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魏炀不是魏炀,而是唯迦大师,没有一点之前魏炀的模样,身体上流露出来的也不是自然的气息,而是阵阵的水系能量,如今从里到外可以说是几乎换了一个人一般。

或许,只有那双眼眼依然这么深邃、那么不可琢磨,但只要不是有刻骨铭心的情意,又有谁能认得这双眼神呢,所以,魏炀立刻从条件反射中醒了过来,恢复了怡然自得。

美丽源轻莎没有一点女孩子样,有些气匆匆地从他的身边走过,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哦,源轻莎,也就是那个在生命神域里一言不合就想将魏炀痛揍一顿的那个生命美女,只不知道她此时为什么会在这里,生命森林不是不理世事的吗,怎么会出现在这已经人心惶惶的印神城呢?

而刚才,魏炀之后以会产生异样,也是因为她。

魏炀看着源轻莎的背影,心道,难道她是针对自己而来的,是的,自己救丹尼时,就切开了空间,这一招和当时在生命神域的招式一模一样,而且生命神域的人也知道自己有分身,这难免会让他们起疑心。

同时,魏炀还看到了源轻莎身边气质不凡的男子,魏炀认得他,他便是生命女神之下,四大准神高手之一的落森,也是当时,魏炀融合了应龙虚影后打成平手的对手。

落森也只是随意地扫了魏炀一眼后,便走开了,显然他们也没有发现魏炀的异样。

今次的相遇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但现在地插曲。却不代表之后不会成为主旋律,魏炀暗暗地留了心,同时也更加卖力地隐藏自己身上的气息,绝不能让他们看出破绽。

就这样。魏炀随着考洛斯又一次进入艺术交流会场,虽然前两天发生了那么多的事。但似乎印神城的平民们对于那个外来地主神级风系巨龙之死并没有多大反应的。

现在地印神城,依然是该怎样还怎样,这也进一步说明了神界这种安逸的生活,给了神界的居民造成了多大的影响,连这种主神被杀,都可以是若无其事。

今天是交流会的公开日,现在交流会场上可以说是人满为患,而且其中大多数的人都是冲着唯迦的大名而来的,没办法。谁让魏炀这两天表现的太牛了,之中甚至有些不好艺术地八卦人士也被魏炀昨天那惊天动地的表现给激来了,想一睹牛人之风采。

而还有一些美女组成了唯迦粉丝队,在那边的尖叫个不行,看到这样的场面,魏炀心里只有一句话,那就是。当明星的感觉还真是不赖。

不赖是不赖,但现在可不是他的休闲时间,还有很多重要的事要做呢,不过。没等魏炀进场,却有一个好听地声音传出了场外,如此动人的声音,除了音乐女神,还有谁。

“很抱歉,两天前发生了那样的事而不得不终止了交流会的正常举行,更坏了大家地雅兴。当然。我的雅兴同样也被破坏,但很多事都不是我们能够估计的到的。纵然我是一域之神也不行。”

音乐女神说了几句废话后,终于又道:“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让我们自己活的更好,更开心,而且我们也都要相信封印之神也一定能将凶手和破坏交流会举行的人拿住,好了,我也不是个废话地人,就这样,按照那天地承诺,我会为大家唱上一首。”

说话,音乐女神也不废话,便开始展现她那如百灵鸟一般的歌喉。

既然是音乐女神,那歌声自然是没地说,旋律同样美到了极点,纵然旋律不怎样,在音乐女神的渲染下,一样也是美的,才刚开始便另场下的观众如痴如醉地。

似乎这旋律之中还有一种奇异的魔力,会让人慢慢沉醉下去,慢慢地感觉精神恍惚,瞬间便另人若梦若醒,不止如此,这股魔力似乎还要将众人心中最深处的东西挖出来一般,让人无从反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众人心中或许只是一会儿吧,隐隐地,交流会上的所有人周身都散发出各式的光彩和波动,但却没有一个人对此有感觉,他们依然沉醉在那美妙的旋律之中。

