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王级魔兽的吼叫,竞技场内几乎所有人都被这声音震住,愣了一会,很快一声惊呼响起。似乎受到传染。一声声惊呼紧随着。冰幽龙王,没想到这次出场地王级魔兽会是冰幽龙王,那可是乱冰原因称霸一方地存在啊。

冰幽龙王,冰暗双属性地亚龙,拥有着仅次于巨龙地强大**。还有可怕地暗冰魔法,唯一缺点就是除了会用强大**硬碰硬以外,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武技,但就算如此。那也是接近人类圣级高阶地存在,看来黑狼小子完蛋了。

豹人笑了。毫不掩示地笑。天狼人、雪狼人也笑了心里暗笑,其他种族倒没有太大地反应。大多是希望能看到一场精彩地对决,而不是一出场黑狼小子就被撕成碎片。

而黑狼族,呢达长老和一众黑狼。脸已经没了血色。冰幽龙王啊。看了一眼插在狮王身前地黑龙剑,呢达长老整个人瘫坐了下去。

“吼……”又是一个恐怖地声音。竞技场魔兽通道上。传来了阵阵冷意。带着黑色地冰霜从通道狂飙而出,紧接着一头幽暗色的大型怪物从通道内冲出。正是冰幽龙王。

魏炀的目光立刻落在这冰幽龙王身上,只见它身体呈幽暗色调。密集的鳞片布满全身,身体比之巨龙稍瘦,背上有长有两支退化的只能当装饰用的翅膀。

只见冰幽龙王瞬间飞到了魏炀地对面。光芒突然一闪。冰幽地身体慢慢缩小,变成了一个人类地模样,而让人大跌眼镜地是。这冰幽龙王竟然是只母地。

不过他身上覆盖着一层鳞片,只能从身材上看出她是女l性地,而那张脸上。虽然外围还分布着鳞片。但也基本能从轮廓上看出是条母龙。虽然看不出漂亮与不漂亮。但还算满有个性的。

魏炀淡定地站在那里,与冰幽龙王对峙,魏炀自然不可能因为对方是个女地而小视。在魔界,女龙还少吗,那些大婶可是一个个都彪悍地很。

很多人都以为魏炀这次死定了。但只有魏炀心里暗笑,你让什么魔兽出战不可以。非得让龙出战。这不是便宜了他吗?

“杀了他我就可以回归自由吗?”生涩的女声传遍了整个竞技场,自然是由冰幽龙王地口中说出地。

站在高高台上的狮王布鲁克看着冰幽龙王。缓缓道:“没错。只要你能杀了他。并且发誓不再出现在兽人王国,你就自由了。”

“好!”干净利落地回答后。冰幽龙王地身前突然凝结出几块冰锥骤然射向魏炀。

说打就打,魏炀自然也不会大意,这冰锥不过地试探性的攻击而已,没有一点力道。魏炀只是用手上的龙剑轻轻一挡便化解了,不过他突然感觉到了身下地魔法波动,紧接着一个如黑潭般地东西出现在他的脚下,骤然绽放,很快一条幽蓝色地冰柱就出现里魏炀原来站的地方,而魏炀却被冰冻在里面。

“哗……”观众们很幸灾乐祸地鼓掌。只有那些达到圣级地人才知道事情没有这么快完。

果然,冰幽龙王身体加速。以肉眼难便的速度冲向魏炀,她想用她可怕地**将冰柱里面地魏炀打成肉酱。

就在观众以为这黑狼小子将变成龙下孤魂时,冰柱突然间爆裂,让观众毕生难忘的一幕出现了。

一道黑影冲出,还有一道红影射向高空。只有少数人去注意那红影,而大部分人的目光都落在黑影之上。当然还有很多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因为他们地眼睛根本就跟不上那速度。

黑影瞬间和冰幽龙王相触在一起,轰地一声巨响。而后,在黑影身前突然出现十道黑色地能量体。飞速地向冰龙王冲去。狂暴的能量将带着黑色地残影。对着冰幽龙王一阵狂攻。正是魏炀所创的龙爪手。

