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明月不明白山莫莫为什么突然告辞而去,心中很是把小凤的事情丢下,但是出乎意料,小凤并没有因为撞到他和血娆的好事就无理取闹,依然每天和他玩笑,好像根本不知情一样,只是九洲清晏多了一个血娆,少了一个山莫莫,依然不得平静。

难得的是,这两只凤凰老鸟这几天都回凤凰山去了,西门明月终于渡过了几天清闲而且无聊的日子,靠在太师椅上,看着窗外波光潋滟的湖水,心中忍不住想道:“她们在的时候,我天天嫌她们烦,一旦走了,我又空荡荡的难受……”想到这里,忍不住摸了摸胸口,摇头苦笑,这算是什么心态呢?

“公子,陛下来了!”小宫女恭敬的的向他禀报。

“哦……请!”西门明月无精打采的答应了一声,小宫女退了出去,片刻,穿着黑金滚边长袍,头上带着束发金冠的唐哲星就走了进来。

“你们都退下吧!”唐哲星挥了挥手,让房内所有侍候的宫女全部退了出去。

“有事?”西门明月有气无力的问道,真是个一个无聊的下午,这该死的天,热死人了,谁给他一个冰系禁咒魔法降降温啊!

“没什么,就是给主人请安而已!”唐哲星一边说着,一边在他面前跪下。

“我想要回去了……”西门明月叹了口气,这些日子以来,虽然在九洲清晏养尊处优,但是他心中并不满足,他想要回去了,回西门家族去看看,毕竟他抢了他的身体。也得为他做点什么,而且,小凤想要火焰杯,总得去一趟天涯海阁。

现在他多少有点明白,天涯海阁绝对不是一座普通的学院那么简单,否则,以凤凰皇族的强悍,大可以直接去明抢,实在范不着找他这么一个人类去偷。三大陆真正的控制权。还在人类手中,那就代表着,在人类中绝对有着绝顶高手,胜过凤凰一族。

西门明月的引星境界已经隐隐突破第八层,很快就会进入第九层,但是他自己明白。就算达到引星境界地第九层,还是算不得什么,上面还有聚星境界、灵星境界……而想要突破引星境界,达到聚星境界。那是一道坎……一道跨不过去的砍。

没有外界的刺激,只怕他这一辈子也休想突破,毕竟——人类只有着百年的寿命,没有凤凰族有着千年的时间可供挥霍。

而天涯海阁,目前对于西门明月来说,确实是不二的选择之地。

“主人要去哪里?”唐哲星却是大惊,急问道。他刚刚坐上皇帝的宝座,但他心中却是明白,没有西门明月,他也一样活不了。所以西门明月绝对不能有半点损伤,而最近这段时间以来,西门明月也确实没有插手过凤凰皇朝的朝政大事,他确实只想做个富贵闲人而已。

“去罗兰帝国,回西门家族……你知道,我是西门家族的人。”西门明月轻轻地叹了口气。看着窗外湖面上几只悠闲的水鸟,无奈的叹息,前世、今生,他的命运好像都是这样,从来都是身不由己,抢了西门明月的身体,就得承担他的一切职责,这是夺傀必须遵守的规则。

“主人不是很讨厌西门家族吗?”唐哲星不解的问道,他在这里住得好好的,非得回去做什么?

“讨厌是一回事。责任又是另一回事,你不用多问什么,给我准备一下,过几天我就起身去罗兰帝国。”西门明月淡淡地吩咐道。

“好吧!”唐哲星对于他的吩咐,只有无条件遵从的资格,当即也不说什么,又和他闲扯了几句,这就起身告辞,退了出来。

西门明月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王大帅来,当初他要将自己家族的王氏珠宝其中的一部分股份转让给他。但让他儿子王全胜一闹,他知道这其中有点猫腻,于是断然拒绝,但后来王大帅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要,硬是跑来九洲清晏苦苦哀求,甚至再次长跪不起,真亏了他那身材,怎么就跪得了的,最后,西门明月迫于无奈,花了一百万蓝金币买了他的股份,可是合同签约后一看,他顿时傻了眼了,那哪里是王氏珠宝百分之八的股份,明明就占了王氏珠宝一半的股份。

为此,西门明月以为是王大帅写错了,忙着要求他重新写一份,但王大帅却说没有错,他本来就有意将王氏珠宝百分之五十的股份送给他地。

西门明月百思不得其解,他和王大帅以前是绝对不认识的,为什么他要拼命的讨好他,甚至不惜将家族的生意白白拱手相送?

更荒唐的是——王大帅的儿子王全胜在知道老父居然将家族中百分之五十地股份白白的送给西门明月后,顿时就红了眼,跑来要找他拼命,虽然别九洲清晏的侍卫挡住,但还是过来争吵过好几次。

王大帅在知道实情后,又巴巴的设下酒宴,请西门明月过去,特意赔罪,期间的态度恭谨之极,比最最忠诚的奴仆尤有过之。西门明月虽然问过他缘由,可是他愣是一个字都不说,他也无奈。

由王大帅再次想到那个老魔法师云照影,两人的情况可以说是几乎一样的——云照影在初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跪伏在地上亲吻他的靴子,后来又一路陪他来了凤凰皇朝,帮他料理这、处理那地,唐哲星登基为帝后,他就搬出了九洲清晏,虽然不在和西门明月住在一起,可是每天早上,他势必带着小蝶一同过来请安,闲暇时就教小蝶一些魔法知识。

每次看到云照影那一把年纪,还趴在地上给他磕头的时候,西门明月就感觉他会被折了阳寿的,可是——无论他怎么说,云照影根本不听,明明怕他怕得要死,可是对于他的有些吩咐。他却又装着听不见。

