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一早,看着营帐周围还躺着昨夜宿醉未醒的士兵,晓峰不由得哑然失笑,幸亏现在董卓刚刚进京没树立什么敌人,要不然随便来一只队伍就可以血洗董卓这十几万士兵的大营了,不过汉室威严仍在现在倒也不会有人在洛阳附近行凶生事的,但是今后这一点可要必须注意了。Www,QuanBeN-XiaoShuo,CoM

回想到早上起床的时候身上盖的毡毯的时候,晓峰心中就升起一阵幸福的感觉,自己昨晚很肯定的是并没有拿什么东西遮盖身体,那么这就一定是那两名美女做的好事了,本来在现代有点落寞的晓峰竟然在汉末找到了一丝温暖,这可是他连做梦都不敢想象的,看着她们两人相互依靠在矮塌边沉沉睡着,雁儿那长长的睫毛还不时地抖动一下,微微上扬的嘴角绽开甜蜜的笑意,显然是正在做着什么好梦,看到这里晓峰心里好像吃了蜜一样甜。

晓峰掀开帐门往外看了一眼,两边的守卫虽然有些疲倦但还是忠心耿耿的站在那里保持警戒,看着他们俩微红的眼圈和略显稚嫩的样貌,晓峰有些为他们这样的行为感动。

“两位小哥辛苦了,现在我已经醒来天也大亮,你们还是回营安歇吧。”晓峰看着这两个年轻人说到。

那两个士兵看到晓峰和他们说话有些吃惊的样子,他们连忙躬身行礼说:“大人帐外怎可无人守卫?我等是奉了郭校尉的命令前来保护大人,除非我们死去不然的话必定维护大人周全。”这番话从古人嘴里说出来完全是发自肺腑,多了一番真诚少了十分虚伪,并且看着这两个人年纪尚轻不像是李儒贾诩那种老滑头,所以说话间晓峰竟然觉得非常感动。

“今早我见到大帐四周也有人影,他们是否都是奉命来保护我的?”晓峰看着眼前这两人询问道,这个时候他才认真的打量着面前这两个青年。

“我们其实都是郭校尉身边亲兵,郭校尉说大人乃非常人,所以此次共调出二十名铁甲侍卫分昼夜两班守护,虽然我们和那些将军相比实力略有不足,可是身为西凉铁卫的我们就算是豁出性命也要确保大人安然无恙,郭校尉极少服人董将军是一位,大人是第二位所以我们不会让大人受到一丝一毫的损伤。”说话这人高大魁梧一张国字脸,浓密的眉毛在眼睛上面连成一条直线,就是现在所说的“一字眉”,大眼睛高鼻梁厚嘴唇,一眼看去就是一个忠肝义胆的人物。

另外一人长得倒是颇为秀气,高身量四肢健壮有力,瓜子脸两眼间有一颗麻子,嘴角边有一粒痦子,虽然是这样但是却与五官搭配极为合理,如果不是看他包裹在铠甲下隆起的肌肉,此人穿上文士服恐怕比李儒的样貌还要顺眼三分。

“不知二位怎么称呼?今后如果有事招呼也方便一些。”晓峰微笑着冲着他们说。那个长相秀气的拱手回答说:“小人姓霍名颜,因为我们不是出生在大户人家,所以至今仍无人题字,大人今后有甚吩咐只管称呼小人做霍颜即可。”

“小人姓梅名英,大人可唤小人为梅英。”那个粗壮汉子也随后答道。原来这些人都没有字号呢啊,虽然晓峰也有心帮他们起两个,今后彼此称呼起来也比较有礼貌,但是一来自己不是这些人的直属长官如果贸然题字有些越举之嫌;二来自己初到这里对古代人的字号并不了解,万一没起好今后遭人记恨岂不是得不偿失?并且刚才他们说这次郭汜派来的有二十个人,万一他们都缠着自己给他们起字号,那不是要想破脑袋了?所以还是不要自己给自己添麻烦好了。

“那就劳烦二位将所有的人叫过来,我有话想对大家说。”晓峰微笑着对他们说到,那个壮汉梅英听后瓮声瓮气地说道:“大人今后使唤我们只管吩咐好了,如果再说“劳烦”此类的话被人听到会指责我们大不敬反而麻烦,郭校尉已经把我们拨给大人统领,今后我们这二十人就是大人的亲卫,只要大人一声令下我们赴汤蹈火在所不惜。”说着向晓峰作了一个揖之后就转身招呼同伴去了。

