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花现在一天少的可怜,如果写的差大家指出来,这样子很郁闷的说

酒吧的门刚刚被推开,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少女走了进来。

那种让人怦然心动的美,那种让人窒息的美,少女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气,让所有的人迷醉着。

龙宇没有回头,面色却很不自然,那淡淡的香气之下是一种挥之不去的血腥,是身上特有的血腥。

“龙宇,我有事,你有时间吗?”少女很不客气的坐到了吧台边的椅子上。

舞也看清了来人,表情也变得不自然起来。

“玛丽丝,来做什么?”

“有事?老实的回答我。”玛丽丝冷冷的盯着龙宇,道:“凯莎丽亚和蒙多娜失踪了。说,是不是你们干的。”

“有没有搞错,我刚清静了一个月,我会傻的去惹事吗?对付他们两个,我自认没那个本事。”龙宇笑着为玛丽丝点的一杯果汗。

“不是你,虽然那次之后我们的实力都平衡在一个相同的位置,我不信有谁可以用一个月的时间可以变得更强。我同北漠之狐和冰雪之鹰的联系断了,只有一种可能,他们死了。而能杀死她们的人,我只能想到少数几个,你就是其中之一。”

“你确定死的?”龙宇的脸色微变。

“难道我连这个都不知道吗?我们间的联系是一种特别的精神波,这种精神波虽然不能让我们联系什么信息,但是可以让我们感觉到对方的存在,先是凯莎丽亚的精神波消失了,然后过了几天蒙多娜的也消失了。”

“就是死了。”龙宇问了一句废话。

“废话,如果活着我会来找你吗?实力相当拼的就是经验和能力,那些被平衡的家伙我可不认为他们有能力杀掉她们,只能是你,斯德克尔,雷帝等少数几人。斯德克尔,雷帝才不会做,所以第一个就是你。”

“我就这么值得你怀疑,我在这酒吧可待了一个月了,如果非要问我都到过那,我只能说,我只去过两次超市,一次化妆品店,然后去过太子的学校。”

“不是你?”玛丽丝感觉龙宇不像在说谎的样子,于是狐疑道:“那不是你是谁呢?”

“不知道?可能是某些武者联起来准备消灭魔兽也不一定。”

“哼,给他们几个胆子。”玛丽丝骄傲的回答着。

这时酒吧又被推了开来,风衣,黑帽的男子走了进来,打扮的犹如神秘的黑夜怪人,全身在进屋之时仿佛吸走了所以射向自己的灯光,人依旧站在黑暗之中。

今天好象是特别的日子,来的人一个比一个怪。

来人一进屋子,满屋子的血腥气息立刻充斥着每个人的鼻子,比之玛丽丝身上的血腥气味更重,就如刚刚从战场上下来的勇士。

来人一进屋立刻狞笑着望着玛丽丝,道:“嘿嘿,好难找啊,四大在黑暗界死了一个,两个被我杀了,现在只剩下你一个了,把命交给我吧,让你们永远都在一起。”

“是你?”玛丽丝也认真的打量着来人。

“快走,你不是对手。”龙宇一把拉住玛丽丝,消失在屋内,瞬移带着一个人使用之时的能量消耗相当厉害,但是现在对龙宇来说是九牛一毛,之所以离开他怕这个怪人伤害到舞。

龙宇感觉不到来人身上一丝生气,全身死气环绕,完全是一个被控制的傀儡。龙宇天生的敏锐让他清楚的预感到,这个人不是自己能对付的,什么时候出现这么强的怪物?

猜归猜,当两个移到街道之时,来人更是撞碎酒吧的门追了出来,身后两只巨鹰翅膀展开,翅膀煽动之间,城市刹那间被暴风雪包围起来。

“混蛋,那是我的酒吧,你居然随意破坏。”龙宇回头恶狠狠的骂了一句,拉起玛丽丝继续跑。

“那是蒙多娜的翅膀,只有他的翅膀才能施放暴风雪,看来蒙多娜是真的死了。”刚才还在大声质问龙宇,现在确定是真的死了,玛丝丽反而开始高兴起来,魔兽之间也有着竞争,当然少了一个对手是让人高兴的。