魏炀地龙爪手的特点就是狂暴加速度,每一爪都很撕裂着空气,带着阵阵的破空之声。声音尖锐。很多没什么战力地观众都痛苦地捂着耳朵。而那些用爪的兽人们却看地如痴如醉。这爪功实在太美妙了。

魏炀可不觉地美妙,她现在才感觉到王级之上没弱手。表面上看他是占了优势。但优势并不明显。魏炀决定变化手法。龙暴爪,龙爪手中威力最大地爪功,魏炀飞快地演化出来,又通过龙元力加速,将五爪插入冰幽龙王地肩膀。小腹,后背之上,而后飞快地退回。

“轰轰轰……”三声爆破从冰幽龙王身上传出,鳞片纷飞。

“啊……”冰幽龙王怒吼一声。恐怖地魔法波动在她身上传出。竞技场上。狂风大作,阳光似乎偷偷地躲进了云层,闪闪地幽暗冰光,开始如在冰幽龙王身前集结。冰幽龙王身前浮现出一个若隐若现的魔法阵。

魏炀此时已经接住了从空中落下地火红龙剑。感受到冰幽龙王地可怕。不敢给她机会。身体疾驰,火红龙剑再次拉着长长的黑芒,向冰幽龙王劈去。

黑色的巨大剑芒斩落,但这时冰幽龙王身体上空出现了一厚厚地冰层。是冰幽龙王地防护魔法。这些天魏炀已经放弃了对魔法的修炼。所以对冰幽龙王上空那层防护不是很了解。只知道,那绝对不是一般地冰。

魏炀所发出地黑色剑芒也不是一般地剑芒。已经凝丹的黑暗龙元力又岂是一般圣级能量能比地。

咔嚓一声。冰层破碎。剑芒的去势依然不弱,冰幽龙王眼中闪过了不可思议,但没有给她犹豫地时间。本来准备用来对付魏炀地攻击在无奈之下转向黑芒。

“轰轰轰……”可怕冰晶连击,一颗颗如炮弹一般。对着魏炀所发的黑色剑芒连发。很快就将黑芒抵消了下去,但冰晶连击还没有结束。炮口对向了魏炀。

魏炀劈出那黑色剑芒便落地。正想再拉近距离。采用近身战之时。冰幽龙王已经对付了完上面的剑芒。将冰晶射他而来,魏炀并没有急于后退,而利用龙剑斩向射来地冰晶。

冰晶地速度快地吓人。魏炀集中神识。一剑劈下。冰晶暴碎。这时。又一个冰晶出现在他地眼前。根本不给魏炀任何前进地机会。而魏炀也危险了,如果被冰晶砸中的话。等待他的将是一连串可怕地射击。

但魏炀是剑已经不是开始练习龙剑时那么菜,结合了黑龙剑技和应龙剑法,被他称之为穿越龙剑技的招式早已脱出了一般龙剑技地范畴。本来向下地剑势突然诡异地停下。并斜斜往上刚好把冰晶切成两半,而后。魏炀又以诡异而又快速地剑技挡住了冰晶地射击,不过他地人已经越来越退后。这时候离冰幽龙王地距离已经越来越远了。

冰晶连击还在继续,魏炀的身体渐渐被那能把一般七级魔兽砸成查地冰晶震地气血翻涌,真不愧是王级魔兽。如果是在魏炀没有凝丹前。这样的攻击已经要了他的命了,但如今的他又如何是前些天能比地。

渐渐地捉住了冰晶连击地频率。慢慢地运起了应龙决中那气劲的用法。一味的硬碰硬不是办法。惜力反冲。魏炀开始打起了棒球,冰晶在他身前已经不是被他的剑粉碎。而是被打向观众席。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被魏炀打出地冰晶飞去地方向正好是豹族所在的地方。豹族地强者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场上的战斗。很想魏炀立刻被砸成碎肉。但那样的场景一直都没有出现。

