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的星域,周围是庞大的舰队群,一百多架的战斗机甲呈战斗队形展开着围成一个大半弧形,正中间就是人类的精神象征重装,背后站立着三架人类的科技结晶的机甲。

卫雨晨耳边回荡着安老头的话:“小子,给老头子抓一架完好无损的神秘机甲回来。就这样。”

“明白。”卫雨晨轻松的回答,面对着蓄势待发的神秘机甲攻击阵形,他身边的獒狼乖巧的回到了左手臂上,威猛的图形浮现在重装之中,更显得杀气逼人。

虽然神秘机甲数量上占有绝对优势,但卫雨晨敏锐观察着神秘机甲中的驾驶人员的生命力场,并没有发现哪一架神秘机甲的生命力场达到红色等级,而且甲体本身缺少特有的生物频率,由此他断定这款机型属于机械战甲的范畴,驾机人员的力量素质顶多是B级别。

而卫雨晨身后的三名机甲战士驾驶的都是人类顶尖的科学技术-生物机甲,此次战斗将能清晰的比较出两种机甲类型的优劣。

卫雨晨并没把神秘机甲的实力放入眼中,但他不会让凯恩、于化龙和郭肃三名机甲战士来歼灭神秘机甲。相反他要痛下狠手,一句话,你要战,我便战。

虽然对手的实力不怎么样,卫雨晨依旧保持着昂扬的斗志,全力提升重装的战斗力,早前对付猿型罗姆兽的杀伐之气再度膨胀,重装在和罗姆兽的大战中实力有所下降,但对付眼前的神秘机甲还是能够胜任的。

“凯恩、于化龙和郭肃你们三个等下抓住这次实战机会,好好拿对手来练练兵,领会自己驾驭的机甲长处,检验一下自己的战斗技艺是否有了精进嘛?两种不同类的机甲孰高孰低就要在战斗中体现,好,战斗!”

卫雨晨的眼神直直的锁定着对方阵形,重装的身形猛然向前疾飞,迎着神秘机甲的来势首先发起攻击了。

从战场态势上看,神秘机甲似乎取得主动权,路斯坦率领着手下一干机甲纷纷把机体后脊背上的V6型火箭推进器调至最高,机甲迅猛的穿插把重装等人都围拢起来了。

路斯坦心里是高度紧张,机体的捕捉器细微的观测着重装的攻击曲线。毕竟重装的实力是让人心寒的,能够孤身面对罗姆兽进行作战,光这份胆气,路斯坦就佩服不已,更何况一人单挑一群,那份实力不得不说是骇人的了。

如果不是高额的死士奖金,路斯坦实在提不起作战意志面对着这个强大的对手。为此在制定这份计划时候,他就充分的考虑利用一切因素来削弱重装的战斗力。他抓住了重装大战猿型罗姆兽之后那份契机,冒然启动这份计划,就是希望抓住此次机会逮住重装,这样成功率就会提高不少。

悍然进攻的神秘机甲和重装是迎头碰上,两种不同类别的战斗机甲开始了真正的战斗。

路斯坦103架神秘机甲第一波次箭头攻击,已然攻击到重装面前。卫雨晨傲然的冲进敌方的阵营之中,重装高速穿梭在这103架神秘机甲之间,不断的投放出一个个学自猿型罗姆兽的光磁雷暴,瞬间爆发的能量冲击着零散的神秘机甲阵形。

随后,冲进神秘机甲阵形的重装更是锋刃在手,所向披靡,神秘机甲通通被水晶锋刃一刀斩下,用金贵的钛钨压制的合金防御甲根本不能抵御重装的一击攻势,纷纷断裂成两半。而神秘机甲配置的大口径雷射枪,始终不能锁定捕捉到重装的身影,刚一接触,神秘机甲一直是被动挨打,始终不能发挥出数量的优势,它们是充分的领略到重装神秘莫测的实力。

不待卫雨晨的命令,三名机甲战士早已点燃加速推进器加入到战斗中来,操起脊背挂的脉动能量束枪对这些神秘机甲发起最凶猛的攻击。虽然只有三架生物机甲冲杀在前,但三名机甲战士依靠手中的脉动能量枪点射着躲避光磁雷暴的神秘机甲,牢牢把握住战斗的主动权。

在机甲的速度和驾驶人员的条件反射等各种因素下,两种不同类型的战斗机甲孰高孰低此刻间立分高下了。数量的优势并不能弥补装备上的差异,103架神秘机甲就有30多架带伤,5架永远的消失在茫茫宇宙中了。

“大哥,老板不是说我们的战斗机甲是全宇宙最尖端的嘛?怎么战斗才开始,我的小队都损失了6架机甲,再这么下去,这仗还怎么打下去啊!大哥你快想办法吧!兄弟们打的实在艰苦啊!”