如此一来,西门明月就算是再傻也明白

是云照影,还是王大帅,他们惧怕的都不是他西门明个和他有关的人。

只是……他们到底怕谁?那个西门家族地家主显然是没有可能的,毕竟,西门天华恨不得他死了才好,又怎么会对他如此照顾?而且。西门天华也绝对没有这么大的实力,能够让一个魔法师,一个珠宝商人对他如此礼遇,就算是他本人,也绝对不可能让一个七级魔法师对他顶礼膜拜。

越想越是糊涂,也许——这次回去,能够让他找到一个满意地答复?毕竟,云照影是从黑魔镇就一直跟过来的,那时候可没有人知道他精通武技。拥有打败九级剑士地本事,所以,西门明月想来想去,最后得出结论,要想知道答案,就得去一趟罗兰帝国。

这些日子以来,他思来想去,更加坚定了要去罗兰帝国的决心——更何况,山莫莫也去了罗兰帝国,如果有缘。也许还能够见上一面。

想到那个空灵飘渺仙子一般的女孩子,他忍不住轻轻的笑了起来。

“在想什么,笑得这么开心。”小凤一如既往地神出鬼没,从后面将他抱住,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

“小凤,你下次出现的时候。应该先敲门,得到主人的同意后,你才能够进来。”西门明月不禁苦笑,现在他多少有点能够适应小凤如同是鬼魅一样的出现在他的房间内,懂得空间魔法的小凤,最适合扮鬼吓唬人了。

“那好吧,我下次记得敲门就是!”小凤嘟着嘴,不高兴的说道。

“乖,下次要是再忘了,我得想个惩罚的法子。”西门明月故意一本正经地想着。事实上每次都是这样,他说了,小凤就听着,并且也都答应着,但是下次依然故我,比如说,西门明月不准她偷看他洗澡,可是她依然会去偷看,并且还美其名曰——研究男女身体的构造。对于此事,他拿她是一点法子都没有。

“下次她要是在忘了敲门。脱了裤子打屁股!”门口,传来血娆带着戏谑的笑声。

“表姐,你是不是被明月打上瘾了,屁股发痒,你要是不好意思说,我帮你说好了。”小凤跳到血娆身边,就去揉她的脖子。

西门明月早就见怪不怪,反正她们以前就一直玩假凤虚凰的游戏。

血娆只是在外人面前绷着一双冰霜脸,和小凤却是嘻嘻哈哈随和得很,西门明月看着两只凤凰鸟在他的房间内玩闹,最后两只凤凰同时倒在他的大**。

“明月,你快过来帮忙,这丫头疯了……”血娆气喘吁吁的叫道。

“好!”西门明月一边答应着,一边走了过去,一看之下,顿时一股邪火就冲了上来,小凤和血娆在**一阵胡闹,原本的紧身衣服已经被血娆半扯了下来,露出雪白的酥胸,就连胸口那朵粉红色地玫瑰花蕾,都是若隐若现……

“啊……”西门明月差点呻吟出声,想也不想,身子一晃,人已经从窗户口蹿了出去,跳入湖水中,清凉的湖水终于让他燥热的心暂时的缓和下来,那两只凤凰鸟,真是准备要了他的老命啊……

勾引,这绝对是勾引!

就在西门明月窜进水中的瞬间,小凤脸色变了变,可怜兮兮地抓着血娆道:“姐,你也看到了,他……根本就不喜欢我,我都这样了,你也说了,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会受不了诱惑的。”

“这……”血娆呆了呆,目光落在小凤雪白柔嫩的胸脯上,忍不住邪笑道,“明月不理你,不如就让我来安抚安抚你这颗寂寞饥渴的芳心。”她一边说着,一边真的去揉小凤。

小凤将她推开,正色道:“姐,你说他是不是看不上我,我……真的长得那么差劲?”

“我看不是!”血娆皱眉,半天才道,“小凤,你真的喜欢上那个人类了?”

“表姐,难道你不喜欢他?”小凤反问道,她很是了解血娆的性子,要是她心中对西门明月没有这么一点半点的好感,就凭着西门明月酒后乱性将她给强暴了,过后无论什么理由,她都不会轻易地放过她,所以,小凤虽然对男女之事糊涂得很,但是还是知道——血娆很可能喜欢上了西门明月。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血娆叹了口气,半晌才道,“也许是因为你的缘故吧。”

“自欺欺人!”小凤彪悍的留下四个字,从**跳了起来,然后在血娆的脸上亲了一下,嘻嘻笑道,“过几天我去找姨妈评理,有你这样的表姐吗?”

“我做什么了?”血娆一听,不禁心中火起,将小凤再次按到在**,怒道,“要不是你将我禁止了,把我仍在他的**,他怎么能够把我给……”

“强暴了!”小凤得意的笑道,“要不这样,姐,我今天也趁着他不注意,将他禁止了,然后扔在**,你也将他**、强暴一番,或者,准备鞭子,将他扒下裤子打屁股。”

血娆苦笑:“我要是真的动了他,你不找我拼命才怪!”心中却是苦涩无比,当初西门明月喝醉了酒,口中可是一直叫着“小凤”的名字,他心中念着地那个人,一定是小凤,怎么都不会是她这只差点将他烧死的凤凰血娆,如果不是阴差阳错,他和她之间只怕一辈子都不会发生什么出轨地事情。

小凤也不知道心中在想着什么,径自将目光投向窗外,呆呆的看着西门明月从湖中爬到岸上,使用圣水莲花的净化功能,把自己弄得干爽清洁,白衣飘飘,宛如神仙中人,一时之间不禁看的失神,天下居然有如此俊美的人类?两只凤凰鸟各怀心思,一起在房中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