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宇探查过四周,脑中清晰的印着这栋大楼附近的每栋房屋,每一个位置。

午夜的钟声邻近十二点之时,反抗者不由的紧张起来。

每一声钟响都预示着战斗的邻近。

第十二下钟声响起的瞬间,大楼的底部突然间发出轰隆隆的巨响。

火光交织着气浪横扫周围的一切,房屋如豆腐般瞬间倒塌。

烟火之中,警报仿佛巨大的蜂鸣响彻在整座城市的上空。

轰,

倒塌的楼房之中……

近百道人影冲天而起,最中间的两人紧紧的护着一个巨大的装置。

他们不相信,也根本没有想到,居然真的有人敢打这个装置的主意。

嘀。

信号放出,只见四周隐藏的无数黑影刹那间包围住众战士。

并不是没事来找死的,从龙神族那些研究员手里盗窃而来的资料和塔法亚提供的资料足够他们自己制造了高级战士,也唯有殿堂武士不是他们可以对付的而己。

一个照面,双方伤亡都以两位数的数字提升。

殿堂武士一人一招就解决了六七名反抗者。

其中一人动作不快,身法不行,但是抗击打能力绝对一流,多少反抗者连殿堂武士一招都没有接不下,但是来人连中殿堂武士十几拳,打着嗷嗷直叫就是不死。

看的殿堂武士都直咋舌。

反抗者们哈哈大笑道:“不愧是不死小强,这都行。来,隐,帮我挡一拳。”

“兄弟,来,我这条命交给你了。”

“隐,我这边吃紧,过来帮我挡两拳。”

“NND的,老子不干了,光挨打去了。”被叫做隐的青年这挡一拳,那挡一脚的,全身铜皮铁骨也有折腾碎的时候,何况除了能挨打自己啥也不会,来这里纯粹是来友情赞助的,帮着挡攻击的。

“不死小强大人,您一定要撑住啊,千万不要罢工,俺们这条命全指望你了。”

“去死啊,啊啊,该死的,我罢工。”隐嚎叫的冲向殿堂武士,准备来上一个熊抱,结果人刚上去,殿堂武士的拳头己然命中隐。

只见一道飞火流星划空而过,在虚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

一失去隐这个超级肉盾,反抗者迅速和殿堂武士拉开距离,幸好殿堂武士的任务只是保护装置,其它一切于他无关,才没有追击。众人也正是知道了这一点才答应袭击的。

只听一人怒吼道:“欧阳长天,你们他妈请来的帮手呢?两个殿堂武士怎么解决。”

“放心,我请的人绝对不会迟到,一会不论发生什么都不准插手。”一道人影穿梭在战圈之中,快剑一闪就是一条生命消逝。

“操他大爷的,老子就算想插手也得有那能力。”话一出口立刻引起周围人的哈哈大笑。

当然他们不知道欧阳长天到底找到的是什么样子的帮手,但是能够对付殿堂武士的人,至少也是斯德克尔、穿刺者之流的。

天空中,滚滚浓烟越升越高,渐渐散去。

地面上,倒塌的废墟之中依旧是冒出更多的烟尘。

悬挂于天空的银月原本己经很暗,突然间,那光华仿佛被吞噬,被扭曲。洒下来的依然是如水银般的清光,却暗得可怕。

夜风送来了阵阵奇异的嗡嗡声,似是有无形之力在压迫一般。

低级的战士开始瑟瑟发抖,那股力量足以与殿堂武士争锋。

但是生命的波动却不是来自于人类。

天地刹那间恢复正常,一条巨蛇横亘于整个街道之上。她的九个头颅之上闪着各异光芒的巨角仿佛利剑划破夜空。她仿佛并非专注于此时夜空中的战斗,18道寒光向远方扫去,却没有人敢于承受那堪于美杜莎媲美的眼神。

“力量超过六千万当量。”殿堂武士脑中的扫描程序迅速确定了对方的等级。

一道粗如江河的巨大闪电从一张蛇口中吐出,摧拉枯朽的力量向着殿堂武士击去。划过夜空,城市被笼罩上一层紫色。

紫色洪流所过之处,一切瞬间划成灰尘。

“欧阳长天,你居然找来帮忙。”

