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歉:因为今天特殊原因,我回来晚了,实抱歉,紧赶着把这一章把出来。

×××××××

玛丽丝歪着头,看着众人道:“快点回去商量吧,我要的可是一条龙。不知道斯德克尔舍不舍得?”

盯着玛丽丝,雷帝沈默半天,冷声道:“明天之前,如果你的手下擅自在咒乐园任何地方袭击的话,我也会毫不留情的回击。”

玛丽丝嘻嘻笑着,道:“放心,从现在到明天第一缕阳光照亮这里,不会有任何的魔兽袭击。同时的,如果在那时我没有得到答复的话,我的子民也将发动全力的攻击,真到一方全灭或者你们答应我的条件为止。”

“那再见了啊。明天见。我比较希望明天在我面前的是一条龙,而不是一堆人。”

说着玛丽丝轻哼着歌曲,在一众魔兽的簇拥下从新走进楼阁。

刹德利手中剑往地上一插,怒声道:“我不明白,雷帝,以你的性格你会怕那个家伙。哼,如果非要动手谁胜谁负还是未知数。”

雷帝冷哼一声,道:“如果真动起手来,又如何?胜败只有动过手才知道。但咒乐园怎么办?三S战力的破坏我相信你也十分的清楚,跟着火焰公爵这点常识你应该清楚。波及的范围足够摧毁三分之一的咒乐园。胜的代价太大。”

刹德利冷哼一声,默不作声。

龙宇在边上悠闲的笑着,若有所思的看着楼阁,道:“吃掉了雷帝的神罚之雷,我相信足够这家伙消化一阵子的了。其实那只己经受伤了,它也只是在争取时间而己,更何况那个没来的人,他的名头就足够让顾及了。只是……”

龙宇一顿,神秘的笑道:“双方其实都是在争取足够的时间而己。雷帝大人希望有机会做足够的准备,因为他没想到这只这么强大。而呢?在吃掉了那么多的雷电力量,需要一段时间消化。这样的情况,双方又何乐而不为呢?”

刹德利一声冷哼,道:“你和我的事情,还没有解决,等解决掉这只怪物,就是你和我决斗之时。”

“乐意奉陪。”

凯文忍着巨痛,站了起来下令,道:“所有执法员和医护员搜索生存者,然后离开。”

众人一听,应答一声,立刻忙碌起来。不过看着满地的残肢断臂,在魔兽下能留下几个活人。

不约而同的,怀着不同心情的众人都跟在雷帝的身后。

每个人都知道,事情并没有结束,接下来如果不是妥协,那么就是一场战争。

轻轻的走到舞的身边,看着地上昏迷不醒的可人儿,龙宇心中感慨万分,将上衣脱了下来,盖在舞那丰满诱人的**上。轻轻的将舞抱在怀中。

雪白修长的双腿,晶莹如玉的双肩,让人不禁想起了那件衣服下的完美的身材。

舞下意识的向着龙宇的怀中使劲的缩了缩,脸埋的更深。不管是否听得清龙宇的话,舞只是一脸的安祥,静静的躺在龙宇的怀中。

刹德利在刚才没有在意,有因为的力量太强,干扰了自己的感应,现在魔兽撤走,才感觉到熟悉的能量的波动。

向着龙宇的方看去,只见对方的怀中抱着的美女,额头上有一块红色的水晶片。

那是……

刹德利一阵激动,大步拦到龙宇的脸前。

两只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块水晶片,每天都要面对着它,没有人谁比刹德利更熟悉那是什么东西了。

“绯红之心,你那来的?”说着刹德利的大手己经伸向舞的额头,想要取走那属于火焰城堡的东西。

就在刹德利的手伸到的瞬间,龙宇后跃躲开刹德利的手,笑道:“不论是那来的,他现在是舞的,如果你想偷回去。先要过我这关。”

偷字刺激了高傲的魔人,刹德利瞪着龙宇,周围的气温陡然提升,伸出的手又缓缓的放下,“龙宇,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我会等他醒过来,堂堂正正的拿回来。”

龙宇连看也不看雷帝,自顾自的低头跟在身后,似乎在想着什么?刹德利的一双眼睛盯着龙宇一刻也不离开。

领着众人,雷帝来到审讯厅的大门前。

识趣的执法员没有上来打扰众人,四百多人的执法队,如今返回只剩下不到四分之一人的人。

而跟在雷帝身后众人,稍微有些常识和认知的人都清楚的知道这些人的来历。

大陆上最强的第一位面的是十大高手,而排在之后的就是这些人,刹德利,冰魔十二将和少数的高手。

刹德利看着审讯厅大楼内那只悬浮于半空中的石龙,道:“就是这只石龙吗?”

