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过几日司徒王允突然派人来请,说是今天是自己的生日,由于平日受到董卓关照所以下书相请,求董卓务必带同晓峰吕布一起前往赴宴。wWw、QuanBen-XiaoShuo、Com(小说)

晓峰接到口信之后心中不由得琢磨:王允不是在董卓退居长安之后才跳出来的么?照理说现在他应该只敢在下面搞搞小动作,比如说唆使曹操献刀之类的。像这么名目张胆的邀约,莫非是想公然挑拨三人的关系?

不过自从晓峰来到汉末一切历史都是按部就班,没有一点点发生错位混乱的,所以就算王允有什么居心也绝对不会在此时发动,既然别人全意相邀其心拳拳,那么可能真的就是一次宴会罢了。

想到这里晓峰连忙让人帮忙更换装束,然后拉上周颀梅英霍颜同董卓汇合。

“贤弟此次为何坐车不骑马呢?”董卓展开笑容和晓峰说道,自从那次从城外归来,雪儿对董卓的态度也有一些改变,不但幽兰院中不再限制董卓的出入时间,并且因为那个救回来的小女孩的缘故,让原本话少的雪儿也开朗了起来,董卓见到美人有如此大的转变,于是对她的照顾更加着心费力,不但将那个女孩收为养女,并且还请来洛阳有名的老师教导弹琴识字,完全忘记了自己曾经下令杀光村民的事情,可以说那个被雪儿起名为“小雪”的六岁女孩成了这件事情过后唯一的幸存者。

晓峰知道董卓心情愉快在逗自己开心,所以脸上微微一笑不再答话,其实自从上次自己骑过那匹白马之后,整个将军府的马厩中已经再也找不到适合他骑乘的座骑了,总不能堂堂一个左将军还要挑那些未发育完成的小马来骑吧?传出去笑也笑死人了。

况且上次惊险的经历告诉晓峰,无论什么时候也不能麻痹大意,因为敌人现在都隐藏在暗处,一个不好的话就是被杀身死的下场。

所以要说安全的话,哪里能比得上周围护卫四立,壁板都是坚硬铁板的马车呢?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情况,晓峰打定主意要长期霸占这辆车子的使用权了。

吕布骑在赤兔马上一声不吭,最近由于晓峰的财力援助让他可以一展抱负,几个月的时间吕布已经在凉并两州招募到大批部曲,配合上自己独特的训练方法,吕布此时已经拥有了一支足以撼动天下的队伍。

经过晓峰一再解释,说不久之后大乱将至,只要再熬上一段时间便有机会与天下豪杰一争高低,吕布这才按耐下心中无穷的战心积极筹备,不断的招兵买马训练属下,只要时机一到便要趁势而起一战扬名。

马上车内三人各怀心事,洛阳城再大王允的府邸也是顷刻便到,这个时候司徒府外也是宾客云集,可是大家看到董卓兄弟的车仗之后,纷纷避让怕惊了车马担待责任。况且董卓现在位高权重,生杀提贬一句话而已,所以百官此时无不拜于道左请董卓先入。(小说)

王允见了董卓连忙上前招呼:“今日老夫贱降,谁料得将军亲自登门,小小地方粗鄙不堪,还望大人多多包含。”

“哪里哪里,王司徒乃是朝廷肱骨国家栋梁,平日里本将军想来叨饶却无机会,今日适逢良辰我又怎么能不给王大人面子呢?”董卓说完大笑着与王允携手步入宴会厅中,晓峰和吕布相视一笑,互相谦让着也跟随前面二人走了进去。

董卓一干人落座之后王允随即宣布宴会开始,一时间莺歌燕舞不绝于前,筝箫管竹不绝于耳,董卓一边开怀畅饮一边与王允说话,晓峰来到汉末可算是吃尽了珍馐美味,看惯了绝色美人,并且在他的心中对王允这人并不特别喜欢,所以今天宴会上完全提不起精神,简单吃了几口菜肴之后便坐在当地昏昏欲睡起来。

王允为人圆滑事情办得是面面俱到,他看到晓峰此时无精打采,似乎对自己的精心安排并不在意,于是附在晓峰耳边说道:“想必寒舍准备太过简陋,所以大人感觉无趣,可是蔽宅后院一处花园景色别致奇花异草别处罕见,如果大人有雅兴的话我可以派人带路参观。”

你这个死老头不会想害死我吧?晓峰看着眼前这个面带笑意的白发老者想到:难道后院安排下了什么杀人手段,只要我一落入陷阱便会被干掉?这几次董卓遇刺让晓峰行事无端的小心几分,可是表面上晓峰却微笑推托道:“我只不过是最近身体疲惫,没想到竟让司徒大人误会了,这里碧人舞姿优美歌声圆润实在令人难以离去,不如我就在这里欣赏表演吧,等宴会结束我与大哥吕兄一同前去参观花园。”

