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明月闭上眼睛,利用灵力去感受那股怪异的气势,可是,他明明能够感觉到它的存在,偏偏它对灵力却是毫无反应。折腾了一起,累得背心都冒火,还是一无所获。摸了把头上的汗水,随后利用精神力控制水元素,一个水球已经是出现在他的手心,捧着水球正准备擦把脸,他猛然呆住了。

对啊……真是笨蛋,灵力没有用,何不利用精神力试试?想到这里,忙着利用精神力去试探识海中的那股怪异的气势,这一次,那怪异的气势果真有了一点点的反应。

在西门明月灵力的内视下,那股气势如同是一团小小的雾状物体,现在,已经被刚刚消耗了一点点,突然他心中灵光一动,难道说——三清道术中的符咒功能,与所谓的魔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对啊,所谓的三清道术,所利用的是自然之力,而魔法也同样是使用精神力控制自然元素,魔法的高低水准,主要是看精神力的强弱程度,精神力越强,魔法的水准也越高。

而同样的符咒,需要灵力的激化,灵力越高,符咒也越强。

也许……灵力与精神力可以同步激化?想到这里,西门明月不禁大喜,得找个时间,好好的研究一下有关精神力与灵力之间的直接转换以及对自然元素的控制。

“砰砰砰砰……”就在西门明月胡斯乱心的时候,门口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西门明月在才想起,他还有正事要办,忙着打开门走了出去。敲门的是唐哲星,眼见西门明月走两了出来,躬身施礼道:“主人,您准备好了吗?东方小姐……”

“明月公子,实在不好意思,打扰您了,只是——时间已经到了,您得赶紧准备入场。”东方婉儿有点焦急的说道。

“好吧,我都准备好了,这就去。小姐请!”西门明月淡淡的笑了笑,正好看到旁边的小蝶一片期盼的模样,于是笑问道,“可以带自己的随从吗?”

“可以是可以,只不过,你最多只能带一位随从进入赌场,另两外可以去观看,却不能接近赌场,您也知道,主要的这次的赌注金额太大,为了以防万一而已。”东方婉儿忙着解释道。

“没问题。”西门明月笑了笑,拉着小蝶跟随在东方婉儿的背后,赌场设在中间中场的顶楼,宽大的地面上,铺着厚厚的纯白色雪狼皮毯子,中间放着一张椭圆形的桌子,已经有五人在座,而在椭圆形的桌子的后面,有着一层透明的水纹隔住。

西门明月只是看一眼,就知道那个利用魔法阵图制造出来的魔法工具,而且是水系魔法,想来是有着强大的防御功能,为了怕人打扰“赌神大赛”而特意准备的。

东方婉儿在征求了西门明月的意见后,吩咐一个侍卫将霍德与唐哲星逮到了水纹的背后,安排他们坐下观看。她心中满腹狐疑的看了看站在他身边的小蝶,这小丫头……应该是丫头吧,他怎么这么在意?在这样重要场合,居然将她给带在身边?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为是西门明月公子,代替我们东方赌场出面参加赌神大赛。”东方婉儿已经带着西门明月走到大厅内,西门明月四处看了看,那个在夜市看到的赌神高静自然是在座的,他的身边站着一个剑士,高低深浅却是看不出。

除此意外,那个妖精美人也在做,想来也赌场高手,西门明月好点好奇,那个**到了骨子里的女人,居然会赌钱?不会是在赌场上露出不该露的地方扰乱人心神吧?

另外的三个人,一个是脑满肠肥的大胖子,估计是有钱没有处花了,身边带着一个十七八岁,打扮妖艳一场的女人。另一个是三十左右的青年,形貌普通得紧,只是左手拇指上带着一个老大老大的翠色扳指,不知道是不是空间储物戒指。

还有一个人,却让西门明月有点意外,那应该是个老者,年龄应该有七八十岁了,从识海中的记忆中他知道,这个世界的普遍人均寿命要比的地球人活得久,而修炼剑士或者魔法师,则更有着很多增长寿命的秘法,魔法工会的现任会长,据说就是十级大魔法师,当然也只是据说而已,一来魔法工会势力太强,让人无从考证;二来魔法师一直一来都受人景仰,自然也没有人质疑。

所以,当西门明月看到这个老者的时候,并没有丝毫的轻视态度,天知道他是不是修炼精神力的魔法师?

