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你不插手我的事,我可以发誓绝对不破坏你所在城市。”

“晚了,如果是在以前发誓,什么五雷轰顶,天打雷劈的,也许我会考虑或者真的离开,但是现在不同了,很不幸的是我知道神并不公平,而且还很自私和虚伪。我就一直在想你和神的交易到底是什么?在什么情况下让神居然给了你这么强大的力量,按照我知道的神他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给你什么好处的?现在我知道了,你用的是灵魂,你出卖了灵魂,所以黑焰伤不到,只因为你没有灵魂。”

“哈哈,你猜的对,我没有灵魂,我只有思想,我现在就是一具有着思想的行尸走肉。”森悲愤的怒吼道:“这,这都是败你们所赐,都是你们造成的。”

“哼,强词夺理,你根本就是在为自己的失败找理由。就算你的种族还存在,那我问你,如果神给你今天的成就,你会拒绝吗?你的强大,你的不死,你会怎么想?”

森沉默了,龙宇说的对,自己不会拒绝。

龙宇冷声道:“现在你不过也成为了神的傀儡,你是,我也是,我们两个成了那个虚伪神挑选的对像,不客气的说是两个不同的实验材料,我们两个只能活一个,而活下来的那个会是什么结果,只有未来知道?”

森不屑的看着龙宇,道:“那你呢?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尚,难道你不也一样是出卖了灵魂拥有了永生。”

龙宇笑道:“第一,我没有出卖灵魂,我和神的交易是另一种方式。第二,我没说我高尚,我的目的很简单,杀掉你,舞至少不会担心我的安全,她也可以快乐的生活。你和神是奴仆关系,你出卖了灵魂。而我和那个虚伪的神之间则是利用的关系。”

“哼。”森一直以为自己是唯一的,不会被神利用,他一直在安慰自己,自己是为了报仇。此时龙宇的话激怒了他,森发现自己居然还是被利用了。

“龙宇,今天,一个是你毁掉我,再一个就是我杀掉所有人。”森一声怒吼,突然疯狂的将妖插入自己的体内,天空中三头怪鹰甩掉龙宇一个俯冲没入森的体内。

龙神缩成小龙没入龙宇的体内,道:“龙宇,小心,可能要用绝招。”

森仰天狂喊道:“妖,百分之百增幅。”

刹那之间,森化成一堆枯骨,妖意犹未尽的鸣叫着,枯骨再次长出血肉来,妖再次欢快叫着。

龙宇早在森将妖插入体内只时就知道不好,一个健步冲了上去,结果砰然间撞中了一层薄膜。龙宇的冲击很强,依旧没有撞破薄膜。

“嘿嘿,龙宇,安静下来吧,森发动了最强的招式,那么你就接下来吧,决定谁更强,只有一个可以为我活下来。”那个龙宇最讨厌的声音出现在耳边。

“两个只能活一个的游戏吗?”龙宇静了下来,知道是神在捣鬼了,这次的目的很明显的就和你自己刚才说的一样。

活下来的才有资格知道未来。

“对,我选中你和森的目的就在此,看是谁最强?”神笑了笑。

龙宇轻皱眉头,看着妖刃上银光大盛,那是能量饱和的前兆,接着能量就会开始倒流,到时候森就会动手。

“溶合,龙宇,你试试溶合死亡,时间和永生看看会变成什么结果?按照永生,时间和空间的溶合可以模拟出神之领域,那么死亡,时间和永生的溶合会变成什么?”龙神在龙宇的心中喊着。

龙宇心中一动,龙神的话似乎触动了什么?

龙宇一个疾步后退,微闭双眼调动着体内所有的能量,不停的催动,催动。

能量被提至极限,龙宇破碎的上衣在能量的鼓动下化成碎片吹动,长发无风自动。

没有使用悬浮的能力,身体在能量的拖动下慢慢的浮到半空中。

能量从全身的毛细孔中呼出,在龙宇周围形成的能量风暴,旋转着,无限的放大着。

天空之中黑云密布,压的低低的,压的你喘不上气来。大地开始颤抖着,闪电在云层中发出隐隐的轰鸣。

这个时候,己经分不清是谁发动的能力,两人的能力都是那么强,皇城之外原本战斗的众人此时早己经忘记了战斗,众人的能力虽强,但是少有那种可以大范围的控制的能力,此是见到如此奇景,早己经忘了战斗。

雷帝焦急的看着天空,斯德克尔还没有出现,知道斯德克尔也遇到了恶战。

“龙宇,你去死吧。”森所有的准备都己经完事,天空闪电化成一根根的雷柱从走而降,雷帝面色大变。

那是妖雷走的极限状态,龙宇难道想毁掉整个皇城吗?但是瞬间他又发现的不对劲的地方,雷电不是那些紫色,其中掺杂着丝丝的惨绿,龙宇没有那种能力可以让雷电掺杂其它颜色的。