“没人性的家伙。”龙宇说着,脚下不停化为流光在空中飞闪着。

虽然有了蒙多娜的翅膀,但是速度好像下降不少,勉强能够追在龙宇的身后不被落下。

“我本来就没有人性的。”玛丽丝说着,肩头探出一只蛇头,蛇角射出一道雷光击中对方。

对方轻轻一顿,身上一层闪着淡蓝光芒的保护层将雷击弹向天空。

“那是凯莎丽亚的保护层,她怎么可能打破保护杀了凯莎丽亚的。”玛丽丝一眼认出保护层,惊声道。

“我怎么知道?这话你要问就问他本人吧。”龙宇说着,依旧向前疾奔而去。

来人双眼异芒连闪,四周压力瞬间加大,数百倍的压力让街道上的行人连惨叫都发不出来就压成一堆堆的肉饼,房屋变成废墟。

龙宇也同样用出重力领域,中和之下四周压力顿消,玛丽丝不解道:“为什么要跑?在这里打多好,还可以听到人类的惨叫。”

“第一,你想听,我不想听。第二,突然出现一个比你我强的人很正常吗?我怀疑是那两个虚伪的神在捣鬼。所以我在拖延时间,我们出了城,斯德克尔等人应该也在那里了。”

“原来有后援啊。”玛丽丝轻笑着。

“不然我跑什么?”龙宇说着。

山峰近在眼前,突然四周景物立变,龙宇知道是空中转换。

原本的夜晚变成白日,四周是黄沙万里,起伏不断沙丘和炙热的阳光。

斯德克尔,雷帝和死神莫菲站在前方,龙宇和玛丽丝停了下来。

斯德克尔还是自信的笑容不减,雷帝依然是那么矮小,但是那不怒自威的神情让人不敢鄙视,死神还是全身围绕着黑气,罩在黑袍之下整个人看起来邪恶而又神秘。

来人也停了下来,收起翅膀站到黄沙之上。

摘下帽子轻轻的施礼道:“你们好,我是一号,森博士的最新战士,你可以认为我是森博士的复制体。”

和所有的战士一样,光头,完美均匀的身体,毫无感情的表情。

“森?那个龙神族的科学家,他还活着。”龙宇眉头微皱,道:“可是他怎么可能有本事制造这么强大的战士。”

“他很好,活的很好,这次派我来的目的就是杀掉,得到她们的尸体,这于其它人无关。”一号冰冷的回答着。

斯德克尔神色凝重,“龙宇,收到你的讯息之时,我先穿越空间去了黑暗界。”

“嗯,如果猜的不错,是出事了吧。”

“不错,冥神在黑暗界也动手了,现在的黑暗界己经沦陷一半了,剑帝重伤,帕克重伤,雷克斯在吸食了数名强者之后,实力再次提升,免强可以于这对方六人中的一人打平。现在的黑暗界就快变成废墟了。”

“哈哈,果然森博士说的不错,黑暗之神也动手了。”一号好像是知道会发生这一切是的,大声笑着。

“他并不是改造战士,他有自己的思想。”龙宇突然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比那些个战士不同,一号有着自己的思想,也比那些战士话多不少。

“哈哈,龙宇,猜对了,我是森的复制体,我拥有森的思想,当然不是那些改造战士可以比。”一号傲然道。

怪异的几人立于黄沙之上,斯德克尔随意,雷帝威严,莫菲沉默,玛丽丝神秘,龙宇不在乎,一号如寒冰。

如果是不了解的人注意到,一定会觉得这个怪异的组合是在拍电影。

但是激荡而起的黄沙在两方间忽而撕裂,忽而凝聚成旋风,怪异和神奇的展现着不同的沙漠景色。

一号冰冷的不带丝毫感情,盯着玛丽丝就如盯着至嘴的食物。

但是斯德克尔几人不敢大意,注意着一号的一举一动。

“小心地下。”

龙宇距离玛丽丝最近,首先注意到的地面的异动。

一把推开玛丽丝。

哧啦,龙宇推开玛丽丝,小臂被脚下突然冒出的一只蝎尾划开一道寸许深的伤口。

瞬间龙宇就感觉整条手臂毫无知觉。

龙宇不敢大意,看着黑线迅速的沿手臂上涌,一咬牙抬手扯断的左臂,连带着血雨顺着断处喷涌而出,染红了身下黄沙。

“那是蒙多娜的蝎尾,小心蝎尾不但毒,而且有腐蚀灵魂的能力。”玛丽丝感激的看向龙宇,如果不是龙宇这一击打在身上后果可能会更严重。

雷帝最快,身化雷电突然间消失,原本的睛空万里转瞬变得乌云笼罩,电闪雷鸣,紧接着粗如水缸的闪电倾泻而下。

雷蛇在空中舞动,在一号移动刹那封死了一号的所有退路,一号再快也快不过雷电,移动一慢就被雷蛇击中,雷蛇顷刻间化成紫色雷链束缚住一号四肢。但是一号皮肤表层的淡蓝色的防御罩却没有破去,攻击一点用处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