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日后,星月学院演武场。

清晨之时,中间的某一座擂台之上,两个桀骜自信的身影伫立台上,彼此对峙。

其中一名青衣背剑男子,昂然挺立,嘴角含笑间,眼中战意悄然汇聚。

观其面目,赫然不正是薛鸣本人。

对面之人,白衣猎猎,约莫十八九岁的模样,面色看似平静,但其目光开合间却有锐利之光吞吐。

“我本不该轻易接受区区新生的挑战。但如果是你,却是让我升起了兴趣。尤其是如今突破到了轮脉境的你!”

青年目光深深的打量着薛鸣,言语之间,却是充满了期待。

“哦,周师兄竟然知道我?”

薛鸣闻听他的话语,眸子之中露出一丝意外之色。

原来,此时不是别的,正是薛鸣约战了一个名为周源老生学员,也就是天地人三榜总排名第八百的人榜学员。

当周源接到通知之时,知晓是一名新生要挑战自己的时候,对方当时便想要拒绝。

但发现是薛鸣要挑战自己之后,顿时接下了这个挑战。

因为薛鸣名声在外,学员报名之时,可是做出过惊人之举,拳打老届学员。

而且是以区区灵武境九重的修为,打败了轮脉境二重的老生,十分惊人而霸气。

“呵呵,数月前的举动,我也是十分佩服,岂能不知。”

“不过我要提醒你,李峰那种人,在老届学员之中都是垫底的存在,乃是排行榜的末尾之人。

如果今日你把我和他混为一谈的话,那便是你的不幸。”

“我的修为在轮脉境二重巅峰,比起你,要占了一丝优势,也罢,我就以八成功力和你较量。”

周源皱着眉头扫视了薛鸣一遍,不想占便宜的他,顿时想要让薛鸣几分。

“这倒不必,周师兄全力以赴便好!”

薛鸣却是摇了摇头,目光平静之间锋芒微露,竟是不想让对方让自己。

“很好!够狂,我喜欢。不过唇舌凭借言语狂,不知道你的剑,是否也有狂的资本。”

“血漫惊涛!”

最终周源先一步出手,血剑横扫,当空剑波鼓荡,如同劲浪洪流席卷而来。

一时间剑气波澜未至,周身锐利劲风呼呼,嗤嗤破空之声不绝于耳。

“锐风波流!”

面对第一招攻势,薛鸣却是不紧不慢,长剑抖动间,璀璨灵光澎湃间,一道锐利无比的剑气浪同样波荡而出。

嘭嘭嘭嘭嘭嘭……

很快两个力量虚空对碰,锐利劲芒炸舞,爆鸣阵阵。

一招已过,周源剑诀运转,剑身血光熠熠间,炙热无匹的灵力沛然流转。

“烽火焚虚!”

转眼周源身躯疾动,挥舞着灿然宝剑,霸道疾射而来,剑身吞吐的焚烈火芒,悍然而狂暴。

薛鸣和其长剑对碰,锐利剑芒铿锵炸舞间,顿时只感剑身炙热无比,难以忍受。

“风雪寒冽!”

瞬息间薛鸣知道不能坐以待毙,顿时沉喝间,剑身凝聚冷冽寒流,化为冰霜雪剑。

锵!锵!锵!锵!锵!锵……

一时

间,冰剑对炎剑,虚空之中璀璨火星爆溅,绚烂灵光不断爆闪湮灭。

两人你来我往互不相让,整个擂台都化作了冰火两重天的战场,触目惊心。

“幻流霸锋!”

瞬间二十多招对碰,两人谁都没能占到上风,转眼周源剑式再变,身躯竟是踩着玄妙步伐,不断地挪移间,带着锐利剑芒汹汹袭来。

一时间只见虚空之中不断有白衣持剑的身影闪动,弥漫四方,个个身躯舞转挥剑,带着霸烈锋芒,强势杀来。

锵!锵!锵!锵!锵!锵……

面对这般身法配合的迷幻剑式,薛鸣面色微凝,但很快却是沉稳以对,神风百变诀全力施展。

霎时间薛鸣长剑挥斩,不断迎击对方的同时,也在不断地挪移之中。

周源剑式幻影极多,迷惑人心,同时配合锐利剑攻,薛鸣只感压力甚大。

“烟雪红尘!”

面对步步紧逼,速度如风的攻势,薛鸣知道僵持下去只怕会有不好的变故,霎时间薛鸣身形舞转,长剑化出绚烂剑流,招式瞬息变化。

下一瞬只见薛鸣周身灵风舞动,与此同时风流之中道道冰寒霜雪滚滚缭绕,当空飘舞浮动,好似将一处方圆化为了梦幻的烟雪之地。

一时间,虚空冷寒之气弥漫,冰寒冻体,影响意识,风雪如烟遮掩视线。

周源只感周身冰冷刺骨,出剑的攻势速度顿时大降,同时眼前迷蒙,难以及时扑捉薛鸣的身影,瞬息间心中生出一丝慌乱。

然而薛鸣却在烟雪剑流弥漫之时,不断地挪移,更是让其难以把握自身的动向。

这一招不是别的,正是薛鸣所创的烟雪红尘一招。周身风流鼓荡,水属性剑招运转,化出道道如雾如雪的烟雪之气弥漫。

不仅遮掩视线,而且冷寒身躯意识,瞬息间让人无法扑捉出招者的身影。

“烈电撕空!”

