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公刚才的举动似乎有些不妥……”周颀跟在晓峰后面小声嘀咕着。Www,QuANbEn-XiAoShUo,CoM(小说)

“有什么不妥的,都是一群好色无用的老混蛋,就算得罪他们我也不怕。”晓峰在前面犹自快步走着,心中稍微有些没底接着说了一句:“再怎么说还有大哥给我撑腰,我怕谁啊。”

霍颜跟在后面大声附和着:“主公今日之事最对我的脾气了,本来那些家伙就讨厌,要不是他们在朝中也算有头有脸的,我早就上去揍他们了。一群窝囊废,还敢和主公抢女人到底想不想活了……”

梅英暗自偷笑轻轻拉住霍颜示意他赶快住嘴,霍颜声音转低又嘀咕几句才肯作罢。

“什么跟我抢女人?”晓峰摆摆手扭过脸对周颀说道:“公修,前次我从宫中带出来的宫女们姿色上品,并且年岁都轻。为什么极力让你挑选一个娶回家,可是你死活就是不答应呢?我也知道你眼光高,今天这个兰姑娘无论人品长相都不错,你要是喜欢我帮你撮合撮合怎么样?”

“小周子的心思我们兄弟最了解。”霍颜本来转低的声音突然拔高了两度:“他的意中人可算得上是有名的才女了,只不过凭这小子的身份地位,也不知道人家能不能答应这桩婚事。”

周颀低声微叹突然间无精打采起来:“上次相见也是匆匆一面,我对此人挂念,也仅仅是因为她冲我这边微笑一下而已,我们连话都没有说过。不久之前她的父亲被征调入京作了大官,我知道希望从此就更加渺茫了……不过主公不必担心,公修无论如何都会全力为你出谋划策,小子的婚事希望几位休要再提了。”

晓峰知道此人生性倔强,所以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对了公修,你刚才说什么不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晓峰岔开话题询问道。

“董将军近日接连遇袭,明显是在朝中招惹到什么人,所以才招致报复。而主公今日在宴会之上又羞辱在场所有嘉宾,这样做不但四处树敌并且对将来的大业有所不利。”周颀言简意赅,晓峰是聪明人又怎么会听不懂呢。

“公修此言差矣,大哥现在在朝中威信渐高,反对势力也在暗中跃跃欲试。”晓峰心中再次咒骂了一次王允那个老头子,王允就是那些反动势力的佼佼者。“而那些中间势力正持观望态度,如果我们这边示弱,那么这些人将会义无反顾的站到我们的对立面,意图推翻我们。所以我们现在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强调我们的强大,让那些原有的敌人决心动摇,将那些处于萌芽的势力扼杀在摇篮之内,这样我们才能最大限度的自保。”晓峰伸出右手坚定的说道:“这个乱世只有拳头才能说明一切。”(小说)

霍颜听了攥紧手来低声自言自语:“主公的拳头太小,我这么大的拳头怎么没啥用处呢?奇怪……”

周颀听了之后蓦然想了很久,然后微微点头说到:“看来主公是看准天下将要变化,所以才会毫无顾忌的得罪那些官员,公修虽然不知未来如何,不过既然主公有了迎接乱世的准备,那么我们也只有全力辅佐主公平定天下了。”

平定天下?开什么玩笑,这个世道有什么比自己的命更加重要的?且不说计谋百出的曹操仁义为先的刘备还有那个江东孙郎这些厉害角色,就是那些譬如袁绍袁术公孙瓒等普通的二三流货色,哪一个手下没有一方疆土数十员知名大将?自己现在文的只有周颀一人出谋划策,前段时间还吵着要罢工;武的也只有梅英霍颜这种连名字都没听过的哥们带兵,想逐鹿天下这个玩笑是不是开得有点大啊。

“公修志向远大实在令人佩服。”晓峰扔下一句匆匆而逃。

“大丈夫存于世上当扬名立万,我周颀虽然不才却也想出人头地,为周家增光添彩,哎主公慢点走等我一会……”周颀在原地发表着豪言壮语。

晓峰转过身子说:“公修这点不必担心,周姓有名气之人多不胜数,周润发,周星驰,周杰伦,周笔畅,大米粥,八宝粥,皮蛋瘦肉粥……自然不需要你再尽那微薄之力了。”

周颀跟在后面不满的说道:“主公莫要拿我开心,怎么大米粥也算是我们周家之人?倒是皮蛋瘦肉粥听着耳熟,瘦肉知道皮蛋却不知道是何物?”看着周颀那认真的表情,晓峰也不由得轻声失笑起来。

