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一怔,李国强合上电话,微笑道:“恭喜龙先生,郑主席同意了,我们的要求只有一个:将他的女儿平安无事的带出咒乐园。”

龙宇也微笑着伸出手来:“成交,预付十分之一的订金。还有,在咒乐园的一切开销由你们支付。”

“没问题。”李国强重新拿出一张支票,填上密密麻麻的零,递给了龙宇。

“嗯,最后问一下,”显然龙宇的心情相当好,谈妥了自己有生以来最大的一笔交易,他忍不住多了点好奇心:“我想知道是哪个白痴,或者是笨蛋,居然让郑小姐进入咒乐园?”

“这……这个,不说可以吗?”李国强忽然显得有些尴尬。

“不行,”龙宇乐呵呵的道:“因为我很想知道是那个白痴送给我这么多钱的。”

李国强奇怪的看了看龙宇:“真的要说?”

“是的。”

“好吧,”李国强道:“是您。”

龙宇愣了一愣:“是我?开玩笑吧?”在自己的印象中,似乎还从来没见过郑小姐呢。

“是的,龙先生,事情是这样的,小姐通过某个渠道,看到了我们收集的关于您的资料,然后,我们也没想到,小姐居然把您当成偶像,她也想闯出死亡回廊,所以进去了。”李国强的脸有些红。

“啪”龙宇手中的酒杯摔在了地毯上。

如果说李国强的脸只是微红,那么此刻龙宇的脸,就要比昨天刚喝完蓝色梦幻的时候还要稍微红那么一点,确切的说,也就是有点象某种灵长类动物身体的某个部位了。

送走李国强,龙宇穿好衣服,认真的梳洗一下,看来计划有变啊,本来龙宇想过,只要等到明天十二点,一切都会顺利的过去。

现在呢?

有些事情需要提前做了。

刺耳的警笛再次响起?

咦,龙宇微微一愣,一声、二声、三声。

一短、一长、一短。

这是魔兽侵入的警报,该死的,这些生活在黑暗中的生命,为什么总是可以这么轻易就躲过人类的警戒网。

难道,人类的防御系统真的有这么差吗?

花园之内传来杂乱的脚步声。不大一会工夫,一切就安静了下来。接着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门没锁,进来吧。”

砰……

豪华的门发出不甘心的呻吟,六七道身穿黑色特战服的人冲了进来。

其中一人走到龙宇的面前,道:“龙先生,紧急事态,打扰之处还请见谅。”说着一挥手,其余五人从随身的背包内拿出各种的仪器扫描起来。

“又是魔兽,你们动不动就来检查一次,真有这么魔兽混进来吗?”龙宇说着递过去一只香烟。

对方本来还想拒绝,可是一看香烟绘制的天使的标志,犹豫了一下,还是受不了诱惑接了过来。这种香烟全大陆的产量也只不过是十万包而己,这可是只供应上流社会那些名人和富豪的。

自己一个月的薪水也只不过够买上一包而己。

掏出打火机,先给龙宇点燃,再将自己的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接着吐出那醇醇的烟雾,笑道,“其实我们也没办法,这些魔兽太狡猾了,何况一旦伪装成人类的样子,如果不变身的话,谁又能看得出来他们和人类的区别。唉,请原谅啊,龙先生,其实我们也不想老是这个样子打扰您,可是这也是没办法,我们的一切都是需要上报的。”

“理解,不然就不会开门了。这次魔兽又做什么惹你们生气的事情了?”

“两个分队挂了,本来是在搜索地下水道里的残余的魔兽的,可没想到那里边居然有一个魔兽的巢穴,结果两队五十二人,全挂了。妈的,这帮该死的魔兽,早晚有一天我们要抓到莫尔城那只。”

握着拳头,对方狠狠的说着。

“噢。不打扰你们了,继续吧。”

“谢谢龙先生的配合,如果莫尔城的人全像龙先生一样,那我们就轻快多了。对了……”对方压低声音,神秘的说道:“听说,现在咒乐园之内,也有不少魔兽混进去了。不明原因啊,而且数量相当的庞大。魔人区和人类区都有,不知道这帮家伙要干什么?所以提醒龙先生,出门千万要小心,长老会己经怀疑那只高智商的有什么阴谋。”

“队长,扫描完毕。没有发现魔兽的生命波。”

“那龙先生,我们不打扰了,您也要注意安全,最近混进来的魔兽有一批是影兽。”

“谢谢关心,辛苦几位了。”

“那里那里。”