反正历史上董卓此时是怎么也死不了,只要自己什么事情都拉着他的话,那么安全系数肯定能增高不少。不过晓峰转念一想,自己扮演的这个董旻也是在董卓死后才受到株连,那么岂不是自己无论怎样嚣张都没有事情了?并且现在董卓还未倒台,王允说什么也不会先向自己下手的。

想到这里晓峰豪气顿生,他连忙起身说道:“既然司徒大人邀约之心甚诚,那么我现在便去看看到底此处到底有何不同。”

王允本来看到晓峰推却心中微感失望,正在想办法如何能勾起此人的好奇心,可是没想到晓峰说变就变让人猝不及防,王允含笑命人带晓峰前往后院,心中却因为抓摸不到晓峰的想法而有些失望。

晓峰在府中家丁的指引下辗转反侧终于来到后院,原来这里竟也是一处优雅的景致,院中梅花开得正艳,虽然天气寒冷可是池中竟也没有结冰,到处的冰雕雪琢一片梅园胜景,让人心中不由得一阵舒爽清凉。

这个时候从院中凉亭里传来隐隐琴声,初时就像珠落玉盘丁冬作响,后来曲调突然拔高犹如千军万马相互搏杀,最后声音渐渐低沉而消,一曲弹罢令晓峰这个不懂当时音律的人也不由得鼓起掌来。(小说)

“曲逢知音殊为难得,不如请亭外之人进来一叙若何?”说话这人的声音竟然不输于琴声,如果不亲耳听到真的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如此优美的声音。

圈套!妈的这一定是个圈套!晓峰心中暗自咒骂王允,一招美人计竟然用到自己身上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为什么自己刚刚进院琴音便正好响起,况且美女不是受到惊吓之后都会掩面羞愧而走么?这人又有什么理由邀约一个从未见过之人呢?

晓峰虽然也是怀有色心,不过此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容易知足,现在府中秀儿雁儿两人相处日久感情越加纯厚,而房中六名绝色丫环也是各有其能竭力博取自己的芳心,虽然晓峰至今仍在竭力把持自己,没有与任何一名女子发生关系,可是像是这种日子仍然会让他感到很快乐。

所以今天王允无论在凉亭之中安排何人来引诱自己上钩,晓峰也绝对不会再向前迈出一步的。

“姑娘一曲下来婉转优美,紧张处令人血脉喷张,舒缓处使人消弭沉醉。今世得闻如此佳音已然是在下偏得,适才冒昧打扰姑娘抚琴已是不该,如果贸然相见又不免唐突美人,在下家中还有俗事未尽,不如改日有缘再见。”说完晓峰转头便要离开院子。

“莫非董大人嫌弃小女相貌丑陋,故此急切离开?”声音渐近,那人竟向晓峰这边慢慢移动过来。

还说这不是美人计?你这个该死的老不死的要死不活的臭王允,你要用美人挑拨离间也做的像一点好不好?为啥我还没有看到对方,人家就知道我是谁捏?想来那人也应该是一个绝世美女,要不然王允决不会拿出手的,莫非这个女人就是貂蝉?

想到貂蝉晓峰就更加想逃跑了,因为这个女子简直是太厉害了,据说她一笑倾人国再笑倾人城,美人的杀伤力对于自己来说简直是太巨大了,如果真的见了她一面,万一一个不留神被其引诱,最后豁出命来与董卓大火拼起来,最后先挂掉的人肯定是自己。

所以晓峰想到这里连忙鄙视了一下自己薄弱的意志力,脚下稍停说道:“听姑娘声音就知道是一个典雅绝美之人,只可惜在下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怕见了姑娘克制不住自己冒犯于你,并且姑娘身在司徒府中与王大人必有渊源,与其得罪二位不如现在离开,在下有不当之处还望小姐海涵。”

说完晓峰不再给对方勾引自己的机会,脚底生风一溜烟的跑出了后院返回宴会厅中。(小说)

王允看到晓峰如此急切的返回脸色稍显惊讶,他看到晓峰脸色尴尬也不过来询问,过了一会歌舞渐渐进入**,卫将军董承起身说道:“洛阳福仙居中有位超卓美人,据说此人才貌双绝琴棋书画无不精通,今日乃是司徒大人的寿诞之日,于是我派人前去邀约此女前来献上一曲,没想到对方竟然答应了我的请求,看来也是众位大人今日有福气可以目睹佳人,倾听美曲了。”

董承刚刚说完“福仙居”三个字,满堂文武无不露出色授魂予的表情,后来听说此女今日竟然来到此地,更是彼此欢呼雀跃击掌相庆,晓峰虽然去过几次福仙居,可是每次不是醉酒就是短路竟然不知道兰旭清之名,现在看到周围人夸张的表情,晓峰不由得挠挠头表示不理解。