一行人边说边笑回到将军府,而王允那边的宴会也行将结束。

宾客散尽王允拉住数人前往后堂,他见左右没有外人突然掩面大哭起来。众官见此大奇问其缘由,王允一边哭一边说道:“董卓欺主弄权,今日他兄弟二人视满朝文武于无物,社稷旦夕难保。想高祖诛秦灭楚方有天下,谁至今日竟要丧于董贼之手,所以哭也。”

众官听后皆哭,唯独骁骑校尉曹操大笑说:“满朝公卿夜哭到明,明哭到夜能否哭死此二人耶?吾笑不为别事,笑众人无一计可杀董卓耳。”(小说)

“无计?”王允眉头一皱放手露出脸来,那两片袖子一点水渍都没有,感情刚才是干打雷没下雨。

“孟德此言差矣,老父这里有妙计数条,可惜苦无施行之人,我见孟德有勇有谋不若……”王允从背后掏出一把刀来,刀鞘上镶嵌七颗宝石,刀锋微出满室一阵寒光。

曹操心中早就对王允这种两面派的作风有些不满,现在一看他早有预谋心中冷笑,他一把抢过宝刀放在手里不断地把玩说到:“想我曹某也是好武之人,平日遍寻不到趁手兵器,没想到司徒大人有心替我寻此利器,如果在下连番推托不免有些做作,所以只好愧受了。”说完将那柄短刀收在身上。

“孟德怎可如此!”王允伸出右手想去讨回,可是转念之间又把手缩了回来。

“我之计策乃是有人假意献刀,然后趁董卓不备将其刺杀于刀下,既然孟德受了此刀,那么说不得要去冒一次险了。”王允一脸笑容让人看了不由得心中一阵发冷。

曹操轻笑一声说到:“司徒不是有妙策数条,为何偏偏选其难者?我早知袁本初到了渤海,这半年时间里厉兵秣马招募贤良,已经托人携密书于大人,商量讨伐董卓的对策,既然有如此强大外援,那么司徒还有什么担心的呢。”

曹操掏出宝刀轻轻抚摸说道:“董卓平日侍卫众多,更有吕布常常伴其左右,其弟董旻更是令人难以捉摸之辈,若说深藏不露也绝不过分。并且此三人的关系非同一般,我看今日之事董卓竟然完全庇护其弟的所作所为,国之大敌明眼看去乃是董卓,可是董旻也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孟德不是胆怯,而是怕就算杀了董卓,那董旻借乱而起厉害百倍,形势更加难以控制。”曹操扶案而起对王允抱拳说道:“明日我便到将军府中会会董氏兄弟,若有机会凭此宝刀将此二人一起击杀当然是好,如果天不佑我,那么我只好学本初一样回陈留招兵以图一战。”

王允心说:好你个曹孟德,说的倒是那么好听,把我的宝刀也拿走了,其实就是想逃离这个是非之地罢了,你们在外面都有自己的封属,把我们这些老头子扔在这里提心吊胆的,你也想得出。

不过他脸上还是挂着笑容说到:“孟德果有此心,天下幸甚!”然后亲自酌酒祝曹操可以顺利逃离洛阳。(小说)

曹操喝完酒与众官拜别而去,王允看见他离去的背影,知道朝廷里又少了一个年轻有为的武将,今后不靠自己的努力看来是不行了。

董承见曹操离去起身说道:“今日本来我还想一力撮合兰姑娘和董旻的亲事,谁知道这个小子如此骄狂目中无人,既然这样我也不再做两面不讨好之事,这么大的便宜还是给了别人吧。”

王允摆手而笑说到:“其实鱼已上钩,适才我听大人说过当时的情形,原来董旻匆匆从后花园返回竟然是因为遇到了兰姑娘,这可真的算是机缘巧合了。当时那人看似无礼却句句为兰姑娘争辩,走时越是不去看她越代表那个小子心中喜欢,怕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并且那最后一句话说得大有情意,我想兰姑娘或许也已经心动了吧?”

“难道是……”董承拍着脑袋说到:“适才在下已经听过最优美的曲调了……”

“可是此人当时明明没有见到兰姑娘,说出这种话来就更令对方感动,怪不得王司徒说鱼已经上勾了呢。”董承慢慢说道。

“此人看似无心可是却比任何人都难对付,就是因为他平时深居简出,朝廷上的事情也很少过问,所以我们才忽略了此人的存在。”王允语气突然降低说道:“今天这招甚为厉害,乍眼看去好像是对兰姑娘颇为不敬,可是实际上却最大限度的讨好了对方。或许此人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

诸人低声商议良久才散,王允端着茶杯呆坐在那里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忽然间他眼中精光闪烁,嘴里喃喃自语道:“大汉终于要灭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