送走执法队的人,龙宇也走了出来。

宽敞明亮的客厅尽头,一位火红色头发的少女正无聊的坐在桌子的后边看杂志,细长雪白的脖颈,散发着无尽的诱惑。长长的头发遮盖住少女的半边脸,让人忍不住有窥探究竟的遐想。

匀称的工作服将少女那性感惹火的身材裹的紧紧的,光是看到就会让人升起一股想要犯罪的**。

如果郑月华是百合的话,那么眼前的美女则是一朵娇艳的红玫瑰。

龙宇走到少女的面前,笑道:“舞,我可能要离开很长一段时间,你的工作期限就到明晚十二点了,过了十二点你就自由了”

微微抬起的面容是那么的美丽和充满狂野,大大的眼睛更像是天空中那闪亮的星光。唯一遗憾的是神情依然是亘古不化的冰雪,当然,即便如此,龙宇还是从少女的眼中捕捉到一丝的兴奋和激动。

少女的脸颊左半边有着一道天生火焰般鲜艳的红色条纹,这道条纹不但不影响少女的美丽,反而更为少女的容颜增添了一分娇艳。可是在大陆上,这样的条纹却不仅仅只是装饰而已,而是一个很犯忌讳的象征——那是魔人才有的天生的标志。

一个人类居然雇佣一个魔人,在人类区,这就是违法,因为在他们看来,魔人是低贱的,就如魔人把人类说成低贱的一样。

魔人也只不过是一件工具,一件可以花最少的钱,得到最大回报的工具。

“知道了”少女一如既往的冷漠,继续低下头看杂志。

“喂,怎么说我也是你的老板兼保护人啊,拜托给我个笑脸好不好,两年了我就没见过你笑。”龙宇丧气的道。

舞依然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对不起,我不会笑”

“那起码声音可以温柔点嘛,太冷了,没人会喜欢的。”

“现在还没有什么值得我温柔的事情。”舞冷淡的看了眼龙宇,又低下头来。

“那么……为了你两年的工资,笑一个好不好?”龙宇无耻的用手去抬舞的下巴,这个动作已经相当轻佻和具有侵犯性了,不过奇怪的是,舞似乎也没有拒绝的意思,顺着龙宇的手轻轻的抬起头来。

望着那性感诱人的双唇,龙宇的头慢慢的低下去,下意识的抽了抽鼻子,闻着舞身上传来的清香,跟以前的那些次一样,再次滋生了吻下去的冲动。

舞的面庞突然间掠过一抹艳红,龙宇不由呆了一呆。

时间仿佛静止着,两个人隔着桌子一动不动的望着对方,静的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

“对不起,我的工资是有条约保护的,如果龙先生想违约的话,我会直接上诉到莫尔城的最高执法队。虽然你是人类,可是在法律面前,你和我的位置是平等的。”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舞首先回过神来,轻轻的拨开龙宇的手指。

“唉,一点都不可爱,算了……这是你两年的工资,一共两百零一万。”龙宇极端郁闷的递过来一张支票。

“不对吧,龙先生,”舞拿着支票仔细的看了看:“我每个月的工资是十万金币,二十四个月应该是二百四十万,这里却只有两百零一万,还有三十九万呢?”

龙宇十分认真的扳着手指数道:“你刚来的时候撞坏了我一部跑车,一年前你和我去老菜的实验室结果把人家十几万的一瓶药水当饮料喝了,还有半年前……”

“好了,好了,不要说了,我知道了”舞微微的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小声嘀咕道:“真是小气,才三十九万都要剥削,那么多钱还再乎这么点。”

这些话不算是说给龙宇听的,可是非常不巧的是这些话正好能够让龙宇听到,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龙宇连忙道:“我己经算的很粗了,我还小气啊,你记不记得三个月前被你烤吃的那只小鸟,那……嗯,对,就是那个可以爬树的小鸟啊,那是稀少的始祖鸟细胞克隆出来的宠物,你一下子就吃掉了一百多万,要不把这一百万也扣下。”

舞连忙将支票放到背后,一脸戒备的看着龙宇。那神情,就好象小红帽忽然碰到了大灰狼,她的第一反应是把采到的蘑菇先藏起来。

“嗯……那个……其实我己经算不错了,拿着……这是这所公寓的钥匙,在我没有回来之前,你可以暂时住在这里,还有……”

龙宇从衣兜里拿出一块火红色的石头放在舞的手中道:“这个,是我从某个强盗那里抢来的,火系的能量石,应该对你的火系魔法会有用处,相信这个世界能伤到你的人不会很多了。好了,要交待的全交待了。”

说完龙宇轻松的拍了拍手,哼着不是很好听的歌曲走出公寓大门。

书名起错了,可是又不知道怎么改,大家原谅吧。小子谢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