开,否则别怪大爷我手中双锤翻脸无情!”阎峰也不正眼去瞧对方,只是看着自己手中的铁锤,好像在欣赏什么优秀的艺术品一样。

潼关副将知道此人厉害,从前朝廷不知道派过多少有名将领前去征剿,可是最后的结果无一不是死在此人的双锤之下。可是既然已经来到这里,临阵退缩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为今之计也就只能尽量拖延时间,利用手下军兵来消磨对方士气了。

副将挥手前指,从他身后杀出十余骑骑兵。他们虽然平时疏于训练,可是以多打少的经验还是相当丰富的。这些人都是从军一两年的新兵,不知道对方厉害也实属正常,副官拉马向后退去,他慢慢的隐入军中心中祈祷这十几个人不要死得太快了。

阎峰见到前方竟然有十几人挺枪向他攻来,于是抖开铁链抡圆铁锤大喊一声:“大胆受死。”然后铁锤飞速出手兜起一阵飓风。

铁锤顺着自己的轨迹向最右侧的一名骑兵砸去,那人见到如此巨大的武器来袭,不免心惊肉跳拼尽全力横起长枪去架。可是在锤枪相接的一瞬间,他终于明白自己的防御有多么可笑,巨响过后枪身应声而断,两截断枪随着巨锤的带动一起插入了那人的胸膛之中。

一声闷响右侧那名骑兵便被撞倒马下,头颅与地面顷刻间碰在一起,身下立刻迸出万朵桃花。其他的骑兵虽然心中害怕,可是距离已近招式齐出,此时再想回头恐怕是绝无可能了。

“备弩!”副将看到对方如此恐怖的实力之后,咬牙切齿的对身后骑兵说道。那些人虽然双手战抖内心恐慌,可是仍然从马侧摘下硬弩绞上弓弦,近五百支弩箭不多时便齐齐的对准了对面的华山贼首。

冲在阵前的十几人现在已经与阎峰战在一处,枪影闪闪锤风猎猎,尽管潼关守军占了人数上的优势,几乎是完全将阎峰围在当中不停的挥枪攒刺,可是这十几人的疯狂进攻竟然不能伤到对方分毫。

弹开左侧三枪,阎峰右手急挥铁锤飞出正中一名想要抢攻的骑兵面门,那人一声不吭头骨破裂身子一侧倒在马下。飞出的铁锤好像有灵性一般,在铁链的轻轻带动下,眨眼间又回到了阎峰掌握之中。他用这种方法已经轻松击杀六人,剩下的七人虽然抵抗顽强,可是想要杀死他们也就是说话间的事情。

正在双方杀得兴起的时候,忽然从阎峰身后的寨门处传来凄厉的号角声,阎峰心中一惊知道这是遇伏的信号。他抡开双锤拨马转身就跑,因为到了此时他才意识到为什么在军营中找不到董旻的踪迹了。

刚才遇到潼关守军就应该想到,其实在最初的时候,自己截杀的只不过是从潼关上赶来的援军。洛阳军的伏兵从最开始就根本没有出现过,难得对方可以忍住到现在才出手,双方激战已久此时出击是消灭自己的最佳时机!

正当阎峰陷入思考自责的时候,突然间身后一阵紧密的弓弦响动的声音,他心中大叫一声不好,没想到刚才只是一个分心,竟然把自己陷入如此危险的境地当中。

数百支弩箭取得是共同的目标,在如此密集的箭雨之下阎峰又能否逃脱性命呢?

ps:兄弟们啊,票票,点击,收藏……大家有没有见过一个作者不计报酬的努力写作的?我已经力争把每一个章节都写得尽量好看一些了。

只有一点点的心愿,可以往自力更生榜里挤挤,满足一下本人的小小虚荣心。如果大家看得比较满意,就有票砸票,没票宣传啊。感谢,感谢……一万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