不,场中还有人是清醒着的,那就是封印之神和一些用特殊方法抵抗魔力的奇怪身影。

此时,封印之神的一双眼睛正直勾勾地射在还没有散发出能量的魏炀身上,眼中不停地变幻着,一股微不可查的精神力慢慢地靠近魏炀。

就在封印之神的精神力快要接触到魏炀身体的同时,刚好,魏炀体内的能量渐渐被音乐女神那歌声给诱导出来,而就在龙丹不停跳动的同时,魏炀也飞快地惊醒了过来。

竟然差点在这不知不觉着了音乐女神的道,魏炀心中骇然,但一点都不敢表现出来,就在他惊醒的同时,又赶紧收住心里面的燥动,他知道此时一定有人会在暗处观察自己,而且这个人很可能是封印之神。

果然,就在魏炀惊醒的同时,一股强大的精神力贴上了他的皮肤,同时慢慢地渗入他的体内,或许因为怕被魏炀发现,封印之神的精神力只是缓缓的渗透而已。

就因为封印之神有所顾及,便让魏炀有了准备的时间,心念急转,魏炀这么短的时间内可模拟不出来正常人体质和斗气海,如果任由封印之神将精神力刺入自己的身体内的话,那肯定是要穿帮了,但如果现在就惊醒过来,甩掉封印之神的精神力的话,又有些说不过去,要知道,这可是音乐女神的旋律。一般人可是休想逃脱地。

但惊醒却只是受怀疑而已,如果任由封印之神将精神力探入自己的身体的话,那么就糟糕了,到时候。连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相间那些刚从各地赶来地强者,会立刻冲上来。将自己撕成碎片。

被怀疑或者被发现只能二选一,没有更多的选项,无奈之下,魏炀只能选择被怀疑。

瞬间,他惊醒过来,就在封印之神地精神力快要进入他的筋骨通道的同时时,魏炀那恍惚的神色突然间就是一正,并在瞬间摆脱了封印之神的精神力和音乐女神的音乐催眠。

同时,也不去看那音乐之神和封印之神的神色。而是自顾地看了看周围的情况,有些茫然,之后才抬头看了看站在高台上的音乐之神,脸上打出了一个问号。

期间自然是观察了一下音乐女神地神色,很轻巧地就捕捉到了音乐女神眼中的诧异。

音乐女神自然不会回答魏炀的问题,魏炀也没有再去理会她,更没有去看一旁的封印之神。又渐渐地摆出一脸欣赏的神色,同时心随意动,渐渐地融入这美妙的音乐之中。

这一次,魏炀并没有被催眠。而是融入音乐的气质,就如两天前他为音乐女神作画一般。

看着将自己地精神力甩出体外的魏炀,封印之神脸色瞬间变的惊疑不定,眼中跳动个不停,心中对魏炀的怀疑更甚了,同时也是心念转了个不停,欲寻找能将眼前这个神秘画师打出原型地方法。唔。现在还只能说是想办法证实这个画师的清白的方法。

音乐在**中结束,世界仿佛又驱向了静止。众人都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浊气,而后又将他们散发在体表上的能量缓缓地回收。

期间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身体上发生的变化,更没有注意到之前魏炀与两大神的精彩角逐,此时的观众们一个个是面带春风,仿佛经过了一场洗礼一般。

而后,不知道在什么人地带领下,又或者是共同地心声,他们疯狂地尖叫,疯狂地鼓起掌来,而迎接他们的却不是音乐女神地再一次演喝,而是其他主持人的话语。

没有探出魏炀的底,音乐女神也甚是无趣,不,是很生气,似乎她就是想看着魏炀吃憋。

音乐女神一曲完结,众人自然就是各就各位,而魏炀也是随着大流的一人,跟着考洛斯缓缓地向前挤,寻找着属于考洛斯一行的位置。

只不过当他们一行走了几步后,前面的人群却突然间分了开来,不用说,肯定有什么大人物正向这边走来,而且魏炀还可以肯定,这个走过来的人就是封印之神。

封印之神对于刚才自己的失败还有些郁闷,但也再一次确定了魏炀的可疑性,所以现在他怎么也不能放过这个家伙,一定要想办法将他的马脚弄出来。

勾起了嘴角,化成一个美丽和谐的微笑,缓缓地向魏炀走来。

所有的观众都停下了脚步,他们都很好奇,封印之神要找这个新进的大师干什么,所有人都是一幅看好戏的表情,目光在封印之神和魏炀身上游移,耳朵也同时竖了起来。

就听,魏炀抢先开口道:“见过印神大人,唔,印神大人是来找我的?”

