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汗,语误语误啊,改正一下,是第一次认真的写一样的东西

××××××××××××

鲜血在空中喷洒,龙宇在一瞬间连中百余拳,拳拳都打裂暗金肌肤,惨白骨头祼露出来。

突然间,龙宇左手突然间化成灰尘,龙宇惊恐之下,使用瞬移逃出包围圈。这才想起对方是有分解能力。

“妈的,你以为就你能行吗?妖,百分之五十增幅。最强攻击形态焰妖启动。”

龙宇的全身的裂痕刹那间修复,全身毁掉的地方生出无数条恐怖细长的肉芽,接着凝聚结合起来,重新化为血肉变成肢体。

力量速度全力提升,刀光闪现之下带起一条炎,火焰形态的焰妖是妖最强的攻击。焦糊的味道充斥着空间,高温的火焰映红了天空,空气也在燃烧着。

一朵鲜艳的红色花蕾在克里奥的脚下绽放。粉红色的花瓣,淡黄色的花蕊清晰可见。瞬间绽放开来,火焰般的果实轰然间炸裂,轰鸣的巨响震动的空中,数百米的高空变成了层层激荡的海浪。

两人移动的后方出现大片的扭曲的残影。

“妈的,类神兵器。”克里奥发出一声怒吼,“元素之心,百分之七十五输出。”

拖起的残影扭动的更加厉害,扭曲的空间甚至己经严重的影响了两人的方位判断。交错之下,两个人己经完全感知不到对方的身影,击空的次数越来越多。

“警报,警报,战斗方位的空间出现扭曲,持续下去将造成战斗区域黑洞破坏空间结界。”刺耳的警报响在执法队的耳中,一个个脸色瞬间变成灰白色。

空间扭曲,那是空间结界破坏的的前兆,一旦领域破坏,学园区就要崩溃。

“不用担心,空间我会修补,你们的任务是保护学园区的安全,记住,战斗的地方尽量不要靠近,如我所料不差,那里的乱流足够杀掉任何一名低于双S的高手。”接着,每个人的耳中响起一个和蔼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每个人的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

“是……”众人轰然应答。

“妖,百分之七十增幅。”半空中,龙宇再次发出命令。龙宇的速度再次提升,完全不逊于克里奥的速度。

不同于量产型的增幅器,妖对超能力的增幅不需要任何刺激,完全依靠妖内部所孕含的庞大的能量输出,以达到增强使用者能力的目的。

汗水不停的从身体渗出,接着蒸发,克里奥越打越疯狂,本身克里奥就是为了战争而设计的生化战士,战斗只会让他更加狂化,微电脑正在逐渐的结合克里奥的大脑反应,重新编排战斗模式。

这是连克里奥也不知道的结果。

生化战士是为战斗设计的,以人类的大脑为蓝图,最终在战斗中由电脑逐步的去适应各种战斗的频率和变化,一步步的最终电脑将取代人脑,而人的意识也会最终消弥于无形,变成一具被控制的战斗机器。

可是这些等到克里奥反应过来的时候,恐怕大脑己经被吞噬无几了。如今的克里奥因为愤怒和不甘,己经不去想其它的,只是战斗、战斗、再战斗的思想左右着自己。

高速的移动,空气自动的燃烧起来,在半空中留下一连串的火线。

龙宇的身上己经不知道中了多少拳,如果换成别人不知道会死多少回.可是龙宇依然活着。

同样的克里奥也记不清自己中了多少刀,两道原本纠缠的人影重新分开。

起伏不停的胸膛,沉重的呼吸。克里奥上身铠甲无数的剑痕和凹痕。

龙宇的上身衣服全毁,暗金肌肤笼罩着一层金黄色。

能量的增幅,暗金肌肤再次升级。

钛金防御——电视前,一个个的人除去惊讶还能发出什么声音。

钛金防御,那是最强的防御异能,需要多少倍的暗金肌肤才能升级为钛金防御,这是个迷,但是钛金防御在大陆己知的强者中只有一个拥有者,那就是号称不死者的凶狼沙利。

永生和钛金,沙利建立了不比咒乐园差多少的恶人国度。

面前呈现的就是钛金防御,看起来不是最完美的,可是那也足以让克里奥吃惊,让所有的人惊讶。

“再来。”克里奥怒吼着,双手泛起强大的黄色的光芒。

空气在慢慢聚集起来,地面的沙尘跃然而起,在克里奥的四周聚集。接着结成岩石的形态,可是质子的变化还没有结束,依然在继续,不过体积正在不断的缩小。

龙宇能感受得到,这次克里奥的攻击将是一场最强的暴风雨。

一咬牙,龙宇大骂道:“妈的,你简直就是白痴,来吧,看是你的生化身体强,还是我的这招强。”

