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黑暗龙神还是走了,彻底地离开了,只留下他那不会跳动的心脏和眼珠,还有一堆化成碎片的龙晶残片,这些都落在犹格斯的手中,不过黑暗龙神的属咐是将这些交给魏炀,由魏炀带往魔界安葬。

犹格斯自然是遵循黑暗龙神的嘱咐,只等魏炀传承结束并交给他,至于黑暗龙神的另四种器官,经过龙神的交待,犹格斯自然也知道那它们已经属于魏炀了。

黑暗龙神去了,黑龙岛的高级人物,都是悲痛和惋惜,不过现在这种时机,犹格斯却是不敢让神盟的人知道黑暗龙神已去,更不能让归于黑龙岛势力的一般士兵知道,那样绝对会大打士气。

其实不只是黑龙岛,连古雷诺和黑暗混龙城的士兵都知道黑暗龙神降临的消息,这可是给的古雷诺和黑暗混龙城打了一支强身剂,也是众人的精神寄托。

不过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也不知道神盟是从哪里知道了黑暗龙神去逝的消息,以犹格斯的想来,应该是两名正在拼命疗伤的神界将领感应到的吧。

总之在黑暗龙神完蛋后不久,神盟就向所有人宣传了黑暗龙神去逝的消息,并向民众声称,如果古魔众能证明黑暗龙神还存在的话,他们便将整个雷诺帝国的土地交出来,当是输给古魔众的赌约。

没办法,古魔众们是拿出来黑暗龙神来的,只能厚着脸皮道。黑暗龙神正在闭关之中,也许十年都不会出现。不过很显然,民众们对这个说法很是质疑。

顺遍说一下,如今地黑暗势力已经被称为古魔众,就是由黑龙岛,黑暗同盟,黑暗混龙城,古雷诺还有一些乱七八糟向往魔界的叛逆人士地统称。可以说,现在已经没有了上面所说的势力,而是联合起来的古魔众。

而如今的古魔众也是由几大黑暗巨头执手,其中古魔众第一大魔就是黑龙岛自然是犹格斯,接下来就是黑暗同盟的萨昆塔,还有黑暗混龙城的魏炀,不过魏炀闭关中则由冰幽和月菲茜代替。

唔。怎么月菲茜这古雷诺的国师也来凑什么热闹了,原来,古雷诺王族地隐藏强者出现,他自然而然地看不起月菲茜这一介女流,很隐晦地将她辞退,然后那隐藏强者亲自接受的古雷诺,自然也就成为了古魔众的一大巨头。

之间还有一段小插曲,这古雷诺王族突在出现的隐藏强者本还嚣张地以为天下就是他老大,对犹格斯进行挑衅,然后被犹格斯的儿子。魏炀的表哥,也就是那个被犹格斯派往帮肋黑暗混龙城的战斗狂给狂揍了一顿。

要不是看在古雷诺王族还有一定威信和几名加入古魔众地隐藏强者。犹格斯还真想把古雷诺王族给灭了,自己统治古雷诺去。

当然,古雷诺王族虽然没有被犹格斯灭掉,但也不好受,因为很多民众对月菲茜极为拥护,使的很多民众都加入了黑暗混龙城,并因为在战斗中逐步迁往古魔众的领地。

总之。现在的古魔众的内部可是说是缝隙多多。要不是因为犹格斯、萨昆塔和多亚拉斯三大巨头在,估计古魔众要来战内战后再说。

至于古魔众里头还有不少外族人。这其中就包括了矮人,他们现在正的联和萨昆塔制造科技产品,其中就包括战船和人造人,如今战船已经有了几艘,分别都为穿越二、三、四号。

而人造人呢,地都是从的战场下去的残废士兵,只要经过矮人们的改造,他们就是一等一的士兵,当然,为了不让民众反感,他们也只是利用这些残兵而已。

不过,就这些,还依然受到了神盟地指则,其中不泛夸大其词,人权两字就这么经常被他们挂在嘴边,而古魔众们也不甘落后,同样指则他们的神造者,以人权对人权,就这样,口水之争也伴随着战争地始末。