“这里除了你,还有谁值得我亲自上门。”很狂妄,但他有狂妄的姿本:“唯迦大师,我很好奇,所有人刚才都沉溺在音乐女神的美妙旋律中,你却是一人在那边怡然自得,却不知道你是怎么办到的。”

封印之神以进为退,开头就是了断。

就在封印之神问完话的同时,前面又传出来了一阵**,很快,音乐女神也出现在人群之中,向魏炀走来,没有等在一边装愣的魏炀回答封印之神的话,音乐女神就抢先道:“我同样很好奇,我这首歌是一首精神的催眠曲,是调剂精神的良yao,为何唯迦大师还会清醒呢?难道我还唱的不好吗”

魏炀看了看封印之神,再看了看乐女神,那装愣的表情化成了无奈,苦笑道:“我天生就对很多东西极为敏感。感应力强的连我自己都不可思议,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地心志非常坚定,一般的东西是迷惑不了我的。”

“那就奇怪了。就我看来,唯迦大师不过只有皇级的实力而已。却有如此心志,让人感觉很不可思议。”音乐女神**裸地试探。

魏炀微微叹了一口气,又只能冠冕堂皇地解释,道:“您也知道我们这些搞艺术,都会将一切都献给了艺术,而艺术造诣高低与否与心志也是息息相关。”

这话,魏炀是变向承认了自己画技地高绝,又道:“而武力,不过是让我们能活的更久一点罢了。唔,不过,接下来我可要好好修炼了,不然到时输给战神那可就糟了。”

说完之话后,魏炀便有些暧昧地看着音乐女神,弄地音乐女神脸色通红,但又不能发作。只能恨恨地离开。

就在这时,魏炀脸上又有些异色,沉吟了一会道:“两位大神是不是在怀疑我什么?”

“没有,我们不过是对你那强大的精神抵抗力有些好奇罢了。”封印之神笑呵呵地道。说谎完全不打草稿,更是面不改色,皮笑肉不笑,之后又听他对魏炀道:“唯迦大师,你之前对我提出的法阵完善之法,还真的非常有用,非常精辟。我看这次那奸细纵百般本领也是插翅难飞了。”

说着。那双眼睛又死死地观察着魏炀的神色变化,确定魏炀没有神色异常后。封印之神又是一阵的无奈,却听魏炀寒暄道:“哪里哪里,我不过是只懂皮毛而已,这全都是印神大人的功劳,而且我也只是会纸上谈兵而已。”

封印之神没有理会魏炀白开水般的话,而是又道:“唯迦大师,之前我给你提的建议考虑地怎样了?”

建议,封印之神的建议,就是想让魏炀去他那封印府住上一段时间,并和他一起讨论和研究阵法,魏炀知道这家伙有些等不急了,自己如果跟他去了,那他肯定会试探自己虚实。

但魏炀也知道,如果再这样呆下去,肯定会有穿帮的一天,到时候连进入封印府的机会都不会有。

怎么办?还是那句话吗?富贵险中求,拼了。

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看了看考洛斯和身边的众人,魏炀为难道:“这个,不太好吧?”

封印之神哪里知道魏炀在欲擒故纵,很容易就钻进了魏炀设下的空子里,笑道:“没什么不太好地,不如这样吧,我府内有好些阵法,你先看看,如果真的没兴趣再离开不迟。”

“唯迦大师您可是从来都是自由身,我可一点都没束缚过你,现在有这么好的学习机会,还是印神大人亲自请您,还有什么好推托的,我要是你哪,还不高兴地几天几夜不合眼了!”一边接到封印之神威胁信号的考洛斯也是无奈地挤出了一张笑脸,大义凛然地道,其实,他又哪里不想束缚这株摇钱树了。

既然考洛斯都发话了,那魏炀还能说什么,只能酷酷地点了点头,心里暗笑。

当然,去封印府的事还要拖一拖,今天的工作还有完成要完成呢,魏炀现在可是大师,而且是在印神城的风暴中心,自然要应付众多狂热的画迷。慢慢地向印神城集结,他们来地目地就是为了寻找那还被困在印神城中奸细,也就是封印之神口中的那个空间强者,也可以说他们地目标就是魏炀。

印神城内的某个不大不小的旅馆里,源轻莎正不停地向落森抱怨,“落森大哥,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不是来调查那个狗屁唯迦大师的吗,怎么连人都没看到就回旅馆了?”

