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峰昨夜就在想当日的宴会是不是已经导致曹操会来献刀,于是命令府中门房只要曹操一来,就在第一时间赶快通知自己。WWw!QUanbEn-xIAoShUo!Com(小说)

果然次日天刚大亮便收到下人通禀,说曹操已经进了养心居。

晓峰早就收拾好了装束专等曹操上门,一听到对方已经来了,连忙打开房门撒开脚丫子拼命的向养心居跑去,刚到院门就一头撞到正向外走的吕布,吕布看到晓峰神色匆匆连忙说到:“贤弟为何如此匆忙?”

“吕兄为何不在房内保护董卓安全,我听说曹孟德来了。”晓峰连忙询问。

“噢,到也无事。”吕布轻声笑说:“曹操马驽,董卓命我去挑选一匹西凉好马给他,莫非这里有诈?”吕布做事机警,又知道晓峰的真实身份,所以连忙转头想要回去看个究竟。

晓峰看到吕布面露焦急一把将其抓住说道:“吕兄千万不要冲动,你要与天下英雄争锋全都落在此人身上,并且董卓此次无警无险不必担心,只要你速去将马匹选回便可。”

吕布听晓峰这样一说,想到即将可以与各路豪杰在战场拼杀,不由得热血沸腾,于是点了点头向将军府的马厩走去。

再说曹操见到董卓把吕布支走以为是上天庇佑,于是就想趁此机会将董卓杀毙于七星刀下。可是董卓素来以勇武著称,虽然曹操也是一时豪杰,但是心下惴惴终究不敢下手,正当他犹豫之时忽听门外传来一个人的声音:“孟德今日拜访竟然不派人会我,是不是不将小弟放在眼里啊。”

门帘一阵响动晓峰走入房中,曹操一看心中更惊,刚才一个董卓已经不好对付,现在又多了一个不知底细的董旻,看来今天确实不宜狩猎,还是找机会赶快溜吧。

晓峰看到曹操脸色有些发白,就知道他今天是不会再动手了,于是走上前说到:“不知孟德今日来此何事?”

董卓倒在塌上休息,听了晓峰的话也坐起身来说:“孟德来此有段时间,可是尽是说些无关紧要的话,我知道孟德必有要事,现下无旁人在侧,孟德不妨直言。”(小说)

曹操心中大苦,心说我这次本来是想干掉你们,如果干不掉就马上回老家发兵打你们,将你们兄弟大卸八块,可是这件事情我能说么?

“不如由我来猜猜如何?”晓峰微笑说到:“我听说近日孟德兄重金购得一把宝刀,名叫“七星”,我正在想孟德久居朝中并无大敌,购买此刀意欲如何呢?今日看到曹兄胸前鼓鼓才明白其意——”晓峰卖了个关子,打眼向曹操看去。

曹操一听晓峰竟然知道刀名,心中暗叫不好,看来昨夜密谋之事此人尽知,自己一直就对此人严加防范,没想到最后还是棋差一招功败垂成,到底是反抗还是顺从,曹操心中虽乱可是左手已经缓缓伸入怀中。

“义父大人,奉先已经将马匹选好了,就在院外等待曹大人试骑。”正在曹操想争个鱼死网破的时候,吕布又从外面走了进来,曹操见此情形万念俱灰,心说天不佑我董卓兄弟就令我难以抵挡,再加上一个吕布岂不是活要了我的命么。

晓峰知道吕布关心自己安危,所以早早便回。其实他看到曹操动作虽然有些害怕,可是心中却坚信曹操不会动手,现在看到他动作嘎然而止面如土色,知道应该为他解围了,于是上前两步从曹操怀中掏出宝刀说:“孟德有何难为情呢,你本来就想将此刀献于大哥,那就赶快拿出来,我们又不会责怪曹兄的一片美意。”

曹操刚才神情有点恍惚,所以任凭晓峰伸手入怀也毫无反应,这倒不是说此人胆小无用,可是身怀利刃被人点破,并且周围三大高手环视之下,曹操就算有通天的本领又能如何,只好默不作声争取一个好态度,希望可以宽大处理了。

可是晓峰出人意料的将刺杀转为献刀,并且还趁其他二人不注意的时候眨眼向曹操示意。曹操何许人也,虽然他心中也奇怪晓峰令人费解的举动,可是这却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不得不去抓住它。

“属下听闻丞相接连几次遇袭,心中甚为挂念。所以遍求名器以图献给大人防身之用。”曹操连忙顺坡下驴跪倒在地说道:“可是怀有利器惹人怀疑,所以刚才孟德一阵犹豫不知当否将其拿出,既然董大人帮忙将之取出,那么孟德便再无嫌疑了。”

董卓听后大喜,他从晓峰手中接过宝刀仔细观看,见其刀长尺余极其锋利,于是高兴的将其收下。

“大哥,既然孟德有宝刀相赠,那么不如让我带他去看看奉先挑选的宝马是否神骏。”晓峰得到董卓的同意后,便拉着曹操向外走去。(小说)

“董大人今日再次助孟德解困,曹某感激不尽。”曹操这次不再矫揉造作,出了养心居向晓峰一鞠到底。

“孟德乃是人中豪杰怎能如此?”晓峰赶快还礼说道:“如若适才孟德非要动手,那么不知曹兄要如何施为呢。”