除了矮人之外,还有亡灵,他们的首领虽然被魏炀干掉,但还有一部份亡灵是反对当时亡灵法皇做法的,现在自然也加入了古魔众。

除了这两个大族,还不少小族,总之一些属于黑暗的魔兽和乱七八糟种族都加了进来,不过即便如此,古魔众比起神盟的强势还是差了很多。

经过了一年多的战争,古雷诺已经彻底论为神盟的土地,此时地战场大多是在怒龙森林之中,而古魔众地地盘不是黑暗混龙城,也不是黑龙岛,而是古魔岛。

古魔岛,自然就是那片在古魔海峡浮起了的陆地了,古魔海峡可不小,这古魔岛更是不小,几乎等于三分之一地神遗大陆了,所以,古雷诺的居民们歼至古魔岛后一点拥挤感都没有,反而显的人口有些不足。

总之,现在大陆形势就是这样,古魔众控制着古魔岛和怒龙森林的大部分地盘,而神盟的几乎控制整个古殇大陆的人类地区和整个神遗大陆。

从这点看,古魔众和神盟简直就是差太远了,但经过了一年多,虽然神盟是胜多败少,但依然攻不破古魔众,就算是利用古殇和神遗大陆两面夹击,至今也没有踏足过古魔岛一步。

究其原因还是是因为古魔岛上有着当年魔族防御法阵,虽然残破不堪,但对付神盟那些小丑,还是非常有用的,即便罗纳能冲破这防御法阵,但他只有一个人,敢进去吗,那和找死什没什么差别,所有他必须等着那两名神界将领出关后才能进一步行动。

说完了古魔众和神盟,说说这兽人吧。

兽人本来跟人类就有着万年解不开的仇恨。虽然有时会选择和平,但那仇恨几乎已经深入骨子里。一旦打起来,没有特别地理由是绝不会停下来的,所人他们就成为了神盟地眼中钉,内中刺。

而且兽人之中竟也有强至皇级巅峰的存在,而且是强绝的比蒙巨兽,让本来自信满满的罗纳,也忍不住头疼。

然这个皇级巅峰对于神盟来说是没什么。但别忘了,神盟还有古魔众等强者,如果因为兽人而损失一两个强者,那就无趣了,所有神盟只能和兽人展开拉据战,能拖就拖,也因为兽人。给了古魔众们恢复和准备的时间。

说完了兽人,还要说说南天大陆,嗯,也没什么可说的,他们就那个样子,像局外人一般,根本不理会这边打的怎样,似乎南天大陆那部落还很有头脑地在此时发展经济,坐收鱼翁之利。

不过南天大陆地人类毕竟不多,真正的主人应该算是精灵。他们本是不理会外面的狂风暴雨的,但一件事却另他们不得不卷入这场战争。而且作为爱好和平的他们竟然选择了黑暗,而不是神盟。

这点实在另很多人感觉不可思议,也有不少人后悔,罗纳就是其中之一,他后悔当时为什么要去对付兽人,而没有跟那神盟将领前往生命森林。

“女王大人,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和神盟打起来了?”

这里是南天大陆生命森林所属的海域上。说话的是月菲茜,自从几天前接到精灵女王地来信。月菲茜没有二话,匆匆乘上矮人们最新开发的穿越二号,带上几名她的几名心腹和一个人造人战队,直奔生命森林而来。

而当月菲茜来到生命森林时,海面上却是激战不断,月菲茜很清楚地看到了那正激战的两方人马,分别是神盟和精灵,当然精灵一方还有强大生命圣兽和生命森林中的所谓凶兽。

没有犹豫,虽然月菲茜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但神盟现在就是她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管他们为什么会攻击生命森林。

而且,虽然月菲茜被生命圣兽所驱逐,但对于生命圣兽,月菲茜依然有着浓厚的感情,这是血脉的东西,也是她心中的执着,不是因为某些事就能改变的。

有了月菲茜等人和穿越二号地加入,战斗很快就结束了,而此时月菲茜正在穿越二号上,看着一脸憔悴的精灵女王,并问出了刚才地问题。

精灵女王非常无奈地叹了口气道:“神盟,他们哪里是神,简直和恶魔没什么两样。”

月菲茜眨了眨眼,知道精灵女王还有后话,并没有开口,等了一会,就听精灵女王又道:“就在前几天,生命森林来了一个很奇怪的人,这个人脸色苍白,更是一脸阴郁,看那样子就知道不是好人,我们以为他是如以前那些人类一般来猎袭我们精灵的,而族人们也没有告知我,但出手攻击他,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如此强大,凶狠地将姐妹们全部杀死,还说了几句奇怪的话,当时我们气晕了头,根本就没有当真,便和他展开了战斗。”

月菲茜隐隐地已经想到了这人来历,却是问道:“这人说了什么话?”