最强的一招,可是这招一出,龙宇相信咒乐园至少认得出来的不下于十个人,自己的身份也会暴露。不过和命比起来,身份暴露又算得了什么。

龙宇的身体突然微微的弓起,双手握着剑柄,剑刃几乎于鼻尖平行。

双眼迸射出骇人的光芒。

猛然间,咒乐园里至少有十几人己经认出了眼前的人。

传说了五年的最强一击,超越等级的招式,如今,就浮现在众人的眼中。

期待,多少人梦想着见识这一招,又有多少人想领教这一招,这……己经不言而喻了。

新四大魔神站在血魔的背后看着,疑惑的问着身前轮椅上的血魔,“师父,这是什么架势您知道吗?”

砰……

血魔手中昂贵的酒杯瞬间破碎,鲜红的酒液顺着手滴落在地上。

己经分不出到底是鲜血还是红酒。

太熟悉了,这曾经的梦魇多少年了依然挥之不去,那一招葬送了多少高手,那一剑四大魔神永远除名。

就是这一招,让自己变成如今的样子。

“冲锋剑。”凯文站在荧屏前,表情冷漠。

“冲锋剑?”周围的执法员不清楚为什么队长会迸出这句话。

“五……年前……冲锋……锋剑……死亡回廊。”一个活下来的第六队的执法员,脸色己经没有一丝血色,如今虽然己经调至第一队,可是那一剑的威力。

永远的恶梦,永远的痛。

一百三十名执法员,四大队长,四大魔神。就在这一剑下全军覆没。

没有人解释的清那一剑的威力,唯有处于风暴中心的血魔活了下来,却变成了残废。至于那一剑的威力,也只有血魔说的清楚。

但血魔不会说,永远也不会说,因为那是四大魔神的耻辱和不甘。

“那个传说中的人。”

静,夜空之中,风声都可以清晰的听清,细微的,微妙的感觉蔓延开来。

每个人凭着呼吸,他们知道,这一剑就是最后的决战,胜负一招见分晓。

事情过去五年了,物是人非,可是那一剑的威力,五年了,只会更强。

龙宇中脑中浮现出老菜的一番话。

“喂,小子,妖从找到的时候就是百分之七十五的完好率,所以,如果你不想变飞人,那就不到关键时刻千万不要超过这个数值。不然你铁定是飞人了。”

“你这么不自信,拿着图纸修了好几年,就告诉我还是个半完成品不成。”

“妈的,我有那么差吗?我只是提醒你,几千万年前的科技,老子就算有图纸也不敢保证能不出一点差错。”

“耶,那你不是扔给我一把定时炸弹,而且是没有时间报警的定时炸弹。”

“反正给我小心点就成了。最后的图纸一直下落不明,所以现在只能完成百分之九十五的修复,所以你还是尽量少启动到极限是最好的。不然我也不敢保证你会不会坐上免费的飞机。还有,你知道这个妖代表着什么意思吗?”

“可能比较好听吧。”

“你白痴啊,这么强的兵器,随便起个名字。还亏你拿着图纸来找我。让我一起和你去挖,难道你是个历史白痴不成?”

“我靠,拿着图纸也不能说明我了解这个家伙。谁说我有地图我就懂历史了。难道我看见轰炸机我就会开不成?”

“妈的,居然还强词夺理。那好,你听好了。在古代文明的神话传说中,妖是一种强大的生命,他们通过吸收人类的精气变的更加强大。”

“知道的不少嘛,连这种东西都清楚,不愧是海上的移动盗墓贼啊。”

“我靠,你小子到底有没有听?妈的,再不听老子砍了你四肢把你钉墙上,天天唠叨。真到你全背下来为止。”

“知道了,知道了,不就是说这个兵器,需要通过吸收主人的精气或者生命才能使用的吗?”

“妈的,脑袋不笨嘛。不过也不尽然,妖在百分之七十五之下的能力,能量来自妖内部的动力系统,至于怎么运转的,老子还没本事拆开来看看,如果你再帮我搞一件来,也许我会拆了这个看看。现在呢根据找到的说明上介绍,七十五之下的能力,妖可以提供使用者能量达到类似于能力增幅器的作用。但是当妖的能力启动在百分之七十五之上的时候。妖就需要强大的外力,这个时候,他会从使用者的身上吸取能量,接着转化成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