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在汉末算是一个最繁荣昌盛的城市了,因为皇宫建在此处所以不少豪富商贾聚集于此,货物的飞速流通也使得居住在洛阳城周围的人家慢慢富裕起来,当时可谓是天下大户十有五六皆出于洛阳城中。WWw、QuanBeN-XiaoShuo、cOm外地来的士子为了谋求一官半职也迁居此地,洛阳城内住户在四面八方文化的熏陶下,竟然也家家识字户户读书,人人说话摘章引句俨然成风,所以洛阳不但是汉末的经济中心,并且在文化上对整个国家也有相当大的推动作用。

晓峰一行人在城门口等了半天也没进到城里去,因为每天进出洛阳城的人数简直是太多了,虽然霍颜梅英也可以掏出董卓的令牌让城守通融一下,可是晓峰特意嘱咐一定要低调,他不想让别人过多注意自己这些人,如果可以安安稳稳的看看景色吃喝玩乐那不是更好?

刚才在城门外等待进城的时候,晓峰就已经仔细观察这座都市了,外城四周的城墙都是用青砖建造高度达到了十米以上,这要是按照现代的建筑标准也就是三层楼还要高,城墙上旌旗遍布每一个箭垛后面都有数名盾牌长枪弓箭兵守卫,因为这里很难想象会有敌人进袭,所以那些士兵每个人都松垮垮懒洋洋的站在那里,一看就是心不在焉的样子。

城门口的十几个士兵飞扬跋扈,他们见到普通百姓就会翻看包裹,对每个要进城的人都顺走些东西当作孝敬钱,有些经常出入洛阳的百姓都会特意准备几十铜板,对于这样“懂事”的百姓城门的士兵便会放松检查,很快将他们放进城去。

当然孝敬钱还要看衣服身份作相应的增减,一个普通百姓几十铜板也就对付过去了,但是如果是一个外乡衣着华丽的商人,没有个三五贯钱是没那么容易进去的,如果碰到哪个不通世事的实在人,那么不好意思不但扣下货物禁止入内,而且还把人带到一边好好“搜查”一番,直到那个人“幡然悔悟”乖乖递上银子为止。

本地的商户出入城门则没有那么麻烦,他们每家每户都有一块牌子,上面刻着自己家店铺的字号,因为洛阳城基本上所有的商家背后都有一个强力的靠山,所以守城军无论如何也不敢去动这些人的,并且这些老板们吃完了肉也知道给他们留些汤汁,每月都会有一定数量的钱送上去,所以对于这些商家出入城门则会方便快速很多。

当时这种事情大家是习以为常,不但皇帝想方设法搜刮老百姓的民脂民膏,就连朝廷官员也千方百计的巧立各种名目从百姓身上刮掉最后一层皮,那些租给佃户土地耕种的士族们也是增大抽头,最后苦的还是百姓。那些靠天吃饭的农民如果赶上一个好年份还可以勉强度日,如果光景稍差就必然没有了活路,前几年四处招灾在层层盘剥之下老百姓实在没有了希望,才纷纷揭竿演变成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黄巾起义的,这归根究底还是朝廷不顾百姓死活照成的。

“大人,马上轮到我们进城了。”梅英掀开帘子对晓峰说到:“我们还给这些小兔崽子们钱么?”他们刚才在城外等着的时候早就把那些强取豪夺的事情看了个清楚,洛阳城就是不一样,连抢钱也有个名目说法,这要是搁到我们西凉看上什么直接踹倒砍死就拿走了,前面那几个小姑娘看着挺漂亮的,怎么光调笑两句摸摸屁股就放走了,要是咱们的话早就直接拉到一边做老婆了。

不过刚才在路上的时候晓峰已经对他们千叮咛万嘱咐,现在是在洛阳品流复杂势力交错,万一一个不好就不知道得罪了哪个王公大臣,现在董卓刚刚进京实力还没有完全铺开,所以最好少生事为妙,大家为了可以安心玩乐,并且晓峰今后也算是自己的主公,所以这些西凉铁卫就算是心中有些不以为然还是尽量扳住自己,不给这个新的主子添乱子。