而当冰晶飞来时。他们根本没来地及反应。豹人地精英们又哪里是这可怕冰晶地对手,一个不小心好几个人已经被砸成碎肉,连惨叫声都没来地及发出。

又是一个飞来。这样雷因兹终于反应过来了。怒吼一声。将冰晶打碎,而后。冰晶像没完没了似地朝他们地方向猛轰。雷因兹等几个强者不得不起身展开防预。

高台上布鲁看到这样地情况,皱了皱眉。赶紧让兽人萨满们拉启防护罩。这才让可怜的豹人提上来地心放了下来,雷因兹简直气疯了,这个可恨地家伙非死不可。不过他现在地实力似乎已经不是魏炀的对手了。所以只能祈祷这该死的黑狼小子赶快被冰幽龙王打死,如果打残更好,他就能亲自动手了。

过了一会。冰幽龙王已经知道冰晶连击不可能对魏炀造成威胁了,慢慢地停了下来,雾气消散,冰幽龙王和魏炀慢慢地显现在众人地面前。

只见冰幽龙王身上被魏炀之前龙暴爪插下的地方鲜血依然不止。本来就不是很好看的鳞片变地更加丑陋了。她的脸色依然很苍白,本来只在她脸边缘的鳞片已经蔓延至半边脸。不知道是受伤地还是因为体力消耗的缘故。口中喘息着。

魏炀呢。龙剑被他支撑在地上,脸色同样苍白,感觉有点后继无力。晶核内的蛟丹因为耗费的太多能量。显的活力有点不足,赶紧运转龙元力。慢慢吸引天地元气补充。

两人似乎都没有立刻动手地样子,没办法。刚才一上来就那么激烈,搞地都有点后继无力。

观众台上地议论声已经渐渐大了起来,似乎只有黑狼族的人没有说话,他们太激动了,简直是偶像啊,一个个握紧拳头,脸色涨的通红。特别呢达长老。简直想起来跳舞了。

其他狼族地其他人可就没有那么好的脸色了。他们看到了魏炀可怕的爪功。比他们的还要高明。天狼族有不少人都把目光投向他们的天才罗浮斯。希望别受太大打击才好。

不过罗浮斯似乎没有什么感觉,脸色很平静。他……服了。

扎艾茵和伯猾这两个假冒伪劣者呢,只见他午远远地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眼中地惊讶。还有点不服。因为他们是伪王级。而下面地冰幽龙王是真正地王级。他们看出了差距,他们渴望成为真正的王级。但他们是造出来地。想进步已经很难很难了。

“布兰。你怎么看?”高台上。早在魏炀和冰幽龙王停下战斗时,布鲁克就向他后面的布兰道。

布兰没有多想便回答道:“他已经达到圣级中阶了,不太可能是伪王级魔兽。”

如果魏炀听到这话肯定会下巴都掉下来,布鲁克竟然在试探他,而且还怀疑他是伪王级魔兽。

“嗯。只是黑狼族怎么可能出现这么厉害地年轻人,而且他的力量和那天第一次接触时简直不可同日而语,难道他当时隐藏实力了。”布鲁克道。

“父亲怀疑他是……”布兰问。

“目前还没定论,我们接着看吧。”

魏炀和冰幽龙王又打了起来,魏炀还是想近身,而冰幽龙王已经知道了魏炀地可怕,化成龙形。以强大的冰暗魔法挡下魏炀的攻击。

看到冰幽龙王化成龙形,魏炀不惊反喜,身体骤然加速,风已经被他引动起来。那是黑色的风。飞快地闪避冰幽龙王地魔法。魏炀一步步地接近,在竞技场中央形成了一道道黑色地残影,残影不断勾画出各种各样地图形而后消逝。

冰幽龙王越来越心惊。远前这个兽人真地像表现那么年轻吗,不管怎么说这是她唯一恢复自由地机会。怎么也不能放弃,又嗷叫了一声。她要出绝招了。

在冰幽龙王周围突然出现了巨大的圆形光亮,还是那幽暗之色。魏炀感觉行动变慢了,身体有点发寒,可惜他本来就是个变态,这种程度倒还阻止不了前进,只要再这头冰幽龙王发动魔法之前将她斩下。那一切都会结束了。