“东方小姐,你竟然放心让一个外人代替东方赌场参赛?”高静抬头看了看西门明月,笑着问东方婉儿。

“婉儿自叹赌技不如这位明月公子,由他代替东方赌场参赛,那是再好不过。”东方婉儿温婉的笑了笑,随即又道,“更何况,我们东方家族已经由号称赌坛东方不败的六姨出场了,我也要避个嫌疑。”

刚才被西门明月拒绝的那个妖精美人冲着他露出勾魂摄魄的笑容,西门明月却全身鸡皮疙瘩只掉——无良那个天尊!赌坛东方不败?难道说这家伙是人妖?一旦想到笑傲江湖里面那个修炼了葵花宝典的东方不败,他就没来由的一阵恶心。

“明月公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号称三大陆赌神的高静——高先生。”东方婉儿指着高静笑道。

高静……这家伙与名字都与那个高进一样,等下私下一定要找他聊聊,西门明月在心中叨咕着,因此表面的神态也古怪之极,有种说不出的滑稽。

“这是我的六姨东方梅华,号称赌场东方不败。”东方婉儿正式介绍那位东方梅华。

“这是新月群岛的大领主廖先生。”东方婉儿接着给大家介绍,那位脑满肠肥的就是新月群岛大领主。她倒也不是单独给西门明月介绍,这里面的人,出来东方婉儿,余下的人相互之间也并不全认识。

余下的那个青年人是鬼域花城的城主,此话一处,当场就有人变了脸色,一直一来,这个鬼域花城都是神秘莫测,很少与人来往,偏偏城中却是高手如云。

“明月公子好,在下花舞珏。”说着,他居然站了起来,对着西门明月微微躬身施礼。

西门明月呆了呆,除了东方婉儿在介绍那个东方梅华的时候,她曾经对他笑了笑,余下的众人,根本就是无视他的存在,而新月群岛的廖大领主,更是冷哼了一声表示鄙夷。为什么这个好像很是神秘、很有来头的鬼域花城城主,居然对自己如此客气?

心中想着,他也忙着躬身还了一礼。而花舞珏更是殷情的邀请他坐在他身边,西门明月自然也不客气,仔细的在心中念叨了两遍他的名字,不禁满头黑线……

余下的那个老头,被西门明月猜中,果然是魔法工会的人,而且还是七级魔法师,虽然在三大陆上七级魔法师不是没有,但还是让在座的诸位大大的吃惊了一把,而西门明月更是想着等下如何找个机会去套近乎,看看能不能挖掘点高级魔法咒语来。

不知道这魔法咒语和三清道术的符咒是不是有什么共同的地方?

老魔法师自称姓云,说是过来凑凑热闹的。而赌神高静早就等得不耐烦,问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不管怎么说,东方婉儿还是大东家,当即点头应允,吩咐人过来洗牌准备开始。

当西门明月看到那副扑克牌后,忍不住笑了笑,果真,这个世界与地球有着太多的相同点,难怪他死后夺傀,没有去别是世界,却是来到了这个魔幻世界。

扑克牌,赌梭哈——地球上很普通,很干脆利落的一种赌钱法子,但却要赌人的心态与智力,以及胆色大小等等综合因素。

荷官自然是从赌场内惊心挑选出来的高手,麻利的洗好派后,投掷出骰子,然后开始根据点数派牌。

实话说,西门明月绝对是在座的六个人中最最蹩脚的赌徒,甚至——在他笨手笨脚的看底牌的时候,立刻就惹来了廖大领主的嘲笑与高静淡淡的讽刺神色。

但是,所以,两把过后,西门明月直接连底牌都不看了,看什么底牌啊。两把过后,他已经知道,自己现在的运气,绝对无人能挡,借势——借的就是别人的势,实话说,这种纸符对于别的场合没有大作用,毕竟,太多的不可定元素都会改变气势,但是,在赌场在,却是绝对是有效。

赌钱,不管是技术还是出千,还是靠着聪明记牌拼脑力,可是——最最重要的一点却是运气。

运气来的时候,城墙都挡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