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哲星闻言,忙着向着人堆里挤了过去,不到片刻,又匆忙挤了出来。跑到袁浅析的身边笑道:“主人,我说怎么这么多人,原来有个不知道来历的家伙,接连挑了东方家的三家赌场,今天一个时辰前,刚刚到这里,已经放出风声,要挑了东方家族在黑魔镇的赌场生意……”

原来有高手来砸东方家族的场子?袁浅析在心中叨咕了一声,这个世界可还这是有趣。想了想,忍不住问道:“难道说,这么做不违法,开赌场不违法吗?”在地球上虽然也有合法的赌场,但很多国家都是严禁赌博的。

“一般来说,赌场、***场所都是由国家控制的……但像东方家族这等财大气粗的大家族,恐怕普通的小国他们也不放在眼里,而黑魔镇又是他们的领地,自然是没有人管这些了。”唐哲星解释说,心中狐疑,自己的这个“主人”怎么什么都不懂?

“原来是这样!”袁浅析沉吟了片刻,笑道,“走,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去看热闹,可以观看不?”这样的大赌局,只怕不容许别人肆意围观吧,否则,只怕赌场大门都得被人挤破。

“观看是不成的,但只要有钱,可以参赌。”唐哲星笑着解释,这也就是为什么会造成轰动的缘故,很多想要发点小财,或者抱着看热闹的心态的朋友,都是为了这个缘故来到了黑魔镇。

这种大赌局,更是有着外围赌局,赌……只要涉及到金钱这个词,不管是什么世界都是一样的潜规则,容易让人疯狂。

“知道那个家伙姓什么吗?”袁浅析一边缓步想着流云酒店走去,一边漫不经心的问着。

“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仅仅知道他姓高,身份很是神秘,身边有着两个九级剑士做保镖,很多想要动他脑筋的人,都是有去无回。”唐哲星刚刚短短的时间内,已经很快的收集到了有用的资料。

门口的活计昨天见过袁浅析,知道这个衣着华贵的少年不简单,忙着展开职业性的笑脸上来打招呼:“公子,您来了,楼上有雅座,您请!”

袁浅析原本想要继续坐在楼下,但由于昨天他在流云酒店闹出了老大的动静,关于美女的流言,总是传播得最快,尤其是两个美女。所以,当他一袭白色长袍飘飘然之间刚刚走到流云酒店的门口,就发现很多眼神已经注视在他身上。

袁浅析绝对没有丝毫表演的**,也不想被众人像是观看黑猩猩一样注视,当即顺从伙计,在他的带领下,向楼上雅座走去。

“***……你知道吗?昨天就是他,差点就逼得红娘子佣兵团内的那对姐妹花向他磕头……”就在袁浅析缓步已经走到木质楼梯的尽头的时候,楼下已经传来窃窃私语的讨论声。

“就是那对高傲的姐妹啊……”

“不过,那对姐妹可真是漂亮……啧啧……”

袁浅析突然想起,不知道是谁说的,男人的话题,永远都离不开女人,还果真如此。

流云酒店的楼上,是一间间用雕花木板隔开的小小包间,伙计走在前面,躬身推开了一间包间的门,谄媚的笑答:“公子,你看这间房间如何?”

“好吧,就这间。”袁浅析淡淡的笑了笑,伶俐的小蝶已经快步走进包间,拉开一张雕花太师椅,请他坐下。

“唐三少,你负责点菜,今天我请客,然后……嘿嘿……”袁浅析得意的笑道,“我们去赌场赌钱。”

“主人,你不会是说真的吧?”小蝶瞪着一双黑白分明,水灵灵的眸子看着他,不可思议的问道。

而霍德与唐哲星也是狐疑……他还有这个爱好?

唐哲星吩咐伙计,只管把流云酒店的招牌菜上上来,钱……他不在乎,就算袁浅析不支付,他身上的钱也够他挥霍一段时间了。打发走了伙计,唐哲星正欲说话,猛然听得门口传来说话声……

“火姬小姐,你看这间包间怎么样?”门口,一个清朗的男声说道。

小蝶正倒了杯茶给袁浅析,而袁浅析在骤然听到那个声音后,脸色巨变,手一抖,手中的茶杯已经“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主人……”小蝶被吓了一跳,抬头看到袁浅析苍白的脸色,张口想要什麽,却偏偏又说不出什么来。