“你们身上有没有零钱?”晓峰看着梅英说:“你们先把身上的铜钱拿出来给这些城守,等会进了洛阳城吃饭喝酒买东西我会钞。”晓峰身上除了十两一块的金子外是一无所有,不过他可不知道单单这一块金子,够一户中等人家吃一辈子的,贫富差距如此巨大,汉朝灭亡也不是没有它的道理的。

这些人身上都带着昨天发下来的两贯赏钱,准备等下到了洛阳玩耍时使用,虽然这两贯钱对于一户普通人家已然不少,可是相对于这些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西凉军来说简直是不值一提,更何况今早这些人都已经得了晓峰的黄金,并且他们又听说入城之后所有花费都由他付账,那么权衡下来这些人是有赚没赔,所以顷刻间二十个人凑出四十五贯铜子,有的人在高兴之下还多拿出一些。西凉军虽然心狠手辣杀人如麻,可是到了关键时候人人都是很大方的,远没有中原南方人那样斤斤计较,他们认为抢来了钱就是要花出去的,要不然钱对于他们还有什么用处呢?

“这位大人。”梅英客客气气的把那四十五贯钱捧到一个小队长模样的军士身边,“我们家的主人这次带着家眷到洛阳游玩,所以还请大人通融一下。”梅英的话已经说的很和蔼了,这要是换成霍颜绝对达不到这种效果。

不过那个小队长对梅英的四十多贯钱连正眼都没看一眼,他歪着嘴呲着牙拿着腰刀冲着马车指道:“谁那么大胆,到了城门口还坐在车上不下来,这规矩还要不要了?”然后他招呼着几个士兵来到马车边将帘子掀了起来,光线射入车中一阵香气扑面而来,在车厢中端坐着一男两女,那个男的也没看清长什么样子,这几个城门兵丁将目光都呆呆的投向了秀儿和雁儿身上。

“呦……”小队长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声音,听起来要多恶心有多恶心,“原来这里面有两个小美人啊,赶快出来让大爷们看看,如果伺候得我们高兴就让你们早点进城去。”他的话顿时引起周围那几个士兵的一阵**笑,在他们眼里只要没有通行木牌的人都没啥背景,虽然晓峰身边有二十个带着武器的侍卫,不过这个年代的大门大户都有自己的家兵,尽管这人的随从带的多了点,但是他们认为晓峰顶天是个土财主,洛阳的守城军最喜欢欺负这些没权没势的富人了,因为从他们身上榨的油水最多。

其实他们也不是说特别看上了那两个美女,也不是说对那四十五贯钱不动心,不过善于敲竹杠的守城军知道应该用什么方法得到最大的利益,并且他们的上司在朝廷里很有势力,就算哪天得罪了外省官员也自然有人为他们出头,就因为这个原因才让他们如此无法无天的。

“大人,您通融通融这点钱大家买杯酒喝。”梅英虽然心中有些发火,可他还是向大家示意不要冲动,然后把那沉甸甸的铜钱捧到小队长面前说:“我们也是第一次来洛阳,什么事情都不太懂希望大人高抬贵手啊。”一向心高气傲的西凉军可以做到这份上已经算是不易了,可惜他们面对的是一群杀人不见血的老油条。

那个小队长一挥手将梅英手里捧着的铜钱全都打落在地上,其中有一些没有穿在一起铜钱滚得满地都是,他瞪着眼睛指着梅英鼻子骂道:“妈的巴子的,你那这点钱打发要饭的呢?看你们骑马坐车打扮得像个人样,怎么连人事都不会做呢?老子站在这里就是规矩,想要进城每人十贯马匹五贯,咱去了零凑个整你们一共拿五百贯就可以进去了。”