王允听了之后拊掌大笑:“原来老夫今日竟然如此有面子,不但两位董将军前来相庆,就连兰姑娘也肯为大家助兴,吾愿已足大慰平生啊,赶快将兰姑娘请进来,不要让美人久等了。”

原本还甚为喧闹的宴会一瞬间寂静下来,所有的人摒住呼吸目不转睛的望向门口,一阵环佩相击的声音由远及近,从门外走入一位超凡脱俗的绝色美人,秀眉如黛双目含情,她只向两侧微一点头含笑示意,所有的人便觉得此女是在同自己打招呼,美女的破坏力已经覆盖到整个大厅,等到大家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坐在琴边准备弹奏了。

哇赛!真的好漂亮啊……晓峰一边赞叹美人如此多娇,一边心中拼命回忆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此人,洛阳城……福仙居……兰旭清……莫非上次自己见到的就是这个女子?旷古幽兰旭日东升芙蓉出水,人如其名人如其名啊。

王允见到大家都在苦苦期盼,于是大声说道:“兰姑娘此次赏脸为老父祝寿,实乃本人三生的福气,诸位大人倾慕姑娘之名久已,不若就请姑娘开始吧。”

兰旭清微微点头,然后一对玉手从袖中伸出抚在琴弦之上,指尖只是稍微拨弄那琴边发出一串流畅丁冬的声音,这个时候已经有几个人大声叫起好来,随即满庭之人也鼓掌附和竭尽谄媚之能。

晓峰虽然沉迷于美人的容貌当中,可是平生最不屑的就是向美女溜须拍马,他见到曲调甫一开始就有人击掌赞叹,如果这样下去一首曲子估计很难顺利进行,他转头望向吕布看到对方微微摇头大有不以为然的意思,就知道这个三国名将和自己是一个心思。

“诸位大人。”晓峰拍案而起打断了喝彩之声,满堂之人的目光现在全都集中到他的身上。

“虽然我不通什么音律,没有各位那么高深的学识,可是我也知道应该对每一首曲子表示尊敬。如果像你们这样出声打断,曲不成曲调不成调,那么就算演奏之人能为再高,他所奏出的也绝对不是一只完整的乐曲,而是几个不连续音符罢了。”晓峰面露不满的说:“我知道大家垂涎于兰姑娘的美貌,所以想拚命表现自己以图博美人一笑,可是难道从中打断便是对她的尊重了么?”(小说)

晓峰刚才回座之前心中就因为王允给自己下套生气,现在看到朝廷之人如此表现,不由得将心中怒火一下子爆发出来。

“或许我说的话大家会不以为然,觉得我这是在故意抬高自己,不过我告诉你们,真正的音乐要靠心去体会,而不是眼睛。”晓峰说完向王允微一抱拳说道:“感谢王大人今日款待,适才在下已经听过最优美的曲调了,现在留在此地徒惹众人耻笑,在下身体有些不适,在这里先告饶回家了。”

说着竟也不再去看兰旭清一眼,袍袖一甩便离开了宴会大厅,周颀梅霍三人见状连忙追随出去。虽然晓峰心中对兰美人也是非常喜爱,可是他知道如果现在做什么的话,无疑会让人以为自己在讨好人家,与其被人非议不如赶快离开。并且自己府中美人不少,虽然不像兰旭清这样典雅大方,可是温柔可爱处也别有一番情调。

吕布见到晓峰说话离去,心中对此人的感情不由得更进一步,因为晓峰刚才所说的话,正是吕布心中所想,只不过吕布没有当众指责大家罢了。

吕布起身向王允微微一鞠,然后昂然阔步追晓峰而去,一堂的俗人怎配和吕布坐在一起欣赏音乐呢?

“司徒大人莫怪。”董卓起身说道:“小弟就事论事,绝对没有指责之意,望诸位不要介怀。”董卓这个意思倒是在赞同晓峰说的话是对的,满庭之人听后面色不由得有些尴尬。

“今日打扰诸位雅兴,唐突了美人,几日后我与吾弟专程上门赔罪,自此告辞。”说着董卓面带不满之色在身后侍卫保护下离开了司徒府。

这三人的突然离开让所有的宾客面目无光,王允老到干练说几句笑话将此事轻轻揭过,接下来兰旭清再次演奏之时竟然真的是鸦雀无声,等到一曲奏毕所有人才鼓掌喝彩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晓峰那几句话的影响。

此时在众人之中端坐一人,他眉目紧锁似乎在想着什么,身边一名文官凑过来搭话说道:“孟德莫非以为此曲不妙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