这时候,店伙计出门,并没有将包厢的门关上,众人看得分明,昨天被袁浅析踢了一脚的火姬与黑珍珠,正在一个相貌俊朗、身材高大的年青人的陪同下,向另一边的酒店包厢走了过去。

而在那个青年人的背后,还跟随着几个人,看样子都很年轻,从衣着上看,应该都是贵族子弟,众人如同是群星烘月一样的围随着那个青年人与火姬两姐妹身后。

而巧得的,袁浅析在看向外面的时候,正好那个青年人与火姬、黑珍珠也将目光投向了房间内,仅仅是一瞬间,袁浅析有着短暂是失神,具体的说,是西门明月残存在脑海内的潜意识影响了他。

“是你……”青年人似乎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袁浅析——不,具体的说,是没有想到西门明月还活着,微微的愣了愣。

而站在旁边的火姬却对袁浅析怒目而视,青年人在微微一愣之下,已经回过神来,一步跨进包间内,直接走到袁浅析的身边,真是奇怪,他居然没有死?他没有死……回去了可如何交代,不成,绝对不能让他活着回去。

想到这里,青年人已经带着三分怒气的样子,指着袁浅析道:“明月,你怎么在这里?”

可惜,袁浅析不是西门明月,他只不过是借了个躯壳而已,所以,在短暂的迷茫后,他已经抬起头来,碧绿色的眼眸中闪现出一抹妖异的冷光,冷笑道:“我为什么不能够在这里?”实话说,他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西门武,他不是应该回罗兰帝国了吗?

西门武冷冷的看着袁浅析,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这个从小一直被自己欺负着长大的“弟弟”好像有点不一样了,具体有什么不同,偏偏又说不出上来,一模一样俊美的外貌,妖异的碧绿色眼眸,白皙的肌肤……

他在打量着袁浅析的时候,袁浅析也在打量着他,虽然从西门明月的记忆里,知道这个人应该是“他”的大哥西门武,可是真实见到,这毕竟是头一次。实话说,西门武长得很错,用地球人的话说,应该算是一个帅哥了,与火姬一样,他拥用一头火红色的头发,古铜色的皮肤,身材高大挺拔,不过,原本咖啡色的眸子里,始终透着一股阴寒,让他原本不错的外貌打了个折扣。

袁浅析有点奇怪,他那个便宜老爸西门天华是怎么做到的?他的金发碧眼,而西门武却是红发……龙生九种,种种不同?

“西门大哥,你认识他?”旁边的火姬再也忍不住,狠狠的瞪了袁浅析一眼,问道。

“他就是我和你说起的那个弟弟,西门明月!”西门武冷笑道,“西门明月,我警告你,你最好老实的给我过来!”

袁浅析缓缓的抬头看着他,淡然问道:“凭什么?”敢给他脸色看,哼!从来还没有谁敢给过脸色他看,在地球上是如此,现在也是如此。

西门武当着众人的面,脸色未免挂不住,不由自主狠狠的盯了他一眼,奇怪,他竟然敢跟他顶嘴,以前他只要见到他,就像是耗子见到猫一样,浑身都会发抖,而现在……为什么他不怕他?

“带着你的人,给我滚出去。”袁浅析冷冷的道,西门武——早晚有一天,他会帮西门明月找他讨回个公道,但不是现在。

西门武脸色一变,反天了,当即扬手一个耳光,对着袁浅析俊美的脸上刮了过去。

袁浅析坐着没有动,甚至连眼神都没有眨一下,但西门武的手在中途,却被一个粗糙的大手一把狠狠的抓住,霍德凶狠的瞪着西门武。

“给他一个耳光,让他滚。”袁浅析冷冷的发话。

“是的,主人!”霍德恭敬的答应了一声。

“你敢……”西门武的一只手被霍德紧紧的抓住,想要挣扎,感觉好像是被铁箍铐住一样,动弹不得分毫,闻言不禁大怒,想要反抗,可惜霍德是九级魔兽,两人实力太过悬殊,还没有来得及会过神来,猛然耳朵内听得一声脆响,脸上已经重重的挨了一下子,刹那间就火烧火燎的疼了开来。

还好霍德由于没有袁浅析的吩咐,不敢下杀手,否则,就这么一下子,只怕西门武已经脑袋开花了。

当着众人的面,尤其是身边还有两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西门武的一张脸顿时就涨得成了猪肝色,指着袁浅析的鼻子怒吼道:“你敢打我?”

袁浅析忍不住轻轻一笑,他做都做了,他居然还问敢不敢?白痴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