晓峰在车里一听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了,这个小队长还真是不吃亏,这凑个整自己就要多交将近两百贯,要不是自己不想把事情搞大早就让大家海扁他了,他不断的对自己说:沉住气一定要沉住气啊,现在可是在汉朝一个不好就要丢脑袋的。饶是这样他心中那气还是一股子一股子的往头上窜。

在晓峰正勉强压制着自己怒火的时候,那个队长接着说道:“看你们那个守财样,如果心疼那几个钱我们也不在乎,只要把那两个小娘们叫出来让我们玩玩也行,等我们过足了瘾马上让你们进城,要不然就把我们砍死这样不用花钱也能进城了,不过看你们那个熊样给你们两个胆儿,你们敢招呼一下试试?”

“打……”晓峰一个字刚出口就看着那个小队长惨叫着跌飞出去,眼尖的人可以注意到那个一字眉的大汉终于忍受不了小队长的挖苦,一脚向他裤裆撩去将那个一直挑衅的家伙踢得飞了起来,那些守城门的士兵从来都是欺负别人,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啊,所以他们看到队长被打全都抽出腰刀奔着出脚的霍颜而来。

洛阳的守城军平时本来就是眼睛长到脑瓜顶上,见谁都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样子,可是这次他们可是找错了对象,因为这次他们面对的是杀人不眨眼嗜血成性的西凉铁卫。

霍颜和梅英还没有示意动手,那些骑在马背上的西凉军就快速跳下马或踢或踹的将城门军打翻在地,对于那些能征惯战的人来说,这几个欺软怕硬的家伙简直是不值得一提,所以晓峰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些刚才还飞扬跋扈的守卫现在全部趴在地上哼哼着不起来,那个小队长一边往后爬一边嘴里面还不服软:“你这几个王八蛋,看我等会不砍死你们,还反了你们了。”

看着他那个令人恶心样子晓峰这个时候才终于继续说了下去:“打……得好,这群兔崽子欺负人竟然欺负到我头上了,瞎了你们的狗眼。”其实他心中现在也有些害怕,这可是殴打城守啊相当于现代打警察了,并且现在城门附近的百姓出现了混乱,有些胆子比较大的百姓围在一边观看,而那些胆子小的人早就趁机进入城里了,等下形势万一失控自己小命岂不是要搭在里头了么。

这个时候城门口出现了一队士兵,他们刀出鞘弓上弦遥指着晓峰的马车和二十个护卫,只要带队长官一声令下那四五十个弓箭手就要发射了,霍颜梅英他们见状纷纷拉出兵刃与之相对,秀儿雁儿看到这番情形不由得吓得缩在车厢角落里瑟瑟发抖,谁能承想本来是好好的一场出游竟然闹出这样的事情,看样子这些守军是不肯善罢甘休的。

“你们好大胆子,竟然胆敢在我面前舞刀动剑的?”晓峰知道这个时候如果示弱必然理亏,在这个时代里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谁有权势谁就可以横行霸道,当然这种权势有时候也是需要一些虚张声势的。

“我告诉你们,我可是西凉刺史的弟弟,昨天我大哥刚把天子从阉党手中抢回来,今天你们就敢招惹我?我看你们长十个八个脑袋也不够砍的,我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赶快滚,要不然有你们好瞧的。”晓峰一番话显然起到了效果,那些弓箭手听了之后都慢慢合上弓弦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刚才那个被霍颜踢翻的小队长此时终于爬了起来,他一边往城门口后退一遍叫嚣着喊道:“不要听他胡说,这些人连牌子都没有还敢冒充董刺史的弟弟?大伙只管给我招呼,出了什么事情我负责。”