霍颜脸色微微一红然后对晓峰说到:“梅大哥性格直爽心里藏不住话,所以刚才有什么失礼冒犯的地方还希望大人海涵。”他虽然不知道晓峰的真实身份,但是在那个朝代不但每个郡守刺史手中握有私兵,就连他们手下的将领文士下面也有一些部从家丁,那些忠心耿耿的家兵一般都是作为那些长官的亲卫队出现,这些人只是拼命的想扩大自己手中实力,在作战的时候可以获得战功得到赏赐然后再扩大势力,可是像郭汜这样的把手中精锐往外送的可是绝无仅有,所以这些人也可以推测出晓峰的地位在军中非同小可。

“没有关系。”晓峰笑了两声说:“此人一看就是忠义之士,今后防卫事宜还要二位多多操劳,等下我想便装到洛阳城内转转,不知道这样做合不合规矩。”早就听说洛阳城是汉末最为繁华的都市之一,再过不久估计就要被战火洗礼毁于一旦,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在那发生之前去游玩一番,看看那里比起电影连续剧中的繁华景象有多大差距。

“虽然洛阳禁止各地私兵入内以防叛乱,但是如果大人要便装前往的话应无问题,等下梅大哥回来我们二十人便简装只配兵器跟随大人身后便可。”霍颜略一沉思后说着。

“不用那么多人保护,再者你们已经劳累整晚已经很疲倦了,只要给我两三人就好了太多人的话不免招摇容易生事,现在洛阳天子已还四方守卫的犹如铁桶一般,安全应该是毫无问题的。”晓峰其实一点都不了解当时的社会,虽然洛阳是汉末的首都,但却是品流最为混杂的地方,街边混混集市恶霸到处都是,无论是小偷小摸的喷香迷人的拦路抢劫的暗地敲闷棍的,只要是给官府上了孝敬钱,那么他们简直可以在洛阳城内横晃,并且这些人只打外乡人的主意,就算有两三个护卫都不放在眼里,只要不是当官的不是大的士族一律照抢不误,连这些人都可以逍遥法外就更别说那些大官手下的家丁了,如果稍一个不留神那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霍颜心里一边奇怪晓峰的不喑世事,一边强烈要求增加保护人手,晓峰实在推辞不过最后结果是,霍颜和梅英加上昨晚没有当值的十个护卫一共十二人,一同保护晓峰进京游玩。其实这些人也没有到过洛阳,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发生的话,这应该算是一件美差了,昨天上面又发下每人两贯的赏钱,虽然昨晚没有和大家一块戏耍狂欢,可是今天能看看大都市的繁华胜景也算是得到一些补偿了,更何况洛阳城中最大的酒楼“福仙居”远近闻名,里面的名酒“仙人醉”更是名声在外,如果可以顺路品尝一下首都的美酒佳肴总比苦守军中好得多吧?

要知道如果没有长官的命令私自出营那可是死罪,如果有幸到洛阳城中游历一番,今后在兄弟面前也有谈资面子了。这个时候梅英带着十几个人来到晓峰眼前,他们听到霍颜说到要入京游玩的时候,虽然没有欢呼雀跃但是那种欣喜之情溢于言表,而昨夜当值的八个人虽然此时十分疲惫,但是他们强烈要求要一同前往,这可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如果错过了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碰到。

晓峰看到他们饶有兴趣跃跃欲试的样子,也不忍心拒绝他们的心意,于是他点点头同意这次所有二十人一同陪着自己游玩京都,一定要看遍美景吃尽佳肴。虽然晓峰此举有些尊卑不分,但是西凉军本来就是性格爽朗好交朋友之人,并且他们远离文化中心与异族交战多年,眼中只有勇士朋友,对于那些忠君爱国的礼法反而不知何物,这就是为什么董卓刚刚进京就企图控制朝廷,而曹操袁绍此类豪杰却迟迟不敢下手的原因,像是他们那些久居皇权中心的人,那种对皇帝效忠不得反叛的思想已经根深蒂固,就算他们有这个心思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了。

晓峰转身回帐取出二十块金子来,让霍颜梅英给大家分分,他不知道汉代末期虽然货币单位极为混乱,特别是以铢钱为首的铸币在民间已经广泛制造了,并且最近战乱连连黄巾起义刚刚压制下去,物价飞速上涨已经是斗米斗金了,不过像是黄金这种昂贵的金属与朝廷正规铸币之间的兑换比率还是非常高的,如果是普通大户私自采集的金子纯度大约在百分之七十左右,就是这样低纯度的黄金也可以兑换铜钱一百贯,像董卓军中这种高纯度的金锭如果在大的商号则可以换到一百三十贯以上,他这二百两金子发下去那可就是两万六千贯啊,每个人一千多贯钱相当于七八十年的俸禄和赏钱了。

