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蕾分泌出很多浓厚的**包裹着他的身躯,同时他身上所有的东西都熔化了。

他的意识沉睡了,亲情、友爱、爱情、暴虐、等等各种人类情感被强行分开抽离,空空荡荡的意识海仿若干涸般,这时候一股不同于人类的意识被灌入意识海,黑黑的,浓稠异常。强大无可匹敌的力量充斥体内,所到之处不断改造身体的脉络,重组卫雨晨的基因。DNA的几十个碱基对被发掘出来从新编排重组。

浓稠黑色的意识准备全部占领卫雨晨的意识海时,他的脑子里面愤怒的意识,发出闪烁的光亮,沁入心肺的寒冷,布满了全身,寒彻血骨。

卫雨晨的意识打了抖擞,被抽离分开的意识,逐渐归位,与那股黑色的意识扭缠不分,灌入的黑色意识被阻住外面,黑色意识逐渐黯淡。两股意识扭合在一起,慢慢的在意识海深处凝结出一块微如芥子的六菱形的水晶。

许久,卫雨晨的意识苏醒了,他睁开沉重的眼皮。

“什么,自己竟然在罗姆树树冠的花中。”卫雨晨心神大乱,厚实的花瓣紧紧的包裹着他**的身躯,浓稠液汁从头到脚到处都是。

更让他吃惊是,宁欣也被包裹在淡蓝色的果实中,脸色是那么的无助。令他愤怒的是,宁欣动人的身体竞是**裸的。

卫雨晨愤怒了,握紧拳头锤击着花瓣,脚也使劲的朝外踹,身子更是来回撞击,口里怒喊着:“宁欣!宁欣!宁欣!”

罗姆树花瓣爆裂了,卫雨晨跳了出来,手用力撕开包裹着宁欣的果实,把宁欣抱出来平放在地面上。

卫雨晨哭泣的叫喊:“宁欣!宁欣!醒醒我是雨晨。”泪水浸湿了双眼,他实在不能接受这一事实,原来活蹦乱跳的佳人此时无力的躺在平地,故仰天大吼:“为什么?”

他两手无力的捧起宁欣往基地走。

现在的阿卡莱行星到处是罗姆树,一颗颗倒挂着椭圆形的果实异常饱满,里面包裹着山林中各类动物。有些罗姆树往外喷花粉,粗大的须根在有力的抖动,不过也只有那棵主罗姆树的树冠上长着花,其他的罗姆树个头较之矮小。

卫雨晨浑然不觉危险的到来,由倒挂的蓝色果实中迸裂出来一群奇怪的动物,围住前行的他。

……

卫雨晨的身躯披挂着一副白色诡异的盔甲,左手里拿着一把长三米的白色水晶锋刃,白色水晶锋刃两端都有刀尖。右手抱着宁欣。卫雨晨很诧异,自己怎么会身披铠甲呢?

所有围困卫雨晨的异兽全部身首异处,突如其来的盔甲随后便消失了,卫雨晨也不多加思考,大步朝基地走去。

……

自从那天第一次变身后,罗姆兽被全部杀掉到现在已经过去了4天了。

基地也被强悍的罗姆树摧毁,防御工事里11具12星舰陆战队士兵的尸体倒在血泊中。事发仓促,这里的信息都还没有发回到莫亚舰队。

卫雨晨洗净宁欣的身躯,找来一件衣服给她穿上,然后把宁欣放到基地地下室的冷冻储物室里,凝视良久,说了句:“宁欣,等着我,你这里好好休息,我出去一下。”然后轻轻的带上门,放上掩盖的伪装。

