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时候他成了香馍馍了?西门明月在心中讽刺的冷笑,想了想,终于道:“**师召唤,明月不敢不从。”

魔法师在三大陆中地位超然,所以西门明月才会有此一说。

云老魔法师微微一笑,也不知道他使用的是什么法子,小船慢慢的向着游轮靠了过来。高静与花舞珏的脸色均不怎么自然,原本是想着今天晚上将西门明月请过来,威胁利诱,逼他就范,只要他将东方家族那份股份转让出来,或者直接给他们开方面之门,参与其中。

哪知道话还没有出口,云老魔法师居然横插一手,让他们两人的如意算盘直接就落了空,更让他们难看的是——云老魔法师邀请自己船上的客人,却是连招呼都没有和他们打一声,重重叠叠的无视了他们的存在。

也许,在云老魔法师的眼里,他们卑微的根本就不值一提?

鬼域花城确实够神秘,实力也够大,可是,他们还是不敢得罪大魔法师,无奈之下,两人也只能咽下这口鸟气。

西门明月并不知道如今两人的心思,转过身来,笑道:“花城主,能不能麻烦您先将我的三个随从送上岸,我和**师聊几句?”

事到如今,花舞珏与高静也只能另谋他法,乐得做个顺水人情,忙着点头道:“好,明月公子只管放心,我们保证将贵介安全送回去。”

“那就多谢了。”西门明月笑着微微躬身致谢。

“主人……”霍德张了张口,看了看小船上的魔法师,心中很是不放心。

“都回去。”西门明月淡淡的吩咐,但语气中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是!”霍德答应了一声,而小蝶却睁大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他。

西门明月转身走到小船前,跨过游轮的栏杆,轻轻的向下一跳,已经稳稳的落在了小船上,云老魔法师忙着扶着了他一把,然后,这无人控制的小船,缓缓的荡了开去,向着茫茫大海缓缓驶去。

小船的速度不快,但也没有多久,花舞珏的游轮就在夜色下模糊一片。西门明月倒不怎么担心霍德与唐哲星,毕竟,霍德可是九级魔兽,就算遇到威胁,带着他们俩跑路不成问题。

月朗风清,海水也仿佛的熟睡了一般,静谧得很,西门明月一袭白色的长袍,迎风站在小船上,心中感觉很是荒唐,为什么……他们都要找上他?他有什么值得他们注意了?

仔细的回想着西门明月的过去,从小到大,他应该是第一次出门,在家族中,他也是平庸到弱智,任凭人欺负的主,怎么出个门,倒成了香馍馍?

“**师……”西门明月决定还是将自主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好,“您找我有事吗?”

“谈不上有事吧。”云老魔法师似乎没有想到他会主动问出来,似乎是呆了呆,目光很是迷离的看着他。

看得西门明月心中一阵恶寒,暗想着这个云老头不会有着什么不良爱好?虽然以前的西门明月是一无是处,可是他也得承认,他确实很俊美。

“那您找我,到底想要做什么?”西门明月一边问着,一边还不客气的打了个哈欠,看了看天道,“夜很深了!”

“明月公子今年贵庚多少?”云老魔法师低声问道。

“什么……”西门明月明显的呆了呆,虽然再也忍不住,戏谑的笑道,“**师莫非家里有未出阁的小姐想要招女婿,所以询问我的生辰八字?”既然这个世界也讲究风水玄学,那么婚配是否同样也要讲究八字合不合?

“生辰八字?好新颖的说法。”云老魔法师明显的呆了呆,随即苦笑道,“老头子我一辈子也没有占过女人,哪里来的女儿?”

“那你问这个干什么?”西门明月看着云老魔法师有点狼狈的样子,就人不住要笑,原来这个世界并没有生辰八字一说。

“就是问问,好奇一下,难道明月公子不愿意满足一下一个老人家的好奇心?”云老魔法师苦笑道,这实在是个吃力不讨好的差事。

“嗯,我十七岁了……”西门明月笑道。他的年龄不是什么秘密,毕竟如果云老魔法师想要知道,知道去西门家族一问就知。

云老魔法师在听了他的年龄与生辰后,脸色的神色更加的古怪了,半晌又道:“那一夜,可是有七轮明月当空?”