就在周源心头觉得不妙之时,头顶正上方传来出招喝声,瞬息间只见两道璀璨电弧剑气,如同灵蛇,汹汹洞射虚空,霸道呼啸而来。

正是薛鸣猝然出现在前方悬空而起,长剑点指间,剑身上两道如同灵鞭的电弧剑气爆射而出。

嘭!嘭!

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击,电弧爆裂撕空射来,周源反应也算极快,但也只是匆忙以对,霎时迎空疾点两剑,嘭鸣爆响间,只感一股电流麻痹剑身,身躯大颤,急急地向后狼狈退开。

退开之后,两人隔着十多丈再次对峙,这一次周源的眼中首次流淌出一丝凝重之色。

薛鸣的烟雪红尘一招,确实是防不胜防,不仅遮掩视线,冷寒之气弥漫四方冰冻身躯,使得精神和肉体的反应,都会大大降低。

“喝!六剑杀空!”

然而这番受挫,却是激起对方更大的战意,霎时间剑式再运,周身化出六道和手中宝剑极为相似的六道真气之剑。

剑气化形,如同六把真剑环绕周身飞舞一阵,最终伴随着周源狂势大喝,剑气破空疾舞,汹汹杀来。

剑式出击,周源面色肃态,六道剑气之中暗藏神识之力,必须由他的神魂亲自操控。

嘭!嘭!嘭!嘭!嘭!嘭……

薛鸣惊奇于对方对剑气的操控之时,转眼剑气杀来,只得身动剑斩,神风百变诀配合四象剑诀不断地斩击周身,声声嘭鸣爆响间,周身道道夺目剑芒绚烂绽放。

一时间,出现了这样一个画面,一人舞动剑式,身如神风动,剑如游龙走,不断地挥舞周身,和六道仿若真剑在周身乱舞冲击的璀璨剑气不断地对碰,周身灵光爆舞不绝。

十多个呼吸过后,周源的剑气仍旧没能拿下薛鸣,反而是和薛鸣对碰次数太多,剑气大量溃散,转眼纷纷消散。

不过周源却并没有死心,同样的剑诀再运,六道新的真气剑再次出鞘杀来。

“风海无涯!”

然而再次面对同样的剑气杀来,薛鸣眼中银芒暴涌,眨眼间周身浩瀚风流卷舞,如海流漩涡般的沛然气旋凛然化形。

片刻间,六道剑气带着锐利剑光斩来,但却被薛鸣周身那磅礴无俦,如同坚不可摧的风墙的气旋瞬息挡下,不断地弹开。

周源不知道风海无涯气旋的厉害,每一次弹开,还要继续操控剑气冲击。

然而不过三四次的冲击之下,六道剑气灵光暗淡,很快就溃散当空。

“狂风剑影!”

以防破攻,薛鸣快速破灭六道剑气之后,瞬息转守为攻,周身庞然气旋一收,霎时身如狂风,剑如狂风,带着狂风剑式汹烈斩来。

只见薛鸣人剑前冲,剑式急点向前,周身带起狂风之势,狂风之中剑影弥漫,处处都是锐利破空之声,处处都是夺目剑芒,让人冷寒目眩,难以躲避。

嗖!

面对如此极速杀来的剑招,周源心中一紧,脚下急点,蹬地而退。

不过纵然是周源退却,但薛鸣却好似没有放过他的打算,仍旧是剑势如风追击而来。

“血轮空渊!”

薛鸣疾追,周源退却,看似薛鸣势如破竹,然而周源在退却途中,眼见薛鸣步步紧逼,顿时长剑翻空舞转划圆,霎时化为一招防御剑式。

蹬!

最终周源猛然踩破地面青石,凛然伫立迎击,此刻只见他身前道道血色剑影舞转,如同化出了一个剑气轮盘,散发着深不可测的灵力波动。

嘭嘭嘭嘭嘭嘭……

剑气对碰,气光爆舞当空,两人一攻一守,碰撞出最为激烈的战斗。

周源剑式如渊,泄劲之力非同小可,饶是薛鸣剑式如狂风席卷,仍旧是难以突破。

不过剑式防守之力虽强,但也在不断地消耗着灵力,最终攻防之态,演变为两人的持久力的较量。

嘭!

约莫七八个呼吸过去了,两人一气呵成的力量几乎同时消耗殆尽,最终左掌互击,灵力互震,彼此震退开来。

“不得不说,你让我很惊讶!但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对面而立,周源的眼中再次隐去了大量的盛气之光,反而升起更多的慎重之色。

“希望接下来的交手,能够不负你高手之名!”

薛鸣闻听对方的言语,嘴角微翘,周源越强,他的战意便越强。

一时间,一番凌厉出手,两人难分高下,反而各自激起最为盛烈的斗志,如同火焰熊熊燃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