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山谷深处的血海依旧是当初那样的平静。

全身笼罩在一片诡异的黑气中的劳尔此时正在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极力的挣扎着,可是他的身体已经被邪恶之树的枝蔓给捆绑了起来,半分都动弹不得。

那个半成品的巫妖被硬生生的从劳尔的身体中剥离出来,这是要从灵魂上进行的剥离,那一份痛楚可不仅仅是**上那么轻松的。

光是看劳尔那全身暴起的青筋和已经严重**的开始不断的蜷曲的身体就能够清楚的感受到了。

“少主,这样下去劳尔能受得了吗?”萨利姆就站在关胜羽的身边,看着劳尔那边的动静有点不放心的问道。

“只要将那个半成品的巫妖剥离出来,就算他的身体废了我也有办法给他重铸,可是如果失败了话,那他的下场就只有魂飞魄散!”关胜羽的话语不带丝毫感**彩的说道。

萨利姆哀叹了一声,可也是无能为力。

他明白关胜羽说的对,如果剥离失败的话,那么就等于是加速了劳尔被巫妖侵蚀的速度,就目前的进度来说,很可能就那巫妖炼神咒就直接达成圆满了,那关胜羽还是不得不出手杀了劳尔。

“好了,准备一下,我们今天必须完成所有的事情,返回莫伦特斯!”关胜羽拍了拍萨利姆的肩膀提醒道。

萨利姆也不是那种感伤的人,很快的就调整过来了,而这个时候劳尔也已经达到了关键时刻,因为他们已经可以看见那一团黑气正显露出一个极力挣扎着的灵魂体,那就是被种下的那个巫妖了。

看着他的样子也就能够明白关胜羽和邪恶之树所用地方法应该是能够成功的,至少对这个灵魂体的巫妖有着莫大的杀伤力的,甚至能够直接将他逼出劳尔地灵魂。

在血海和邪恶之树的双重压力之下。那个巫妖最强也只有巫妖王巅峰的实力,怎么能够抵挡的住,正在一点一点的将自己的地盘让出来,以此来保全自身的安全。

失去的冥神的指挥,就算这个巫妖王的智慧不低。可是他却不清楚他现在所处地环境。危险他是肯定能够明白的,可是更多的他认为是来自于捆绑自己的邪恶之树。

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流逝,关胜羽他们两个的注意力始终都放在了劳尔的身上,成功即将到来,可是他们两个却比谁都更加紧张。

那个巫妖在彻底离体之前肯定会有一次猛烈地反击的,只要挨过去,那劳尔就真的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可要是挨不过去,那么关胜羽他们之前所做的任何努力都宣告白费而功亏一篑的。

果然,和他们预计的一样。在巫妖离体的时候居然悍然发动了自杀式的袭击,巫妖强大的灵魂在瞬间自爆化作一阵强烈漆黑的气体钻入了劳尔地身体中,疯狂的破坏着劳尔身体的每一个部分。

可是,看到这一幕的关胜羽反倒是放下了提到了嗓子眼的

关胜羽最不怕的是什么?

最不怕的就是劳尔的身体被完全破坏!

当初,如果不是对劳尔有所保留的话,可能他早就将劳尔的身体重塑一遍了,也刚好没有。所以现在这个巫妖王以他毕生最后地全部精华自爆而产生的强大至极的能力都包裹在了劳尔那具破烂不堪的身体中了。

关胜羽知道,机会来了!

那力量虽然强大,可还不至于伤害得了邪恶之树,所以劳尔的身体直到这个时候还依然被邪恶之树控制着。

邪恶之树按照关胜羽地意思直接将劳尔地身体放入了血海之中,原本的就已经被严重破坏地身体在瞬间就被血海中强大的腐蚀力给化的干干净净了,就连那凶手也全部化作能量被血海保留了下来,将它和劳尔的灵魂交融在一起。

自爆了巫妖王,也就是相当于自爆了灵魂,以此换来强大的力量,可是最终还是便宜了劳尔。便宜了关胜羽。

劳尔的身体在血海之中按照关胜羽的意图正在快速的重塑着,因为时间紧迫,所以可能无法重塑的像关胜羽、萨利姆他们一样完美,但也将身体的强度和承载度增强了上百倍,远远不是当初劳尔那个孱弱的魔法师身体所能够相媲美的。

巫妖王的能量和魔力全部都被劳尔的这具新的身体给吸收融合了,虽然时间很短,还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实力,可正如萨利姆所说的,这个施术者用的可是巫妖炼神咒,而作用的主体双方还正好就是巫妖王和劳尔两个人。