雷柱就像龙宇在黑暗界发动的时候一样,数十根雷柱地面上划过,互相碰撞间立刻成倍数的开始增长,片刻间皇城之内己经看不到完整的建筑,连视线都己经多被雷柱挡住。

如果是单纯的雷电,雷帝不会怀疑龙宇的能力,但是这种掺杂着惨绿的雷电雷帝就不敢想了,他的经验告诉他这些雷电中的惨绿是某种毒,而且是那种沾者即死的巨毒。

霍顿莱姆舔着嘴唇,惋惜道:“可惜了,这样子就没法吃了,真的可惜。”

威金则面无表情,道:“哼,死,就算死我也要想办法让他复活,值到折磨够为止。”

就在众人或担心,或幸灾乐祸的猜测着的时候。

皇城被一片黑气迅速的淹没,仿佛雾气般的弥散开来。

黑气仿佛有着生命,一笼罩住整个皇城,立刻停歇不前,但凡是被黑气碰到的树木花草,只要还有生命的,立刻就颓萎,失去的原本的色彩,然后化成灰烬。

“死亡领域。”莫菲对此是最了解的了,这是自己的领域不会错的。

雷帝却发觉的不对劲的地方,出声反驳道:“不对,你的死亡领域只对生命有用,但是这个领域在吞噬雷电,好像还有生命。”

雷帝说着指向空中,天空的雷电一没是黑气之中,黑气又涨的几分。而且雷电的威力有越来越弱的趋势。

当雷电消失之后,黑气开始慢慢的淡薄起来,眼中那还有皇城的半分踪影,除去焦黑的土地,就只剩中间站立的的森和那把银色的兵器。

森的神情紧张,手紧紧的握着妖,一动不动的站在黑土之上,似乎在等着什么事情发生。

面对的焦黑荒芜的土地,众人不惊有些发抖,总感觉其中一定有某些不对劲的地方,但是又一时找不到原因。

“龙宇不见了。”雷帝严肃认真说着。

众人这才发现,龙宇不见了。

人呢?

众人不约而同的寻找着。

有人发觉了土地的一样,想靠近看一下,结果一头撞在一层透明的光罩上,荡漾起一浪浪的波纹。

撞了那人鼻血直流。

“是结界。”雷帝用手试着触摸了一下,感觉很柔软仿佛一层薄膜,结果微一用力,一股巨大的反弹力量猛然发难。

咔嚓一声震断了雷帝的一根手指。

“妈的,好强的反震,这结界的力量太强了。”雷帝抱着断指叫着。

雷帝不服气的招来一道闪电劈在光罩上,连一点波纹的都没有弹起,闪电被光罩吸收殆尽。

焦黑的土地开始蠕动起来,不停的起伏着,变化成一座座小丘陵,突然丘陵之间伸出一只只的岩石巨手。向着森压下。

森冷哼一声道:“出来吧,龙宇,躲起来有什么用?你真以为你可以对付得了我。”

手中的妖化出一道道的银色光弧,岩石巨手随即被肢解。

地面并没有因此停止动,而是越动越厉害,地面隆起一个个小包,接着化成人型,每一个都有着狼头,人身,拿着巨斧和大剑。

焦黑的土地上站的满满的这种怪物,足有三千之多,在半空中不停的蠕动着。

森戒备的看着四周围着的怪物,怒吼道:“龙宇,你个混蛋,立刻给我滚出来,利用这些怪物用什么?”

“那是冥神众。”雷帝去过黑暗界,一眼认出了这种怪物。

这些怪物不畏死,没有思想,不会疲惫。完全依靠支配者的意识行动,更可怕的是他们是由沙所构成,不会死。雷帝有些纳闷这些本应是冥神的军队怎么会跑到这个世界来,而且看样子是龙宇召唤出来的。

雷帝心中疑惑道:“龙宇不会也和神订立什么卖身契了吧。如果连龙宇都投靠了神就麻烦了。”

不过转念一想,雷帝又觉得不对劲,龙宇不是那种人。望着场中等待结果。

沙尘之下一个凸起的沙丘凝聚成龙宇的身影,望着森笑道:“胜,不一定非要面对面,我要的结果是你死。”

森怒瞪龙宇,一个飞闪上前一剑砍向龙宇,让人惊疑的是龙宇不躲不闪任由剑砍断脖子。

头落,龙宇的身体却化成沙尘又落入地下。

森怒骂一句胆小鬼。脚下一痛,一条腿被沙土抓住不放。

“又玩什么花样?”森冷哼一声。

只见四处的冥神众突然呼啸一声,一拥而上。

“比人多。你可搞错了。”森不禁失笑道:“我可比你多多了。”

森的上半身突然化一块块的血肉落地,片刻工夫长成数百和森一模一样的人。

数百对数千,这个比例有些悬殊,冥神众突然化成尘土将森的分身淹没,起先地下还能看到蠕动的情况,不大会工夫一切恢复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