“各小队报告战损情况!”路斯坦作为这次行动的总指挥,之前准备的计划不可谓不周详。虽然在他内心已充分考虑到重装的战斗力了,但还是对老板拨付下来的全人类尖端兵工生产出来的机甲保有着巨大的信心,于是信心满满的他在计划中考虑只要50多架机甲就能对付重装。最后为了稳妥他还特意把机甲的数量增加一倍以上,没想到的是重装实力竟是如此的强悍,己方的战斗机甲根本占不到任何便宜,就连三架普通的战斗机甲都对付不了。

“大哥!我们小队战损5架!”

“我们六架!”

……

“鲁斯图、费卡罗你们带着剩下弟兄拉开和重装的距离,我们先从对方的战斗机甲下手,先攻击右边的湛蓝色机甲。”战场的惨烈让路斯坦重新审视己方的战斗力,重新调整了一番战斗队形。他再也顾不上这么多,艰难的驾驶着战斗机甲来规避行踪飘浮的光磁雷暴,发出了简短的命令。

很快,神秘机甲拉开一定距离来对抗重装高速机动火力打击,一部分兵力引诱凯恩、于化龙和郭肃三名机甲战士进入火力埋伏圈,另外大部都在积蓄能量准备火力攻击。

卫雨晨看到此景冷笑不已,原先的气势汹汹,现在抱头鼠窜而去,不得不说实力决定一切,对着三名机甲战士说:“你们三个自己小心,要在战斗中学会战斗,好好体会你们领悟到生物机甲带给你们的妙处。”

“是!”凯恩、于化龙和郭肃三名机甲战士倒是毫无畏惧,机甲更是气势如虹的斩杀神秘机甲。即便是前方有了一定的火力埋伏,但强悍的生物机甲外壳抵御了大部分的物理冲击,维度防护机甲有效的保持着相对的防御模块很好保护了他们。

生物机甲在三名机甲战士简单操作下,以各个方面数值都超过机械战甲的绝对优势占了上风,一时之间神秘机甲在三名机甲战士的绝对优势打击击下,纷纷被击落。

一旁压阵的重装,冷静观察着战斗的发展,只要机甲战士一旦出现了任何难以应付的局面,卫雨晨都悄然把敌人解决掉。现在他要做的初步培养起机甲战士自信心,而眼前的对手正是在合适不过了。顺带他还可以检验下光磁雷暴的运用技巧。

重装和机甲战士打得是相当轻松,也让在后方观战的众人有所放心了,毕竟在之前神秘机甲在数量上处于优势,并且机甲战士星域窄狭不太适合舰队火力配合。

在神秘机甲群中的后方,一架战斗机甲引起了卫雨晨的注意,这架机甲始终在调度着人手,策划攻击的战术,他心知这应该敌方的指挥官,重装巧妙的利用机甲群间隔缝隙穿插前行,慢慢的接近它。

此时的路斯坦是焦急万分,看着一个个往昔的袍泽都命丧与此,心里是难受至极啊!他虽然早知道此次任务是九死一生,但真正面对了却是无比难过的。自己手中的机甲战斗力根本不值得一提,人家一个冲刺就能挑落自己的三架机甲,实在有太大的差距。

“鲁斯图、费卡罗你们收拢弟兄们,向我这靠拢,准备集中火力使用热核光波次动炮。”他们每台机甲肩上的两架热核光波次动炮能够产生一千摄氏度高温,属于重型火力。不到万不得已,路斯坦是不太愿意使用热核光波次动炮的,使用一次热核光波次动炮后,整台机甲的能量都会消耗殆尽,机甲所有的防御和攻击能量都会消失,只能启动备用能源块来应急,而且热核光波次动炮发射后所产生的反冲力非常强劲的,很容易就损伤机甲组件。

仅剩下的50多架神秘机甲朝路斯坦方向汇聚,只留下一个小队10架神秘机甲且战且退牵扯重装和机甲战士,为布阵的神秘机甲争取时间。少刻,50架神秘机甲已准备妥当,肩上的热核光波次动炮通通打开,黝黑的炮口对准急速飞来的重装。