苦笑了一下,精灵女王道:“他说,你们竟敢袭击本神将,我一定要灭了你们生命森林。”

“果然是那两个神界将领的其中之一,他竟然来到生命森林了,那他的目的就是要生命圣兽为他们疗伤。”

月菲茜很快就判断出这个侵入生命森林地人便是那两个被魏炀揍成重伤地神界将领之一,这一年多来,他们没有出场,更没有在人前出现过,他们实在是被魏炀揍的太惨了,这段时间都是在恢复中度过地。

其实,就算他们受了伤,真正打起来的话,他们也是皇级的战斗力,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对抗的,在生命森林估计也只有眼前这精灵女王才能同他们分庭抗礼,而且,都过去了一看多,也不知道他们恢复到哪里了。

“不错,但当时他那个表现。还有一身的杀气,又有谁知道他是神将呢。那表情,哪有一点神地样子。”精灵女王苦笑着道,在精灵女王眼里,神就是慈悲的。

不过这些魏炀也要负上一些责任,他当着那么多人把神将揍成那个样子,他们能有好脸色,只是这神将地心里素质也太差了一点吧。都一年多过去了,竟然还不能冷静下来,搞的在生命森林被人围攻,怪不得伤好的这么慢,心不静,还恢复个屁啊。

后面的事,月菲茜也差不多能想的到。在这神将杀了精灵之后,精灵女王和生命森林中的强者便纷纷出手,将这神将给揍了回去,然后放下狠话,再之后也就是月菲茜所看到的情况,神盟真地打过来了,只是月菲茜没有想到的是,揍的最凶的竟然她生命圣兽的族长。

就在月菲茜说着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两颗亮光,而亮光中传来力量却让月菲茜和精灵女王忍不住骇然。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凝重。而不远处地生命森林强者也都抬起来头,那表情比之两人好不到哪去。

眨眼间,那亮点就变成了两个人形生命,缓缓地从天空间落下。

月菲茜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心中猛然间沉了沉,竟然是罗纳,来人竟然是空间帝级高手罗纳。他竟然在此出现。心中虽然惊异,更知道今天是凶多吉少。但月菲茜并没有放弃,更没有表现出一点点怯弱,只是心中忍不住想着那还在闭关的人。

笑了笑,很快月菲茜就将心中侥幸甩开,道:“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见到神盟第一高手罗纳,真是荣幸。”

说着,月菲茜还隐密地将一封魔法信件传了出去,内容自然是罗纳来到南天大陆的事,只要罗纳不在,犹格斯便有机会除掉一两个神盟强者。

可惜,在月菲茜发出魔法信件的下一刻,罗纳已经觉察,空间强者可不是。浪得虚名,虚空一捉,魔法信便出现在他的手中,淡淡一笑道:“别在我面前耍这些挑拨离间的小把戏,我们神盟的第一高手,是在我身边,而不是我。”

立于罗纳身边的是一名高大的青年,长的非常帅,特别是那气质,很容易就让少女着迷,只可惜月菲茜地少女心已经被某龙给偷去了,看着这男子她根本就不会有什么感觉,心中只是暗想,本以为两名神将都是高傲冲动的主,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难缠地家伙。

就听那名神将道:“我可不是安普那冲动的家伙,好了,我也不想跟你们废话,我们来此的目的想必你也清楚,只要你们能做到我们的要求,之前的事就一笔勾消,不然,你们就等着神之处罚吧。”

他开始是对着月菲茜,不过后面的话却是对着精灵女王说地,而听了这话后,精灵女王地眼睛也变的闪烁了起来,这女王地头脑并不解丹,她需要考虑的时间。

知道要给这女王点时间考虑,神将也不理会她,转身看向了月菲茜,冷冷一笑道:“你就是魏炀的女人?”