曹操面色一红说到:“虽然大人武名在外,可是据我所知却无人见过您真正出手,而那董丞相吕将军都是名垂凉并多年的英雄。如果实在逼不得已的话,曹某会第一时间想方设法擒住大人,然后再劫持大人逃离洛阳。曹某连续两次受大人解围,本应自刎相谢,可是当时事态危急,万望大人能够原谅曹某的冒犯之心。”

现在的曹操虽然也够机智聪明,可是由于年轻还是稍显耿直了。晓峰听了这番话心中不由得捏了一把冷汗,心说:真是好人有好报佛渡有缘人,今天要是自己想改变历史就此拿住曹操的话,那么按照他的理论自己必然遭殃。当日宴会之上曹操与袁绍过招,晓峰已经看得一清二楚,虽然他不算是什么一流武者,可是蓄势待发之下拿住自己那简直就是手到擒来。挟持自己要挟董卓,历史上曹操是成功的逃离了洛阳,自己作为人质就算不死恐怕也要受到虐待了。

果然是救人者自救也,晓峰想到这里连忙引曹操到院内试马。

“孟德此来其实是为了寻找口实离开洛阳吧?”晓峰摸着那匹西凉好马说到。

“这……”曹操看着晓峰,不知道对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孟德乃人中豪杰,稍加磨练必可成为一方霸主。”晓峰将缰绳交到曹操手中说到:“孟德听我一言,既然心中有了趁势崛起的打算,那么就赶快回到陈留实施吧,等下我会着人书写缉拿你的榜文,这样你才可以堂堂正正的回去,召集各方名士完成心中的梦想。”

曹操听完有点傻眼,他心说这个小子不会是疯了吧?都说莫要放虎归山,斩草务必除根。这人怎么还蹿拢自己发兵打他啊?是不是平时没事闲得闹心,拿我挑事玩呢。

“这……不知大人究竟何意,万望可以直言。”曹操心中忐忑的说道。这个小子太诡异了,让曹操看不清楚他心中到底有什么想法,虽然这两次救了自己,可是曹操却感觉面前有一个更大的陷阱等着自己去跳,一瞬间他发兵反攻的设想有些动摇了。(小说)

曹操心中灵光一现,低声说道:“莫非大人想要更进一步?”曹操说的比较隐讳,现在晓峰无论声势还是权利都远远低于董卓,因为他从来都不控制一点实权,这在外人眼中便是董卓对晓峰的一种打压,如果晓峰想操控军政那么必须干掉董卓,显然这次曹操又想歪了。

“孟德兄何时有如此顾忌了?”晓峰见到曹操现在有些犹豫,心中着急得说到:“虽然我替你解去一围,可是董卓吕布也是精细之人。你如若献刀为何不将它交给下人拜上名帖?身怀利刃神色慌张怎能不让人起疑,就算孟德不趁现在离开,等到董卓觉醒之时仍要到处拿你,到时候孟德如果没有尽快回到陈留起兵反抗的话,恐怕你一家老小都要受到牵连,我想孟德也是一个聪明人,今后的路该如何走下去,难道还要我来提点你么?”

曹操听了晓峰这番话,更加确定自己掉入了此人的圈套当中,而且现在的形势还是不得不起兵反抗了。曹操现在终于明白被人算计是什么滋味了,明明看到眼前是个坑,可是后面的利刃逼得你紧紧的,你只能一边面带微笑一边说着谢谢,然后两眼一闭跳进坑去。面前这人怎么能想出如此的计谋呢?

由于曹操生在朝中看惯了尔虞我诈,并且晓峰的表现确实出人意料让人不可思议,以上种种原因导致曹操认为,事到如今只有弃洛阳归陈留,散尽家财招募贤良士兵来抵御董卓的追捕了。并且最好是能拉到几个有力的帮手助阵,那个袁绍不是经营了很久么?倒不如找他帮自己顶一顶。

曹操想到这里暗自打定主意,他跨上马背说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曹某今日深有体会。既然大人如此看得起在下又连番解救,那么今后但有驱使曹某竭尽全力去办,今日一别我想再见之日不会太久,请恕曹某就此别过。”说着就要拨马出府。

“孟德人中龙凤,今日一去必定一飞冲天,无论现在你如何想我,可是几年之后你再回首看来,方能明白我的一片苦心。曹兄应当速去不要回头,一个时辰之后我当派人通缉于你。”晓峰在曹操旁边拱手道别。

曹操微一点头心中欲哭无泪,一个时辰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跑掉。想到这里曹操一夹马腹抖动缰绳,那马匹嘶鸣一声向前跑去,从此曹操便被“逼”出洛阳,开始了他波澜壮阔的一生。

晓峰看着马背上渐渐消失的背影,心中暗念:“曹操,你一路走好。”

转身回到养心殿,董卓和吕布在一边谈论着什么,董卓见到晓峰回来笑声说道:“孟德这把宝刀确实是一把利器,作为防身之用最好不过。”说着从身后墙上拔出一把宝剑,刀剑相碰只听嚓的一声,那剑便从中而断切口平整,而七星宝刀却连一点缺口都找不到。

“贤弟随我日久,帮助提点之时甚多,我现在越加发现不能没有贤弟从旁协助了,这把宝刀虽然名贵,可是我愿转送于你,如果遇到危险也可凭此自保。”董卓将宝刀递给晓峰。(小说)

其实晓峰从第一眼看就想着法子怎么向董卓讨要,这下人家自愿送出还有什么客气的呢?他拜谢一声便接过七星宝刀揣入怀中。

“对了,曹孟德现在人在何处?”董卓突然想起曹操来。

晓峰右手轻拂着前襟轻声说道:“孟德啊,他……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