“你们三个自己小心,先回到我的身边来,看看他们到底在搞什么鬼。”从之前交手的战斗力来看,敌人是准备使用最终武器了,卫雨晨小心警告准备冒进的机甲战士,静观其变。

热核光波次动炮的能量振幅到极致,“嘣!”巨大的声响,50台神秘机甲的热核光波次动炮一次齐射,雄浑的能量骤然间搅动着空间恒定曲线,刹那见绽放到最高处,又重重落下轰击到重装面前,然后能量的紊乱在重装范围内的星域形成了一个庞大的连锁反应,大量热气陡然而生,温度一下子就升到很高。100发热核光波次动炮火产生高温布满了这一片区域,窄小空间充斥极高的灼热。

强力的热浪扑面而来,席卷的热气形成一股狂飙疾风,高温产生的白气绕绕,云遮雾障的把重装和三名机甲战士都包裹其中。

50台神秘机甲发射完毕后,启动了备用能量,纷纷驻足在远处期待着炽热的高温能够把对方通通的消融。

路斯坦关注那一片着白雾萦绕的区域,50台机甲发射的热核光波次动炮起码虽然不能让温度能量叠加,但可以持久保持一千多摄氏度高温一段时间,这样的威力是惊人的。

时间停滞了两秒钟,已然看见重装和机甲战士们的身影了,卫雨晨在热核光波次动炮发射后那一瞬间,就明显感受到能量强劲,立即警示机甲战士们,做好最高的防御准备,把机甲的速度提升到最高,冲过着这片能量膨胀爆裂的区域。

“凯恩、于化龙和郭肃你们三个感觉怎么样?这样的温度是在是太低了?展开机甲尾翼,以最大速度冲过去也让它们尝尝咱们的厉害。”瞬时的高温,对于重装来说是一点用处都没有,而机甲战士就只感受了微微的热感。

“是!绝对没有问题。”于化龙叫嚣的冲过膨胀的能量,其它两台机甲也紧跟而出。

卫雨晨不紧不慢的分析着能量的特性,很快就把该股能量基本运算公式模拟出来,接着重装在掌心水晶处模拟出一团如此的能量。这个时候他却接收到一道犀利的讯息。

“老豆啊!你在不在?不在你就吱一声,我就知道你不在,我不关你在不在,恒久号的中央智脑系统遭受攻击,有人试图进入科学院的资料库,盗取机甲的讯息。还有一批手持重型武器的不明身份战士正朝着S权限区域进发。毛毛。”

“毛毛!不过逻辑似乎还不够健全,嘿嘿。”卫雨晨早已忘记了自己还有怎么一个儿子的存在,自从把他丢进恒久号的中央智脑系统学习就很少和他联系。想不到现在这一刻却发来如此的讯息。想来是情形是非常紧急的。

卫雨晨停下手中的模拟检验,联系上毛毛说:“毛毛现在调动你掌握的所有警卫部队,接管S权限区域防御,一定要保证那里的安全,特别是你宁欣妈妈的安全。我解决了眼前的战斗,马上和你汇合。另外你要把这些消息传送给科学院高层,一定要做到稳妥,不能让老头他们生疑你的存在,知道嘛?毛毛。”

“行了,老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毛毛要多排人手去保护S权限的核心区域啊!你老豆很快就赶回去。”卫雨晨关切的说道。

“老豆这是不是人们常说的关心则乱啊。呵呵。你就别啰嗦了,我办事你放心,走了。”只留下几句老成的话语,毛毛就掐断讯息,布置起防御任务去了。

卫雨晨沉吟片刻,从五艘主力战舰到神秘机甲,再联系上恒久号内部的问题,他再笨也明白这一切都是通通冲着自己来的,目的就是身上重装力量。这一连串的动作背后一定有着一个庞大势力在操纵着。

看来解决眼前的战局后,自己需要小心翼翼防范了,随着自己的秘密越来越多人知道,那时将会有更多的势力要打重装的主意,必须早做打算。虽然现在顶着个联邦政府少将的军衔,但所掌握的资源是相当少的,除了身边卫家的那二十几个护卫外,就没有什么人利用了。幸好阴差阳错的造就了毛毛的存在。现在毛毛间接的掌握了科学院的海量资料库,算是自己一大助力了。

卫雨晨脑海中转了几个念头,简单思忖一些防范措施,重装机体迸发出强大的推进力,已然飞出了膨胀能量区域。

冲出膨胀能量的四人后,卫雨晨当即命令机甲战士速战速决,同时意识能量牢牢的锁定着恒久号的S权限区域,对于宁欣的安慰容不得一点马虎。由于缺少能量的支撑,路斯坦的50台机甲,现在是有气无力的停摆着。