对于第一次见到一只龙的人来说,除了惊讶就是激动。

雷帝阴沉着脸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这只。”

“沉睡了几千万年,相信这只巨龙所积蓄的巨大的能量是所有的人都羡慕的。”冰蓝斯克羡慕的看着石龙,道:“如果拥有魔兽的能力,那这条巨龙足够让一只普通的魔兽达到三S的水准。”

龙宇将舞放到角落里长椅上,踏前两步,立于石龙的面前,道:“如果他吃掉这只巨龙,相信这个世界上唯有斯德克尔能够制得住他。那不知道雷帝大人,斯德克尔校长不会连这么重要的事情也不想管吧。”

其它的人也明显的在等着雷帝的回答。如果斯德克尔出手,相信一切早就解决了。

雷帝笑道:“咒乐园就是他的家,他又怎么会看着家被毁呢?只是他需要一些时间准备而己。”

“准备。”

众人觉得有些不可思义。

雷帝解释,道:“支持着这么大的结界。如果斯德克尔想脱身战斗的话,他需要一个暂时的替代品帮他支撑住结界。不然的话,他根本无法全力战斗。”

众人这才恍然。

龙宇却沉思着,最后皱着眉头,疑惑道:“我还有个疑问。”

雷帝一见龙宇开口,心中一紧,这小子又在打什么主意。不过表面上十分的镇静,平静道:“什么疑问?”

“刚才的接触,雷帝大人一定也大概的知道了玛丽丝的实力。那如果加上我们,再加上斯德克尔,我们有几成胜算?”

“这……”雷帝一阵犹豫,他有些不明白龙宇问的原因。按他的性格,从来不会去计算胜算的,不论对手多强,都会以百分之二百的实力拼。

可是现在这个问题,确实难住了雷帝,几成,自己还真是没办法计算。因为刚才对方并没有尽全力,也只不过用了一个头。

雷帝半天不做声。

龙宇伸了一个招牌式的懒腰,道:“既然无法回答。对不起各位,慢慢讨论吧。我要告辞了。等几位讨论出结果之后再来找我吧。”

“你去哪?”凯文捂着左肋,咬着牙坚持着,问道:“这个时候,是最需要人的时候,你离开算是什么意思?”

龙宇一笑,道:“什么意思?不想送死而己。”

“你……,龙宇,你这算什么?你不是咒乐园出去的人吗?这个时候你想撒手不管?”

“大队长,不要把我说的那么可恶吧。我又没说不参加,只是我期望几位在给我一个大概的结果之后再说?”说罢,龙宇微微的一欠身,起身走到舞的身边,抱起舞转身欲离开。

砰……

带着火焰的巨剑在龙宇直直的插在面前的地面上,挡住了龙宇前进的道路。

龙宇头也不回,笑道:“似乎都不想我走,没想到我这么有人缘。”

刹德利周围的火焰剧烈的跳动着,愤怒而变成洪钟似的声音,怒声道:“龙宇,只要你踏出审讯厅一步,我就会杀了你,我们的事情还一直没有解决。正好趁这个时候解决。”

龙宇又将舞重新放回长椅上,转身道:“怎么了,难道非要逼着人动手才算满意吗?”

“哼,交出绯红之心,不然我会先埋葬你。”

龙宇抽出妖,踏前一步,用剑尖指着刹德利,道:“你认为可能吗?想杀我,哼,那就试试你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

突然间的变故让众人一愣,不知所措的看着两人,眼看着一场战斗一触即发。

雷帝也被搞的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他从来没见过龙宇对人是这种态度,难道这中间有什么阴谋。

“龙宇,胆小的家伙,去死吧。”一声怒吼,刹德利首先抬手攻击,巨剑随声弹起落回手中。

夹着漫天的火焰,一剑斩下。

“就算死,也不是死在你的手中。”

一合即分的两人分站于大厅的两边。

龙宇举剑的右手整条手臂变成漆黑的焦炭,只见焦黑的外皮点点的脱落,露出里边新生的肌肤。

刹德利的胸前铠甲一道深深的剑痕,只差一分就刺穿铠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