月菲茜知道这家伙要向自己摊牌了,心中忍不住紧张了起来,不过听到魏炀的女人五个字,做为还没有真正得到魏炀回应的月菲茜还是忍不住莫名的心喜,到现在她才知道,她已经沦陷到深处了。

“哼,魏炀对我们做了什么你应该非常清楚,他现在是在消化黑暗龙神的传承吧,哼哼,却不是知道我捉了你,他会不会立刻结束他的消化,来救你呢。”神将提到魏炀,脸色终于变的非常不好看,之前的优雅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咬着牙道。

月菲茜摇了摇头道:“我不是魏炀的女人,而且你们更别想用我来威胁魏炀,呵呵,你应该知道我现在的实力,想自杀并不是很难的事情。”

“哈,没想到你已经爱到连命都可以不要了,呵呵,自杀,你以为你有这个能力吗?”

开口的不是神将,而是罗纳,只见他说话间便伸出了一只手,隔空往月菲茜就是一捉,一道空间力量骤然间出现在月菲茜四周,月菲茜只感觉全身被死死的卡住,无法动弹,身上的力量更是被不知名的力量封住了。

看着月菲茜的力量被封,一边的精灵女王、穿越二号上众人和众生命圣兽都跳了起来,蓄势待发,没待所有人动作,一只看起来很老的生命圣兽却突然间跳上了穿越二号出来道:“你是要我们给你治伤吗,没问题,只要你放了她。”

这只生命圣兽月菲茜认识,而且非常熟悉,那是他们生命圣兽一族的族长,也是从小将她养大的人,月菲茜很想开口,却动都动不了。

神将冷笑了起来:“你就是生命圣兽的族长,很好,就是你让安普伤上加伤,很不好意思,安普让我一定要把你干掉,我想你们生命圣兽不只你会治伤吧。”

一下子,众生命圣兽都大惊失色,全部冲到了生命族长之前,而精灵女王更是道:“如果你敢杀了圣兽族长,你会发现你什么都得不到。”

“哈哈哈……”张狂地笑,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不高傲,而是高傲到内敛了:“是吗,我倒要看看,我是不是真的得不到,而且我最近还听说过,只要吃生命圣兽的晶核,什么伤都能好。”

说完,神将身上那强绝的气息突然间爆发开来,显然,这人比之另外一名神将要恢复的快,银色能量的长枪出现在他的手中,狞笑着看着下面的所有蝼蚁便的生命,要不是他的伤还没全愈,这些人他一只手就能搞定,根本不且在这里做秀,而这一切都是魏炀给的。

一想到魏炀,一想到当是被爆揍的情景,神将就直想抓狂,不过只要吃了生命晶核伤就能恢复了,狂吼了一声道:“死吧。”

月菲茜终于有动作了,那漂亮到绝种的脸此刻冲面了空间束缚,扭曲了起来,疯狂地运转身上的力量,但力量就是被封的死死的,怎么也冲不破这空间束缚,就在她几近绝望的这一刻,一股熟悉的力量突然间冲入了她的身体,将她体内的束缚破开,更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力量。

根本来不及研究这力量是哪来的,月菲茜爆发了,娇喝了一声,将空间束缚撞开,同时无数漆黑的滕蔓突然间结成了一个坚不可摧的盾牌,出现在生命圣兽族长的面前,将那银色长枪拦了下来。

轰的一声炸响,月菲茜的盾牌同时爆了开来,银枪的去势不减,不过生命族长可不是任人宰杀的主,因为月菲茜的关系,他凝结的盾牌将银枪截了下来。

一声巨响之后,却有一个声音突然传入了众人的耳中,“我说这位神将,都一年多过去了,你的伤还没好吗?”

“魏炀!”场中的几个人同时叫了起来,当然,月菲茜是叫的最大声,声音落下之后,她却愣愣地着魏炀,眼中忍不住泪花打转,然后狠狠地冲入魏炀的怀中,心中说不出是什么资味,如果硬是要说的话,那就是白雪公主突然被白马王子救活时的那种资味。

魏炀看着怀里的月菲茜,淡淡地笑了笑,说实在的,此时魏炀也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她,从开始他就一直在一旁看着,本来是想看看罗纳和那神将有什么把戏的,却看到月菲茜那宁自杀也不想拖累自己的举动,忍不住狠狠地感动了一把。

唔,此时似乎不是感动的时候,神界将领已经咬着牙冲过来,那表情是什么风度都没了,罗纳似乎知道神将此时太冲动了,一定会吃亏的,抢先将他拦了下来,面情阴狠,实为试探道:“魏炀,没想到你才一年多的时间就出来了,却不知道你现在的实力突破皇级了没有。”

“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