50台战斗机甲一看卫雨晨四人没事一样飞出热核光波次动炮火范围大惊失色,勉强的飞行到路斯坦旁边。路斯坦心里蓦然暗伤,现在己方就是一群待宰的羔羊,行动计划是完全失败了,也许自己的老命最终就丧与此,但即便如此也要博一博。神秘机甲在他的组织下,再次发动起微弱的攻势。

于化龙三名机甲战士丝毫不给时间让路斯坦考虑,大开大合的冲杀起来,缺少防御能力的神秘机甲,如同凋谢的玫瑰,绽放出最后一点光彩。

当三台机甲战士停止了冲杀,把仅剩下的神秘机甲都留给了重装。重装高临上空,对准一台神秘机甲,左手掌心一甩,一股近似于热核光波次动炮的膨胀能量离手而去,在卫雨晨的改良下,迸裂的能量更加厉害,产生的高温超过了热核光波次动炮的了,并且在能紧紧的依附着对方的机甲,这样一来,不管你的机甲速度有多快,除非直到能量燃烧完毕,不然休想摆脱这种能量的依附。

路斯坦眼睁睁看着一台台机甲在身旁消失,下手最狠的是重装。重装身旁的己方机甲都是被高温给明灭的,自己还想当然的要俘获人家来换取高额的奖金,真是太可笑了。他突然明白这是对方在以牙还牙。

“凯恩你们三个给我盯紧那台居中指挥的神秘机甲,等下把它俘获教给老头,老头看上它了。”卫雨晨命令着,他担心宁欣的安慰,当下行动更为敏捷,出手愈来愈狠绝。

当重装在神秘机甲的身上一次次的检验燃烧能量,一团团的火焰在骤燃着路斯坦的心理,缺失能量的机甲并不能做什么,暴走的路斯坦指挥着仅剩下的机甲抱着同归于尽的决心毅然决然撞向三名机甲战士。

三名机甲战士灵活闪避,充满能量的机体做了几个简单的攻击,就把实行自杀攻势的机甲歼灭了。宇宙重新归于平静时,路斯坦的身边,漂浮着各式的机体组件残骸,他寂寞的停在那里,等待即将到来的命运,自己的命运被操作在重装等人的手上,让他生出极度沮丧的感觉。一个满编的机甲中队就这样消失在宇宙的之中,作为行动的指挥官却孤零零的苟生着,行动是完全失败了。

有了三名机甲战士的看护,路斯坦根本不能做出任何自杀性的攻击,其机甲的内部自毁设置也奇怪的失灵了,他只能静静的看着重装不断飞近,重装的威势所产生的沉重感有力的捶击着他的内心。终于要独自面对着传说人类最高级的武器了,路斯坦于近处的观察着重装的形态,明显和其它三名战斗机甲有很大的区别。此刻却不是想这些东西的时刻,他寞然的等待着决定自己命运的时刻。

最终重装并没有直接来到他的面前,而是直接向恒久号疾速飞去。剩下的事情就教给机甲战士了。空旷的星域,见证了一次战斗的完结,也预示着另一场战斗的开始。

接到了中央智脑系统的预警后,长孙无沁等人连忙安排一些的部署,原先胜利的愉悦早已被紧迫的形势取代。庞大的恒久号早已拉响了最高权限的紧急预案,大批的警卫部队开始重点防卫核心地带,装备重武器的守备旅成建制的拉到S权限区域。

联系上毛毛,卫雨晨急忙的询问情况:“毛毛局势怎么样了?还在你掌握之中嘛?你的宁欣妈妈没出什么问题巴?你要提防舰船内还有人要搞鬼。其它地方的我不管。你要保护好宁欣妈妈的所在的地方。”

“那帮身份不明的士兵已向S权限区域外围发动了攻击,我已经派了一批智能机械人保护宁欣妈妈了。你放心好了。大批的警卫部队我已经调来了。”

“毛毛打开D区回收舱。”卫雨晨飞到了D区。

一道宽大的舱门重重抬起,重装飞了进去,身后还有三名机甲战士和俘获的神秘机甲。

回到恒久号,卫雨晨不多想,直接朝S权限区域进发,毛毛这小家伙随时提供着最新的战斗讯息,并把一份舰船内部的行进线路拷了过来。

三名机甲战士紧紧的跟随着他们的指挥官。很快重装就直飞到S权限的外围战斗区域。

但见,一帮黑衣士兵正在猛攻着守卫着S权限外围的警卫部队。不用多想,这些肯定就是发动攻击的不明身份的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