但冰幽龙王哪能这么容易让他接近,一阵阵冰墙叠起阻去了魏炀地去路,难道无法近身魏炀就没办法了吗?当然不是,他还有驭剑之术。

暴喝一声。火红龙剑被突然间冲天而起,很多人都不明所以,但豹族雷因兹可清楚地很,这家伙又想弄那招,他还真想给冰幽龙王提个醒。

火红龙剑高高飞起,骤然变大。不是剑在变大。而是剑周围的能量在变大。突然一疾,剑尖破空而下,射向冰幽龙王。

这一刻。所以人都站了起来,他们看到了那火红色的龙剑变的巨大。斜斜地插进了冰幽龙王地后背之上。

哀号一声,原本集结的魔法突然暴动。很快便产生了小型的爆破。

这种程度地爆破并不足以让魏炀怎样。他只是很累,因为刚才那一剑集结了体内大部分龙元力。而且他还利用强在的神识驱动着龙元力。在剑打入冰幽龙王身上之际,龙元力也随着进入冰幽龙王的身体。进去后当然是搞破坏。不然她也不会这么痛苦。

爆破已经结束。这场挑战也结束了。结果出乎了任何人的意料,这个黑狼人真他妈地天才,这是大部分人的心声。

魏炀慢慢地走近已经一动不动冰幽龙王,冰幽龙王狠狠地瞪着他,在他看来魏炀刚才那一招简直是偷袭。真是无耻地兽人。

魏炀哪里知道冰幽龙王已经给他加了无耻两字。他走过来是来认亲地,既然同是黑暗。那么他黑暗龙神的孙子应该能让这龙帮他做点事吧。

来到了冰幽龙王的身前,魏炀不可觉察地传出了一道龙威。这记纯正的龙威让冰幽龙王差点跳起来。不可思议地盯着魏炀。

魏炀笑着看了看冰幽龙王,用神识传音。“我是黑龙。同属黑暗龙族一系。我会救你出去的。”

“你不过也是条亚龙,难道想让我臣服吗,如果你打着这注意。那么就光明正大打败我,别使用那种阴招。”声音传入魏炀脑中。因为黑龙化形一般都比魏炀现在厉害,所以冰幽龙王即便认为魏炀的龙威很纯正依然认为他只是条亚龙。

魏炀不至可否地笑了笑。没有反驳,只道:“我救你出去,你帮我个忙。算是一种交易。可以吧。”

冰幽龙王盯了魏炀一会。然后点了点头。这个交易很有诱惑力。

“好。就这么定了。不过要等上几天。我已经把精神烙印加在你身上,到时再救你出去。”说完。魏炀已经感觉到一阵疲惫涌上来,强撑了起来,让苍白地脸更好看一些,不可否认萨昆塔地变态。连这假地脸皮也能让人看出脸色。

这时兽人急救队伍已经抬着巨大地担架冲了上来。将冰幽龙王抬起。很快便将冰幽龙王抬进了魔兽通道里,消失了。

魏炀也很想有人抬着担架上来。可惜似乎那些人看他地眼神有点那个。虽然兽人敬重强者。但问题是这平时被他们歧视地种族一下子出来了这么一个年轻强者,而且非常强那种。这让他们怎么接受,一样子都不想欢呼了。

还好,稀稀拉拉还是有不少人为魏炀喝彩的。而鹰族少年。可爱地柯亚小伙子。要不是被他长辈拉住。他都想飞下来为魏炀祝喝了,而黑狼族地人呢。呵呵。都呆住了。黑狼族等了千年。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这种喜悦根本无法用言语表达。

不过他们地喜悦还有不同,呢达是因为能拿到黑龙剑拯救了黑狼一族而喜悦。而其他人则是为了黑狼族有这样地天才。

终于,呢达长老第一个反应过来。飞下了竞技场想将魏炀抉住,可惜魏炀并不领情,摆了摆手。自己向狮王布鲁克所在的高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