看着眼前这个身体成熟,性情还如小孩子脾气一般源轻莎,落森着实是有些无奈,知道今天不解释,这个泼辣的女人一定会死缠烂打的,想想她死缠烂打的样子,落森就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无奈叹道:“我们生命神域的宗旨就是不理神魔之事,这次也只是为了魏炀而来……”

“我知道,但这个唯迦很明显就是魏炀嘛,为什么不查下去。”源轻莎忍不住插言道。

“是与不是,我们现在都还不知道,更没有证据,至于为什么不查下去,唉,不是不查,而是没办法调查下去了,因为我们生命神域不插手神魔之间的破事。”落森解释道。

“落森大哥,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源轻莎的脑袋瓜子还真是不怎么好用

“这你都不明白,就是现在神界的人都怀疑上了那个唯迦与这次印神事件要关,你说我们能插手进去吗?”落森终于道出了理由,“早上我们离开之前,就收到了封印之神的消息,他们要调查这个唯迦,自然,他们还邀请了我们一起,但我们根本不可能插手进去,所以只能退出来了。”

听到这里,源轻莎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一脸的无奈,还想说话,却被落森以休息的理由轰出去了,弄的源轻莎一脸恨恨,不过那表情似乎还在决定着什么。上走了出来,这整整一天的交流会,就连他都有些吃不消,差点给累趴下了,这些画迷实在是……太热情了,让又魏炀有了新的体会,原来当明星也是这么辛苦。

这一天,也不知道画了几张画,签了几个名,有心装酷,却被那一声声的尖叫,一双双眨动着星星的眼神给击垮了。

心志不定,心志不定哪!魏炀忍不住感叹,而封印之神也是奇怪于魏炀的表现,按理说,这位唯迦大师应该酷酷才是,怎么会接受这么多画迷的请求呢,难道自己真的怀疑错了。

魏炀哪里知道封印之神在想着什么,他只知道,他今天又失败了,还是没有查到关于东方神龙的线索,而这种时候,魔界的奸细也不可能将消息传给他,只能继续等待了。

原本在散会的时候,封印之神就想请他过去了,不过却给魏炀以收拾东西和参加考洛斯派队为理由拒绝了,这让封印之神和神界各路人马都有些焦急,更担心被魏炀看出什么。

这也就促使魏炀在回旅馆的路上,明显感觉到了几个暗影正在暗处监视着他。

魏炀思前想后,都觉的不能这般被动下去,一定要给自己想出一条更为稳健的退路来。

该怎么办呢,魏炀一路心不在焉地随着考洛斯前行,就连考洛斯跟他说话,也是有一句没一句地回应着。

就这样,终于来到了他下踏的旅馆门前,就在进门的同时,魏炀突然看到了一个熟人,却是早上遇到的那位生命美女源轻莎。

心中骤然一动,灵光一闪,原本茫然的脸色瞬间有了笑意。

魏炀看到源轻莎,源轻莎自然也看到了魏炀,而他来这里自然也是为了魏炀,一看到他到来,源轻莎便急匆匆地冲了上来,喝道:“魏……唯迦,你给我过来,我要话对你说。”

呃,这生命美女还真是直接啊,愣了愣,魏炀走了上前,假装茫然地道:“这位小姐认识我?”

“魏炀,你就别装了,你就是化成灰我都认得你,要不是有女神的命令在,我现在就揭穿你。”待魏炀靠近,源轻莎便传音,口气恨恨。

“魏炀?这位小姐,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嗯,这样吧,我这幅亲自签名的画便送于你,谢谢你能喜欢我的画,再见!”魏炀俨然将她当成用各种手段要画的画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