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圣骑士并没有因为关胜羽的话而愤怒,他的智慧根本无法与生前相比,关胜羽不动,他就不动,似乎他的存在就是为了守护前往亡灵山谷深处的通道似的。

关胜羽大手一会,十八血神卫连同七十二血神子一起出动,扑向了那个死亡圣骑士。而关胜羽则是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

“死!”发现对方进攻了的死亡圣骑士立即咆哮着拔起插在地上的骑士枪,狂吼一声,挥动着骑士枪。

长达两丈的骑士枪呼啸着,携带着强大的劲气砸向了血神子,而更让关胜羽吃惊的则是那圣骑士居然能够使用斗气,而且还是与亡灵格格不入的圣斗气。

十八血神卫都是暗系的,在被光明系的圣斗气近身之后,立即发出刺耳的尖叫声,纷纷被逼开了。

倒是那七十二血神子跟没事人似的,居然各自都带着除光暗两系之外的其他各系的魔力扑向了死亡圣骑士。

噗噗噗噗

没有多么巨大的声音,有的只是那由于水泼在身上的声音。

一轮攻击之后,十八血神卫被关胜羽叫回了身边,而七十二血神子也撤出了圣骑士的骑士枪的攻击范围,静静的悬浮在空中看着死亡圣骑士。

“喝!”关胜羽大喝一声,手中的重剑携万钧之力狠狠的砸向了对面的死亡圣骑士。

而对方也不是弱者,手中的骑士枪也以同样的姿态迎向了关胜羽的重剑。

呛!

一阵金铁交击的声音之后,关胜羽退了半步,可对面的死亡圣骑士就不一样了,关胜羽是立在地面,脚下很稳,可他是坐在梦魇之上的,根本稳不住,加上双方使得力道都特别的大,大块头加上那不知多重的骑士枪一起被强劲的冲击力砸的倒飞出去了。

砰!

死亡圣骑士重重的摔倒在地上,那全身黄金重铠更是发出了巨大的声音,而死亡圣骑士愣是一时半会没能起的来。

“果然了得,居然力量比得上九级的死亡圣骑士?嘿嘿,不过这样更好,”说道这里,那黑袍人又看了看那漂浮在幽泉之中的不知名的魔兽尸体道,“只有这样,才能够让我的血炼兽拥有更强大的力量。也许能够突破十级也所不定呢!”

好像是为了回应他的话,之前那幽泉之中此时却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漩涡,而那只漂浮着的魔兽尸体上散发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血光。

“啧啧,不行吗,就一下就倒下了!”看了看那倒地爬不起来的死亡圣骑士,关胜羽撇撇嘴笑道。

实际上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巨大的冲击力他是硬生生的接下了,如果仔细看的话,他脚下那坚实的地面已经龟裂了。

“咯咯咯咯,你触怒了一个伟大的圣骑士,我要杀了你!”好像是听到了关胜羽那嘲笑的话语,倒地的死亡圣骑士一手拄地,另一只手仍然拿着他的骑士枪在地面上狠狠的一砸,而他则是借助着反震之力堪堪站了起来。

而此时他黑洞洞的眼眶中那散发着碧绿幽光的灵魂之火此时已经变成了赤红色,看起来是被激怒了,居然燃烧起了灵魂之火。

燃烧灵魂之火是亡灵生物的终极杀招,这类似于兽人的狂化,能够在短时间实力暴涨,原本剑圣初阶的死亡圣骑士,此时居然突破了极限,达到了剑圣上阶的实力。

“该死的,居然燃烧灵魂之火!哎,已经无法阻止了,多么的材料啊,我二百年来就只找到这么一具!就这么浪费了!”看到死亡圣骑士燃烧灵魂之火,黑袍人顿时怒道,可是瞬间就平息,只是感叹这样的材料不好找。

感受着死亡圣骑士那不断提升的气势和实力,关胜羽不仅没有丝毫的恐慌,反倒是有点热血沸腾,当初与麦凯恩一战,自己实力不足,几乎是用了自残的方法才堪堪逃出生天的。

而随着关胜羽的实力的不断提升,尤其是与生命古树一战,更是让关胜羽觉得受益匪浅,一直以来,关胜羽都想再次遇到一个能够媲美麦凯恩的剑圣级别的高手,能够切磋一番,以此来提升自身的实力。

可是眼前的死亡圣骑士,现在的实力虽然与麦凯恩还有点差距,可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所以,他就成了最好的替代品。

“少***废话,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关胜羽根本不鸟他,手上的剑更是划过了一道优美的弧线,稳稳的落在了刚刚站起来身子都还没有站直的死亡圣骑士的脖子上。

当!

关胜羽的重剑击中了对方的脖子,发出了巨响,可是对发就好像没事人似的,反倒是关胜羽的手被震麻了。

“咯咯咯咯,你以为你还能那么轻易得手吗?现在,伟大的圣骑士拉斐尔以光明神的名义消灭你这个异端!”

听着这句话,关胜羽差点没笑岔气,一个亡灵骑士居然自称以光明神的名义,这简直是荒天下之大谬。

可惜,关胜羽不知道的是,就是因为燃烧了灵魂之火,在短时间死亡圣骑士获得了强大的力量,同时也将他生前的部分记忆拿了回来。

而很不幸的是,眼前的这个死亡圣骑士,他生前就是教廷的七大圣骑士之一的拉斐尔,只是不知为什么他的尸骨不是被葬在圣山上,反而落到了亡灵法师的手中。

“哼,大话谁都会说!我倒要看看你能吃我几剑!”关胜羽也不多言,血影身法一展,立即如鹰隼一般扑向了死亡圣骑士,手中拖着他的重剑,在临身之际,更是一剑砍出,那呼啸的劲气就是普通人都能够听的非常清楚,这一剑所携带的力量可想而知有多么的大。

对方好像也感觉到了这一剑对自己的威胁,顿时怒起,鼓动全身的斗气,加持在自己的圣骑士长枪之上,迎着关胜羽的那一剑就去了。

轰!

一声巨响,两把武器之下的地面把强大的冲击力硬生生的砸出了一个大坑,而两个当事人都是被各自的反震之力击飞出去几十米远,全部都倒地不起,生死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