虽然现在的结果出现了一点误差。但是主体是依然没有改变的,只是作用的对方调换了一下,按照这个世界的魔法作用原理来说,这个魔法还是最终成功了。

也就是说,只要劳尔的身体重塑成功。他的灵魂与巫妖王的最后的灵魂自爆后的碎片和能量融合完成的话。那么他就会直接成为一名巫妖,甚至是巫妖

一切都在向着关胜羽预期的发展。虽然波折不断,但是最终大体还是按照剧本进行的,最终关胜羽将再次增加一个实力强大的帮手——十二级巫妖王劳尔。

“该死的,到底是谁跟我作对!”当巫妖王自爆的时候,冥神哈瓦特希尔就忍不住如此咒骂道,可是他能够做的也仅仅是这样罢了。

因为,现在他的对面站着的却恰好就是一黑一白两个跟他一样神秘的存在,逼得他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哈瓦特希尔,真没想到你居然苟活了上万年,当初没有将你消灭是因为你还有一点利用价值,可是现在你已经不需要了!”那两个人中的一个全身黑衣的神秘人说道。

“哼,当初果然是你们的阴谋!可惜,万年前你们不杀我,现在更没有机会杀得掉我!”冥神哈瓦特希尔依旧不屑的说道。

嘴上是如此说,实际上他心里最清楚,别说二对一了,就算是一对一单挑,以他目前还未恢复到巅峰的实力如何战胜对面的任何一个人。

“其实,你并不需要死的,只要你归顺我们,我们自然会帮你报仇的!”这时候,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全身白衣的神秘人说道。

他说这话的时候,还有意的向那个黑衣人挑衅了一下。

只可惜,他招降的对象错了,“哼,他们不是东西!你们就更不是东西!”

那一黑一白两个人好像都没有听见似的,只是淡淡的一笑之后就继续关注着冥神哈瓦特希尔,他们并不急着要对付他,似乎目的仅仅是看着他而已。

哈瓦特希尔不知道这两人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可是现实逼得他又不得不安心的待在这里,想离开但却迈不出那一步。啊!

一声强烈的啸声震动了整个天地,从混乱平原一直传到了巴比伦。

无数的强者都能够从这一声中感觉到天地之间又出现了一个绝世的强者,只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人会是莫伦特斯年轻的皇帝劳尔。

“少主,谢谢你救了我!”直到这个时候,劳尔才算是真正的醒来,融合了巫妖王的灵魂碎片的劳尔对之前发生的一切都大致的有了了解。

他也知道他的命完全是关胜羽救回来的,因为他也就不再像之前那样跟关胜羽以朋友相称,而是直接主仆相称。

“劳尔,你现在的身份是莫伦特斯帝国的皇帝,以前是,以后还是!我们还是以朋友相称吧!”关胜羽自然也有自己的顾忌,毕竟这些东西都是不能表现出来的,还是低调一点的好。

“少主请放心,我自有分寸!”劳尔态度很是坚决。

关胜羽无法,只能算是默认了。“萨利姆、劳尔,我们马上赶回巴比伦,时间不等人啊!”

虽然,劳尔身体重塑的时间已经压缩到了最短,可是就这样也已经差不多一天下去了,要是劳尔再不回去的话,恐怕魔族大军还没有打过来,莫伦特斯帝国就首先乱起来了。

他们来的时候是邪恶之树破开了空间将他们直接带了回来,可是回去可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这还是因为邪恶之树和关胜羽之间存在的契约关系,能够对空间进行地位,就相当于两个移动的传送门一样。

可是,现在他们两个在一起,那就无法进行这样定点传送了,只能靠他们自己飞回去了。

劳尔的实力现在虽然还没有达到巫妖王的巅峰,可是实力还在急速的上升中,就是现在也已经突破了十级的界限,达到了十一级中阶的实力了。

他本身就已经是风系魔法师,虽然现在改而修炼亡灵巫妖秘法,可是风系的风行术在他十一级中阶魔力支撑下,速度之快比起十二级的萨利姆都还要快上那么一点。

所以,他们回到莫伦特斯皇宫的时候,宫廷的混乱才刚刚开始,所有的御林军都开始搜索劳尔的下落了,而这个时候劳尔则是从天而降,又出现了。

在短暂的混乱之后,皇宫又趋于平静了,可是关胜羽他们来的目的就是为了给莫伦特斯的政局带来大动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