当悲伤过后,剩下只有那滔天的仇恨。至宁欣无力在他面前离开后,卫雨晨对罗姆树有着海一样的深仇了。

随后的四天里,卫雨晨利用基地各种轻重火力消灭完了第一代的罗姆兽。

第一代由其他动物变异的罗姆兽,已被卫雨晨全部杀光。今天陆续出现了第二代罗姆兽。

第二代罗姆兽身上已看不到其他物种的痕迹,一种全新的物种横行于阿卡莱行星。

阿卡莱行星只剩下卫雨晨一个人,所有的人都死了、都死了。该死的罗姆,该死的罗姆。卫雨晨眼睛通红,嘴巴紧紧的咬住,他始终不愿意使用那得至于罗姆的力量。

那日突然殖装,卫雨晨自己都惊讶于身体力量的强大,回头冷静的思考这一切都是在罗姆树出现后才发生的,他更加对罗姆有了刻骨铭心的愤恨。

许久,卫雨晨猛一抬头,从割裂的记忆中清醒过来,神色再次变成冷然,双目暴烈火热,眼光直盯着前方,口中叫嚷道:“来吧!罗姆兽。我在等待着。”

卫雨晨看了看手腕的宇航手表,这块从基地废墟中找来的手表,表壳已损坏,表针仍在“嘀嗒嘀嗒”响。

阿卡莱行星,白天,上午九点十五分。

来运输补给的船还有十五分钟就进入阿卡莱行星。

卫雨晨深知必须要把阿卡莱行星的情况带回人类社会中,要让全体人类都做好迎战罗姆树的准备。如果让罗姆树扩散出阿卡莱行星,仅凭那高速的繁殖能力,就能让全宇宙的生物都将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九点二十分,“运输船应该进入大气圈了。”卫雨晨心里估算着,看着照片说道:“是该收拾东西了。宁欣,我要走了,愿你在天堂保佑我。”

说罢,他把照片小心翼翼的收到内袋里,起身收拾好弹yao,把一架动能炮扛在肩上,步伐缓缓的跨过石砾,出现在基地的停机坪上,他把动能炮架好。

基地外的大队罗姆兽出现在卫雨晨的视线里。

时间,星期四,九点二十五分,一架银白色的运输船出现在天际边。

“小薇把资料采集系统打开,阿卡莱行星有点不对劲。难怪几天没有阿卡莱行星驻军基地的消息了,天空中弥漫着层层的粉末,怎么地面全是这种怪异的树种。”说话的是位肩上领少尉衔章的女军官。

联邦军服尉官以上才有两排黑色精致的纽扣,这两排黑色的扣子整齐的沿着胸口中间钉下来,更能凸现出女少尉那傲人的身段,齐肩的短发,细长入鬓的秀眉,配上那令人心旷神怡的微笑,身姿更是英姿飒爽。

“是,莉娜姐我也觉得奇怪,上次我来阿卡莱行星的时候,还郁郁葱葱的,今天怎么了,死气沉沉的?”林薇打开采集器,“莉娜姐快看,停机坪那里好多奇形怪状的动物,它们在围攻一个男的。”

“轰、轰、轰”此时,卫雨晨吃力的抵挡着罗姆兽的攻击,动能炮不停的开火,第二代的罗姆兽,不仅攻击力强悍,而且能喷出腐蚀性的溶液,卫雨晨勉力支持着,一边用动能炮开火轰击,一边机敏躲避罗姆兽的腐蚀溶液,手向高空上的运输船求救。

从高空上看,基地建筑像被地震袭击过,主体建筑都坍塌了。莉娜少校果断下命令:“小薇启动回收装置,回收这家伙才问明情况。”

“是”

卫雨晨看着运输船悬停高空,当下明白,忙甩出几枚火焰弹,轰轰烈火隔开了罗姆兽的攻击距离。

运输船后舱门一道白光射下,光照到卫雨晨,卫雨晨身子缓缓上升。

罗姆兽看着上升的卫雨晨一直兽鸣的吼叫。

卫雨晨收入运输船中,莉娜和林薇赶紧过来察看。

“你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基地还没有人?哪些到底是什么东西?阿卡莱行星怎么会变成这样?”莉娜发问道。

卫雨晨苦笑的摇摇头,竖起一根手指,表示只有自己一人,多日神经紧张,现在心神一放松,就沉入漫长的睡眠中。

莉娜明白了,也不多问,眼神卫雨晨脸上停留一番,“返航,小薇直接把阿卡莱行星发生的情况及相关资料发回母舰。”

“是!”

“雨晨,你会很快回来的,对不对呀!”

“等我!宁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