当然这些西凉军平时打家劫舍也会捞到不少好处,可是像晓峰这样一出手就是每人十两黄金的,那可是绝无仅有的。这些人本来就已经归属晓峰调配,并且这个新主人一下子就打赏了这么多金子,所以每个人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为这个人办事,只要自己有了功劳那么赏钱可比跟着别人屁股后面抢老百姓强多了。

晓峰其实也不知道这些金子的价值,不过他就算知道了也不会为刚才的行为后悔,因为他对待朋友本来出手就大方,况且今后自己的生命安全就全靠这些人保护了,那么为了大家今后的关系出发,适当的给大家些甜头还是理所应当的。

看着大家都兴高采烈的样子,连那些昨夜守夜的侍卫也是精神焕发,晓峰笑着让他们赶快去吃早饭,然后留出一个时辰的时间给霍、梅等人休息,等下天大亮了再一同前往洛阳也好,晓峰从前经常熬夜加班,他知道虽然一时的兴奋会带给人暂时的清醒,可是时间一长还是会产生强烈的疲倦感的,所以不如先倒头睡两个小时,然后精神状态会好上很多。

梅英霍颜看到这个新上司如此关照自己兄弟,心中也是一阵的高兴,于是他们迅速分成两伙其中十人围在晓峰帐外守护,另外十人则向自己的营帐跑去,准备休息一下精神等会到洛阳好好玩乐一番。

帐外的吵嚷声把帐中的秀儿雁儿吵醒,她们侧耳倾听竟然听到这个晓峰大人准备到洛阳城中游玩,喜欢热闹玩耍的雁儿悄悄的对秀儿说:“姐姐,那个人好像要去首都洛阳,不知道他会不会带我们两个人一块去呢。”

看着她脸上向往盼望之情溢于言表,秀儿虽然心里不敢肯定但是嘴上还是不好让这个可爱的妹妹失望:“那个人应该是要游玩的,像你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只要开口一央求他一定会答应的。”

雁儿脸上一红轻轻的抓着秀儿的痒肉说:“秀儿姐总是取笑于我,明明你自己也非常想去,偏偏让我去说,再者你长得比我美丽十倍,要说还是你去说吧。”他们两人一时间笑做一团互相挠痒起来。

晓峰从帐外进来的时候两个美女连忙停手害羞的不断搓着衣角,她们两人心里面都是十分渴望着能到洛阳去见见世面,可是却偏偏在这个人面前不知道怎么开口,现在这种锦衣玉食的生活已经是让她们梦中偷笑了,更何况她们不知道晓峰要到洛阳会不会有什么重要事情,如果带着她们岂不是处处增添麻烦么?

“你们不要坐在那里了,赶快收拾收拾等会吃了早饭带你们去洛阳玩玩。”晓峰看到秀儿雁儿脸色微红衣衫不整的坐在那里,连忙转过身收拾东西准备等下见识一下洛阳的风土人情,金子拿了几块找了件文士长袍,这时候两女也站起身来帮助晓峰更换衣服,她们听到晓峰这么痛快地答应带自己出去玩,于是伺候得也更加心甘情愿,虽然她们还是青春少女看了晓峰的身体有些面红耳赤,但是转念一想今后早晚还是要跟着此人的,于是慢慢的动作越来越快速熟练。

晓峰开始的时候本来也是害臊推托,但是怎么耐得住这两个女孩子执意要为自己更换衣服,如果是男人的话我想此时都会乖乖的任由两位美女摆布,只不过晓峰在被人家更换衣服的时候十分害羞,只是象征性的让她们二人替他换上了长袍,而裤子什么的反正也是被遮在里面换不换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在现代人的眼睛里在女性面前袒露上半身也没什么关系,所以偶尔被人服侍一下也是不错的享受。

梳洗完毕两女自己也简单的打扮了一下,虽然现在她们还没有什么珠宝佩饰,军中也缺少胭脂水粉,但是秀儿雁儿两人本来就是穷苦人家的孩子,从小都是简单装扮惯了,所以就算是只是略一收拾也有一股清新的自然美,农家有女貌倾城,淡妆薄抹亦宜人。

辰时已过巳时未到天已经完全大亮,晓峰和二女简单吃完朝饭出门一看,霍颜梅英等人已经收拾完毕,所有人都是一身劲装腰胯马刀一个个看上去威风凛凛气宇轩昂,豪华马车也早已备好晓峰知道军营离洛阳城估计还有一段距离,所以不多说什么轻轻一跳钻进车厢,那两个美女本来平时就经常劳动身体轻盈,就算无人搀扶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梅英霍颜两人坐在前面驾车,剩下的十八人分别跨上战马紧跟其后,董卓大营层层叠叠每过一处都要检查询问一番,幸亏梅霍二人早有了郭汜发给的腰牌,不一会一行人便出了军营东门向洛阳进发。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