晓峰扶着车辕跳到地上,他就在大家众目睽睽之下一步步的走到那个小队长身边,霍颜梅英此时也跟在他的身后以防不测,让众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晓峰二话不说迅速的一脚准确地踹在那个人下阴上,这和霍颜刚才出脚的部位竟然出奇的吻合。说来这个小队长也是倒霉,他根本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青年说出脚就出脚,并且他们这些洛阳军平时就疏于训练,要不是手里有武器说话吓唬人恐怕连普通的农民都打不过,加上刚才霍颜那脚有点阴损令他意识有些不清楚,所以这个嘴里扎扎呼呼的人居然又中招了,并且出招的还是一个没学过一点功夫的现代人。

晓峰虽然偷袭得手,不过这脚却没有霍颜那么狠,这个队长只是被踹倒了而已,并没有飞出去那么夸张。晓峰自己也没有想到这脚可以命中,不过他已经知道该怎么结束这场纷争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晓峰装作很霸道的样子一口吐沫啐在那个小队长的脸上说:“你们赶快给我让开,今天我只想进城玩玩,你们谁要是敢搅了我的雅兴,我让他后悔出生在这个世上。”

霍颜梅英此时也有点傻眼,心里合计你不是一路上都说低调低调的么?怎么你也动起手来了,看来现在不动用腰牌也不行了,咱也不能老是说说不拿出证据来啊,所以梅英从身边掏出董卓的令牌递给晓峰。

“你们这帮王八蛋看清楚喽,要是不服气带人进宫找我大哥评理去,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你们横行还是我们霸道,别人怕了你们可是我们西凉军可不把你们这群熊包放在眼里。”晓峰大声嚷完昂首挺胸就往城门口走,那些守城的士兵们你看看我,我瞅瞅你的都不知所措。晓峰一声“滚开”之后,那些士兵们竟然气势完全被压制住了,乖乖的收起兵器向两边散开,梅霍二人见到主人有如此声势于是也兴高采烈的招呼大家上马赶车入城,平时受尽城守欺负的老百姓暗自欢呼,他们偷偷向别人打听这个“替民出气”的大人是谁,那些靠在前面的人自然听到了刚才的对话,于是洛阳城中一日之内传遍凉州刺史兄弟之名。

真悬啊,晓峰坐在马车里心还快速的跳个不停,刚才自己贸贸然冲向守军确实有些莽撞了,要是万一有一个性格粗鲁的家伙没被自己吓住,那么就算有人保护估计也是凶多吉少,幸好这些士兵还算“知书达理”,知道自己董卓大哥的实力雄厚不敢动手,要不然这条小命现在有没有都两说呢。

秀儿和雁儿此时分坐晓峰两侧,看得出来她们刚才都吓坏了,不过晓峰那“勇敢”的身影还是让这两位美女着实感动了一番,毕竟晓峰刚才的行为也算是为她们报了被人轻薄羞辱的仇,这两个小姑娘现在半坐半靠在晓峰身边,心里还在回想着在城门口发生的一幕幕情景,一想起晓峰站在车前责骂那些士兵的样子,秀儿心中竟然丝毫不觉得那些言语粗俗,反而感到这个男人有如此胆量豪气确实与常人不同,那颗本来就爱意泛滥的心此时又怦怦的跳个不停。

在马车外的霍颜梅英等人虽然脸上看不出什么,可是心中却对这个新的主公更加佩服,这些人只是知道这个年轻人地位尊贵,可是谁承想此人竟然是董卓大人的弟弟,虽然以前就听说过这个人可是却从来没有见过面,今天一见之下觉得虽然这个人身体清瘦好像是个文弱书生,可是他不但出手豪爽而且性格火爆确实有种董老大的风范。于是这些天生喜欢结交勇士的西凉士兵们都觉得这个新主公神秘莫测,如果跟着他绝对是威风凛凛大杀四方。

车上车下的人都有着自己的心事,这些人进城之后向洛阳城中最繁华的地方走去,他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后此时尾随了两个刚才被西凉军打倒的军士,他们偷偷摸摸的跟在马车后面一路沿途做着什么记号……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