众人惟恐避之不及,纷纷后退。

龙神族的战士那里放过他们,被洗过脑之后,他们只有杀死敌人或者战死这两种选择。战斗中,生化电脑己经在接管战士的大脑,逐步变得没思想的怪物。

砰……

殿堂武士以拳头硬撼雷击,上衣被炸成碎片,雷电被击成点点的星光消散。

一见牵制住了一个殿堂武士,玛丽丝立刻晃动着巨大的身体,向着空旷地爬去,所过之处被淌出一道宽大的道路。

“还有一个,你的另一个帮手呢?”有人再次发出询问。

话音刚落,众人只觉得眼睛一花,飓风从身边吹过,众人身体在飓风中摇摆不定。

眼前却不思议的看到自己的对手一个个眼神涣散,鲜血从咽喉喷出,接着头颅被血压喷到天空,艳丽的血花化成喷泉。

“好快。”众人不禁摸了摸脑袋心道:风使和穿刺者也不可能有这种速度。

连影子都没有看清,只见地面一道道紫色电流游走着,接着耳边闻听金铁交鸣之声。

一道人影在装置之间被殿堂武士拦截下来,这才露出了真身。

手持着一柄似剑似剑,似刀非刀的武器。

殿堂武士的胸前衣服被破开,露出下面灰暗的肌肤。

“能量测试,一千一百三十万当量。”殿堂武士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人。

打死也没明白,一个连低级武士都不到的人,居然敢打自己的主意。

面部被黑布遮盖起来,殿堂武士搜索脑中电脑存储的资料,符合这个条件的根本没有。

“他是谁?”龙宇和殿堂武士对峙的时候,有人问欧阳长天。

“能对付殿堂武士的人。”欧阳长天看到龙宇出现这才松了口气。

“看起来他似乎并不强,而且好像很弱的样子。”

有人开始出现疑问,从龙宇身上感受到的气息弱的太多了,自己可以轻易的用三分之一的力量就压到这个人。

难道欧阳长天脑袋进水了,找这么个家伙来充数不成。

有人不乐意了,自己这是在拼命,不是在玩过家家,说谁来谁就来。

“欧阳长天,你在想什么?这家伙明显的是个普通人的等级,你叫他来干什么?”

欧阳长天哈哈一笑,道:“普通人,等一会你就知道了。”随即冲着龙宇大声道:“兄弟,把那个殿堂武士带远点,守着装置我们没法动手。”

嗤,一朵烟火从地平线上升起,绚丽的火花炸裂开来,映红了半边的天空。

众人脸色一变,那是阻击部队的预警烟花,没想到这么快就亮起来了。

这边蒙面人却和殿堂武士对峙着,两人一动不动。

焦急的人吼开了,“妈的,预警烟火亮了,那个没脸见人的家伙还在等什么?”

龙宇听到了,但他现在正考虑怎么让殿堂武士移动地方,没时间理会那些人。答应了欧阳长天牵制殿堂武士,就绝对不会失言,因为他是个讲信誉的人。

可是对面那个木头明显大脑已经由电脑控制,站在装置面前一动不动。

既然不动,那自己先上。

昏暗的夜色下,龙宇突然间消失了,留下遍布地面的紫色电流。

众人这才想起刚才眼前刮起的狂风和那一瞬间消失的生命。

脸色大变,这人到底是谁,速度居然快到连影子都捕捉不到。

铿……

龙宇再退,妖身上出现一道细微的裂痕,殿堂武士变成金属的拳头上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清晰可见。

“该死的,太霸道。”强忍吞下咽喉一口鲜血,剑锋上银光流转裂痕消失。

殿堂武士依旧不动。

嗤……

第二道烟火亮起,反抗者们更急了。

有人己经按耐不住,准备冲上去拼命了。

“上帝保佑啊。”

龙宇也知道烟火的意思,默默祈祷着,全身弓起,仿佛一只蓄势待发的利箭。

剑尖与鼻尖就像精确的测量过一般,平行在同一条直线上。

以龙宇为中心,地面上断壁残垣不住的跳动的。

又是冲锋剑。

曾经在咒乐园目睹过这一招的人不禁微微动容,雷帝曾经说过,冲锋剑是他见过最强的绝招,也是唯一一招可以越级挑战的招式。

只有龙宇明白冲锋剑的威力到底有多大,见识过威力的人都己经死了。也有见过没有死的,那些不过是旁观者,永远见到的不过是冲锋剑华丽壮美的一面而己。

“什么架式,靠,一动不动的。”

有不识货的人看到这怪异的架势低声嘟囔着。

××××××××