“是的……所以我叫西门明月。”西门明月更加好奇,他问这个做什么,难道在七月同时聚集的晚上不能生孩子?真正是活见鬼了,那一天,三大陆出生的孩子绝对不少,凭什么他就对他这么感兴趣?

看着云老魔法师那双闪着亮光的眼睛,与老年人的浑浊完全不同,他就忍不住心寒。

“嗯,果然如此……”云老魔法师呐呐自语,仰首看着天空的三轮明月,不再说话。

“喂……”西门明月感觉自己的耐心快要被他磨光了,什么事情啊,莫名其妙。

“啊,什么……”云老魔法师丝毫也没有在乎他的无礼,回过神来,忙问道,“明月公子有何吩咐?”

这次倒是换西门明月呆了呆,他做什么对他这么尊敬,居然用上了“吩咐”一词,难道他让他去青楼嫖姑娘,他也会去?

“我要回去了!”西门明月皱眉,明天,还是感觉离开黑魔镇好,真是莫名其妙……敲了敲脑袋,原先那个该死的西门明月,他到底有没有什么重要的消息被遗忘了?

“好——我这就送公子回去。”云老魔法师爽快的答应了一声,调转船头想着岸边驶去。

小船的速度很快,而且,这的时候西门明月才发现,原来他们并没有离开海岸多远,不到二十分钟,小船已经停在了一处海湾边,却没有停在东方码头,想来是老魔法师怕麻烦。

云老魔法师看着年纪已经是七十左右,但身手却依然矫健,当小船在海湾停下后,他首先跳上了岸,然后回过头来,伸出手来,要扶西门明月。

西门明月呆呆的看着他那只伸过来的手,心中那种古怪的感觉,更是奇怪,想了想,他还是伸出手去,接受了他的好意。

云老魔法师在将他扶上岸后,却并没有放手。西门明月正欲说话,不料他却突然做出一个出乎他意料的动作,贴着他的衣袍,顺势跪在他的面前,居然用他的脸颊,去亲吻他的羊皮靴子。西门明月拥有圣水莲花,就算是他的靴子,也是纤尘不染,干净得很。

如果是美女愿意亲吻他的靴子,他自然是愿意的,可是眼前的是一个七十左右的老头……一个干巴巴老头,这让西门明月在一呆之后,不禁勃然大怒——***,居然碰到一个老变态?

抬起脚来,西门明月狠狠的一脚踩了出去,直接就将那个云老魔法师踩到在地上,然后他都也不回的转身就走,***,虽然尊老爱幼是中华美德,但对于一个老变态,你就得将他一脚踩醒。

西门明月一边走,一边想着,越想越是恶心,***……原先的这个西门明月什么都好,偏偏长了一副不该长在男人身上的好相貌,今天居然给他惹了这样的麻烦。

带着一脸怒气的回到流云客栈,见到霍德三人已经回来,花舞珏没有敢为难他们,当即就吩咐霍德赶紧给他烧水,他要洗澡。

霍德眼见他脸色不善,自然不敢说话,忙着利用火麒麟的天然属性,跑去烧洗澡水,小蝶眼见他怒气冲天,也不敢说什么,小心的避开。

等到西门明月舒服的泡在水中的时候,再次回想与那个变态云老魔法师的整个见面过程——不对!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那个云老魔法师在东方赌场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是一脸的正气,就连输钱都输得干脆利落,这样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邪之徒。

他对他的态度转变,应该是在小船上知道了他的出生日期后,难道说——原先的那个西门明月的出生日期有着什么古怪不成?

西门明月闭上眼睛,仔仔细细的回想着今天在东方赌场里的种种,以及后来碰到花舞珏、高静……然后就是云老魔法师的出现。

在赌场的时候,云老魔法师并没有太多的注意到他,那么——后来他为什么单独找他?而在知道他的出生日期后,为什么居然对他恭敬有加,甚至跪拜?他可是七级魔法师,而且,在三大陆,魔法师就是神的代言人,身份至高无上。

让一个高级魔法师对他跪拜,那简直就是不可能?

西门明月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