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我对兽人少女不感兴趣,她们的尖叫只会让我彻夜难眠。”魏炀直视着这蜥蜴人的眼睛回答道。

果然蜥蜴人听到魏炀的回答,突然笑了起来,淡淡道:“魏炀执事,请跟我来。”

没错,这里便是黑暗同盟在兽人王国的据点,而这个丑陋的蜥蜴人,不过是披上了一层蜥蜴皮的人类罢了。

魏炀跟着蜥蜴人进了后院,后院里没有什么人,静悄悄地显的诡异,魏炀看了看淡淡道:“请问您怎么称呼?”

“你可以叫我沙陀。”蜥蜴人回答,继续领着魏炀向后院唯一的房子走去。

一进房间,魏炀就感觉到了若有若无的黑暗气息,还有一点点血的味道,对于这个味道,魏炀皱了皱眉。

“咔……”不用说,这肯定是打开机关的声音,从房间的地板上出现了一个只能容下一人的进入的小洞,这时魏炀看到沙陀对着他摆了个请的手势,表情似笑非笑,看样子是在试探魏炀的胆量。

魏炀一笑,没什么犹豫地跳下了洞口,里面的漆黑并不足以让魏炀失去视觉,四处看了看,在他面前是一条不算很长的走廊,长廊的两边分别有着几个房间,而走廊的尽头,是一个大比两边房门大上不少的铁门。

这时沙陀也下来了,“魏炀执事,前面就是主事的房间,我们快些过去吧。”

沙陀有些沙哑的声音在走廊上荡着阵阵回声,如果是一般人在这样的环境下,看到这样丑陋的人,听到这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肯定觉的什么鬼屋的并不可怕。

魏炀当然不是胆小之人,他只是微微地皱了皱眉,没有理会沙陀的话,而是问:“这里有人受伤了?”

“是的,”沙陀淡淡地回他,并没有多说。

魏炀可却想追根到底:“能带我去看看这位受伤的同行吗?”

“这个,不太好吧,我看还是先找我们主事的再说。”沙陀瞄了瞄不远处的门,说道。

“也好,那我们快走吧。”魏炀看了看那门道。

两人来到了大铁门前,就听沙陀道:“黑弗大人,魏炀执事已经来了。”

“让他进来!”苍老且略显沙哑的声音从铁门里传来,慢慢地,铁门被拉开了一条缝隙,从微暗的灯光下,魏炀看到了一张布满阴森的脸。

在魔界呆了不少年的魏炀,对阴森的东西早已免疫,比起魔界那些亡灵法师来说这人还差的远,走进门,向这位黑弗大人点了点头道:“黑弗长老,你看起来气色不是很好。”

“你就是魏炀,你看起来并没有萨昆塔大人所说的那么神秘吗?”黑弗依然是阴森着脸,苍白的嘴唇动了动。

萨昆塔大人,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并不比萨昆塔小的人还要叫那老头大人,看来萨昆塔在黑暗同盟里的地位不是一般的高。

“萨昆塔太抬举我了。”魏炀没营养地说了句,又道:“黑弗大人是偷魔神角时受的伤?”

“哼,如果不是我太大意,你也不必来了,该死的兽人。”黑弗显然对偷茄不成,而耿耿于怀,又道:“我看你的实力不怎样,真不知道萨昆塔大人为什么让你这种人来,虽说百族朝拜,魔神角会放在祭坛一段时间,但也不是你一个大剑师实力的年轻人能拿到的。”

“能不能拿到,只到做了才知道,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兽人族会把魔神角当成兽神角,或者说,会把这你们,为什么会认为那兽神角是魔神角。”

“其实我们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角,我接触过那角,其实没感觉出它里面有任务兽和魔的气息,因为那个角只有一小块,从表面上看,跟兽神角和魔神角都很像。”黑弗长老解释道。

魏炀却摇摇头道:“我不相信一个你们都弄不清楚是什么的角,会让你还有黑暗同盟冒这么大的险。“

“哼,你很聪明,这个角很可能藏着一个秘密,至于是什么秘密,你没有必要知道,我现在问你,你有多少把握?”黑弗道。

听到黑弗这么一说,魏炀对这个角也有了兴趣,不过黑弗既然不告诉他,他也没办法,只有等拿到这角再研究到底是什么东西。

“把握,目前不清楚,我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雪狼女扎艾茵和虎族伯犽是什么人,和这次作务有什么冲突。”魏炀一下到这秘密走廊就闻出了这血腥味就确定那受伤的黑暗执事正是昨天那个偷听伯犽和扎艾茵谈话的同行。

黑弗眼里的惊讶一闪而逝,“看来你在路上已经发现了不对,没错,扎艾茵和伯犽是这次除了狮族外,我们得到魔神角的最大障碍,不过也是个机会,看看到底谁才是鱼翁。”

“他们真是兽人?”魏炀问出一个有点傻的问题。

但黑弗却一点都不觉的傻,他有点相信萨昆塔所说,这个魏炀果然有那么一点神秘,“目前还不清楚,但我们怀疑他们不是兽人,而是王级魔兽的化形。”

果然,王级魔兽啊,这么说来真的是雪狼女和虎族天才很可能已经被杀害。

他升起了点力不从心的感觉,不行,要完成这次任务非得立刻得到黑暗龙晶不可,“我已经有了一份比较完美的想法,不过在此之前,我必须得到黑狼长的身上的黑暗龙晶。”

“这点我们帮不了你,你自己想办法。”黑弗一动不动地说,又道:“能把你的计划说出来吗?”

……

魏炀从黑暗同盟据点出来后,天已经黑了,街上的人依然不少,大多都是这次前往兽王城的各族族人,看来布鲁克也是有一定的经济头脑。

回到黑狼族下榻的公馆,魏炀找到了呢达长老,一进门就听到这匹老狼近似疯狂的咆哮:“你到底想怎么样,竟然在那个时候要狮王黑龙剑,你疯了吗你,你……哼。”

“呢达老老,那你以为在什么时候提更合适,要我在布鲁克面前像狗一样拍马屁吗,对不起,我学你不来。”

“你……”呢达长老气的说不出话来。

“我这次来就是跟你说我的计划,你想不想听。”魏炀丝毫不为所动,淡淡道。

呢达长老狠狠地呼了几声,平静了一会才道:“你想怎么做!”

“离百族朝拜还有十天时间,我想在十天内为你拿到黑龙剑!”魏炀道。

呢达长老冷笑,“你想怎么拿?不会是想挑战王级魔兽吧,你想找死的吗?别忘了我们还有交易在,要死也要给我拿回黑龙剑再死。”

“你说的对,我就想挑战王级魔兽,不过在此之前,我必须拿到黑暗龙晶。”魏炀坚定地道。

呢达长老一愣,旋即怪笑一下道:“呵,魏炀,你别以为我是傻子,没拿到黑龙剑就想得到我手里黑暗龙晶,你该不会是拿了东西走人吧。”说到最后一句呢达口气变的很不善,又说:“王级魔兽也是你能挑战的,虽然你很厉害,实力也接近圣级,但王级魔兽,我都没有把握,何况是你,小子,别太把我们黑狼族当傻子了。”

“我从来不会把任何人当傻子,只要能得到黑暗龙晶,再给我五天时间,我就有把握打败王级魔兽。”魏炀不理呢达一脸冷笑道。

“这是什么道理,得到黑暗龙晶就能打败王级魔兽,你以为你是能吸收魔晶而进化的魔兽啊!”

“答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